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便赴死吧
    在入了赵国之后,肖遥也变得警惕起来了。虽然他对现在的自己很有信心,觉得即便真的是遇到了赵巍峨,想要离开赵国也不是什么难事,可现在毕竟他还带着轩辕轻寒。

    如果单说洪禹的话,老实说,洪禹的生死,他还真不是很在意,实在是找不出一个担心对方死活的理由,毕竟现在洪禹和他还不是一路人。

    可轩辕轻寒就不一样了。

    这可是轩辕驰骋托付给他的人。

    若是轩辕轻寒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轩辕驰骋不炸毛是不可能的。

    若是轩辕驰骋真的发火了,肖遥觉得,对方弄死自己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轩辕轻寒这个小姑娘的安全,他得将这放在第一位。

    “我说你也当真是闲着无聊,将她带在身边,不是一个累赘吗?”洪禹说道。

    这哥们看问题的方式还是非常客观的,而且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

    肖遥对洪禹只是报以苦笑,说道:“要说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她,这一时半会的,我还真找不到什么安全的地方,大秦王朝?还是北麓?”

    洪禹想了想,也没好多说什么了。

    事实也是肖遥说的那样,如今的灵武世界可真没什么安全的地方了。

    “所以呢,我这思来想去的,觉得最安全的地方可能也就是我这里了。”肖遥说道,“还是让这个女人留在我的身边比较好,况且,他们家的老祖宗也是这么吩咐的。”

    “大秦王朝,真的有老祖宗的存在?”洪禹稍皱下眉头,忍不住问道。

    肖遥看了眼洪禹,眼神中略带惊讶之色,说道:“你不知道?”

    洪禹摇头。

    肖遥忍不住乐呵道:“我看你憋到现在都没问,还以为你了然于胸呢!”

    洪禹说道:“老祖宗是否存在,大秦王朝知道的人也没几个。我不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肖遥点了点头,却没继续多说什么。

    洪禹了然,便要不再追问,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也知道在肖遥的心里,是如何防备着自己的,所以,对方不愿意说,他也懒得继续问下去,换位思考一下,他觉得如果自己是肖遥的话,对于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肯定也会守口如**。

    轩辕轻寒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脸看着跟在后面的两个男人,看上去要多生气就有多生气。

    “我说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真以为我听不见呢?我也是个修仙者好不好?”

    肖遥和洪禹两人相视一笑,倒是一点都不尴尬。

    他们才无所谓轩辕轻寒能不能听见呢,反正他们说的都是实话。

    等追上了轩辕轻寒之后,这姑娘又喋喋不休起来:“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到了赵国你该做什么做什么,我还不需要你的保护。”

    “因为你咬定了,赵巍峨不敢对你做些什么?”肖遥问道。

    轩辕轻寒瞪了他一眼,又懒得搭理他,或者是没想好怎么回答。

    肖遥哈哈大笑了一声,扬尘而去。

    等前行数百里后,肖遥终于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赵国皇城了。”洪禹看了眼肖遥,说道,“你真打算一个人如赵国皇城?”

    “没这个想法。”肖遥摸着下巴说道,“我总觉得,赵巍峨应该会来找我。”

    “如果他不愿意呢?”洪禹说道。

    “那咱们就回去。”肖遥说道。

    洪禹:“……”

    他有些没办法理解肖遥的想法了。

    这见不到赵巍峨就回去,不等于是做了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吗?

    看肖遥的脑子,应该也没问题啊!

    肖遥哈哈笑道:“等我回去之后,就直接攻打赵国好了,反正,现在想要长驱直入直接打入赵国的皇城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那样要死很多人了。”

    “所以,你想要换一种方法?”洪禹问道。

    肖遥不置可否。

    洪禹叹了口气,说道:“你觉得,赵巍峨愿意这么做吗?”

    肖遥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愿意,因为他折腾不起了,赵国也折腾不起了,若是真的强硬踏破赵国国门的话,赵国必输无疑,大秦王朝现在自顾不暇,也管不上他。”

    “既然是这样,你还要这么做?”洪禹哭笑不得,说道,“明明是一场稳赢的战争,非得冒险吗?”

    肖遥没有说话。

    轩辕轻寒看了眼洪禹说道:“之前你不说过吗?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过于毛躁,太过于着急了,现在,不也正应了你的说法吗?”

    洪禹微微一愣,哈哈笑了起来,连连点了点头:“说的不错。”

    肖遥懒得和这两人搭腔。

    夜色将至,肖遥带着洪禹和轩辕轻寒没有继续往前,而是找了个客栈休息片刻。

    “不连夜赶路了?”轩辕轻寒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了,反正,已经快到了。”

    等肖遥进了自己的屋子里,还没一会,轩辕轻寒就走了进来。

    “也幸好我没脱衣服准备洗澡,否则,还不得被你看光了?”肖遥气坏了,说道,“你是不是存心想要占我便宜?”

    “你若是真的在屋子里沐浴,我能不知道?说话能不能要点脸。”轩辕轻寒满脸厌烦。

    肖遥耸了耸肩膀。

    这要是一天不被轩辕轻寒怼,肖遥反而会觉得古怪了。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八字犯冲,反正只要开腔,那一般都不是什么好话。

    轩辕轻寒自顾自坐了下来,又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要问你。”轩辕轻寒说道。

    “嗯,我不喜欢你,放弃吧。”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瞪圆眼珠子盯着肖遥。

    肖遥咳嗽了一声,转移了话题:“那你说吧,什么事情。”

    “老祖宗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轩辕轻寒问道,“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老祖宗那么睿智的人,怎么会相信你呢?”

    肖遥笑着说道:“你想要问的,其实也不是这个,不过既然你先问这个了,我也可以回答,既然你刚才都说了,你们家老祖宗那么睿智,他都相信我,你有什么不能相信我的呢?”

    “……”轩辕轻寒抠着手指头,没说话了。

    “至于你真正想问,却还不知道怎么问出口的,我也顺便回答了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肖遥说道。

    “什么意思?”轩辕轻寒一愣。

    “你不就是不相信,轩辕九重想要弄死你吗?”肖遥说道,“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不管是你还是轩辕九重,亦或者是你们轩辕家族,我都不是很了解,这都只是轩辕天宁和轩辕驰骋说的,是不是这样,我没有去求证,可我觉得,他们两个应该还不至于骗你。”

    轩辕轻寒咬着嘴唇,说道:“你觉得,我真的能帮皇上飞升吗?”

    “也许能,也许不能。”肖遥说道,“你别想着,牺牲自己让轩辕九重飞升,他若是真的想要杀了你,你为他牺牲,也没什么意义。”

    “……”轩辕轻寒心里咯噔一下。

    其实这段时间,她心里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可现在肖遥给她的答案,却帮她下了个决心。

    “我明白了。”说完,轩辕轻寒便失魂落魄离开了。

    可能从现在开始,她才慢慢正视自己遇到的问题。

    等轩辕轻寒离开之后,便又有一人走了进来。

    “这轩辕家的小姑娘,还真有些意思,傻的可爱啊!”脚步沉稳,眼神锐利,身材魁梧,眉宇间,都有一股肃杀之气。

    只是坐下,便是浑厚其实奔腾而来如鲸向海。

    肖遥不动神色,以不变应万变。

    “人嘛!总有糊涂的时候,不要在糊涂的时候做出糊涂的事情,就好。”肖遥笑着说道。

    他翻开一个茶杯,给来人倒了杯水。

    “看到我,一点都不惊讶?”

    “为什么要惊讶?”肖遥问道,“若不是知道你回来,我来赵国,又图个什么呢?”

    赵巍峨哈哈大笑起来。

    “你觉得,我赵国要亡了吗?”赵巍峨收起笑容问道。

    “不知道。”肖遥说道,“这个是你赵国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

    “那你来赵国,是图个什么呢?”赵巍峨费解道。

    肖遥眼神骤然变冷,一字一句,字字如刀。

    “来杀你。”

    赵巍峨沉默。

    肖遥也不做声。

    两个大男人在客栈的屋子里,对视着,眼神交战。

    等到片刻,赵巍峨开口打破沉寂。

    “三天后,龙渊湖,我在那等你。”赵巍峨说道。

    “这几天,还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吗?”肖遥问道。

    “这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总得交代一些,安排一些事情吧?”赵巍峨笑着说道,“再说了,我可也是个有个儿子的,虽然不怎么整齐,在赵国都没什么存在感,可我不是轩辕九重啊,也没那么冷血,这真到了时候,忽然觉得,有些话想要好好说说。”

    说话的时候,赵巍峨已经走到了门口,顺势拉开了门。

    肖遥忽然站起身,看着赵巍峨的背影。

    当真是背影如塔。

    “说完,便赴死吧。”肖遥说道。

    赵巍峨默不作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许久,肖遥也走了出去。

    洪禹在边上站着,抬了下脑袋:“他来过了?”

    肖遥轻轻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