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不该自私
    手机阅读

    “话说,那到了大秦王朝的肖遥,骑着一匹火麒麟,身着红色长衫,红发红脸红髯,手持一把利剑,可谓是魔道至尊……”

    大秦王朝,滕州的一间茶楼里,一楼的说书先生手持纸扇,拍了下惊堂木,继续说着。

    二楼墙角的一剑桌子前,一个身着青色长裙的姑娘,非常高冷,呵呵一笑。

    若不是自己见过肖遥,要是真的要被对方给蒙骗了。

    她拍了一锭银子,叫来店小二,让他下面的说书先生发给带上来。

    没一会,一个白发老翁,拖着一根拐杖,手里拎着一个二胡,便颤颤巍巍走了上来。

    “坐下,吃点东西吧。”俏姑娘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老翁心里觉得,面前这姑娘看着年纪虽然不大,可却隐隐中给了人一种压力,再加上这身上传说不凡,腰间佩剑看着怕也是精品,出手更是阔绰,相比出生卓越,一时间,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惶恐。

    犹豫了一会,还是坐了下来,只是嘴上多问了一句:“姑娘,可是对老朽之前说的那些不满意啊?”

    “倒也谈不上不满意,只是颇为好奇。”那姑娘笑了一声,问道,“你见过肖遥吗?”

    老翁面色有些尴尬,笑了笑,摇了摇头。

    俏姑娘笑的更开心了:“没见过,还能说的绘声绘色?这不是胡诌是什么呢?”

    “咳咳……”老翁笑着说道,“别人都说,那肖遥就是入了魔的修仙者,否则,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打入我们大秦王朝呢?再说了,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否则,为什么要和我们大秦王朝为敌呢?”

    面对老翁的质疑,姑娘沉默了片刻。

    忽然,她抬起脑袋,目光射向老翁。

    眼神锐利。

    “和大秦王朝过不去,就是坏人了吗?就是妖魔了吗?我还真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道理。”

    老翁有些吃惊。

    他觉得,这样的话,在大秦王朝说,简直就是一种大逆不道了。

    在大秦王朝,谁敢说肖遥半句好?

    只是,看对方脸上镇定的表情,老翁一时间,也有些迷糊了。

    “我们大秦王朝,从来都没有找过肖遥的麻烦,更没有和姜国,北麓,大楚为敌,可他们却联合起来,踏入我大秦王朝的国门,这不是侵略是什么呢?”

    “那大秦王朝进入清秋王朝,可曾经过清秋王朝百姓的同意呢?这不是侵略又是什么呢?”姑娘继续问道。

    老翁被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他细细想了想,忽然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可心里即便真的是这么想的,当下他也绝对不敢这么说。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只能摇头叹息。

    “天下人,都这么认为的。”

    “天下人都这么认为,并不意味着,就该这么认为。”姑娘说。

    看老翁表情越发紧张,姑娘大概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一个老翁抬杠,再加上自己之前说话的语气显得确实是有些咄咄逼人了,这才摆了摆手,说:“你先下去吧。”

    老翁没有多言,转身走下了楼。

    姑娘揉了揉自己的脸,将杯中滕州特产的莲花酒一饮而尽。

    “我竟然在帮那个家伙说话,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啊?那家伙即便真的不是什么恶人,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别人说什么,又与我何干呢?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们被愚弄了,我也就被愚弄了……”

    放下酒杯后的姑娘,又摇着脑袋,自嘲笑了笑。

    想要一醉方休,却又不敢。

    看着身边,空空荡荡的。

    以前,她总觉得自己喜欢那种安静的氛围,在喧闹的时候,还会自己往外面跑,也难怪不少人都说自己不合群,可真的等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后,他才发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自己也不是真的就很喜欢安静。

    最起码现在,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空了什么似得。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若是真的一醉方休,怕是都不知道自己醒来之后在什么地方了吧?”她喃喃自语。

    有些矫情,也有些苦涩。

    当真是……没有了归属感,没有了安全感。

    等她走出客栈,牵着马,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姑娘,请留步!”

    转过身,是那老翁。

    颤颤巍巍,朝着她走来。

    姑娘驻足,等着。

    等到对方走到跟前。

    “姑娘,之前你说的在理!”那老翁笑着说,“可我之前想了一会,倒也想明白了一些之前没想到的事情,总算是给了自己一个答案,现在,也想给你一个答案。”

    “什么?”姑娘轻轻皱眉。

    “我生在大秦王朝,活在大秦王朝,将来,还是得死在大秦王朝……大秦王朝做了什么,伤害了谁,我不知道,也不知道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肖遥那个家伙,正在伤害我大秦王朝。”老翁说道。

    姑娘笑着说:“这么想,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呢?”

    “自私吗?”老翁冁然而笑,“自私又如何呢?人活着,就是自私的,就说我年轻时候,有几亩鱼塘,想要赚点钱,让我孩子,能够有考取功名的盘缠,可后来呢?我起早贪黑,却发现我那几亩鱼塘里雪白一片,所有鱼,都飘在水面上,被人投了毒,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说到这里,老翁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可即便是这样,老翁提起来依旧是声泪俱下。

    “以前呢,我养过螃蟹,螃蟹放在一个篮子里,就不用担心它们逃跑了,你知道为什么吗?”老翁问道。

    姑娘下意识摇了摇头。

    她觉得自己可没有养过螃蟹,怎么会知道呢?

    “因为呀,只要有一只螃蟹往上面爬,就会有别的螃蟹,用自己的钳子,将它给拨弄下来,它们的想法很简单,我逃不出去,你也别想逃出去……给我投毒的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走不出那个村子,我也别想走出去,我的子孙后代,更别想光宗耀祖……”老翁问,“人一直都是自私的,不是嘛?”

    姑娘愣了片刻。

    她哪里听过这样的故事。

    老翁打算走的时候,姑娘忽然叫住了他。

    “老先生。”

    “啊?”老翁一愣,又摆了摆手,“不敢当……”

    “老先生,您说的在理,人生而自私,实际上还不止,人之初性本恶,我原本的老师,告诉我,人生下来的时候,并非是一张白纸,更不是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而是性本恶,只是经过后天的教化,从而变得善良,变得懂得规矩,有了方圆。否则,若是不管不顾,劣性任其发展,或成野兽,或成刁民,或成贼盗……有了教化,方可成先生,成儒士,成红妆……是否?”

    老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点了点头:“是。”

    “既然如此,自私,为何是对的呢?”姑娘说,“人或许真的是自私的,可总有不自私的,为什么,就一定要自私,还非得说的理直气壮呢?”

    说到最后,姑娘用了四个字收尾:“不敢苟同。”

    等到姑娘要走的时候,老朽拱手作揖。

    “敢问姑娘先生姓名?”

    “大秦王朝,赵铁牛!”

    那个名字,引来了一道惊雷。

    直击老人心脏。

    赵铁牛……

    麦城。

    肖遥将手中的铁锹,扔到了一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用灵气截流,确实是一件苦差事。

    “我先去看看,你们继续忙活吧。”肖遥说。

    就之前,忽闻麦城后面的一个村镇又去了一伙山贼。

    若是平日里,肖遥倒也不在意了,可那伙山贼,却从来不懂盗亦有道这四个字的含义。

    一般的山贼,抢了些金银细软,倒也算了,哪怕是抢走个好看姑娘做压寨夫人,也能说得过去。可若是烧杀强掳都做了,老人孩子都不放过,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听来人说,那些强盗离开的时候,地上全部都是赤身的女人尸体,尸横遍野,肖遥听着的时候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秦王朝的事情,大秦王朝都不管,我们管这些作甚?再者说,我们修仙者,为何要和那些强盗过不去呢?简直自降身份!”寻道宗的一个弟子对肖遥要前往出手,感到非常难以理解。

    肖遥看了他一眼,满含深意说:“真庆幸。”

    “庆幸什么?”那弟子一愣。

    “庆幸灵武世界的修仙者,不是和你一个德行,否则,这灵武世界当真是没得救了。”肖遥笑着说道。

    寻道宗弟子满脸通红。

    他也没胆子,在这些问题上和肖遥抬杠,那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

    肖遥倒也没骑马,问清楚地方后,便立刻孤身前往。

    没有化虹。毕竟这里还是大秦王朝,再加上距离也不是很远,只要稍微运转一下灵气,速度变能快上一些,最多不过半个时辰也就到了。

    “希望能来得及吧。”肖遥心里对自己说。

    等前行了一刻钟。

    忽然一阵杀气袭来。

    远处,一群白马。

    一人白衣,白人青衣。

    眼神锐利,杀气腾腾。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