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我没你脸皮厚!
    简单的概括一下,魏国现在还没有全面出击,毕竟魏国皇帝还没有下定决心,这一切,都还是叶听潮在操控的。

    不过,哪怕魏国没有彻底举兵,可最起码已经给赵国带去了很大的压力。

    现在赵国和魏国的边境上,已经驻扎了不少赵国士卒。

    这要是在以前的话,这样的事情断然不会发生的,虽然说不上国不设防,可绝对不会这么夸张,赵国边境的防线绝对不足以支撑缓冲魏国大军对他们的冲击。

    毕竟那个时候,赵国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如何应付清秋王朝的身上,而且在赵巍峨看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魏国都没有胆子,也没有理由对他们发难。可经过之前叶听潮的一折腾之后,猛然让赵巍峨回过神来,显然魏国也已经和肖遥搭上线了,这绝对不单单只是叶听潮的个人意思,所以对于魏国,赵国依然要严加防备,否则,真等魏国大规模举兵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拿什么应付呢?

    原本,清秋王朝就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再加上肖遥的出现,也给局势造成了很大的动荡,他们原本的兵力想要应付清秋王朝就已经有些苦难了,现在还分出一些士卒来防备魏国,可见,此时的赵巍峨已经有些捉襟见肘,这一套组合拳打的赵巍峨已经有一种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状态了。

    “赵巍峨,确实是个非常能沉得住气的人。”叶听潮给出了自己的见解,“我在赵国折腾的时候,赵巍峨是可以站出来的,但是他终究还是坚守在清秋王朝的那条战线上。”

    肖遥笑着说道:“这不也挺正常的吗?”

    “正常?”赵巍峨忽然觉得肖遥现在说出口的话都已经有些匪夷所思了,他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没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多么正常的。

    肖遥继续说道:“如果你是赵巍峨的话,你觉得,是叶听潮对你造成的威胁大,还是清秋王朝的肖龙象威胁更大一些呢?”

    叶听潮苦笑着说道:“你要是非得这么说的话,我自己都要开始瞧不起我自己了。”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又赶紧摆手说道:“我这可不是瞧不起你的意思啊!”

    “我知道,你这只是在单纯的蔑视我。”叶听潮接着肖遥的话往下说。

    肖遥:“……”

    他觉得自己和叶听潮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啊,怎么也将叶听潮说话的方式给带下道了呢……

    这大概就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给灵武世界造成的最大的改变吧……

    “其实,准确的说,是魏国和清秋王朝,两者给赵国造成的威胁,是没有办法画上等号的。”肖遥继续说道。

    叶听潮冷笑着说道:“你先前嘲讽我也就算了,现在连魏国都开始嘲讽一遍了?”

    肖遥甩了甩袖子:“我就懒得和你这种死心眼聊天!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牛让你对它弹琴了?烂泥说自己要上墙了?”柳三月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将肖遥之前对她说的话,还了回去。

    肖遥:“……”

    柳三月看到肖遥憋屈的脸色,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前俯后仰。

    “笑点真低。”肖遥吐槽了一句。

    叶听潮倒是挺得意的。

    他知道,如果说嘴皮子的话,自己肯定不是肖遥的对手,但是现在柳三月还和他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自然取得了一些优势。

    “寻道宗,你真的解决了?”叶听潮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寻道宗和你之前不是有点矛盾吗?他们为什么要帮你啊?”叶听潮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肖遥的为人稍微还是有些了解的话,这个时候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存心逗闷子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又将自己之前在寻道宗说过的话,简单说了一遍。

    至于灵丹仙丹什么的,叶听潮倒是不足为奇,反正他知道,在这方面肖遥还真没缺过,谁让这小子原本就是个丹师呢?

    不过听到“马踏江湖”这个观点的时候,叶听潮脸上的表情看着,也凝重了起来。

    “好一个马踏江湖。”叶听潮倒吸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的话,踏天宗应该也没有拒绝你的理由了。”

    “你也觉得肖遥说的有道理吗?”柳三月好奇问道。

    叶听潮看了眼柳三月,说道:“难道你觉得,这个观点有问题?”

    柳三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肖遥说的到底是对是错,我只是享不了那么远而已。”

    叶听潮笑了一声。

    看得出来,和柳三月聊天,他还是挺愉快的。

    大概是因为一个武痴,一个幼稚鬼,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这要是换个人的话,不被这两人给折腾疯了,脑子也有些受不了。

    “其实,如果我是轩辕九重的话,等偌大的灵武世界都是我一家称大的时候,肯定也会做出马踏江湖的事情,其实这样的事情,在灵武世界的历史长河中屡见不鲜,只是前人都没有轩辕九重的能耐,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轩辕九重也做不到。”叶听潮简单说道。

    肖遥冲着叶听潮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家伙总算是说了一些有意义的话。

    叶听潮摆了摆手,懒得理会肖遥对他的称赞,又继续说道:“之前,我为什么要帮肖遥掠夺踏天宗的气运?还不是因为踏天宗已经给魏国造成了太大的威胁,如果不将踏天宗的气运毁掉,不要说大秦王朝了,即便是魏国,都有可能做出一件马踏江湖的事情。踏天宗是灵武世界四大修仙者门派之一,这一点不假,但是踏天宗内修仙者的数量终究是有限的,而且,高手也是能数的过来的,他们不可能和一个国家作对,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踏天宗就要迎来自己的灭顶之灾了。况且,轩辕九重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飞升,这在灵武世界的修炼界其实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以轩辕九重的修为和根基,若是能够飞升,恐怕早就飞升了,或许还会抢在许狂歌的前面,他没有办法飞升,若是以后,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足以飞升的人,他大秦王朝还能安稳吗?”

    柳三月轻轻点了点头,总算是悟得了一些。

    然后,她还瞥了眼肖遥,说道:“叶城主就是比肖遥厉害,肖遥说的我都听不明白,你说的,我就能懂了。”

    肖遥一只手捂住胸口。

    自己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你不明白是因为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好不好?

    这话说的好像是自己的思维逻辑和表达能力不清晰似得……

    反正肖遥觉得,这个锅自己不能背。

    “肖遥,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个非常有远见的人。”叶听潮深吸了口气,对肖遥说道。

    肖遥简直都要感动的哭了。

    想要让叶听潮夸奖他一句,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决定了,等到了踏天宗之后,我会帮你说话的。”叶听潮说道。

    肖遥一听这话,“噗嗤”乐了出来,说道:“你可拉到吧,在踏天宗那,其实咱们两个也差不多,若是以前,你在踏天宗,说话还有些分量,可之前,我掠夺踏天宗气运的时候,还是你帮的忙,你觉得,现在踏天宗的人对你还有好感吗?”

    叶听潮被肖遥这一番话说的脸色发红,连忙咳嗽了几声,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

    “等到了踏天宗,你能少说话还是少说话的好。”肖遥说道,“那样才算是真的帮我呢。”

    叶听潮哼了一声,说道:“怎么说我也是踏天宗的人,说起话来,自然是比你有分量的。”

    肖遥笑道:“你不提这个还好,我掠夺踏天宗的气运,虽然对方不爽,可还是能说得过去的,毕竟我和他们之间有些恩怨,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刺可挑的,但是你就不一样了啊,你可是踏天宗的弟子,甚至还是他们的骄傲,结果你还帮着我掠夺踏天宗的气运,现在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他们的弟子?”

    “……”叶听潮很难受。

    等到了踏天宗之后,整个踏天宗,都鸡犬不宁了。

    看到肖遥和叶听潮,踏天宗的那些弟子们怒不可遏,却又不敢将这两人怎么样,只能赶紧去通报宗主,另外,那些弟子一个个看着肖遥等人的眼神都充满了警惕。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肖遥柳三月还有叶听潮三人今天都得死在着。

    以前,叶听潮是踏天宗的骄傲。

    现在,叶听潮大概是踏天宗最为痛恨的人了。

    正如肖遥之前说的那样,他掠夺踏天宗的气运,虽然那些长老弟子气不过,可肖遥还是有一个出发点的,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但是,叶听潮当初站出来帮了肖遥一把,在那些人看来,就是一件非常说不过去的事情了。

    所以,他们对叶听潮的愤怒和仇恨,可能比对肖遥的愤怒仇恨还要多一些。

    “怎么样,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吧?”肖遥看了眼叶听潮问道。

    叶听潮脸色有些难看,轻轻点了点头。

    这些人此时看着他的眼神,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以前,踏天宗的弟子们看到他就跟看到了天上的仙人似得,一个个欢呼雀跃。

    现在的叶听潮,再来踏天宗,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待遇了。

    “没事。”肖遥说道,“慢慢就习惯了。”

    “……”叶听潮咬着牙说,“我没你脸皮厚!”

    “那你要努力哦!”肖遥还做了个手势,“给你比心!加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