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苦差事
    赵巍峨一共有七个儿子,八个女儿,赵克算是他最小的孩子了,刚刚二十,而且,不管是从谁的角度看,都觉得赵克应该是最庸碌的一个,几乎找不到任何的优点,可偏偏得到了赵巍峨的重视,并且被立为太子,让不少人都大跌眼镜,纷纷猜测是不是赵克故意藏拙。

    其实,真不是那么回事。

    赵巍峨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小儿子,或许没有什么太大的优点,可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没有缺点,就不会被人抓住把柄置之于死地,更不会犯下什么大错。

    赵巍峨不是个合格的皇帝,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在赵巍峨看来,一个皇帝,根本不需要有多大的作为,只要这一辈子不犯下什么错误,就是非常合格的皇帝了。听着似乎很简单,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所以,也是难的很。

    真说起来,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往往看着最简单的,通常都是最难的,比如——活着。

    一直以来,赵克看到赵巍峨,都跟老鼠看到猫似得,能躲则躲,倒不是因为赵巍峨对他多么的苛求严厉,只是单纯的因为赵巍峨原本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不单单是赵克,赵巍峨别的孩子,看到赵巍峨,也都是会下意识低下脑袋,不敢正视对方的目光。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都能让他们觉得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

    可现在不一样了,赵克觉得今天的赵巍峨,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和赵巍峨面对面,他都没有觉得多么的有压力,反而觉得对方和颜悦色了很多。

    越是这样,越是让赵克忐忑不安,才下意识说出之前那句话。

    除非是大敌当前,否则,他很难理解赵巍峨能有这样的转变。

    再说,他是赵国的太子,赵国现在的局势是什么样的,他也非常清楚。

    用危在旦夕这四个字来形容现在赵国的局势一点都不过分,可是他也明白,即便是这样,自己这个赵国的太子,能做的事情也寥寥无几。

    “父王,儿臣没用,不能替您分忧。”赵克红着眼睛说道。

    赵巍峨微微一愣,有些恍惚,等重新定神,才笑着说道:“身在其位,就要做该做的事情,我既然是赵国的皇帝,那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稳定赵国的局势,你是太子,你要做的,就是做好一切准备,倘若我真的死了,赵国还有你扛着。”

    “儿臣扛不起来……”赵克啜泣道。

    赵巍峨脸色一瞬间严肃起来。

    “谁跟你说,你扛不起来的?”赵巍峨问道。

    赵克抽了抽鼻子,说道:“不是谁这么说,而是谁没有这么说呢?虽然我是赵国的太子,可又有谁真的觉得,以后我能登上皇位呢?大哥,二哥,每一个皇兄,都比我有本事,在他们看来,我现在能活着,都是得到父皇您的庇护……”

    “那你自己,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呢?”赵巍峨问道。

    赵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是因为无言以对,还是不敢说,亦或者是,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赵巍峨伸出手,按在赵克的肩膀上。

    “别人说你什么,其实你不需要考虑,关键是,你对自己有没有希望,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不行,那又怎么能奢求别人对你满怀信心呢?”赵巍峨问道。

    赵克点了点头。

    其实他想说,道理,自己都明白,圣贤书上没少说。

    可关键就是想要实施起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要等待不得已的时候,才去做想要做的事情,总得未雨绸缪。”赵巍峨笑着说道。

    赵克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真明白?”赵巍峨问道。

    “其实,我也有自己的心腹啊!”赵克笑着说道,“而且,我准备赢取齐园的女儿。”

    “嗯?”赵巍峨一愣,“当真?”

    “当真。”赵克说完,便跪在了地上,郑重其事磕了个头。

    “还希望父王成全!”赵克说道。

    赵巍峨伸出手将赵克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听说,齐园家的女儿长得可不好看。”赵巍峨笑着说道,“你这牺牲怕是有些大了啊!”

    赵克笑了一声,坐了下来,正色说道:“父王,你是否也认为,我想要赢取齐园的女儿,只是想要得到齐园在朝野的支持?”

    赵巍峨不置可否。

    实则,默然就已经算是给出了他的答案。

    “其实,不然。”赵克说道,“齐园女儿长相寻常,身材略微胖了些,可性格着实不错,聪慧善良,并且善解人意,诗词歌赋都很精通,兵法也看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修仙者,虽然只有一重高手的修为,可我总觉得,能在这个年纪,就进入一重高手修为,已经很不错了。”

    赵巍峨皱了皱眉头,说道:“若是她和你齐心,确实是件好事,可是你可曾想过,若是她……”

    “父王是担心,她会杀了我,自己做个和武梧桐一样的女帝?”赵克问道。

    赵巍峨没有说话,可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若是别人,儿臣或许会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我和齐园女儿相识已久,她的秉性我还是颇为了解的,而且……”赵克笑着说,“她对我也有情谊。”

    赵巍峨恍然大悟。

    “你和齐园女儿,早就相识了?”赵巍峨问道。

    赵克点了点头。

    “行,既然是这样,我晚些和齐园说一下便是,反正还有几天,在这几天,我将你的婚事操办了,如何?”赵巍峨问道。

    赵克笑着说:“多谢父王了。”

    赵巍峨摆了摆手,说道:“只要你自己觉得没问题,也无妨了,或许以后我都帮不到你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你自己做,前面的路,也要你自己走,这几天,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尽管说,能帮你铺的路,我都会帮你铺。”

    赵克笑了一声却没说话。

    赵巍峨挑了挑眉头,说道:“比如对你威胁比较大的几个皇兄,要不要我直接帮你除掉?”

    赵克摇了摇头。

    “父王,您又不是轩辕九重,这样的事情即便我真点头您也做不出来,估计多数也是试探着我,之所以点破,而不是选择顺水推舟,是因为我心里坦然,在我看来,若是皇兄等我都应付不了,真将赵国大权给我,我还是得做个亡国之君,所幸是那样,还不如让我死在他们手上,都说皇室争斗血腥残忍,可在我看来,倒也没什么不能入目的,强者为王,将一群虫子放在篓子里,谁能活到最后谁当那个王,没什么不妥的。”赵克耸着肩膀说道。

    赵巍峨有些吃惊。

    “真是这么想的?”赵巍峨问道。

    赵克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这么想的不重要,最起码这是对的。”

    赵巍峨点了点头,忽感欣慰。

    “有子如此,倒也无憾了。”赵巍峨哈哈笑道,“我原本以为,我这一走,回不来了,赵国也就崩塌了,现在有了你,总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

    赵克忽然泣不成声。

    赵巍峨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脑袋。

    “哭什么?”赵巍峨声音很轻。

    “父王,当真很危险吗?”赵克双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问道。

    “也许。”赵巍峨说道,“胜负五五。”

    “真是肖遥吗?”赵克说。

    赵巍峨点了点头。

    赵克揉了揉发涩的眼睛,说道:“父王,若是您真的输了,我也不会帮你报仇,会直接撤兵,保全我赵国。”

    赵巍峨没有说话。

    赵克说道:“这就是我的想法,若是您觉得,我没有野心,没有大志,这太子之位,我不要也罢。”

    “你觉得,你不是肖遥的对手?”赵巍峨问道。

    赵克摇了摇头。

    “我没想过非得站在他的对立面,而且我也不觉得,站在他的对立面就是一件多么意气风发的事情,我总觉得,不管是轩辕九重还是您,想法都太多了,这样活着很累,赵国的百姓活着也很累,若我真的成了赵国的皇帝,我只希望上下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这灵武世界太大了,我吞不下,赵国也吞不下,即便是轩辕九重和他的大秦王朝,同样吞不下,想法太多,只会让自己陷入疲惫的状态……”

    赵克说到这,停了下来,看着赵巍峨的神色。

    他原本以为,自己说完这些话,赵巍峨会怒不可遏,可对方却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他继续说:“成了赵国的皇帝,就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活着,是为了赵国活,为了赵国的百姓活,只要他们过的好,赵国的版图有多大,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这样,可成就不了千古帝王啊!”赵巍峨说。

    赵克低下脑袋不敢言语。

    “不过,却也成不了亡国之君。”赵巍峨哈哈笑道,“若你真的成了皇帝,我怕也长埋尘土了,赵国应当如何,都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完,站起身,转身离去。

    赵克擦拭着眼泪,叹了口气。

    “这当皇帝,可真是个苦差事啊……”他轻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