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回到麦城
    肖遥将惯插入自己手掌中的匕首拔了出来之后,鲜血也立刻留了回去,一道灵光在手掌中闪耀着,没一会,伤口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只留下了一个浅白色的印记,在进入了七重高手的境界之后,他发现自己身体的愈合程度也有了显著的提升,以前虽然也可以做到,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快。

    他转过脸再看向文斌,却发现对方此时已经有些站不住身了。

    显然,之前忽然消失,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之前那么做,对他身体的损伤也很大。

    显然,文斌也是想要在拼一把,只是还是输掉了而已。

    “现在还有什么招式吗?”肖遥眯着眼睛看着文斌和洪禹两人。

    “能不能杀一个放一个?”洪禹问道。

    文斌瞪了眼洪禹,没好气道:“换你你干不干?”

    洪禹翻了个白眼:“我又不傻,留着也是祸害,干嘛要留着?”

    肖遥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自己都知道,还跟我商量呢?”

    洪禹脸不变色心不跳,理直气壮说道:“总得试试嘛!万一你真的脑子不好使呢?”

    肖遥:“……”

    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行了,死也死在一起,倒是不憋屈了。”文斌哈哈笑道。

    洪禹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不再多言。

    文斌默默闭上了眼睛,等死。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要陷入这种悲壮的局面。

    他杀过很多人,也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别人斩杀了。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还要和自己的弟弟死在一起。

    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肖遥接下来到底是要先杀谁,要是先杀了自己,倒也没什么,可若是先杀了洪禹的话,自己就在旁边看着,肯定接受不了。

    他闭上眼睛之后,就忽然感到一阵疾风朝着自己袭来。

    肖遥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沉不住气啊。他心里无奈想着。

    不过,若是先选择杀自己的话,倒也是件好事了。

    “弟弟,我先走一步了。”他在心里说。

    可忽然,他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紧接着,腹部传来一阵疼痛,浑身上下的灵气,都开始翻腾不止,又迅速从体内抽离。

    他痛苦张开嘴嘶吼着,嘴巴里,又被塞进了一颗丹药。

    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洪禹那张憨厚的脸。

    “混蛋,你干什么!”文斌开始歇斯底里了。

    肖遥在边上也有些看杀了。

    原本他都已经动手了,却不知道为什么洪禹要先扑向文斌。

    而且,他能感觉到,现在文斌气学被废,灵脉被堵,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洪禹倒是没有回答文斌的问题,只是转过脸看着肖遥。

    肖遥笑了一声,又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文斌他现在只是一个废人了,我之前给他吃的,是之前炼制出来的毒药,只要吃下去,哪怕是个六重高手,灵脉也会彻底废掉。”洪禹说道,“我之前听闻,你也是个医道圣手,所以,若是你信不过的话,可以查探一番。”

    肖遥似笑非笑,说道:“这个又能说明什么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既然已经失去了修为,他就等同于一个废人了,不可能给你造成什么威胁。”洪禹说道。

    “所以呢?你觉得,我应该放了他?”肖遥笑了起来。

    他看着洪禹的眼神都充满了戏谑。

    洪禹想了想,说道:“第一,那些暗器,还有毒药,都是我炼制出来的,不是他,所以,没有了灵气,他确实只是一个废人。”

    肖遥有些吃惊了。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叫洪禹的家伙,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些暗器和毒药都是出自文斌之手,之前赵铁牛也是这么说的。

    可看洪禹现在说话的表情和语气,似乎并没有欺骗的意思。

    “只要你放了文斌,以后,我就为你效力,如何?”洪禹说道。

    “为什么是你,不是文斌呢?”肖遥问道。

    “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他能耐没我大。”洪禹笑着说道,“而且,他是个死心眼,总觉得,大秦王朝对他而言非常重要,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可能背叛大秦王朝,不可能背叛轩辕九重,其实,他只是嘴上说的比较多,天天说大秦王朝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有的时候还敢说轩辕九重的坏话,可实际上,在他的心里,始终是和大秦王朝绑在一起的,这些话,我就不会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肖遥摇了摇头。

    他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关心。

    “因为,大秦王朝如何,对我而言根本就不是很重要,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还要说呢?兴也好,亡也好,我只是一个局外人罢了,只有恨铁不成钢的人,才会想着大秦王朝的国运。”洪禹说道。

    文斌怒道:“你要反,就先弄死我!”

    洪禹走到了文斌跟前,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扔在了马背上。

    一巴掌,拍在马的屁股上,白马扬尘跑了起来。

    还能听见文斌歇斯底里的怒吼。

    “在我心里,哪有什么大秦王朝,你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洪禹揉了揉眼睛说。

    也不知道文斌是不是听见了,又或者是觉得自己嘶吼洪禹也听不见,更挽不回什么,所以沉默了下来。

    对于这一切,肖遥都是冷眼旁观的。

    等到文斌消失在视线内之后,肖遥说道:“你觉得,我信得过你吗?”

    “你既然是个医道圣手,应该也会下毒吧?给我下毒,每个月给我一颗解药,不就够了吗?”洪禹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没什么意义的,因为即便我真的那么做了,对你而言,也没什么不值得的,拿你的命换文斌的命,总是不亏的。”肖遥说道。

    洪禹哈哈一笑。

    “之前真不应该觉得你是傻子,你不但不傻,反而还很聪明,不过,你还真想多了,我对大秦王朝,确实没什么情感。”洪禹说道,“有件事情,你不知道,文斌都不知道,你知道为什么,我父母会嘱托我好好照顾他吗?”

    肖遥摇了摇头。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哥,也就是文斌,八岁,他体弱多病,几乎每天都是躺在床上的,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从来不知道,更不知道,我的父亲,当初大秦王朝的司马将军,是因为得罪了圣上,忤逆圣旨,才会被发往边境,最后死在那里的,我爹娘走的时候,嘱托我照顾好他,我也一直都这么做了。”洪禹说道。

    肖遥有些吃惊。

    这些事情,他确实不知道。

    洪禹和文斌两人的故事,之前赵铁牛和他说过不少,但是这两人父辈的故事,他还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我哥不是个傻子,他知道,若是现在回去,必死无疑,更何况我还投奔了你,他是个非常执拗的人,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着先解开身上的毒,恢复修为,然后再来找我,或者找你。”洪禹说道,“所以,他安全了,我也无所谓了。”

    肖遥点了点头,牵了一匹马,朝着麦城走去。

    洪禹跟在后面。

    “你觉得,我会接纳你吗?”肖遥问道。

    “会。”洪禹说。

    肖遥看了眼洪禹,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很着急。”洪禹说道,“从一开始,你表露出来的状态就非常着急,你迫不及待希望能够在大秦王朝的战场上获取优势,每一步看似稳打稳扎,可都是冒险前进,现在我能帮到你,你能拒我一千里之外吗?”

    “……”肖遥叹了口气,“你比文斌聪明多了,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相比较于你,为什么文斌非得站在大秦王朝那边呢?”

    “因为我和他的师父,就是大秦王朝内廷里的人,毒王,也是药王,轩辕九重想要飞升,炼制丹药,就得依仗我师父。”洪禹说道,“我想要让我哥活着,就带着我弟弟去找了他,他答应出手了,收了我们两个,在我弟弟心里,他站在大秦王朝那边不是为了什么国家,而是为了还师父的恩情,他不知道的是,当初为了让我师父收下我们,我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送了过去,他更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师父,就是将我爹娘毒死在边境的人……”

    说到这,洪禹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忍怒负重,为了自己的兄长,将家里的老宅,所有家产,送给自己的杀父仇人,还要认贼作父,文斌性格比我刚烈,我还不能和他说,将这一切,都埋藏在心里……”洪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就是我。”

    肖遥愣神了片刻,没有多言,继续往前走着。

    一前一后,两匹白马,留下了一地尸体。

    朝着麦城的方向,前行着。

    等回到麦城之后,肖遥马不停蹄,托人将文斌洪禹的事情传回了长坪。

    “也传回湖城吧,打击一下他们的军心,那才是进攻湖城的好机会。”洪禹还顺便开始出谋划策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眼神颇为深邃。

    可用,不可重用。这是肖遥对洪禹的评价。

    他觉得,这个外表憨厚的家伙,城府实在是太深了,即便是现在,他都不知道洪禹那句话是实话,那句话是假话。

    他也毫不怀疑,只要给洪禹机会,对方依然敢杀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