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便是杀机
    将士当热血,少年当激昂。

    李斧手中握着的那把刀,还是徐前赠与他的。

    现在这把刀,到了李斧的手中,算是找到了最合适的主人。

    毕竟刀不用来杀人,用来做什么呢?

    将军未挂封侯印,腰间长悬带血刀。

    一草一木,都沾染了斑斑血迹。

    尸横遍野,一眼望去,不着边际。

    战争还在继续。

    人数上,李斧率领的北麓士卒显然占据了很大的劣势。可即便是这样,到现在为止,这些人也没有露出任何颓势,哪怕他们的人数正在锐减,从八千到六千,从六千到四千,从四千到两千,可他们却没有往后退过一步。

    不是不想退,而是不能退。

    一些年纪小点的士卒,这个时候大概是扛不住心理压力,眼泪哗啦啦往下落着,可即便是如此,他们依然咬紧了牙冠,挥舞着手中的利器,砍向敌人的头颅,当剑刃亦或者是刀刃,破开皮肤,斩断脊骨的时候,他们的手臂都在颤动着,鲜血滋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一道抹去又抹不去的痕迹,将他们染得面无全非,这就是战争,他们也许会害怕,害怕杀人,也害怕被人杀,但是他们更害怕自己的动作稍微慢一些,就害到自己身后的同袍。

    除了顶住所有压力,继续往前冲锋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在他们的身后不是什么悬崖峭壁,更不是什么急流长河。

    可那是他们要守护的地方,在那座城里多的是他们要拿生命守护的人,不是他们的家人,朋友,爱人,可是,那是北麓的百姓。

    李斧以前就说过,他们拿的军饷,都是那些可爱的人从牙缝里抠出来的。

    所以士卒们就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可以对不起别人,但是不能对不起自己拿的军饷吧?

    有不少人,到现在胳膊都已经抬不起来了。

    挥起手中的刀,在高高落下。

    这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一种肌肉记忆……

    虽然北麓士卒的人数正在锐减,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将大秦王朝的人数也减了不少。

    估摸一下,对方现在最多也只有一万五千人了。

    六千人换了五千人,不管怎么看,似乎都是亏本的买卖,可单单拿出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毕竟,之前是八千人对两万人,在这样的局势下,还可以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如果李斧这一次没有死在这里的话,大概,也算是一个功绩了。

    这时候,又有八千人,前来支援。

    从边城里冲出来的人。

    “老金,你特娘干什么!”虽然被解了围,可现在李斧看着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谁让你出来的!”

    那中年男人将李斧从人群里接了出来,脸上满是眼泪。

    “将军,咱们再不出来,你们就撑不住了啊!”

    “那你也不能出来!你出来,赵国那边攻城怎么办!?”李斧怒骂道。

    看上去,简直怒不可遏了。

    “若是你们死了,我们还能撑得住吗?”老金揉了揉眼睛,笑着说道,“将军,咱们先将这些大秦王朝的狗东西弄死,然后再说别的事情,如何?”

    李斧还是很愤怒,可当下,还纠结这个问题,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我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李斧无奈说道。

    那中年男人听李斧说到这,忍不住笑了出来,说:“将军,你可没太看得起自己了啊!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已经非常不错了,即便是清秋王朝的肖龙象,亦或者是咱们北麓的肖将军,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李斧挥起手中砍刀,斩杀面前一个大秦王朝的士卒,同时又转过身,一拳砸飞准备伺机偷袭自己的一个敌人,这才开口骂道:“少扯淡!肖龙象肖战神,我没见过,不好过多评价,可肖哥我还是知道的,如果现在肖哥真的在这里,恐怕这些人都不敢来找麻烦!人的名树的影啊!即便这些人真的赶来,是肖哥领着你们的话,也不会落得这样的处境了。”

    李斧这么说,倒也算不上是妄自菲薄。

    肖遥的能耐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两人之间关系密切,肖遥的能耐他还是知道的,如果肖遥现在在这里的话,他觉得自己现在一点压力都感受不到了。

    肖龙象,是清秋王朝的战神,是清秋王朝的信仰。

    北麓的信仰,战神,自然就是肖遥了。

    对于姜国而言,肖遥同样站在非常高的位置上。

    肖遥就是这么特殊的一个人。

    可惜的是,现在肖遥并不在,一切,都得落到他的肩膀上了。

    这是压力,也是动力。

    有了援助,北麓士卒的士气确实提升了不少,再加上老金带来的八千人,是后入场的,在体力上还是强势期,而和李斧等人拼杀到现在的大秦王朝士卒们一个个都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除了筋疲力尽之外就是心理上的打击了,在他们看来,己方部队可是出自大秦王朝的不败之师,可在有人数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还吃了一些小亏,这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又加上老金带来的人,再一次击垮了他们的心理防线,一时间竟然开始露出了颓势,好在即便这样他们还是有人数上的优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的颓势,又逐渐给拉了回来,开始分庭抗争,算是平分秋色。

    与此同时,长城之外,已经有数万赵国士卒,朝着这边聚拢过来。

    此举意在破城。

    再次之前其实赵国士卒已经数次攻城,只是边城自古以来便处于易守难攻的位置,哪怕赵国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也很难将边城给打下来,再加上边城里还有一个骁勇善战的李斧,足智多谋的刘玲,赵国组织起来的攻城计划,都被这两人拒于城外。再加上赵国原本就要面对清秋王朝和魏国的夹击,自然也不敢在这种处境下选择和北麓硬碰硬。

    可现在,边城处于空城状态。

    若是现在,他们还不把握住这个机会,将边城拿下来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然而此时肖遥即便已经化虹飞行,可想要到达边城,也得需要两三个时辰的时间,这也是赵巍峨推断出来的。

    在这两三个时辰内,想要将边城拿下来,似乎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站在城墙之上的刘玲,脸色愈发平静。

    边城之中,慌乱一片。

    那些百姓们,都在收拾行囊,带着家人准备逃离。

    “夫人,要不要将消息转告将军?”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走到跟前,怯生生问道。

    “翠儿,你也逃命去吧。”刘玲轻声说道。

    “夫人……”

    “先不要告诉将军了,大秦王朝两万士卒,尚且难以应付,即便将军知道赵国攻城也无用,只能徒增烦恼让其分心,加快颓势发展。”刘玲说道。

    对于这一点,她看的倒是非常透彻。

    “夫人,翠儿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不跑。”小姑娘小声说道。

    刘玲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不跑也就算了,其实,就算真的想跑,也跑不掉,前方有赵国士卒,后方有大秦王朝士卒,往哪跑呢?”

    “……”翠儿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云梯已经开始搭上城墙。

    刘玲脚下猛地一踢,将云梯踢落下去。

    接着,又有四五把云梯全部搭了上来。

    刘玲又赶紧迎了上去,只是刚到边上,忽然数把长剑蕴含着灵气朝着她刺了过来。

    与此同时又有无数巨石,在投石车的帮助下,全部砸了上来。

    刘玲只能选择一退再退。

    这一次,赵国还出动了三个三重高手。

    对于赵国而言,能有三个三重高手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还将这三个三重高手全部派来攻城,可见赵国这一次是杀意已决。

    “当真要亡我边城吗?”刘玲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那自信的笑容,反而有些凄厉。

    “杀!”

    喊杀声穿耳。

    那些士卒,一个个犹如蚂蚁群一般密集。

    “今日,我与边城共存亡!”刘玲身上杀气腾腾。

    刚上来两个赵国士卒,立刻被刘玲持剑穿死。

    接着又有数十个赵国士卒全部朝着她杀了过来。

    城里还剩下的数百北麓士卒也都赶紧凑了上来与之拼杀。

    “能撑多久是多久,能杀多少是多少,我北麓士卒只有战死,没有投降!”喊话的士卒是无声营里的一个伍长,其实任何一个从无声营里走出来的士卒,都能成为旁人众星捧月的焦点,能进入无声营,对于北麓士卒而言就是一个无上的骄傲,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曾经的无声营刚刚组建起来的时候,里面充斥的都是别的诸侯将军不要的士卒。

    或许是忘了,或许,早就已经被颠覆了。

    忽然,一道黑光,从赵国士卒中穿行而过。

    所到之处,溅起一道道血雾和碎肢。

    等到黑光停下,就在城下。

    那些还在攻城门的赵国士卒全部被一阵劲风搅起,变成碎尸。

    黑光逐渐散去,一个穿着黑色袈裟的小和尚,盘腿坐下。

    在他的面前,是赵国数万士卒。

    “阿弥陀佛……”小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睁开眼睛,便是杀机。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