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如雪如诗
    肖遥停了下来。

    只是目眺望远方,看着那一群白马,越来越近。

    卷起一阵阵尘土。

    随着白马义从的逼近,肖遥依旧不慌不忙。

    等那些人到了跟前之后,肖遥看着为首的那人,问道:“之前的消息,是假消息?你们放给我的?”

    为首男人看上去很是魁梧,满脸悍相,点了点头,他看着肖遥的眼神倒是没有多么的犀利,反而显得还有些温和。

    “那就好。”肖遥长舒了口气。

    那男人微微一愣,开口问道:“你不愤怒吗?”

    肖遥颇感好奇,问道:“为什么要愤怒啊?”

    那男人看着肖遥,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原本觉得,这若是换做别人,因为自己的善良被别人利用,掉进了坑里,肯定会愤怒,可肖遥不会,因为在肖遥的心里,或许压根就没把他们这些人当回事。

    既然是这样,又何来愤怒呢?

    想到这些,男人心里不免有些无奈。

    肖遥看出对方的沮丧,笑着说道:“其实,没有愤怒,倒不是因为没将你们当回事,只是觉得你们若是想要杀我,肯定会一直找机会,而且现在知道之前的消息是假的,我也能松口气,看来,那里的人,还没有遇到危险,也没有那一伙山贼,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肖遥看着对方,忽然说道:“既然来了,总得让我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吧?”

    “青衣门,洪禹。”男人说。

    肖遥微微一愣,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你就是洪禹啊!那文斌来了吗?”之前这两个名字都不知道听王文阁赵铁牛他们念叨了多少次,要是不知道那才是真的出了鬼了。

    而且,对方来截杀自己,似乎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原本,是想要喊杀一下的,可总觉得,没那么必要,若是别人的话,还成,可在你面前,喊杀喊打,只是一种笑话而已。”洪禹说到这里,又忍不住自己都笑了起来,说道,“总不能扯着嗓子喊一声,青衣门洪禹前来送死吧?”

    “……”肖遥倒是没笑,只是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冷漠,“既然明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来呢?”这些人站在他的面前,一个个是什么修为,他也能洞察的清楚,在他看来,就这些人,想要截杀了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是天方夜谭,若是真的能死在这些人的手上,恐怕,死的也活该了。

    正是因为如此,再加上洪禹刚才的那一番话,才会让他更加想不明白。

    既然是这样,又为什么还非得来送死呢?

    洪禹笑着说:“明知不可能,可人嘛!总有一种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抱着侥幸心理,他们总会下意识去思考一个问题,万一,真的成功了呢?在万般无奈的时候,哪怕明知不可能,也非得去冒险,这就是共性——之前你不也是吗?”

    说到这,洪禹稍微顿了顿。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又继续说道:“我寻思着,总得有个人要来,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来好了。”

    肖遥哈哈笑道:“你倒是不怕死啊!”

    “倒不是不怕死。”说到这里,洪禹忽然低下脑袋,喃喃自语,声音微乎其微,“但是我更怕,死得人不是我……”

    言语之后,便是惊鸿一刀。

    刀气磅礴而起,如同巍山而立,片刻间崩塌。

    朝着肖遥撞击了过来。

    剩下的白马义从,以飞快速度,从左右两侧,朝着肖遥包围过来,在肖遥应付磅礴刀气的时候他们已经非常有默契的形成了合围之势,将肖遥变成困兽。

    “想要杀我,真得好好练练。”肖遥说了一句,身体便悬空而起,随后带着金芒落下,体内灵气往四周荡漾,带有一股摧城撼山之势,将那些白马义从全部溅飞出去。

    等到肖遥重新落到平地上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也只有洪禹一人了。

    没一会,那些白马义从又一个个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每一个手中都持有暗器,朝着肖遥掷了过来。

    “倒是有些意思了。”肖遥立刻意识到,那些人投掷出来的暗器,竟然都不是凡物。

    每一个暗器上面竟然都有灵气在流溢。

    仔细想想,这还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毕竟这天底下的灵器,也没那么多,这些人,却人手一个,虽然上面的灵气有些微弱,可到底还是有的啊!

    “青衣门!?”很快,肖遥就想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

    也只有是青衣门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待遇吧?

    否则这一百来号人,凭什么能够用灵器来制造暗器呢?

    肖遥忽然双手合在一起,再度拉开的时候,灵器凝聚成丝,无数条丝,搅合在一起密密麻麻,集丝成布,他的胳膊甩动着,并且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眨眼间便将那些灵器全部吸了过来,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不规则金属球。

    等肖遥将那不规则金属球高高抛到天空之上的时候,眨眼间,那金属球忽然炸开,一个个暗器又朝着那些白马义从飞射而去。

    如同天女散花。

    眨眼间,那些白马义从便死伤过半。

    面对肖遥强势的攻势,他们确实有些难以防备。

    战斗还在继续。

    洪禹抛开一切,朝着肖遥冲了过去。

    手中拎着的那把大刀,看上去最起码有三百斤。

    可这丝毫不影响他朝着肖遥冲来的速度。

    在松软的土地上倒是留下了一道有手掌深的沟壑。

    等到了肖遥的面前之后,他便是纵身一跃,目测有三丈,等到落下时候,手中铮亮砍刀,散发出冰凉杀意。那杀意便如一缕缕细丝,想要将肖遥彻底束缚。

    “破!”一声怒喝,划破天际,肖遥手中持有闪耀着金芒的九歌长剑,弹开洪禹手中重刀。

    随后他身体弹跳而起,一脚踹在洪禹胸口,随后又平稳落地,倒是飘然如羽。

    洪禹的身体落到地上之后下一秒又重新跳了起来。

    再次朝着肖遥重来。

    他的速度,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还是如之前一样迅捷。

    眨眼间再次到了肖遥的面前,还是和之前一样高高抬起手中的刀,如出一辙。

    肖遥皱着眉头,再次一拳挥出,将对方给击飞出去。

    这一拳,肖遥将洪禹的身体击出数十丈。

    没一会,洪禹又再次回到了肖遥的面前,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他的嘴角上已经渗透出了血液,显然已经受了一些内伤,不过以他的修为,挨了这一拳,倒是没死,只是速度上稍微慢了一些,看上去踉踉跄跄的,奔向肖遥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要摔倒了。

    “这还真是个死心眼不成?”肖遥苦笑了一声。

    可也就在肖遥第三次将他砸飞出去的时候,飞在空中的洪禹,忽然射出一个暗器,暗器飞在空中忽然炸开变成一根根金色的细针,朝着肖遥刺了过来。

    肖遥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伸出手轻轻一挥,就凝聚起了一道灵墙,将那些细针全部挡在了身外。

    “之前就曾经听赵先生说起过,真正可怕的,不是青衣门门主文斌,那个家伙的聪明机灵,在大秦王朝,灵武大陆,都不算什么秘密了,可文斌身边的洪禹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明明有治国之才,却总是要装作一副必须得依赖着文斌才能活下去的样子……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也正是因为赵铁牛曾经如此说过,所以当肖遥面对洪禹的时候,才会处处留心。

    可即便是这样,他现在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依然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之前洪禹数次被肖遥击飞,其实都是刻意而为之的,其目的只是为了给他制造出一种假象,让肖遥形成一种习惯,心里下意识的觉得对方不过如此,而且,还会同情一心寻思想要和肖遥一命搏命的洪禹。

    然而也就在肖遥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放出暗器,意在杀人。

    怎么说洪禹也是个高手,更是青衣门里的长老。

    暗器,恐怕才是洪禹真正拿手的东西。

    面对之前那密密麻麻的细针,肖遥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真的没有躲开,恐怕那些蕴含浓郁灵气且带毒的细针能够要了自己的命,即便自己苟活了下来,恐怕这一生修为也会作废。只是洪禹没有算到,若是真的说到暗杀,肖遥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就灵武世界的这个杀手圈,在肖遥看来,还是显得有些太稚嫩了。

    洪禹躺在地上,这一次倒是没有爬起来了。

    最后一手,已经被肖遥识破,他再也没有办法保持之前的侥幸心理了。

    肖遥朝着洪禹一步步走去,忽然前方急射而来数根锐利羽毛,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杀人利器。

    五根羽毛,将肖遥逼退五步。

    “倒是有些能耐了。”肖遥眼神微敛,静默着。

    一匹白马,一身白衣,一杆硬枪,一道残霞在身后,如血如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