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那就进发吧
    和肖遥完成了人物,洪禹又对肖遥刷新了改观。

    原本他以为,自己和文斌两人暗杀的实力已经非常不错了,可这一次见到肖遥暗杀那些皇子藩王后,他才猛然间意识到,他文斌两人加在一起,可能都没有肖遥经验丰富。

    “你这样的人,还需要去暗杀吗?”洪禹问肖遥。

    肖遥骑在马上,看了眼洪禹,说道:“我又不是生下来就能杀赵巍峨的,在打不过他们的时候,想要弄死敌人,就得想着暗杀啊!而且,做人嘛!低调点挺好的,要是有足够的机会,我也想不动神色干掉赵巍峨。”

    肖遥说的也是实话。

    这一次斩杀赵巍峨,恐怕,也会给他的敌人们提个醒。

    比如轩辕九重。

    肖遥总觉得,在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对付对手的时候,还是低调点好,慢慢发展,嗯……说的简单点就是闷声发大财。

    可之前面对赵巍峨,他还真没有这样的机会,虽然他的修为比起赵巍峨要强上一些,可怎么说赵巍峨也同样是个七重高手,想要通过暗杀的手段让这个敌人悄然无息的被他从这个世界上抹去,难度还是很大的。

    而且,还有可能让自己深陷在危险中,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洪禹听了肖遥的话后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什么地方?”洪禹问道。

    “回大秦王朝。”肖遥说道。

    洪禹犹豫了一会,说道:“你的易容术,能交给我吗?”

    之前暗杀一个皇子的时候,为了成功混进对方府邸,肖遥用了易容的手段,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肖遥没想着要瞒着洪禹和轩辕轻寒。

    “再说吧。”肖遥说道。

    洪禹苦笑了一声。

    虽然他挺想学那个易容术的,但是肖遥推脱,倒也都在情理之中。毕竟现在,他和肖遥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个牢固。

    不管是他还是肖遥,其实也都防备着对方。

    没办法,毕竟不是一条心的。

    再说,若是肖遥真的非常豁达,愿意将易容术交给他,他还真不一定敢学了,说不定练着练着,就走火入魔了。

    轩辕轻寒忽然插了一句:“我也想学。”

    “再说。”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气坏了:“我又不是你的敌人,你防着我做什么?”

    肖遥看了眼轩辕轻寒,好奇问道:“你觉得,我是防你们两个呢?”

    轩辕轻寒气愤道:“难道不是?”

    洪禹也好奇看着肖遥。

    轩辕轻寒刚才倒是将他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难道不是?

    肖遥摇了摇头。

    “不是防备着你们,只是……我懒得教而已,挺浪费时间的。”肖遥认真说道。

    他心里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轩辕轻寒翻了个白眼,“我也懒得学了。”

    洪禹赶紧说:“但是我想学啊!”

    肖遥看着他:“但是我懒得教啊。”

    洪禹:“……”

    肖遥带着洪禹和轩辕轻寒,是直接回的大秦王朝。没有在北麓,姜国,多做任何的停留。

    等回到了大秦王朝之后,联军至今还停留在广城,这也在肖遥的想象之中。

    “看来,这联军离了你,还真是寸步难行啊!”轩辕轻寒冷嘲热讽道。

    肖遥早就已经习惯了轩辕轻寒和自己交流的方式和语气。

    要是因为这个,自己就得生气的话,恐怕早就被轩辕轻寒给气死了。

    不过听了轩辕轻寒的话,肖遥还是摇着脑袋反驳了一句。

    “这世界,离开了谁,依旧照样转。”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好奇看着肖遥:“照样转?为什么要转呢?”

    “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肖遥简单搪塞了一下。

    他懒得给轩辕轻寒科普。

    轩辕轻寒冷哼了一声,又懒得搭理肖遥了。

    “而且你刚才说的真的不对,即便我之前没有离开大秦王朝,还在广城,其实我能选择的也就是按兵不动。”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嗤笑了一声,结合肖遥之前的所作所为,以及她对肖遥性格的把握,说道:“你当真能忍得住?”

    肖遥无奈耸肩,说道:“这个和能不能忍得住没什么关系,磨刀不误砍柴工,之前联军的兵力还很分散,想要继续往前推进,还得整合手上的兵力以及后方的供给,另外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叫兵马不动粮草先行,想要继续推进还得继续部署,别看我们轻而易举将南理城广城给拿下了,可你知道我们做了多少部署吗?”

    轩辕轻寒想要反驳肖遥,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肖遥说的挺有道理,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作罢,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会轻易向肖遥低头的,于是又冷哼了一声,目光移至别处。

    轩辕轻寒的心理活动其实还是非常容易掌控的,肖遥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和这个小孩子脾气的姑娘较真,摇了摇脑袋,进了广城。

    那个轩辕天宁介绍的郭陡,依然留在广城。

    之前广城沦陷,郭陡立了大功,身份也彻底暴露,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将自己和联军绑在一起。

    而且,不得不说,郭陡也确实是个人才,否则之前也不会在广城担当要职。

    只是,王文阁和肖遥不一样。

    王文阁是个不管做什么都要深思熟虑的人,而且,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之前打下广城,郭陡立下奇功,可在王文阁这,始终防备着这个已经反水过一次的人,所以,即便郭陡留在广城,也没有办法担当什么重要职位,毕竟谁也说不好郭陡下一秒会不会重新投奔大秦王朝。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者不可直视。

    一,天日,二,人心。

    在肖遥离开大秦王朝的时日,联军重新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之前攻打湖城,南理城,广城,也给联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原本的十万人,现在不减反增,有了十五万之众,其中除了姜国北麓大楚兵力源源不断补充外,还有大秦王朝的一些战俘选择倒戈,以及被大秦王朝视作眼中钉的一些反国势力投奔。

    王文阁和赵铁牛两人的工作量其实还是挺大的,这么多人,要全部安排到位。其中有的可以相信,有的,还是不可重用,这都需要王文阁他们深思熟虑。

    这要是换做肖遥,肯定做不来,别的暂且不说,最起码肖遥没有这样的耐心。

    再见肖遥,王文阁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将赵巍峨杀了也就算了,你这将大秦王朝轩辕家的人也带回来,是什么意思?”

    显然王文阁也是认识轩辕轻寒的。

    “这个你暂且别管了,反正她现在不是我们的敌人。”肖遥笑着说道。

    王文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老实说,我还以为,这是你抓回来的俘虏。在看到这个姑娘第一眼起的时候我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不少以这个俘虏为中心要挟大秦王朝的主意。”

    肖遥哭笑不得:“你就不能想点正经事?”

    “我这想的不叫正经事?反而是你天天不干正经事。”王文阁反击道。

    赵铁牛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这直接杀了赵巍峨,还不算是干正经事啊?”

    王文阁无言以对,只能点着脑袋。

    “这赵巍峨死了,你还在赵国待了这么久?”王文阁说道,“这一走两个月,杀个赵巍峨,没那么麻烦吧?”

    肖遥哼了哼:“那你去试试?”

    “我又不是修仙者。”王文阁话题一转,问道,“最近时日,听闻赵国又死了不少人,什么藩王皇子之内的,都是赵国那个赵克干的?”

    肖遥回到大秦王朝,赵克也早就已经登基了,自然而然走进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中。

    “嗯,他让我帮他干的,我想了想,觉得不是很麻烦,也就答应下来了。”肖遥说道。

    王文阁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干的?”

    肖遥也懒得卖关子,简单将赵克和自己之间的谈话说了一遍。

    听完了肖遥的叙述之后,王文阁没有说话。

    赵铁牛先说道:“赵国的这个新帝,还真有些意思,和杀父仇人坐在一起聊天?”

    王文阁长舒了口气,此时才说道:“这个,才是最可怕的吧?”

    赵铁牛表情也有些凝重了。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不管赵克是不是真的有能耐,最起码现在他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现在也不需要想着这些,当务之急,是继续推进。”

    说到这,他看了眼大秦王朝的版图。

    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你们原本的计划是什么?”

    “没什么计划,赵先生说了,一切等你回来定夺。”王文阁说道。

    赵铁牛接过话头,笑着说:“没了你,总觉得少了主心骨,当然,这不单单是我的想法,李雄杉李向南他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肖遥抓了抓脑袋,说道:“那你们就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

    “除了北面战场,大秦王朝现在还能继续和我们作战的,全部凑在一起也不过十万人了,他们能做的就是屯兵守皇城。”赵铁牛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目标,只剩下大秦王朝的皇城了?”肖遥笑着问道。

    赵铁牛点了点头。

    “那就进发吧。”肖遥大手一挥,当机立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