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他敢推脱吗
    赵国的偃旗息鼓,也让北麓和魏国喘了口气。

    接下来,他们也都能全心投入到别的战场上了。

    不过肖遥并不打算让他们直接来大秦王朝,而是打算让魏国和北麓进入清秋王朝的战场,共同抵御轩辕九重。

    在肖遥看来,直接面对轩辕九重的肖龙象,所面临的压力肯定要比自己大太多了。

    从来到灵武世界之后,肖遥几乎一刻不停的运转着,哪怕是个机器,也需要休息。

    他不敢休息。

    他总觉得,自己若是真的停了下来,就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那对他而言,是一件没任何办法接受的事情。

    带着肖龙象回去,就是他最大的执念。

    他觉得,肖龙象的想法,应该也是和自己一样的。

    所以现在,必须,继续前行。

    不管前路有多么的坎坷。

    不管即将面对的对手是谁。

    哪怕是一座山,他也要将面前的这座山给搬开。

    从南理城,进发皇城,肖遥带领着联军,再次将势如破竹这四个字完美体现了出来。

    其实,这也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大秦王朝的武力和士卒,确实是站在灵武世界巅峰的,可他们的人数毕竟是有限的,这些年,大秦王朝一直都在和清秋王朝战斗着,士卒的数量也一直都在消耗,现在,大秦王朝的士卒,依然有六成的人都在清秋王朝的战线上,再加上之前,又被肖遥的联军屠掉了不少。

    现在大秦王朝的士卒,能做的就是像皇城靠拢。

    他们都明白,皇城是绝对不可以丢掉的。

    其实仔细想想,大秦王朝的那些将士和朝野数百贤臣,甚至于大秦王朝的百姓,此时都有些凌乱了。

    他们猛然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屹立不倒的大秦王朝,竟然陷入了风雨飘扬的局面。

    恍然间。

    不知所措。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快到连让他们慢慢接受的时间都没有。

    对于肖遥而言,现在在大秦王朝的局势,算是一片大好,对于大秦王朝而言,自然就是恰恰相反的。

    即便是已经屯兵许久的皇城,似乎都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毕竟肖遥这一路高歌猛进的,虽然还没有到皇城,却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所有人都忍不住扪心自问一个问题。

    以肖遥现在的状态,到了皇城的时候,他们真的能拦得住吗?

    以前,这一个个可都是傲的不行的人,觉得,大秦王朝已经天下无敌了。

    可西安阿紫肖遥给他们造成的压力,却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让他们忽然意识到,其实大秦王朝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因为轩辕九重现在不在皇城。

    要知道,轩辕九重的存在,就是大秦王朝的一颗定心丸。

    其实当轩辕九重奔赴清秋王朝战场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毕竟,轩辕九重就是大秦王朝的定海神针。

    到底是面对了什么样的难题,才需要轩辕九重亲赴战场呢?

    原本,为了稳住人心,他们还能说,轩辕九重之所以前往清秋王朝战场是为了加快进度。

    让清秋王朝崩塌的更快一些。

    可现在,在清秋王朝那条战线上,大秦王朝依旧是久攻不下。

    之前的说法,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完全站不住脚。

    如果不是这样,大秦王朝的那位首辅,也不会在深夜里喝醉,更不会嘴里念叨着,大厦将倾四个字。

    大秦王朝有多少儒士,多少读书人。

    可随着大秦王朝士卒的锐减,某些人才猛然间意识到,真到了国破之时,十个读书人,也顶不上一个膂力强大的樵夫。

    在坊间,最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先不要读书了,等这一场劫难过去了,在读书吧。”

    这让多少读书人泪流。

    让多少老儒翁涕泪。

    若是这个时候不能读书了,读书没用了,他们读了一辈子的书,图个什么呢?

    以前天天念叨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当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吗?

    好在轩辕九重不是个读书人。

    否则现在一定有无数人奋笔疾书,笔诛一句“书生误国”。

    在这段时间,大秦王朝里,压力最大的应该就是当朝首辅秦树涥了。

    轩辕九重在清秋王朝的战线上,现在国上国下,处理一些事务的,就是这位老人。

    皇城屯兵,自然也是他提出来的。

    现在肖遥还没有到皇城,谁也不能说,这样的决策究竟是错是对。

    其实换作任何一个人站在秦树涥的位置上,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

    否则,若是将士卒全部分散出去,也守不住大秦王朝的山河。

    肖遥依旧可以逐个击破。

    那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秦树涥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能力的人。

    轩辕九重也是这么认为的。

    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大秦王朝的首辅。

    可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对他的能力表示质疑了。

    他们总觉得,若是秦树涥真的有能耐,肖遥又怎么可能带领着联军在大秦王朝放肆,又怎么可能不停往皇城方向推进呢?

    至于这其中的优劣势,他们不去管,不去问。

    他们只看结果。

    而结果就是,胜利的天平始终在往肖遥的方向倾斜着。

    原本还未秦树涥高歌呐喊的一群人,也有些绷不住了。

    他们纷纷请愿,联名上书,要求当朝太子轩辕天宁出来掌控大权。

    然而,对于外面的呼声,轩辕天宁始终不闻不问。

    在书房里,他捧着一本书,认真研读着,时不时皱起眉头,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很快又舒展开,也许是想明白了,也许是直接跳过去了。

    一个身材不在婀娜的妇人,端着一个茶盘走了进来,上面除了一套青花瓷茶具,还有一些糕点。

    将托盘轻轻放下,女人拿起一件羊裘大衣,为轩辕天宁披上。

    “这几日,皇城风云突变,殿下该多加几件衣裳。”

    轩辕天宁抬起脑袋,看着女人,轻笑了一声,说道:“你说的风云突变,不是指气温变化吧?”

    女人含笑不语,坐了下来。

    轩辕天宁拿起一块糕点,放进了嘴里,这味道他吃了不知道多少年。

    “回来后,还没说你呢,没事去秦树涥那晃悠一圈做什么呢?你以为,你去了,他就会见你?”轩辕天宁问道。

    女人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尴尬,小声说道:“殿下怎知我去了?”

    轩辕天宁乐了,说道:“怎么说我也是大秦王朝的太子,这么点事情也能瞒得住我?”

    女人叹了口气。

    “你知道,为什么那个老家伙不愿意见你吗?”轩辕天宁含笑问道。

    女人摇了摇头。

    “因为他知道,见了你也没什么用,既然知道你的来意,那自然也知道了我的态度,这里,还不是你说了算的。”轩辕天宁说道。

    “殿下,我……”

    轩辕天宁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不说了,过去了。”

    “殿下,这几日,也有不少人前来见你,你为何都避而不见呢?”女人问道。

    轩辕天宁笑了一声,说道:“你知道他们来的意图吗?”

    “自然知道。”女人轻笑道,“自然是希望你能站出来,执掌大局,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看到的局面吗?”

    “可现在,这就是一块烫手山芋。”轩辕天宁站起身,走到窗台,看着窗外。

    天色有些阴沉。

    “虽然我不喜欢秦树涥,但是我也承认,他是个有能力的人,可即便是他,面对肖遥的联军,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你觉得,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轩辕天宁正色问道。

    “……”女子想了想,觉得轩辕天宁说的在理,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其实,我觉得秦树涥现在肯定也很希望我能站出来,这样,他背负的骂声也就能扔到我身上了。”轩辕天宁哈哈笑道,“他们这些读书人啊,其实,一个个特别爱惜羽毛,也最怕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秦树涥估摸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念头,就想着能够在死后被追封一个美谥,可现在看来,他这个想法可能要落空了。”

    “为什么?”女人似乎有些难以理解了,“刚才殿下不是也说了,这原本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换做谁,都是如此。”

    “但是,那朝野上上下下,还有皇上,都不会这么说。”轩辕天宁虚眯着眼睛,眼神中闪烁着精芒,问道,“难道你想要让大秦王朝承认肖遥的强大?还是让那些人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大秦王朝兵力不足?”

    女子缄默。

    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所以,这一切,都要归咎到秦树涥的身上。”轩辕天宁手按着窗台,说道,“所以,这老家伙,最后也只能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女子轻咬嘴唇,小声说道:“这对秦首辅而言,似乎有些不公平了。”

    “挺公平的。”轩辕天宁说道,“他是大秦王朝的首辅,大秦王朝给了他多少?他几个儿子没啥能耐,不也活的好好的,膏粱子弟,如此骄纵,目无王法的事情干的还少吗?可朝廷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是大秦王朝的首辅,有好事的事情,第一个轮到他,现在,轮到有人站出来背黑锅了,他能推脱吗?他敢推脱吗?”

    (下一章六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