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天意如此
    城墙下,众目睽睽。

    小和尚盘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狂风呼啸而起,吹动衣襟。

    他的那双眼睛,看着满是杀戮的气息。

    不管是谁,站在这里,恐怕都不敢相信这是金蝉寺里那个生而佛陀的徐素冠。

    当徐素冠站起身,往前走出一步的时候,瞬间一道黑色虹光凝聚成形变成一把足以破天的长剑,朝着前方横劈而去。

    这一剑,瞬间斩杀数千人。

    “贫僧徐素冠,一生寻禅,得禅不知禅,能悟不愿悟。”

    言语至此,再往前迈出一步。

    又是杀机暴涨。

    “苍天无眼,无道,无仁,无义,于是,也无佛。”

    数千人被气浪腰斩。

    到处都是尸体,残肢。

    赵国的士卒们这个时候已经慌了神,只能立刻转身,四散奔逃。

    可小和尚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他们离开。

    “我今日入魔,因为我知道,我便是魔。”小和尚放肆大笑起来。

    与此同时,李白旗的声音,也高声笑了起来。

    “这才像话,今日我入魔,天地任逍遥。佛又如何?神又如何?仙又如何?冲天怒喝,天柱崩裂,方为大道,何为道?我就是道,何为神?我便是神!”

    小和尚往前走着。

    所到之处,便是尸横遍野。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所有赵国士卒,看着似乎都被杀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也抓住机会跑了。

    小和尚倒也没去追,大概是觉得太过于浪费时间了。

    等到他重新坐下来的时候,在他的身后便升腾起了一道黑光。

    光纹慢慢荡漾着,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佛像图像。

    慢慢的,那个黑色佛像正在朝着小和尚的身体里侵入着。

    “半佛半魔,着实有趣啊!”李白旗笑得不行。

    小和尚紧闭着双眼,处之淡然。

    好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徐讲师,不可入魔!”刘玲站在城墙上,高声喝道。

    小和尚显然也听到了刘玲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睛。

    这个时候的他,眼神中总算是多了一丝温情。

    眼神中也充斥着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告诉肖遥,这是我帮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等我入了魔界,这世界再也与我无关。”小和尚说道。

    刘玲心急如焚。

    可显然这个时候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能感觉到,在小和尚的身边似乎形成了一道古怪的领域,里面充满了凶险。

    任何人,敢要踏足,恐怕都会被撕成碎片。

    这个时候的小和尚虽然还只是一个凡人,但是即将成为一个魔尊。

    魔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倒是没什么记载,知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可没有人会否认一点。

    那是一个嫉妒可怕的存在。

    即便是仙,佛,恐怕也不敢将其抹杀掉。

    忽然,一道金光,从天空之上倾泻而落。

    像是将天撕开了一条裂缝。

    而那道金光,便是从那缝隙中倾出来的一般。

    金光照耀到小和尚的身上,一阵风起云涌。

    那道黑佛,忽然睁开眼睛,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想要将那道金光挡在外面。

    然而,金光刚落到黑佛的身上,巨大的黑佛便化作了一道黑雾。

    在金光中彻底烟消云散。

    小和尚缓缓抬起脑袋,看着天空之上忽然出现的那道裂缝,咧开嘴笑了起来。

    李白旗的声音听着,却颤栗不止,满是畏惧。

    “这是什么?”

    “仙。”小和尚与他说,“仙的力量,没想到吧?”

    “……”李白旗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最后直接听不清楚了。

    显然,他正在被慢慢抽离。

    “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还敢出来折腾,动不动就要诛杀仙佛,你也配吗?”在苍穹之上,藏在那道金光后面的男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听着无比威严,可也非常熟悉。

    “小和尚,我说你怎么说也是个生而佛陀的人,就这么大点能耐吗?这么点小玩意,也能侵入你的佛心?”声音继续响起。

    “许狂歌。”小和尚站起身,看着那片金色的苍穹,“当真是你?”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小和尚的面前,忽然出现一个漆黑的洞。

    凭空出现,不停扭曲。

    从那个漆黑的洞里,出现了数万妖魔,嘶吼着,咆哮着,想要将小和尚扯进去。

    这时候,金光中忽然探出一条巨大的胳膊,将小和尚扯了回来。

    下一刻,金光又汇聚成无数把金色光剑,将那些涌出的妖魔尽数斩杀。

    “放肆,滚!”一声怒喝,黑洞骤然消失。

    “小和尚,昔日你说,我不飞升,你不成佛,今日我已飞升,你凭什么不成佛?”许狂歌质问道。

    小和尚想了想,语气平静道:“我不明世。”

    “为何要明?”

    “……”小和尚忽然无言以对了。

    他还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都说成佛要放下,为什么要放下?说成仙要无欲,为什么要无欲?我要如何便是如何,岂容他人絮叨?我是仙,为何被俗世遮心闭目?”徐素冠问。

    “我要走了,此地不能长留,今日来此世界,还不知道仙界里会怎么折腾我……好自为之,希望在佛界能见到你!”

    紧接着,金光逐渐消散。

    整片大地,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

    小和尚身上的袈裟,逐渐又变成了白色。

    小和尚又继续盘腿坐了下来。

    他口中诵经,手中多了一个木鱼,缓缓敲打。

    落下的那一刻,一声巨响,直击心脏。

    复杂的梵文,从小和尚的口中念叨出来,却没人能听得懂。

    等到身上的袈裟又一次变成金色后,在他的头顶之上,出现道道金色光纹,光纹中满是密集“卍”。

    在城墙之上不少人都在围观。

    终于,在过了许久之后,小和尚的身体慢慢悬空而起。

    一道金光从天空之上出现,将小和尚的身体缓缓包住。

    半空中之时,小和尚手中的木鱼,忽然朝着远处飞去。

    变成一缕缕气机。

    “肖遥,最后送你的气运。”小和尚笑了一声,终于消失在天空之上。

    三百里外,肖遥停住。

    那一缕缕气运,窜入肖遥体内。

    顿时,肖遥的身体,从高空之上坠落。

    狠狠砸在土里,在大地上留下了一个深坑。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肖遥才从那个深坑里爬了出来。

    他盘腿坐在地上,靠在一棵树上,眯着眼睛,仰起脑袋看着高空。

    “说成佛,就成佛了啊?搞得我毫无防备呢……”肖遥随手抓了一根草,去掉尾梢含在嘴里。

    等了一会,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

    “还是先将体内的气运炼化了吧……”肖遥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现在的他已经寸步难行了。

    原本还想去边城帮着李斧解围,可现在他体内的气运全部碰撞在一起。

    稍微运起灵气,都能感觉到一阵阵痛楚。

    “李斧,只能祝你好运了啊……”肖遥想着。

    边城外,李斧等人已经彻底筋疲力尽了。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有两个剑士加入战斗。

    这五个剑士,为李斧解围后,还没等李斧道谢,就要离开。

    “两位前辈,可否留下姓名?”

    “玄剑宗。”那两个剑士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玄剑宗?”李斧有些木讷了。

    这个门派,他之前好像听肖遥说起过。

    当初肖遥说起来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还说自己是玄剑宗的宗主。

    那个时候,李斧也没有太当回事,可现在,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随便出来两个,都是可以媲美与五重高手的剑士?

    李斧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小和尚飞升的时候,赵巍峨站在大殿上,看着高空。

    微微一笑。

    “又是一个故人离开了。”赵巍峨叹了口气,“只是,这一次,这混蛋可算是伤了我赵国元气了,这一下子,损失了两万多人,还有那些修仙者……接下来,赵国的处境算是更加艰难了。”

    齐园就在赵巍峨的身后,没有说话。

    接着,赵巍峨又哈哈大笑起来。

    “皇上,赵国已经动了根本,您还能笑得出来啊?”齐园哭笑不得说道。

    他是真不知道赵巍峨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我这只是苦中作乐罢了,虽然现在,赵国的处境有些艰难,但是这个时候最难受的肯定不是我了。”赵巍峨说道。

    “那是谁?”齐园好奇问道。

    “轩辕九重呗!”赵巍峨转过脸看着他笑着说道,“他一直想要飞升,结果许狂歌飞升了,他还在灵武大陆,现在,徐素冠也成佛了,他还是在灵武大陆,你说现在,最难受的人是谁?”

    齐园想了想,说道:“这个是轩辕九重的事情,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啊。”

    “我也没说有什么关系啊,所以才说是苦中作乐。”赵巍峨说道,“不过轩辕九重确实很聪明,能够用两万人突袭北麓,想要做到牵引的作用,我原本也想要抓住这个机会,逼北麓退步,现在看来,还是功亏一篑,忽然出现一个小和尚徐素冠,所以说啊,这已经不是我们人力能够改变的问题了,简直就是……”

    后面的话,赵巍峨没说。

    齐园却明白。

    天意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