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高明了些
    洪禹抬起脑袋,看了眼那匹白马,还有骑在白马上的人,眼神有些复杂。

    过了许久,却又笑了起来。

    那白马在他的身边缓缓停下,马上的人跳了下来,将他扔到了马背上。

    “我带你走。”文斌的声音听着颇为低沉。

    “走不掉的。”洪禹有气无力,“你都不该来。”

    “你该来?”文斌气的一巴掌狠狠拍在洪禹的后背上,“什么时候开始,做什么都不跟我打招呼了?”

    洪禹咧开嘴说:“我要是真的跟你说了,还来得了吗?”

    文斌没有说话了。

    他转过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肖遥,眼神中充满了攻击性。

    肖遥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立刻气坏了,骂道:“你瞪我干什么?特么的,你们来杀老子,老子还不能还手了?”

    文斌一愣,看了眼趴在马背上的洪禹,小声说道:“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顿时不想生气了?”

    洪禹都懒得搭理他了。

    反正就现在的局势来看,想走,估计是有些苦难了。既然是这样,文斌索性心一横,朝着肖遥杀了过去。

    还是在一个招呼都没有打的情况下。

    肖遥觉得,文斌现在的表现显得非常不礼貌,不过他也没想着现在站出来指着对方的鼻子斥责一番,否则总觉得自己表现的稍微有些弱智了。

    一杆银枪,倒是有些白鹭飞的味道,只是对方的枪道,若是真的和白鹭飞比起来,就少了几分神韵,可即便是这样,对方的实力,在灵武世界恐怕也能排在前列了。

    手腕甩动着,搅动着肖遥面前的空间,瞬间眼前都是一阵扭曲,旋即再是冰凉寒意袭来,手中的枪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吐着舌头的毒蛇,想要顺着肖遥的身躯缠绕上去撕咬一番。

    肖遥忽然伸出手,一把按住枪头,一掌拍了过去,引起一阵疾风。

    同时,文斌也挥出了一拳,两拳相接,肖遥身体纹丝不动,文斌的身体,却被肖遥直接给震飞了出去。

    从修仙者实力上说,文斌和洪禹两人加在一起,距离肖遥,还有一段距离呢。

    “你们要是都死了,这湖城还守得住吗?”肖遥看着文斌和洪禹两人问道。

    “这个,和我们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文斌笑着说道,“反正那个时候我都已经死了,死人还需要操心这些呢?”

    “……”肖遥顿时无言以对了。

    他觉得,对方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洪禹这个时候忽然从马背上翻了下来。

    “你干什么?”文斌问道。

    “我总觉得,我还有一战之力呢。”洪禹说道,“反正你要是真死了,我也跑不掉了,既然是这样,干嘛不拼一次呢?”

    文斌皱着眉头说道:“你现在完全有机会逃走。”

    洪禹叹了口气,伸出手,搭在文斌的肩膀上,语气颇为沉重:“你明知道,我是不会跑的。”

    文斌听到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两人相视一笑。

    肖遥都快要被这两人之间的兄弟情义给感动了。

    可惜的是,这两个都是他的敌人。

    而且这两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斩杀了他。

    两人一起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肖遥眼神微敛。

    其实若是从修为上说,肖遥斩杀这两人,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可摆在肖遥面前最严峻的问题,便是这两人都是暗杀的好手,在与他们交手的时候,自然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以免被暗算了,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阴沟里翻船的事情肖遥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一次他必须得避开所有的危险。

    在交手的时候,洪禹文斌两人犹如鬼魅一般,身形诡异,暗器迭出,好几次,都显些要了肖遥的命,更可怕的是,这些人用的暗器竟然都是灵器,而且,任何一个暗器上,都带有剧毒,即便肖遥现在已经到了七重高手的修为,可面对这两人竟然还是有些吃力,特别是那些暗器带给他的危机感,恐怕只要自己稍微蹭上一些,哪怕运起灵气抵抗,恐怕也会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虽不致命,可在这样的情况下丧失行动能力便是必死无疑。

    他可不觉得,文斌和洪禹两人还会非常好心的给他足够的时间疗伤。

    金光乍现。

    这一刻,文斌手中忽然多了一个黑匣子。

    等到黑匣子炸开的时候,密集花瓣朝着肖遥急射而来。

    肖遥躲之不及,其中一朵花瓣刚沾到肖遥的身上就瞬间爆炸,在肖遥的衣服上形成了一个黑块,还在往周围扩散腐蚀。肖遥脸色大变,赶紧脱掉身上衣服,又开始往后退出了数十米,灵气御风,将那些花瓣全部吹散。

    这样的手段,肖遥以前倒是见过,简直就是柳折枝的拿手绝活,却没想到,文斌能够从这其中得到灵感,制造出这样的暗器,只是,柳折枝的花瓣,虽然也会爆炸,却只能制造出火焰伤害,却没想到,文斌能够将其与毒融合在一起。

    他现在都开始怀疑,文斌是不是个小毒王了。

    有一说一,他不得不感慨一句,这大秦王朝的青衣门,在暗器方面确实是有些手段了。

    反正肖遥是肯定比不上的。

    最让肖遥感叹的是,对方对毒的把控和熟悉程度,都可以和他这个医道圣手媲美了。

    毒王和神医,从字面意思上而言固然是两种极端,毕竟一个是杀人,一个是救人。

    可从根本上来说,这两者之间也有很多的共同点,比如都有对药理的把控。若是让自己的大爷爷高峰看到文斌,肯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学医的好苗子。

    当然了,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如果再给肖遥一次机会的话,他依然会选择当一个医道圣手,而不是成为一个毒王,可是对文斌洪禹他们来说,青衣门可不是什么华佗门,不是个救死扶伤的机构,而是做暗杀的,做毒,对他们而言显然更有意义一些。

    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大是大非错与对了。

    大概是看到计谋得逞,这也让洪禹和文斌两人精神大震。

    虽然,这样的赌局对他们而言毫无意义,还处于一种非常吃亏的状态,可既然都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他们现在也只能继续一条路走到黑了,现在半途而废,谁也走不了,所以,还不如拼一波,如果真的将肖遥给弄死了,剩下的事情,也都很容易解决了,这些国家联合在一起,就是因为肖遥,一旦肖遥死了,这原本的联军就会瞬间分崩离析,不攻自破。

    哪怕希望渺茫,也得大干一场了!

    看着那两人继续冲来,肖遥也是怒火中烧。

    “给脸不要脸,滚!”肖遥喝了一声,冲上前去,身后四道金光全部现了出来。

    四把长剑犹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开始逼向文斌洪禹两人。

    “搞得跟谁没有灵器似得。”肖遥骂了一句,趁着对方应接不暇的时候,他一把拽住文斌的胳膊,将他的身体拎了起来,砸向了洪禹。

    原本洪禹还想趁着肖遥对付文斌的时候投放暗器,可当下看自己的兄弟朝着自己飞了过来,原本的计划只能作罢,改为伸出手借助文斌。

    还没等他们站稳身体,肖遥又打铁趁热扑了上来。

    肖遥一步踩进土里,身体定下,又拉扯出一道灵气,灵气如同一道长虹,朝着文斌的身体砸了过去。

    文斌还没回过神,却忽然被外力推了出去。

    洪禹将文斌推开之后,自己却已经无处可躲,只能任凭那道长虹砸到自己的身上。

    一瞬间,洪禹口中发出了嘶吼。

    眨眼间,便废除了数丈。

    文斌眼睛发生了变化,一双清澈的眼睛忽然变得通红,他张开嘴怒吼着,口水粘液成线连接着上下颚,一张清秀的脸庞忽然变得扭曲,额较上青筋暴跳,太阳穴高高鼓起。

    他抓起掉落在一旁的银枪,脚下连连点动,片刻便到了肖遥的面前,身上藏着的暗器如同不要钱一般朝着肖遥砸去,形成一幅天女散花的样。

    肖遥伸出手将那些暗器全部挥散,破开壁障后,又一拳砸在了文斌的胸口。

    这一拳,又将文斌砸飞了出去。

    他继续往前走着,杀意已决。

    虽然文斌和洪禹两人都是他的对手,之前还给他制造了不少难题,可他又不是什么心理变.态,更没有喜欢虐杀的习惯。

    四道剑光,从身后追了上来,朝着躺在地上的文斌灌了下来。

    文斌身体微微一挪,避开要害,一把剑刃却还是直接灌进了他的胳膊上。

    接下来三把剑又一起落下,一阵血雾弥漫。

    原本肖遥以为自己已经将文斌斩杀,却没想到血雾散尽之后,原本躺在地上的文斌却忽然消失不见。

    在他皱紧眉头的时候,身后又是一阵寒意袭来。

    他立刻转过身,下意识伸出手,手掌却被一把匕首贯穿。

    顿时鲜血横流,好在这把匕首上并没有毒药。这也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肖遥心有余悸,从一开始就叮嘱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却还是着了道,可仔细想来这也怨不着自己,只能说文斌手段高明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