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打着灯笼来了!
    ,绝品强少最新章节!

    在肖遥还怎么对付文斌洪禹的时候,对方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依然选择了攻城。

    这是肖遥没有想到的。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现在占据优势的是肖遥。

    对方攻城,根本不可能攻下来,还会成倍消耗他们的兵力,肖遥虽然自认为自己在军事上没有什么太深的造诣,可如果他现在是湖城的主将,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当然了,他是他,文斌是文斌,肖遥不会这么选择,并不意味着别人也都不会这么做。

    而且听了赵铁牛王文阁的分析之后,肖遥忽然觉得,其实是自己错了。

    虽然之前,他的想法就是和文斌死磕,一定要拿下湖城,没想过还得去继续往前推进或者攻打别的地方,可是,他没想到的,不代表不可以这么做,而且这么做,也没什么错误的,文斌考虑到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选择攻城。

    久攻不下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也不少。

    以十万人这样的兵力攻城,虽然一直都要被损耗,可同样也在损耗着肖遥手上的力量。

    即便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可对于文斌,对于大秦王朝而言也是值得的。

    毕竟,在这段时间内,肖遥都不可能腾出手去做别的事情了。

    这就是典型的化被动为主动。

    “其实,咱们还真不能和对方拖太久。”王文阁说道。

    肖遥看了眼王文阁,好奇问道:“难道他们还有别的援兵?”

    “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否则他也不可能带着十万人来攻城,咱们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这里是大秦王朝。”王文阁苦笑着说道。

    徐前下意识问道:“大秦王朝怎么了?”

    肖遥看了眼徐前,皱着眉头说道:“在大秦王朝,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办法得到补给。”

    徐前倒吸了口凉气,虽然他的脑子一直都不算特别快,可现在听肖遥和王文阁说的都这么清晰了,自然明白他们话里的意思,也意识到了此时形势的严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呐?”徐前问道。

    所有人的眼神看着他都跟看着一个傻子似得。

    即便是柳三月,在这个时候都忍不住开口了:“虽然你们说的,我都有些听不大明白,可人家既然来了,肯定要把他们打败呀!”

    徐前:“……”

    被柳三月这么已解答,他也觉得,自己刚才似乎说了一句非常弱智的话。

    所以,下一秒,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真的存在一些小问题了。

    其实,现在的北满军和东难军联军,对于肖遥等人而言,已经不是那么可怕了。

    只是,肖遥现在并不愿意继续和对方僵持下去,这对他而言,完全一点好处都没有。原本,他就没想着要用强硬的方式去攻打湖城,所以这几天才都是处于按兵不动的状态,原本他是想要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想出一个办法,用最少的损失来换取湖城,可现在,办法还没有想出来,对方却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这让肖遥陷入了一种非常被动的状态,而且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性。其实不单单是肖遥,他手底下的十万士卒,大概都是这样的情绪了,原本打赢了胜仗,大家的自信心才刚提升一点。可就在这种明明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敌军却忽然又来攻城了。

    “这个文斌,还真是让人觉得头疼……”肖遥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要不,我去直接杀了他吧。”石牛忽然开口说道。

    肖遥看了眼石牛,问道:“你真以为你是超人啊,千军万马取敌将首级?这事情,我干过一次都有心理阴影了。”

    石牛笑了一声,也没继续多说什么了。

    “另外,还有五千人,似乎是打算占据坎马坡。”王文阁说道。

    肖遥看了眼石牛,说道:“这个交给你搞定,有没有问题?”

    “保证完成任务。”石牛笑着说道,“我一个人去吗?”

    “那只是一小撮人,你带一万人过去,应该可以妥善解决的。”王文阁说道。

    石牛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道:“那成,我先去了。”

    等石牛走出去之后,肖遥又看了眼赵铁牛,说道:“赵先生,你……”

    赵铁牛面无表情,肖遥的话虽然才刚刚开口,和赵铁牛就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已经看穿了肖遥想要表达什么了,点了点头:“放心吧,我跟着一起去。”

    等到赵铁牛也走了出去之后,肖遥才舒了口气。

    石牛现在的修为还不是很强,可那个叫文斌的家伙,确实个暗杀的好手,若是石牛真的碰上了对方运气不好,真有可能死在对方的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肖遥才希望赵铁牛能够一同陪同。之所以没让石牛知道,是因为他希望石牛能够慢慢磨砺成长起来。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眼光,可他总觉得,石牛是个适合做将才的人,他的才干,之前在大楚的战场上就已经充分体现出来了。

    若是让石牛知道在他的身后还有赵铁牛的眼睛,那想要磨砺他的效果,也得大打折扣了。

    这就不是肖遥愿意看到的了。

    “肖哥,啥时候让我做个校尉之类的啊?”徐前问道。

    肖遥看了眼徐前,说道:“你现在身上不是已经有官职的吗?”

    “我那官职,是女帝给我的啊,那在北麓士卒那有用,可现在用处不大了啊……”

    看徐前委屈巴巴的样子,肖遥笑着说道:“等到你什么时候可以将石牛打趴下,我就给你一个校尉玩玩。”

    “……”徐前低下了脑袋,一想到石牛动起手来不要命的样子,还有修为与剑气,他就立刻偃旗息鼓了。和那样的人动手完全一点便宜都占不到,还有可能鼻青脸肿的,这么缺心眼的事情,徐前才不会去做呢……

    石牛也没想到,在坎马坡上,自己竟然还看到了一个熟人。

    身着盔甲,眼神锐利,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之前在武道大会上,石牛就和王霄见过面,当时两人也交过手,最后是石牛胜出。

    现在,他们又碰面了。

    是在战场上。

    再见王霄,石牛心里也是一阵唏嘘。

    虽然两人之间还没有交谈,但是石牛大概也能猜到王霄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之前就听赵铁牛和肖遥说过,王霄是王尧的儿子。

    老爹死在了这里,酸水间接性的死在了沙场上,王霄现在前来,披甲上阵,完全说得过去。

    只是这一次大家的立场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之前在武道大会上,石牛和王霄比斗的时候也是没留手,可事后,他依然觉得王霄的人品还是挺不错的。

    “这一次,可没有点到为止了。”石牛看着王霄,声音中掺杂着灵气,朗声说道。

    王霄原本也是个修仙者,自然听到了石牛说出口的话,虽然两军之间,还有五十多米的距离。

    王霄冲着石牛,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兵器。

    接着,一马当先。

    身手士卒,紧随其后。

    石牛没有半点犹豫,同时,鱼肠剑握在手中。

    他的脚在马腹上踢了一下,掀起一阵灰尘。

    同样,朝着王霄杀了过去。

    短兵相接,石牛竟然先往后退了一些,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时候的王霄身上的杀气简直有些可怕。

    其实仔细想想,当初在武道大会时候的自己,其实和现在的王霄也差不多。

    不过,他却没有办法和王霄做到感同身受。

    之前王尧的死,他也是在场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然全部看在眼里。从始至终,肖遥都没想着要杀死王尧。

    肖遥希望王尧能够倒戈,他不愿意。

    肖遥依然没有杀他,只是废掉了他另外一条胳膊,和他的声穴,愿意放他离开。

    王尧自己寻思。

    现在,王霄杀气腾腾,冲着他们来了。

    石牛的心里,不由冒起了一团怒火。

    你——凭什么?!

    鱼肠剑,一道剑气荡漾。

    剑开山河!

    在他的正前方还有数十敌军,全部被剑气搅了起来,血肉模糊……

    地球,夜里。

    正值盛夏,仙人山树木草灌密集,蚊虫也多了起来。

    即便点上了蚊香和灭蚊液,还是有一些蚊子在嗡嗡的转悠着。

    肖念念今天晚上跑到了小月的床上,闹着要和姐姐睡一起,李潇潇没办法,只能顺从。

    这时候,肖念念钻进了被子里,只伸出来一个小脑袋。

    “小月姐姐,好多蚊子呀!”肖念念的脸上都多了一个小疙瘩。

    小月伸出手摸了摸肖念念肉乎乎软软的脸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扯了扯。

    “咱们关上灯,关了灯,蚊子就找不到我们了!”小月说话的时候,又摸了摸肖念念的头发,大概是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爸爸妈妈还有好多阿姨,以前都喜欢摸自己的头发了,这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肖念念点了点头。

    小月伸出手将床头的开关按了下去,整个屋子也暗了下来。

    过了一会,肖念念忽然伸出手指着窗外的两个萤火虫,荧光点点,只是被玻璃窗挡在了外面。

    “小月姐姐,不好了!蚊子拎着灯笼来找我们了!”肖念念气坏了,觉得自己都关了灯,这些蚊子竟然还打着灯笼来找自己,自己的血有那么香甜嘛!

    小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