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大敌来了?
    洪禹跟着肖遥进了屋子里。

    刚坐下,洪禹就非常严肃地问了一个问题。

    “你这么意气风发的来到赵国,可曾想过,若是你输了,便是满盘皆输,若是真的死在了赵国,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可都毁掉了。”洪禹说道。

    肖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继而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我会输。”

    “……”洪禹抓了抓脑袋,“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的自信。”

    肖遥说:“我没让你理解啊。”

    夜色正浓,洪禹站起身,拿着客栈里准备的茶壶,沏了一壶浓茶,茶是五年陈茶,洪禹自己的,他最大的爱好,也就是喝茶了,不管是新茶还是陈茶,还是黑茶白茶红茶绿茶,只要是和茶有关的,他都点点俱透。最让肖遥感到难以理解的,就是这哥们还随身携带一个茶宠。

    所谓茶宠,肖遥以前也见过不少,可洪禹的这个茶宠看着倒是要别致很多,也精致了很多。

    “自己雕刻的,别琢磨了。”洪禹说道,“不是什么值钱货。”

    肖遥点了点头,没有做出什么评价,在这方面他懂得不是很多,所以也懒得多说,否则出丑了多尴尬啊?

    面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就不要去评论,打肿脸充胖子不懂装懂不但不会让别人觉得你学识渊博,反而还会觉得,你想一个跳梁小丑。

    这个道理,肖遥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你觉得,这喝茶,有必要讲究那么多吗?”肖遥问道,“其实,我喝茶连洗茶都不会做,总觉得那是浪费时间,而且,喝起来也都是一样的。”

    “你开心就好。”说话的时候,洪禹已经将沏好的第一壶茶浇在自己的茶宠上,说道,“喝茶原本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只要你觉得开心,方便,那爱怎么来就怎么来,加了太多的条条框框,在我看来其实就是束缚自己,那样没什么意思。”

    若不是有后面的结束,单凭那句“你开心就好”肖遥会觉得这个家伙是在怼自己。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

    等茶入了水杯,便是茶香四溢。

    “龙渊湖,是吧?这三天,我会做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洪禹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端起面前茶杯,抿了一小口,说道:“你真打算帮我?”

    “总得做点什么,否则,总担心你会弄死我。”洪禹无奈说道。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而且,其实,我也不想你死在赵国。”洪禹说道,“你若是真的死了,大秦王朝恐怕也能将联军赶出去了,等到整个灵武世界真的都落入了大秦王朝之手,我和我哥,就当真是没有别的去处了,所以,不是帮你,不是帮大秦王朝,我只是帮我自己而已。”

    洪禹喝了杯子里的茶,半眯着眼睛说道:“我现在才觉得,其实人啊,活的自私点真的挺好的。”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双目属于失神状态,说的简单点就是发呆,至于这里面有没有附和洪禹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赵国,皇城内。

    明日刚从东方升起。

    站在大殿外,居高临下,一眼望去,金光夺目,在阳光的折射下,铺上一层琉璃瓦的殿堂如涂抹了一层金光。

    这还是赵巍峨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自己的家。

    “原来,真的挺大的。”赵巍峨笑着念叨了一句。

    “皇上,真要去?”那个因为训斥了赵巍峨几句,就登上赵国权势巅峰的男人,在他的背后,说了一句。

    赵巍峨转过脸,看了齐园一眼,说道:“我不去,你去吗?”

    齐园想了想,说道:“可以设伏,虽然有些不够光明正大……”

    “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在战争面前,哪有什么光明正大可言。”赵巍峨说道,“可我这么做,肖遥同样会这么做,只是我很好奇,以他的能耐,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齐园问道:“据我所知,曾经大秦王朝青衣门的洪禹,就在肖遥身后,来了赵国。”

    “我知道。”赵巍峨说道,“不过只是个杀手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

    齐园觉得赵巍峨的想法很危险,赶紧说道:“皇上,不可小觑敌人!”

    赵巍峨摆了摆手,说道:“那也不能未战先怯吧?”

    对于洪禹,不要说赵巍峨和齐园了,即便是大秦王朝的人,对这个人的了解都是知之甚少。

    所以,想要对症下药做好准备,对于赵巍峨而言,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在大秦王朝的青衣门,洪禹的地位举足轻重,可在多数人看来,洪禹只是依附在文斌身上的寄生虫,更有甚者认为,若不是因为文斌的存在,洪禹想要进入青衣门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由此可见,洪禹的存在感到底有多低了。

    哪怕赵巍峨想要去重视这个人,也很难重视起来。

    “我们为何不直接将肖遥留在赵国呢?”齐园说道,“若是用皇城一万伏兵,想要斩杀肖遥,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那要是没留下呢?”赵巍峨说道,“你信不信,只要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肖遥察觉到之后便会立刻离开不在冒险,这对我而言,是个机会,你觉得,我能这么轻易放过吗?我都能做到能察觉到的事情,你凭什么觉得肖遥做不到呢?”

    齐园有些吃惊,说道:“皇上,您是不是有些太将肖遥当回事了?”

    赵巍峨皱着眉头,冷着脸说道:“若不是以前,我和轩辕九重都太不将肖遥当回事,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现在你还说我将肖遥太当回事了?”

    齐园赶紧低下脑袋不敢言语了。

    毕竟赵巍峨刚才说的话也挺有道理的。

    若是一开始他们就将肖遥放在对立面,一个足够被他们重视的位置,或许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哪怕他们不愿意承认,可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如今的灵武大陆就是被肖遥一个人搅乱的。

    再难以置信,都得去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了。

    “这个暂且不说,先将玄武门的三百精锐调到龙渊湖设伏。”赵巍峨问道。

    齐园想了想,小声说道:“皇上,三百人是不是有些太少了?”

    “三百人,已经够多的了。”赵巍峨说道,“不要真的将肖遥当成白痴,太显眼了,你真当肖遥察觉不到吗?好在玄武门虽然比不上大秦王朝的青衣门,可隐匿身形的法子倒也不错,一个个都是好手,精锐,希望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皇上,您有多少把握呢?”齐园觉得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

    可若是真的不问,似乎又有些难得心安。

    赵巍峨自信笑道:“十成。”

    闻言,齐园顿时大喜。

    “不过,你若是问肖遥这个问题,他的回答,肯定是和我一样的。”赵巍峨说道。

    齐园:“……”

    原本的欣喜瞬间一扫而空,眉飞色舞又变成郁郁不欢。

    赵巍峨转过脸看着齐园,说道:“其实我觉得,肖遥身上有一点,还是挺值得人钦佩的,就是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去考虑结果,而是要去想着怎么做,我觉得,现在我同样应该如此,对我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肖遥原本可以不必这么做,可他既然已经给了我机会,我若是不好好把握,有些对不起自己。”

    赵巍峨往前踱步,说道:“这些年来,我自认为,我是个不错的皇帝,最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可赵国上下,不少人都对我有怨言,他们觉得,我对不起赵国。”

    “他们不懂。”齐园笃定道。

    赵巍峨置之一笑,说道:“不管他们懂不懂,可既然这么想的人多了,那就一定存在问题。”

    顿了顿,继续说:“所以最后,我觉得,我就做一件对得起赵国的事情好了。”

    他转过脸看着齐园,一字一顿:“死又如何呢?”

    齐园立刻跪下,纳头便拜。

    “赵国谁都可以死,唯独您……”

    “真没了我,还有别人,这赵国离开谁都可以。”赵巍峨说道。

    他伸出手,将齐园从地上拉了起来。

    “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也有些自己的家事。”赵巍峨说道。

    齐园点了点头,满怀心事离开。

    赵巍峨继续往前走。

    等走到太子阁,赵巍峨算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太子应该还在太子少傅那里。

    隔着窗户,看了一眼,赵巍峨轻笑了一声。

    “这赵家,还是得出一些读书人的。”赵巍峨自言自语,“杀人用刀,到底不如杀人用笔的。一国之君,是个武者,当真不是什么好事,也不知道轩辕九重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等时间到了,赵巍峨才走进去,太子少傅立刻跪拜,赵巍峨挥了挥手将他赶走。

    坐下来后,赵巍峨看着自己最小的儿子,笑了一声。

    “到了立冠之年,还得在这学堂里,学习诗词歌赋,挺无趣的吧?”赵巍峨问道。

    赵克点了点头,摸了摸嘴角的绒毛,说道:“父王如此安排,一定有其中缘由,儿臣不敢多问。”

    “没事,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赵巍峨说道,“今天给你畅所欲言。”

    “当真?”赵克探着脑袋,有些吃惊。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赵巍峨如此和颜悦色。

    以前,只要是看见赵巍峨,他就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今天倒是舒服了很多,感觉轻松不少。

    可这并没有让赵克觉得轻松多少,反而更有压力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父王,可是大敌来了?”赵克犹豫再三,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