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轩辕天宁的坚持
    拿下湖城之后,肖遥所面对的压力倒是也减轻了很多,相比较于肖遥而言,现在日子不好过的,就是大秦王朝的庙堂了。

    轩辕九重在北面战场上,和肖龙象展开持久战,无暇顾及肖遥的动向。

    若是在别的王朝,皇帝不在,理应是太子执政,可偏偏现在在大秦王朝庙堂上说话比较算数的,还是大秦王朝的当朝首辅秦树涥,这到又成了一个笑话。

    最起码,对于大秦王朝的太子爷,轩辕天宁而言,这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好在,轩辕天宁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

    如果他真的是个要脸的人,恐怕,早就离开大秦王朝了。

    对于轩辕天宁而言,他觉得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熬。

    要么熬死轩辕九重,只是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要么,就是熬到轩辕九重飞升,相比较于前者,这个可能性似乎还要大上一些。

    只是,轩辕九重进入九重高手境界后期巅峰,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若是真的要飞升,恐怕早就已经飞升了,也不需要等这么久,以前轩辕天宁对这方面还抱有一些希望,可现在而言,希望已经很小了,他觉得,指望轩辕九重飞升,还不如指望着肖遥直捣狂龙,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轩辕九重弄死。

    虽然这么想,有些大逆不道,可对于轩辕天宁而言也不算什么了,不然去问问轩辕九重,在他的世界里,可否有半点血缘?

    你不仁,还想让我讲义,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这几日,倒是有不少皇子王爷之类的,来轩辕天宁这里串门,只不过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可他们说的实在含糊,哪怕轩辕天宁是个非常善于揣摩旁人心思的人,可面对这些人,也有些头疼。

    “太子殿下,这几日,看你和他们那些人,聊的到也欢快啊!”说话的是大秦王朝内务司礼先生,也算是轩辕天宁的心腹。

    内务司礼的话,轩辕天宁只是付之一笑。

    “我和他们,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前一秒歃血为盟,后一秒就能割袍断义,这些人啊,难伺候的很呢。”轩辕天宁背着手说道。

    “那,太子殿下,您说这些人,来找您的意图是什么啊?”内务司礼好奇问道。

    他觉得,自己听的实在玄妙,弄不清楚这些人的心思。

    轩辕天宁看了他一眼,眼神颇为无奈。

    “你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到我了,你想不出来的,我就能想出来了吗?”轩辕天宁无奈说道,“说到底,这些人大概只是想要给自己谋一条后路,万一哪天我真的登基了,可能,他们也能跟着我水涨船高吧。”

    说到这里,轩辕天宁又苦笑了一声:“虽然,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

    内务司礼笑着说道:“那倒不是,其实,在老臣看来,太子登基,只是迟早的事情。”

    轩辕天宁哈哈大笑起来。

    “这迟早两个字用的秒啊,早的话,倒是挺好的,但是若真的迟了,你说,我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吗?”轩辕天宁问道。

    话说到最后,眼神也冷冽了起来。

    “……”内务司礼叹了口气,说道,“之前首辅大人也来过,他说的那些,太子殿下,您不考虑考虑?”

    “秦树涥那个老贼?”轩辕天宁冷笑不止,“他就那么担心自己家孙女嫁不出去?”

    “其实,秦首辅家孙女正值豆蔻,身姿妙曼面容姣好……倒也体面?”内务司礼小声说道。

    轩辕天宁盯着他,看了许久。

    最后还是内务司礼先沉不住气,说道:“不如,我们和他畅聊一番,让他孙女成太子侧妃?”

    “你觉得他愿意吗?”轩辕天宁哈哈笑道,“在秦树涥看来,我只是一个废物,他为什么想要将自己家如花似玉的孙女推到我身边来?无非就是希望他家孙女有朝一日能成为大秦王朝的皇后,然后架空我这个废物皇帝手上能抓住的东西,成为大秦王朝的女帝,你说,他能愿意让自己家孙女当侧妃吗?”

    内务司礼沉默不语了。

    其实,轩辕天宁说的这些,他也都能想到。

    “太子殿下,若是您真的能够和秦首辅同乘一条船,将来的局势,也能更明朗一些。”内务司礼正色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个没有脾气的人,最起码,所有人都是有这么认为的,轩辕九重是,秦树涥是,那些诸侯王爷也都是,他们都觉得,我是个非常容易拿捏的人。”轩辕天宁微笑着说,“可是,我就真的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执着吗?”

    内务司礼低下了脑袋,没有说话。

    轩辕天宁转过脸,看着窗外,说道:“我就一个太子妃,永远只有一个,以后我要是真做了皇帝,她也得是皇后。”

    内务司礼无奈道:“太子殿下,我只是觉得……得以大局为重。”

    “大局?”轩辕天宁说道,“当初,她跟我的时候,多少人笑话她,说她不开眼,找了一个窝囊废,虽然那些话,都没有在我面前说,可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呢?”

    轩辕天宁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以前,我还真没觉得,当皇帝事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更没有所谓的执着,我只是觉得,不能让别人那么笑话她,她总说我是个有大胸怀,大本事的人,她都这么想了,我总不能让她失望吗?我哪怕不为了自己活,也得为了她活一次吧?现在,你让我将秦树涥的孙女接过来,当太子妃,那她呢?”

    “成大事者……”

    “少放屁,别跟我扯什么成大事,我不想成大事,我就想着,等有朝一日,带着她到处走一走,然后告诉她,这是我的江山,也是她的江山,她的天下……”轩辕天宁一双眼睛忽然变得通红,死死盯着内务司礼,问,“难道,我就不能坚持一件事情吗?”

    内务司礼终于没说话,道了一句,便也转身离开了。

    等到内务司礼离开之后,窗外忽然传来一声脆响。

    “都在门口站了半天了,干嘛不进来呢?”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轩辕天宁脸上的表情看着忽然变得和煦了许久。

    没一会,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看着大概三十出头,雍容华贵,眼神清澈,低着脑袋,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坐下吧。”轩辕天宁说道。

    等女人坐下后,才轻声说道:“这司礼先生走了,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也许吧。”轩辕天宁深吸了口气,说道,“不过,到也无妨了,反正,这大秦王朝从来就没几个看好我的人。”

    “其实我觉得,做侧妃也挺好的……”

    轩辕天宁摆了摆手:“在我看来,他们看不看好我,也无所谓,只要你看好我,我觉得什么都够了,之前我也说了,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一定要怎么样,可十二年前,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看好我的姑娘,我总不能,让她失望吧?”

    女子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轩辕天宁叹了口气,伸出手,揉了揉女子头发。

    “一起回去休息吧,妇人不要问那么多了。”轩辕天宁站起身,女子顺势挽住了胳膊。

    “他们以后都会后悔的。”女子说。

    “哦?他们后悔什么呢?”轩辕天宁问道。

    “后悔没有帮你,到时候也沾不到光了呀!”女子笑着说。

    轩辕天宁无奈摇着脑袋。

    “对了,听说,轻寒出去了,你说,她是离开大秦王朝了吗?”女子问道。

    “你关心她的事情做什么?”轩辕天宁好奇问道。

    “我总觉得,她是个好姑娘,你这之前老通过她套问皇上的事情,终究不太好,我这心里,也觉得对不起她……”女子小声说道。

    轩辕天宁没有多言什么。

    等回到寝宫,轩辕天宁坐下后,说道:“接下来,我也要离开皇城一段时日。”

    “要去哪里?”女子好奇问道。

    “南理城。”轩辕天宁说道。

    “南理城?”女子想了想,说道,“按照现在的局势,要不了多久,恐怕肖遥的大军,就能到达南理城了吧?”

    “差不多。”轩辕天宁笑着说道,“皇上去了北面战场,我这个做太子的,去难免战场晃悠一圈,应该也没什么吧?”

    “可是……你去做什么啊?”女子问道。

    “开一条路吧。”轩辕天宁说到这,便停了下来,不再多言了。

    翌日,轩辕天宁便启程离开皇城。

    在轩辕天宁离开之后,太子妃便也出了宫。

    “去秦首辅府邸吧。”太子妃对马夫说道。

    马车刚动,太子妃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积蓄说:“先将内务司礼大人带上……”

    南理城距离皇城,快马加鞭,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你说,等我到了南理城,南理城是否已经失守了啊?”轩辕天宁拉开帘幕,对前面的马夫说。

    “殿下,肖遥虽然有些能耐,可也不至于那么快吧?南理城驻有士卒五万,这段时日,又调过去两万,大概七万,虽然难以将肖遥赶出大秦王朝,可对方想要攻破南理城,也不是件简单事情。”

    轩辕天宁哈哈笑道:“那我们打个赌,若是肖遥没有攻破南理城,我们就转身离开,若是攻破了,咱们就在送他一礼,如何?”

    “殿下,什么礼?”

    “天机不可泄露……”轩辕天宁重新放下帘幕,闭目思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