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天不敢塌
    不得不说,洪禹确实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

    当意识到肖遥攻打麦城之后,他就立刻意识到了肖遥的意图,相比较而言,文斌的反应就要慢一些了,这也能看出,洪禹的脑子真的挺好用的。

    等到肖遥截流更改水道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也算是验证了洪禹之前的说法。

    这也算是从测方面验证了洪禹之前的想法。

    只是这个时候,当文斌洪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有些来不及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迅速将麦城给占领回来。”文斌正色说道。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抬起脑袋,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弟弟。

    洪禹的眉头始终紧皱着。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洪禹又叹了口气。

    “现在的话,还是算了吧。”洪禹说道。

    文斌有些没理解文斌的意思,说道:“难道,眼睁睁看着对方达成目的?”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洪禹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眉头紧紧皱着,说道,“这就是一个死局,我们现在若是分担兵力前往麦城想要攻城的话,能不能攻下来暂且不说,即便真的将麦城重新抢了回来,那又如何呢?湖城还能守住吗?”

    文斌听完了洪禹的这一番话之后倒吸了口凉气,之前他的注意力都在麦城上却将湖城给忽略了,正如洪禹说的那样,若是真的前去攻打麦城的话,能不能打下来是个问题,即便真的打下来了,湖城也会丢掉,到时候,即便真的重新将麦城给占领回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这就是进退维谷。

    “你说肖遥这个混蛋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呢?”文斌气极反笑,开口问道。

    洪禹脸上的表情看着倒是和以前一样平静,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但是现在最起码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家伙的脑子,和我们的脑子肯定不一样,能想到这样的计策。”

    文斌深吸了口气,说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只能按兵不动了?”

    “不,我们得去攻打长坪。”洪禹说道,“因为长坪的存在,我们现在被按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肖遥他们可以动,我们不能动,始终处于一种非常被动的局面。”洪禹正色说道。

    文斌皱着眉头说道:“可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若是想要强行攻城的话,能攻下的可能性,不到四成。”

    洪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但是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文斌深吸了口气,没有言语。

    其实,在他心里也是非常认可洪禹这样的说法,原本这只是一件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是大家都没有主动提起,因为他们暂时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么问题,一时半会想要找出一个不错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些困难。

    可现在因为肖遥加快了进度,他们现在也不得不开始面对这个问题了。

    可以说,现在文斌洪禹所面对的压力还是肖遥带给他们的。

    “我真想直接弄死他。”文斌无奈说道,“如果,我是他对手的话。”

    洪禹轻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多言。

    “算了,就听你的,直接攻打长坪吧。”文斌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洪禹想了想,点了点头。

    “其实,如果我们真的主动出手,恐怕,只会加快我们输掉这场战争的速度吧?”文斌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说道。

    洪禹想了想,笑着说道:“现在还重要吗?”

    “明知道这条路不对,还非得往这条路上走,真的对吗?”文斌抬起脑袋看着自己的弟弟,满脸好奇。

    好奇之外,更多的也是一种无奈。

    现在的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暂且恐怕还难以言喻。

    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就目前这种情况的话,他觉得,在和肖遥的对抗上,自己似乎已经输掉了一口气。

    可以说,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彻底被肖遥压了一头,这种感觉,确实让他们感到有些压抑。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郁闷,我们虽然人数众多,可依然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化被动为主动虽然会让我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最起码如此一来,能够为皇上拖延更多的时间,在我看来,以皇上的实力,想要打下清秋王朝,一直都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我们就要在这段时间内,做好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拖延足够的时间。”洪禹认真说道。

    文斌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明白,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选择的了,更不是他们想要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虽然明知道是被肖遥牵着鼻子走,可对他们而言,除了这样,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这才是肖遥真正高明之处。

    在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计谋,大概就是让你明明知道前面有陷阱,有圈套,可除了往下跳之外,也别无他法了。

    这才是真正的无奈。

    “至于攻打长坪的事情,还得先慢慢谋划谋划。”洪禹说道。

    文斌哭笑不得,说道:“不都是必输的结局了吗?还有什么好谋划的啊?!”

    虽然文斌一直以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但是有一说一,他觉得,肖遥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绝对是要在自己之上的。

    而且,文斌洪禹和肖遥两人之间最大的不一样是,肖遥的才能确实是才能,他们只是有一些小聪明而已,可如果真的论起小聪明的话,肖遥又是要不亚于他们。在大秦王朝的天机阁里,有不少人的职责就是负责专门研究肖遥,可研究来研究去,也研究不出来一个所以然。

    混多人都想从肖遥的做事风格中,找出这个家伙的弱点,然后从一个点上去击破对方。

    可最后他们却惊愕的发现,肖遥的存在就是来诠释完美这个词语的。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肖遥似乎都没有什么缺点,如果非得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莽撞,做事情容易冲动。

    按道理说,这是非常好利用的一个点,可如果仔细研究透彻的话,就会发现肖遥虽然做事情冲动,却从来都没有为此付出过什么代价。

    这简直就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了。

    等到了晚上,文斌忽然发现自己找不到洪禹了。

    他找来之前留在董异身边每天只知道溜须拍马的那个副将。

    “洪禹去哪了?”

    不知道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文斌总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不安,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原因,一时半会的,他也有些说不上来,就是觉得非常不安,忐忑。

    副将眼神闪烁,沉默半天,没有说话。

    文斌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身体悬空。

    副将的那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因为没有办法呼吸,两只脚都在拼命瞪着空气。

    文斌又将对方扔飞了出去,还没等对方缓口气,快步冲上前,一只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

    居高临下,盯着对方。

    “再给你一次机会,洪禹去哪了,不要不珍惜这个机会,我这一脚下去,你骨头都得插进你的五脏六腑里。”文斌声音冷森森的,杀机四伏。

    “文将军饶命……洪将军他带了一百义从,去了麦城……”

    “麦城?!”文斌脸色大变,瞳孔骤然收缩,虽然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一些,可嘴上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去麦城做什么?”

    “洪将军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多问……”副将又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了。

    文斌将自己的脚从副将身上挪开,对方也不敢立刻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混小子,真当自己是皇上了,带着一百义从,就想要斩杀肖遥吗?!”文斌怒不可遏。

    “给我备马!”文斌说道。

    副将立刻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什么意思?”文斌冷笑着问道。

    “将军,军中不可一日无帅,您若是走了,我们便是无头苍蝇啊!”副将泪流满面,作为一个只懂得溜须拍马的人,在关键时候,也是会站出来忤逆对方意见的。

    文斌付之一笑,转身便去自己牵马。

    等牵了马来,他看了眼那个副将,说道:“我这个傻弟弟啊,因为我父母交代了一句,让人高马大的他好生照顾着我,便照顾了我数十年,这青衣门的门主位置原本是他的,站在所有人目光前的好事也该是他的,只是他知道我好出风头,就都让给了我,这一次他去麦城,意在截杀肖遥……你说,我能不去吗?”

    “将军……”

    “我是青衣门门主,也是这北满军和东难军的统领,可你得知道,我是他哥啊!他这天天叫我哥的,我哪有一次站在他前面,真的像个哥哥一样,将一切挡在外面呢?旁人说,我这个弟弟,木讷,什么都不懂,那是放屁,知道吗?我弟弟啊,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了……”

    “这大秦王朝,是轩辕家的,可洪禹是我弟弟,亲弟弟,我管他什么大秦王朝,管他什么马踏江湖,管他什么长坪湖城,我得保护好我弟弟,我父母没交代,我总得自己交代自己一句……”

    白衣文斌上了白马,一骑绝尘。

    忘了这十万士卒。

    忘了湖城。

    “弟,我还没死,这天就不敢塌!真塌了,也轮不到你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