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杀董异
    放眼望去,人头耸动,数万人穿过稻田,原本的稻田仿佛变成了荒地。

    就住在稻田边上的十几户人家,男女老少就站在门口望着。

    一个稚童抬起脑袋,脑袋上的帽子往后面扬了扬,显些掉下来。

    他的眼睛里还强忍着泪水,小声说道:“爷爷,我们吃什么呀?”

    鹤发老人两只手搭在孩童的肩膀上,还在不住地颤抖。

    军队的最前面,董异坐在高头大马上,趾高气昂。

    即便是已经吃了亏,中了计,可却依然斗志昂扬。

    在他看来,自己之前只是走错了一步,并且无伤大雅,毕竟三万人对他们而言也不是太大的损失,主要时间足够,依然可以将其夺回来。

    “将军,我们真要攻城吗?”副将就跟在董异的身边,只是稍微欠了些身位,此时也忍不住问道。

    “那是自然,难不成,我等雄兵,要将长坪拱手让人?”董异眉头稍皱,似乎是对副将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感到非常的不满。

    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废话。

    长坪丢了,自然要夺回来,否则,他怎么向大秦王朝交代?

    又怎么,向自己交代?

    所以,无论如何,不管对手是谁,不管前方的路到底有多么难走,对于董异而言,他都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其实,副将总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妥,可当下,看着董异的状态,他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忍了半天,那个副将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开口说道:“将军,我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妥。”

    “不妥?”董异看了他一眼,眼神似笑非笑,问道,“你是在,质疑我的想法吗?”

    “末将不敢……”副将直接从马上翻了下来,跪倒在董异身下高头大马下面,诚惶诚恐。虽然到现在,董异也没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看惯了生死,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若是董异真的不爽,现在下令杀了他,保证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他说句话。

    董异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我又不是什么神仙,虽然我军事才能还算不错,可也难保不会犯错,人非圣贤嘛!你要是真觉得我的决策中存在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说出来,如果真的是我错了,我也会改正的。”

    副将总觉得,这样的话从董异的口中说出来,充满了扯淡的味道,可他也不敢说出来,再思索了之后,他小声说道:“将军,我们若是久攻不下,该如何是好?”

    “攻不下?”董异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在我们身后,现在可是有七万士卒,你觉得,有这么多的兵力,还拿不下一个长坪?”

    看副将没有开口,董异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再说了,对方之前只是去了五万人,可经过了一番消耗之后,现在最多也就只有三万人左右了,毕竟他们是攻城,哪怕有人数上的优势,想要做到少死些人,也是不大可能的,这个道理,我不说你也知道,毕竟你也是老将了。”

    副将无言以对了。

    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董异这么时候说出口的话多么有道理,而是他忽然意识到,其实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可能改变董异的抉择,而且如果自己说的太多了,只会适得其反。

    董异是断然不可能承认,他是错的,而自己是对的。

    思索再三,他还是保持了沉默。

    就在他们即将到达长坪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一辆马车。

    一人赶着马车,至于马车里坐着几个人,就不得而知了。

    马夫穿着一件黑色长袍,配上一双黑色的靴子,国字脸,面无表情。

    马车慢慢悠悠,朝着他们这边赶了过来。

    董异下意识停了下来,他停下来,后面的七万士卒,自然也都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董异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看对方的样子,即便自己是这样的架势,似乎对方也没打算为自己让路。

    “这是冲着我来的啊?”董异冷哼了一声,说道,“还不赶紧护驾。”

    他的话说完,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转过脸,看着那身边的副将,开口便是训斥:“我说话难道你们没听见吗?”

    副将还是没有回答什么,只是脸上的表情看着已经有些复杂。

    他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那个马夫,嘴角微微抽搐着。

    等到马车停下,那马夫也下了马,顺便将马车的帘幕轻轻拉开。

    一个头戴银冠的高达男人,下了马车,身上穿着锦绣长袍,上面以白云为图腾,眼神锐利,手中持有羽扇,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滚回去。”那羽扇男人盯着骑在马上的董异,开口说道。

    看到面前的男人,董异的脸色也变了。

    在他迟疑的时候,羽扇男人忽然出手,手中羽扇飞出一根白色羽毛,长有四寸,闪耀起一道银芒,直接从董异的喉咙处贯穿。

    董异再怎么说也是个一重高手,可当下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捂着冒着鲜血的喉咙,倒下了马。

    “圣上说,能劝就劝,可我让东难军董异退回去,他却不留意,我也只能下手了。”羽扇男人叹了口气,转过脸,对那个魁梧马夫说,“洪禹,我这么做,没错吧?”

    叫洪禹的男人,轻轻笑了一声,说:“没错,只是大哥,下次杀人的事情,交给我来做,便可以了。”

    羽扇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一步步朝着大军靠近。

    走到跟前,伸出脚,一脚朝着董异的尸体踹了过去。

    尸体飞出数丈。

    “废物,也敢夺王尧的权。”羽扇男人冷哼了一声,又看了眼那个副将,说道,“你身为东难军副将,只知道附和这样的废物吗?”

    那副将脑门上汗水岑岑,赶紧跪下,磕了几个头。

    “文大人饶命,末将也只是服从军令。”

    羽扇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若你也是个废物的话,我也不会留你了。”

    接着,他目光又移到了前方大军上。

    “去湖城。”

    副将抬起脑袋,小声说道:“咱们,要放弃长坪?”

    “不然呢?被人包饺子吗?”羽扇男人笑着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也和这个董异一样蠢?你当真以为,人家肖遥手底下只有那五万大军?你们知道去长坪,难道还驻守在姜国的那些人,不知道过去?到时候你们攻城,人家从后方突袭你们,你们当如何?”

    “……”副将叹了口气。

    其实之前,他的脑子里也是这么想的。

    这样的问题,稍微动一动脑子,都能想到。

    他只是不明白,像董异这样的聪明人,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样的问题。

    可能是想不明白,也可能,是不想想明白。

    绕开长坪,前往湖城,数万士卒先行。

    即便是出手杀了董异,东难军的那些将领士卒,一个个也都像没看见一样。

    文斌的身份,其实还是有些特殊的,是大秦王朝青衣门的人。

    青衣门并不是一个修仙者门派,而是大秦王朝一个专门负责暗杀的机构,整个青衣门,也不过只有五十人,可是每一个都是暗杀的好手,而且,青衣门的每个人,都有一块免死金牌,也都有一把尚方宝剑,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蛮妇刁民,说杀便杀,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更不需要偿命了,即便是董异,东难军的统领,也是说杀就杀。

    文斌,则是现在青衣门的门主,年纪不过四十,却已经是个四重高手,最重要的是,杀人手段非常诡异,暗杀过数十人,其中还有一些五重高手,文斌却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在文斌身后的那个男人,也就是那个马夫,其实是文斌的亲弟弟,洪禹,虽然姓不相同,却血脉相连,只是洪禹的存在就像是文斌的影子,不管文斌去什么地方,他都是如影随形,只要看到洪禹,就等于是看到了文斌。

    等大军调转方向的时候,文斌朝着那些农户走了过去。

    “洪禹。”

    虽然文斌还没说明白,洪禹却已经知道自己大哥的意图了,笑了一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包银两。

    文斌将银两转交给那些农户。

    “大秦王朝的军队里,难免有一些傻子,可并不代表,大秦王朝的士卒,都是傻子。”文斌看着对方,笑着说道。

    那些人,也没敢伸手拿。

    “你们不要?”文斌问道。

    老人赶紧携着身后那些人全部跪了下来,那个小孩原先还站着,也被自己的爷爷拉着跪了下来。

    “大人,草民不敢……”

    文斌笑了一声:“不敢,就算了吧。”

    说完,他转过身,手中羽扇再次一划,原本被践踏的稻田,竟然开始散发出道道金芒,一阵灵风在稻田中穿梭不停,那些原本已经枯死的稻谷,又慢慢恢复生机,重新挺了起来。

    “帮你恢复原样,可比给你一些银两难得多了。”文斌苦笑着说道。

    这也是实话啊,毕竟,恢复这面前的一片稻谷,可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内灵气的事情。

    在那些人目瞪口呆的时候,文斌和洪禹已经转身离开了。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不少修仙者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其实若是能多站出来一些帮农户收下稻子,大秦王朝的国库,都能更充实些。”文斌对身后的洪禹笑着说。

    (今天的第四更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