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咱们一起去
    柳三月忍不住想着,若是让寻道宗宗主知道自己付出五颗灵丹换来的第一大门派,竟然是个并列第一,会不会郁闷的wwん.la

    可是如果较真来说的话,其实肖遥还真没欺骗对方。

    毕竟,对方也没说这个第一,是独一无二的,还是可以并列的,虽然说从正常人角度而言,第一就是第一,没有第二,可肖遥什么时候是个正常人了呢?最起码从逻辑上而言,肖遥的想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有些厚脸皮而已,可对肖遥而言,被人骂几句不要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虱子多了不怕痒,这天底下说肖遥不要脸的人还少吗?

    如果被人说几句不要脸就要掉几块肉的话,现在的肖遥可能已经骨瘦如柴了。

    所以被几个人骂几句,戳一戳脊梁骨,对于肖遥而言完全就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反正到时候他只要说自己做到了言而有信,也没有人能提出什么反驳的意见来。

    “你说,寻道宗宗主为啥就能这么轻易答应你呢?”柳三月蹦蹦跳跳问道。

    肖遥看了眼柳三月,郁闷说道:“你觉得,这叫轻易答应吗?”

    “不算吗?”柳三月问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其实在我看来,寻道宗宗主答应我,也是挺正常的,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能想到大秦王朝真的将整个灵武世界统一之后,他们会面临什么。”

    “那你之前在青城山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呢?”柳三月费解道。

    肖遥满脸认真看着柳三月,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是我才想到的,你信不信?”

    “你觉得呢?”柳三月不答反问。

    肖遥哈哈笑道:“显然是不相信的,其实这真的是我才想到的,但是我觉得,青城山的老掌教,之前肯定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否则也不会答应我答应的那么痛快,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我和青城山的那点香火情?这人情有的时候值钱,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值钱,赵铁牛愿意站出来,站在大秦王朝的对立面,或许也是有这样的想法。”

    柳三月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其实在她看来,这些问题,自己也不是很关心。

    “你还是别和我说这些了,我不想知道。”柳三月说道,“只是觉得你既然做到了你想要做到的事情,我便也欢喜了许多。”

    “……”肖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样的话从柳三月的嘴里说出来,再联系一下她的性格,忽然觉得这样的话,变得真挚了许多。

    “反正呢,别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等到了桃花岛之后我说话还是比较管用的。”柳三月笑嘻嘻说道。

    柳三月说的这句话,肖遥还是绝对相信的。

    虽然现在柳三月已经不是什么牛.逼哄哄的修仙者了,可身份毕竟还摆在那,毕竟是柳折枝的师妹,等同于一个大门派的大长老。

    而且,柳折枝对柳三月也是非常不错的,两人虽然没有什么血脉关系,可比亲姐妹还要亲姐妹。

    所以,有了柳三月的话,肖遥倒是也越发的有底气了。

    其实即便没有柳三月的话,肖遥觉得,凭借着洪飞升的关系,还有自己和柳折枝之间的熟悉程度,想要让桃花岛帮这个忙,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唯一让肖遥感到头疼的大概就是柳折枝是个女人,女人的心思会死在是太难猜了,再加上对方的性格原本就让他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不要说肖遥有这样的感觉了,即便是柳折枝的男人,那个和她朝夕相处的洪飞升,在大多情况下,都不知道自己媳妇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又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接下来的目的地,自然就是踏天宗了。

    前往踏天宗的路上,肖遥的心情越发的忐忑了。

    寻道宗原本就难对付的了,更何况是踏天宗。

    就肖遥和踏天宗之间的关系,说是不共戴天都不过分。

    前段时间肖遥才将踏天宗的气气运给夺走,在武道大会的时候,踏天宗的那些年轻一辈弟子,肖遥倒也没少杀,而且还成功将叶听潮给策反了,虽然叶听潮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肖遥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踏天宗的人不会这么想啊,他们还是要将一切都归咎在肖遥的身上。

    肖遥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仔细想想,他都会为自己感到委屈。

    所以这一次自己去踏天宗,人家没有对自己拔剑相向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还想让人家帮忙?那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在肖遥看来,灵武世界四大修仙者门派中其实最难对付的,就是踏天宗了。

    “其实吧,咱们哪怕没有拿下踏天宗,拿下了其他三个门派,也可以的。”柳三月大概是看出了肖遥心里的郁闷,宽慰道,“虽然之前青城山的老掌教说,让你将剩下三个都拿下,可即便你没有将剩下三个拿下的话,我觉得,老掌教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为难你的。”

    肖遥点了点头。

    其实他现在的想法,和柳三月也差不了多少。

    在肖遥看来,只要自己将剩下三个门派给拿下来了,留了一个踏天宗,倒也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只是,肖遥也不是那种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尝试就要认输的人。

    哪怕希望真的渺茫,肖遥觉得自己也得去踏天宗试一试。

    反正,他就不相信了,踏天宗里的那些人,还能将他留下不成?

    等到了魏国之后,肖遥先见到的是叶听潮。

    叶听潮顺便带着肖遥去了魏国皇城,见了一眼魏国皇帝。

    魏国皇帝看到肖遥也挺惊讶的,很好奇的对方在这个时候来魏国做什么事情。

    肖遥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来之后,魏国皇帝和叶听潮两人脸上的表情变得都有些古怪了。

    “想法,固然是个好想法。”魏国皇帝认真说道。

    “只是,有些不大现实。”叶听潮在边上补充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倒是将他们内心共同的想法给完美表达出来了。

    肖遥坐了下来,柳三月也挨着肖遥坐了下来。

    即便是面对魏国皇帝和叶听潮,柳三月也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的压力,还是淡定自如的。

    这样的心理素质,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其实这也挺正常的。

    哪怕对方是魏国皇帝,是一国之君,可和肖遥比起来的话,真不见得地位高到哪里去。

    虽然现在表面上看着,肖遥和魏国皇帝适合做状态,可要说肖遥凌驾在这些皇帝之上,也一点都不过分。

    “我说肖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叶听潮盯着肖遥,费解道,“若是以前的话,你有这样的想法,倒也没什么不切实际的,但是之前你才在踏天宗折腾了一番,还将人家的气运给掠夺走了,一个气运对于一个门派而言到底有多么的重要,我不相信你真的不明白,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敢去踏天宗,你图个什么啊?”

    “试一试呗,反正又不会少块肉。”肖遥说道。

    魏国皇帝乐呵说道:“你这不单单是给踏天宗的人添堵,也是在给自己心里添堵啊!”

    肖遥笑着说道:“我肯定不会感到郁闷的,反正,我原本就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听肖遥这么说,叶听潮和魏国皇帝倒是稍微好受了一些。

    “咱们先说好了啊,你去踏天宗可以,但是不能随便杀人,更不能用武力迫使他们答应你的要求啊!”叶听潮小心翼翼说道。

    虽然上次肖遥掠夺踏天宗气运,叶听潮帮了很大的忙,可是叶听潮但是之所以这么做,其实还是为了踏天宗好的,在叶听潮的心里,一直都将自己当成踏天宗的弟子,其实准确来说,在肖遥看来,叶听潮其实也算是个迂腐的人,哪怕踏天宗做了许多错事,可叶听潮的心里,依然将他自己和踏天宗绑在一起。

    这可以算是一个优点,可从大局上来说也算是个缺点。

    肖遥瞥了眼叶听潮,说道:“你说的这些,我自然明白,我这一次去踏天宗,是希望让他们帮我一把的,又不是去闹事的。”

    “说的跟你没去闹过事似得。”叶听潮嘟嚷道。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叶听潮也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盯着肖遥看了许久,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肖遥笑着说道:“我自己认识路的。”

    “你要是不让我跟着你一起去,那你也别去了啊,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去的。”叶听潮说道,“我就是摆明了不放心你,又不是要去给你做保镖的。”

    肖遥乐呵道:“你非得说的这么直白吗?”

    叶听潮翻了个白眼,无奈语气说:“对你,我觉得我真得直白一点,反正你原本就不是那种要脸的人。”

    肖遥拱手作揖:“多谢夸赞。”

    叶听潮转过脸看着魏国皇帝,说:“看到没?这家伙真对得起我对他的评价。”

    魏国皇帝也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谈话的气氛还算是轻松,可当肖遥准备前往踏天宗的时候,叶听潮还是跟着他一起了。

    路上,也都是叶听潮在说赵国和魏国之间的小摩擦,肖遥只是安安静静听着,没有插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