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女子击鼓儿郎杀人
    边城,前后为敌。品書網

    前有赵国雄兵正在对峙。

    后有两万士卒,忽然发难兵临池下。

    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道难题。

    即便是个骁勇百战百胜的将军,面对这样的局势,恐怕都得头疼。

    李斧同样如此。

    更何况,现在的边城基本也没什么老将了,能拿得出手的那些,大多,都已经战死。

    虽然,从大局来说,北麓边境与赵国开辟出来的战场,只能算是一个小战场,能影响到局势,但是却影响不到太多局势。

    可这并不意味着这里风景多好了。

    同样的,这里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有的是奔赴更前方的探子斥候,有的是死在半路的驿兵,还有的是死在沙场与敌方厮杀的士卒了。

    原本,李斧只是变成的一个副将,可现在,他已经越俎代庖,成为了一个不可缺少的存在。

    李斧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骁勇善战,曾经有不少人,都用过一句同样的话评价这个年轻人:这是一个为战争而生的人。

    同样有这样一句评价的还有石牛。

    所以以前肖遥觉得石牛和李斧两人身,到底有不少共同点。

    石牛只是一个小小的支点,所以他也不需要拿什么主意,只要做好别人吩咐他去做的事情足够了。

    可李斧不行。

    现在的他已经开始逐渐独当一面,很多重要的决定都要他来判断。只是,李斧在这方面并不是多么的擅长,一方面是因为他原本没有研究过这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分不清战争里面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听着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任何一个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士卒都知道,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面的一个决定,很有可能让下面的人死伤数万。

    好在,李斧的身边还有一个刘玲。

    这也是当初肖遥想到的。

    既然让李斧支援这边的战场,不可能让刘玲不陪同。

    而且刘玲原本是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再加她原本和李斧之间关系密切,让刘玲跟着李斧一起开辟这边的战场,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没什么问题了。

    即便是这样,现在的刘玲面对此时的难题,计谋也有些捉襟见肘了。

    “李斧,我也没什么好主意了。”两人站在数十米的城墙之。

    一眼望去,能看见不少烽烟,还有大大小小的坟包。

    有的里面埋葬着北麓士卒的尸体,有的,则是赵国士卒的马革裹尸。

    只是现在他们再也没有这些身份注明了。

    他们,都只有一个新的身份。

    为国捐躯,为国战死的士卒。

    不管是北麓的士卒还是赵国的士卒,都是如此。

    在他们的后方,那两万人卷着尘土还在慢慢靠近。

    在城墙下,还有不少刚经过一场鏖战的北麓士卒,此时正靠在墙小息片刻。

    即便是休息状态,他们的怀里依然紧急抱着手的兵器。

    时不时的,也有一些忽然惊喜,满脸的恐慌,眼睛里还积攒着一些泪水,一双瞳孔变得通红。

    大概是应了那句金戈铁马入梦来。

    “我安排人,带你撤走。”李斧轻声说道。

    他的一条胳膊还缠着白色的布袋,面渗出了斑斑血迹,鬓角的头发,稍微有些凌乱。

    在他的眼神有着难掩的疲惫。

    “送我走?我去哪?”刘玲笑着说道,“你是想要让我做一个逃兵吗?”

    说话的时候,刘玲的身体慢慢依附在李斧的怀。

    “你以前不是和我说过,你这辈子最讨厌的是逃兵,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局势,只要抓到逃兵,都是格杀勿论吗?”刘玲揶揄道。

    李斧倒是没有半点脸红,还保持一种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模样,深吸了口气,说道:“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没有理由相提并论,别人不可以当逃兵,不代表你也不可以,再说了,人都是自私的,用一种要求,要求别人,没什么问题,可拿来要求自己身边的人,却有些难了,北麓有多少贪官污吏?不是说女帝无能,起以前已经好了很多,以后也会越来越好,可依然存在着,那些贪官们抓起别人的时候倒是丝毫不心软,可真到了他们自己,一个个的又有一百种理由……”

    刘玲笑得花枝乱颤:“你现在懂得还真是越来越多了啊!”

    “没办法,总担心自己太傻了,配不你了。”李斧无奈说道。

    刘玲踮起脚尖,在他的脸庞轻轻亲了一下。

    “总而言之,只要你还在这里,我断然不会走的,想要将我撵走?想得美!”刘玲翻着白眼说道。

    李斧只能报以苦笑。

    他和刘玲原本是一起长大的。

    这姑娘的性格如何,在这个世界大概也没人能够他更加了解了。

    在这样的处境下,想要让刘玲丢下自己孤身离开,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不要说刘玲不可能了,即便是徐前站在这里,也不可能答应下来。

    所以,李斧总觉得,相较于自己的那个弟弟,其实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

    那个弟弟,固然从小到大都备受宠爱,可是他身边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只是酒肉朋友,吃喝玩乐能组队,大难临头各自飞。

    自己身边认识的那些人,哪一个不那群人强呢?

    所以现在,他越发的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非常有道理的了。

    得到些什么,得失去些这么,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李将军,大秦王朝士卒距离我边城不足十里……”

    一个年男人走到李斧跟前,恭敬说道,说话时候,语气又有些紧张,担忧。

    其实一开始李斧刚来到边城的时候,连带着武梧桐都被不少人诟病,觉得这女帝简直是在胡闹,随便派个小娃娃想要带着他们打仗。

    可是没多久,李斧展露出来的才能,让他们叹服的。

    所以,李斧也挺喜欢这么一群人的。

    他们不喜欢你,是不喜欢你,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身后那个人的面子有多大,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也没有什么虚与委蛇。

    起他之前生活的环境,实在是好太多了。

    这些人若是觉得你不错,觉得你能耐大,他们会彻彻底底的服气你,绝对不会在背地里给你下什么绊子。

    和这些人相处起来,对李斧而言,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李斧的眼神也落到了那个年校尉的身。

    “前往后城,准备迎战吧。”李斧说道。

    那年男人脸色微微一变,小声问道:“真的要出去迎战?”

    “不然呢?”李斧笑着说道,“我边城城门,只能守着赵国的那些士卒,从来都没有对后方设防过,不出去迎战,难道等着对方攻城?而且,现在边城还有多少百姓你知道吗?”

    “……”其实这件事情,即便李斧不说,他也能想的明白。

    “其实,李将军,即便这一场输了,也不会影响大局的,大不了丢掉边城便是,不如,你和夫人先走吧……”那年男人眼睛通红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走?”李斧哈哈笑了起来,一脚踢在对方的屁股,“我说老金,你是不是觉得我走了,你能干这么将军啊?想都被想,别看你年纪我大,但是你依然得在我手底下当兵!还有,这边城丢了,固然不可能影响什么大局,但是在这边城里还有我北麓百姓,这里还是北麓,别说大秦王朝只有两万士卒,即便有二十万,又如何?我北麓士卒各个勇猛,各个骁勇,怕什么?”

    说到这里,李斧往前走了一步。

    他放目数十里,眼神锐利。

    “我北麓士卒曾经败过,死伤无数过,甚至还以多输少过……可我北麓士卒,何曾怕过?何曾退过?何曾屈服过?!”李斧转过脸看着那个年男人,目光如炬,“以前一直有人说北麓士卒孱弱无力,今日我李斧先扛起这一面大旗,我北麓士卒,如虎如蛟,无坚不摧!”

    说完,带银色头盔,手持长刀,一步步下了城楼。

    刚下城楼,忽然听见身后战鼓响起。

    城墙之,一女子广袖退至肘前,双臂有力,鼓声远扬。一道倩姿,如歌如舞,何需丝与竹?

    女子挽袖击鼓,何等悲壮。

    儿郎背水一战,满地悲凉!

    “马,随我杀人!”李斧目光如刀,直至远方。

    八千士卒齐阵,震得刀剑共响。

    整齐的队列,朝着后方进发。

    等遇到大秦王朝那两万士卒,李斧提气,喝了一声,率先冲入敌方阵营,如猛虎下山,如狂龙出海。

    刀刀见血。

    无数人在浴血奋战。

    一个个在嘶吼,在咆哮。

    这里是北麓。

    任凭你大秦王朝士卒如猛龙,也不得在此放肆!

    城墙之,鼓声还在继续。

    那女子双颊被泪水打湿。

    “姓李的,你若不能活着回来,我非得将你偌大的李家给拆了,还天天打你妹妹,你妹妹可打不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