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难民涌入
    将王尧的尸体埋葬在山坡上的时候,肖遥看见了那个王尧之前所立下的墓。

    有些吃惊,甚至下意识觉得是同名,可发现那木牌是硬生生用手刻下后,才恍然过来,将王尧的尸体也埋在了那个新坟的旁边。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让你们死都在一起,应该也如愿了吧?”肖遥念叨了一句。

    了却了王尧的后事,肖遥也回到了长坪里。

    熬不过爱折腾的柳三月,肖遥无奈还是答应带着她在长坪内转一圈。

    走在长坪城内,肖遥的心情都有些复杂了。

    之前,大秦王朝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处禁地。

    毕竟,在他的心里,始终都是对轩辕九重敬而远之的。

    其实不单单是他,那些进入长坪城内的联军士卒们,心情也和肖遥差不多。

    在他们的心里,大秦王朝的士卒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可现在,他们不但打了胜仗,还走进了长坪。

    “那些死在大秦王朝的士卒,心里应该也是满足的,能死在大秦王朝,而不是姜国,已经是他们意料之外的了。”跟着肖遥和柳三月两人一起晃悠的武梧桐有感而发。原本她是不想来的,只是不放心肖遥和柳三月两人独处,还是跟来了。

    肖遥看了眼武梧桐,说道:“可是他们终究还是不想死的。”

    说完,肖遥用手揉了揉被风吹的发麻的脸,说道:“而且,他们的家人其实还在等着他们回家呢。”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呢?”武梧桐问道。

    肖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话。

    虽然他在心里也反复和自己说过很多这样的话,可他总觉得第一个提出这样言论的人一定是个王八蛋。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将那些人的生死,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呢?

    反正肖遥自认为自己是做不到的,只是现在出现了太多的不得已而已。

    只是这样的话,肖遥也懒得说了,在已经促成这样局面的情况下,还说着什么自己都是迫不得己,不管从哪个角度听着,似乎都有些欠揍。

    现在的长坪,往日也算是个繁华的地方,因为靠近姜国,不少贸易往来,上课络绎不绝,可现在,整条街上放眼望去,能看见的也就是联军的士卒正在巡视,大部分都已经开始整顿休息,以防攻城。

    除了这些,就什么都没有了。

    整个城市,都被杀气和死气笼罩其中。

    “肖遥,等你战争结束之后,就要走了呀?”柳三月蹦蹦跳跳说道。

    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不管什么时候展露出来的就是一种小女孩的样子。

    总让人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幼稚,哪怕是走路的姿势也是,还有说话的语气。

    不过肖遥还是非常严肃的回答了她这个问题:“是的。”

    “那你走的时候把我也带着呗!”柳三月说道。

    肖遥还没有作出回答,边上的武梧桐倒是先开口了。

    “为什么要带着你?”

    柳三月瞥了眼武梧桐,好奇说道:“我又没有让你带着我,你激动什么啊?”

    “哼,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武梧桐讥讽道,“还好意思学小孩子。”

    “呵呵,虽然我年纪比你大,但是我看着可你不小多了。”柳三月竟然还开始和武梧桐针锋相对起来。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偏偏还转过脸看着肖遥,用一种带有蛊惑语气的口吻说道:“肖遥,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这句话说出口,武梧桐的眼神立刻也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这一刻,肖遥只觉得有两股杀气,同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什么问题?

    这特么简直就是送命题啊!

    “呵呵,我们去前面看吧。”肖遥硬着头皮说道。

    哪怕他是个情商为零的人,也知道这样的问题,是绝对不能回答的。不管怎么回答,都能得罪其中一个姑娘啊!到时候,等待着自己的,肯定是比独身一人面对千军万马还要可怕的结果。

    然而,肖遥转移话题的想法,却被武梧桐直接扼杀了。

    “怎么了,这个问题,有那么难以回答吗?”武梧桐冷笑着说道,“心里想的是什么,便说什么好了。”

    “……”肖遥头皮发麻了。

    “切,就知道为难肖遥。”柳三月这个时候倒是将自己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一面充分体现了出来,“肖遥,没事,你不想说,就不说,我不会在意的。”

    说完,她又瞪了眼武梧桐,说道:“这做女人啊,还是不要动不动就咄咄逼人的好。”

    “哼,那也比老黄瓜刷绿漆来的好。”武梧桐反讽道。

    “什么意思?”柳三月满脸茫然,没能明白武梧桐这一番话表现的是什么意思。

    武梧桐翻了个白眼,自然是不会帮柳三月解答这个疑惑。

    柳三月却并不愿意就此结束,她伸出手,拽住了肖遥的胳膊,说道:“你跟我说,老黄瓜刷绿漆,是什么意思?”

    肖遥脑门上都已经开始蒙上密集汗珠了。

    他觉得,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对自己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楚的千夫长忽然骑着一匹马赶了过来。

    “肖将军,赵先生在找您!”千夫长到了跟前赶紧下了马,走到跟前,恭恭敬敬说道。

    这一刻,肖遥简直想要抱着面前的这个大楚士卒,好好亲一口。

    他也不担心赵铁牛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

    在他看来,即便是轩辕九重来了,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总比在这两个女人之间为难的好。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肖遥上了马,又对那个千夫长说,“我先回去,你将女帝和柳三月护送回去。”

    “遵命!”

    肖遥扬尘而去。

    这时候,柳三月又忽然凑到了那个千夫长的跟前。

    “你说,老黄瓜刷绿漆,是什么意思?”柳三月大眼睛扑闪扑闪说道。

    千夫长满头大汗,面对柳三月这样的绝色姑娘,也是小脸一红,心中小鹿乱撞,只是一想到面前这姑娘和肖遥之间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又赶紧将自己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可以产生的想法立刻扼杀了。

    要是真让肖遥误会了什么,恐怕,自己就得脑袋搬家了吧……

    再说肖遥,等到了城楼里,刚坐下,赵铁牛就告诉了肖遥一个足以让他感到震惊的消息。

    “董异死了。”

    肖遥愣了片刻,说道:“怎么死的?”

    “被人弄死的呗,他又没什么隐疾。”赵铁牛说道。

    肖遥摸着下巴,说道:“是什么人杀的,知道吗?”

    “根据探子说的,是一个手拿羽扇的男人。”赵铁牛说道,“根据探子的描述,我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人了。”

    肖遥乐呵说道:“反正,一定是个大人物,对吧?”

    “说大不大,但是,在大秦王朝却是地位超然。”赵铁牛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肖遥说:“先生直言吧。”

    “文斌,大秦王朝青衣门门主。”赵铁牛说道。

    赵铁牛原本就是大秦王朝的人,之前在大秦王朝的天机阁,更是担当要职,知道这一些也不足为奇。

    “大秦王朝,有这样一个门派?”肖遥好奇问道。

    王文阁解释道:“青衣门,并不是大秦王朝的一个修仙者门派,而是一个暗杀机构,以前清秋王朝的不少要臣,都死在了青衣门的手上,姜国,北麓,大楚,也有一些人,都是死在青衣门身上的,其实一开始,青衣门根本不属任何一个国家的势力,完全拿钱办事,只是后来,在轩辕九重的拉拢下,青衣门彻底归顺了。”

    肖遥恍然大悟。

    如果董异是被弄死了的话,肖遥倒是能够理解,对方为什么没有选择直接攻城了。

    看来,并不是自己的猜测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董异那边自己出了变故。

    “相比较于董异,文斌显然要难对付很多了。”赵铁牛说道,“虽然我和那个小子接触不是很多,可是,却给我一种城府很深的感觉,青衣门,一直都属于大秦王朝的一张王牌,现在,轩辕九重将文斌派过来,显然是想要给我们制造一定的压力。”

    肖遥乐呵道:“这不也说明,轩辕九重手底下已经无人可用了吗?”

    赵铁牛苦笑道:“你这看问题的方式,还真是够独特的。”

    肖遥甩了甩手腕:“原本就是如此啊!”

    赵铁牛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当下,还是得想办法,如何应付那个文斌。”

    肖遥摇了摇头。

    他对文斌完全没有任何了解,也没想着要如何去应付对方。

    在他看来,最简单的应付方式,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对方现在还没出招,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便足够了。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王文阁说道。

    肖遥看了眼王文阁,说道:“直接说吧。”

    “大秦王朝忽然多了不少难民,从与阳关离开,进入姜国,还在继续往前,零零散散。”王文阁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无奈道:“让他们去吧,大战在即,他们原本就在边境,想要逃窜,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文阁点了点头,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太多。

    却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他们日后的大隐患……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