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防心那么重
    水面上,肖遥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开始,赵巍峨还能和肖遥斗一个旗鼓相当,可没多久,赵巍峨的速度就已经有些跟不上了,逐渐陷入被动挨打的境界,毕竟他在修为上就落后了一些,这么多年一直都只是七重高手的修为,肖遥却已经后来居上进入了七重高手后期巅峰,甭管是不是运气好,可事实就是如此,一开始,赵巍峨还能凭借着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肖遥斗一个五五开,可若是想要一直这样,显然也不是很实际。

    其实这个时候,还有无数修仙者正在朝着龙渊湖的方向疯狂涌入。

    即便是清秋王朝的肖龙象,洪飞升苏长留等人,也都已经有所察觉了。

    肖遥和赵巍峨现在的修为,两人进行比斗,想要震惊到他们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不过,谁也没有前往赵国。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对肖遥有足够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即便自己即可动身,哪怕是化虹飞行,等到了赵国之后,黄花菜该凉还是要凉,前往救援是一件非常不理智的事情。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现在轩辕九重还在虎视眈眈,若是他们忽然前往赵国,很有可能会被轩辕九重截住,而且若是他们去赵国,轩辕九重很有可能也动身,说到底,不管是肖龙象等人还是轩辕九重,这个时候都有些投鼠忌器的意思。

    倒是洪飞升,笑着问了一句:“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肖龙象坐在马背上,问道:“担心什么?”

    “担心你儿子,会不会死在赵巍峨那个老家伙的手上。”苏长留帮洪飞升说了出来。

    肖龙象摇了摇头。

    “在我看来,以他的修为,赵巍峨想要取胜,胜算不过三成。”肖龙象说道,“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真输给了赵巍峨,我能有什么办法?”

    洪飞升呵呵笑道:“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

    肖龙象面不改色,依旧淡定自若:“你觉得,我能想什么?”

    “那你骑马干什么?”洪飞升乐悠悠说道,“咱们这刚从虎口回来,你又骑马上,准备踏青去?”

    肖龙象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沉默片刻之后还是立刻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然后恶狠狠瞪了眼洪飞升。

    洪飞升耸着肩膀说道:“你瞪着我也没用啊,我不说你等下不还是得下来?”

    肖龙象叹了口气,转过身,眼神望着南方,沉思不语。

    “担心自己儿子,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说你啊,其实还是太矫情了。”洪飞升说道,“我要是有儿子,肯定天天疼着,将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

    肖龙象冷笑了一声:“你儿子要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你还能做到吗?”

    “……”洪飞升原本想要点头称是,可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性不大,还是摇了摇头。

    肖龙象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反正现在不可能去赵国,即便真的去了,想要做些什么也来不及,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先放宽了心,反正肖遥现在的实力也在赵巍峨之上,只要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肖遥一定可以站在不败之地,我们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时候,苏长留忽然悠悠说道:“可关键是,现在肖遥深处赵国啊,这不确定因素,可就多了去了……”

    这一番话说完,肖龙象洪飞升等人立刻都是怒目相视。

    苏长留自知失言,赶紧闭上了嘴巴,心里却委屈的不行,觉得自己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啊……

    “行了,你们要是真的有时间,还是先想想怎么能够将虎口给拿下来吧,这才是当务之急,只要咱们占据虎口,即便是轩辕九重也不可能将战线朝着清秋王朝推进了。”肖龙象说道。

    洪飞升听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

    肖龙象眼神落到洪飞升的身上,问道:“你笑什么?”

    洪飞升止住笑,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和肖遥之间,还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肖龙象闻言微微一愣,好奇问道:“比如呢?”

    “比如,你们的想法就不一样,虽然我和肖遥很少共同御敌,但是若是他在这里的话,想的绝对不是如何遏制轩辕九重推进战线,而是想着,如何将战线往大秦王朝那边推进。”洪飞升正色说道,“哪怕对手真的非常不简单,很难对付,他也能抗住足够的压力,然后去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他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好了。”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轩辕九重的强大……”肖龙象说道。

    洪飞升摇了摇头,显然是不认可肖龙象这样的说法。

    “虽然肖遥和轩辕九重还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是我觉得,他面对的压力,一点都不比你小,你和轩辕九重交过手,所以你知道,轩辕九重哪怕真的很强大,其实也就那样,不是不可能战胜的,肖遥不一样,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和轩辕九重交过手,在他的心里,或许轩辕九重还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即便是到了八重高手境界,九重高手境界,他依然没有足够的底气去单独面对轩辕九重,你说说,你们的压力谁大?”

    肖龙象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洪飞升话里的意思。

    其实仔细想想事实还真就是这样,肖龙象脸上露出笑容,颇为欣慰。

    “看来,他确实是比我强一些了。”肖龙象说道。

    这么多年来,他面对大秦王朝和赵国的联手攻势,一直都处于被动的状态,一方面是因为清秋王朝的国力跟不上,另一方面,其实也和他的想法和能力有关系。肖遥来到大秦王朝之后,仅凭借着一人之力就将局势彻底颠倒,难道这真的只能归功于肖遥的运气好?这样的说法,对肖遥而言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或许真的是一件挺难的事情,但是承认自己不如儿子,这对于肖龙象而言,还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相反的,听到洪飞升他们这么说,肖龙象反而有些骄傲。

    有几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比自己更加强大呢?

    这才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啊!

    与此同时,轩辕九重闭着眼睛,坐在军帐中。

    在他的面前,那个面具男人,虚眯着眼睛,嘴角带笑。

    “皇上,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赵巍峨的生死吗?”面具男人开口问道。

    轩辕九重徐徐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看着风轻云淡,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半点着急的神色。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将茶壶放置在一旁。

    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后,说:“赵巍峨得死。”

    “那您还坐得住?”面具男人问道,“不管怎么说,赵巍峨都是我们的盟友啊!”

    “我去赵国,也来不及,而且,若是我真的去了,肖龙象就会抓住机会,所以,我不能动,肖龙象却可以动,毕竟现在清秋王朝的高手不少,比如柳折枝洪飞升苏长留,他都不去,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去吗?”

    “……”面具男人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呢?”面具男人问道。

    “喝茶。”

    “嗯?”面具男人懵了一会,又苦笑连连。

    看来,赵巍峨,是彻底被抛弃了……

    “皇上,你觉得,肖遥到底能走到哪一步?”面具男人问道。

    轩辕九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面具男人也了解轩辕九重的脾气,若是自己继续问下去,对方下一秒可能就要发飙了。

    他站起身,默不作声,走了出去。

    等到面具男人离开之后,轩辕九重忽然捏碎手中的茶杯。

    “他能走到哪一步?你怎么不问问,我还能走到哪一步呢……”

    脸上,满是苦涩笑容。

    抬起脑袋,想要仰望天空,然而看到的只是帐篷顶。

    “乱了,一切都乱了啊……”

    龙渊湖,从出现到现在,就没有听闻这里的水干过,可此时的龙渊湖已经变成了一处旱地。

    在龙渊湖的正中央,深坑中又多了一个深坑。

    深坑里,躺着两个尸体。

    过了许久,一个“尸体”动了,爬了起来,另外一个,还是躺在血泊之中,身上肌肤皮开肉绽,看上去有些凄惨,体内灵脉也都被炸断。

    “胜负,就取决于一个能爬起来,一个爬不起来吧……”肖遥脸白如纸,每走一步,都要停留些许。

    十步的距离,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

    渐渐地,一个身影,有远渐近。

    肖遥忽然绷直了身体。

    “别那么紧张,真担心我会趁着这个机会杀你啊?”洪禹乐悠悠说道。

    肖遥无奈说:“你要是真想杀我,恐怕,我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坦白告诉我了?”洪禹挑着眉头说道。

    “你又不是傻子,能骗得过你吗?”肖遥问道。

    洪禹哈哈大笑起来。

    他指着肖遥的鼻子,骂道:“你这一连吞了三颗二品灵丹,还有体内蕴养的剑气,当真不是为了防我?用这样的方法试探我,不还是瞧不起我的脑子嘛!”

    肖遥耸了耸肩膀。

    “我就懒得和你们这些人打交道,一个个的,防心那么重。”洪禹咬着脑袋。

    又有一马一人,从远处疾驰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