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无奈中苟且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喜欢冒险,既然喜欢冒险,就有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只能说,我能猜到四成的可能性吧,呢哪怕只有四成的可能性,我也得迅速做出防备不是?”王尧哈哈笑道。.org

    肖遥点了点头,又说道:“王将军,为何非得将北满军的军权,交给董异呢?这是最大的错误了。”

    “一方面,我觉得他确实是个人才,或许真的能获得奇效。另一方面,是因为大家都想要看到,我不交出去,我手底下的士卒们,都会猜疑我了,做不到铁板一块,还怎么打仗呢?”王尧苦笑着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觉得王尧说的话其实还是挺有道理的。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到跟前,给王尧递了一杯茶。

    王尧看了眼那个中年男人,笑着说道:“你还把我当将军呢?”

    那中年男人轻笑了一声,说道:“那是自然。”

    “先下去吧,我们都是俘虏了,还摆什么官阶。”王尧说道。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严肃说道:“就是一起死了,您也是我北满军的将军。”

    王尧喝了口茶,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王尧又看着肖遥,说道:“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等会,恐怕就人来攻城了,董异肯定想要亡羊补牢。”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他太骄傲了。”王尧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因为骄傲,他不允许自己输的那么惨,虽然只要站住西岭,依然能够控制你们不能继续前行,可他不愿意那么做,他想要将长坪夺回来。”

    肖遥笑着说道:“你还挺了解他的啊。”

    “这是他的弱点,其实,很容易便能抓住。”

    说到这里,王尧顿了一下,沉吟片刻,继续说道:“其实,越优秀的人,缺点就越容易被人掌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优秀的人,就是因为表现的东西太多了,表现的多了,自然也将缺点给表现了出来。”

    肖遥深以为然,觉得王尧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也算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了。

    王尧眯缝着眼睛,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就不怕,董异没上当吗?”

    肖遥笑着说道:“我当然害怕了啊,但是即便他真的没上当,又能如何呢?攻不下,我就撤退呗,反正对我而言,损失也不是很大。雅文言情.org”

    赵铁牛在一旁补充道:“而且,在我们攻城的时候,西岭那边也有可能被我们占下来啊!”虽然肖遥赵铁牛等人都没有吩咐王文阁,但是,他们对王文阁的军事才能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他们这边的消息传回去,王文阁一定可以当机立断,更何况在后方还有武梧桐这个女帝,即便王文阁没有办法下决心,武梧桐也可以帮着王文阁一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对着两人,不管是肖遥还是赵铁牛,都是非常有信心的。

    王尧深吸了口气,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了,原本还觉得有些遗憾,其实一点遗憾都没有了,不管董异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一场战斗我们还是会输。”

    “那也不一定。”肖遥说道,“其实占下西岭,对我们而言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只能说,稍微提升一些士气而已。”

    “嗯?”王尧有些吃惊,问道,“你觉得,西岭对战局不重要吗?”

    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哪里重要了?”

    “只要占下西岭,哪怕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将长坪迅速拿下。”王尧说道。

    “半年的时间,太久了。”肖遥说道,“我没时间和你们拖着。”

    王尧笑着说道:“那你觉得,半年之内,你能走到哪里?”

    “轩辕九重的面前。”肖遥正色说道。

    王尧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满是对肖遥的嘲弄。

    他觉得,有雄心壮志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像肖遥这样的,就是典型属于异想天开了。

    半年就想打到皇城,这不是做梦是什么?

    不是王尧看不起肖遥,他只是觉得,即便肖遥最后真的能够带领这些联军,将大秦王朝打下,最起码也需要耗费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且看大秦王朝和赵国两国联合在一起对付清秋王朝,这么多年不也是久攻不下,其中自然存在大秦王朝和赵国之间相互博弈的缘由,可这也足以说明战争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好费时间的事情了。又不是孩童间的过家家,更不是两三人打架那么快就见胜负。

    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其中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是天气,都可以影响很多东西。

    “你可曾想过有一天,大秦王朝皇城里的那根旗帜被斩断,换上一面新的旗帜,在风中飘扬。”肖遥站起身,走到门口,忽然说道。

    “也许有那么一天,但是我一定看不到。”王尧眼神锐利如刀,声音如灌千斤巨石,“哪怕我没有死在长坪,我也会死在战争中,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肖遥回头看了眼王尧,轻笑了一声,说道:“我想做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允许。”

    说完,便迈开腿,走了出去。

    屋子里,赵铁牛看着王尧,说道:“你不骂我几句吗?”

    王尧看了眼赵铁牛,笑着说道:“想不出一个骂先生的道理。”

    赵铁牛笑容完美:“真不觉得,我是个叛徒?”

    王尧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敢,只是先生与我信仰不同而已,而且,相比较于先生而言,我觉得我的格局更小一些,我的眼里,只有大秦王朝,先生则是胸怀天下。”

    赵铁牛长吐了口浊气,说道:“当真这么想?”

    王尧重重点头:“当真这么想,相比,即便是皇上,也不会责怪先生。”

    赵铁牛冷哼了一声,说道:“若是当今大秦王朝的皇帝不是轩辕九重,或许我也不会离开大秦王朝。”

    王尧欲言又止,有些迟疑。

    赵铁牛瞥了他一眼,说道:“想要说什么,直言便是。”

    “皇上,可曾亏待过先生呢?”王尧问道。

    赵铁牛摇了摇头:“但是,他亏待了灵武大陆,你可曾想过,若是真的有一天,灵武大陆只剩下大秦王朝,会是什么样的一幅景象?”

    “天下兴盛。”王尧正色说道。

    赵铁牛哈哈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先生不认同?”王尧问道。

    赵铁牛摇头:“不敢苟同。”

    王尧伸出手:“请先生指点。”

    “若是董异成为大秦王朝的皇上,会如何呢?”赵铁牛问道。

    “那不可能。”王尧摇头说道,“这样的人,还当不上我们大秦王朝的皇帝。”

    赵铁牛笑着说道:“早晚会出现一个的。”

    “……”王尧苦笑道,“先生想的是不是有些太远了?”

    “如果真的只存在一个国家的话,若是真的出了一个昏君,那便是整个灵武大陆的水深火热,可如若不是呢?真出现了一个昏君,便会有一个明君抓住机会,将其灭国,百姓还是那些百姓,最起码他们可以拜托煎熬。”

    王尧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了。

    他觉得,赵铁牛这样的一番言词,还真没办法说服他,当然了,这其中自然也有赵铁牛的道理。其实,轩辕九重是一个偏执狂,赵铁牛同样如此,只是他们偏执的东西不一样而已,王尧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没什么事情是比说服一个偏执狂更难的了。

    赵铁牛也走了出去。

    站在城墙之上,都能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氛围。

    城外,还有斑斑血迹。

    放眼望去,几十米外的河流,似乎都被浸染成了红色。

    尸体,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联军的士卒,自然全部埋葬了起来,大秦王朝的士卒,暂且还丢在那里,这看着似乎是有些不人道,可仔细想想这也挺正常的,若是他们现在还没什么事情需要做的话,当然会顺带着埋葬了,可要不了多久,董异就会带着数万人过来攻城,所以,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还是暂且保留己方士卒的体力重要。

    “这一场战斗,我们死了一万三千人。”赵铁牛说道。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赵铁牛看了眼肖遥,说道:“你觉得,等我们真的打到皇城之后,还剩下多少人呢?”

    肖遥苦笑着说道:“其实,好几次,我都想要放弃了。”

    “哦?”赵铁牛有些诧异。

    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我和你不一样,你之所以愿意和我站在一起,站在大秦王朝的对立面,是因为你有你的理想世界,你觉得现在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灵武大陆做铺垫,我不是啊,我只是想要回家而已,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要回家。”

    “因为我想要回家,所以,就得死这么多人。”肖遥看着赵铁牛,说道,“你不觉得,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吗?”

    “那你愿意放弃吗?”赵铁牛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

    “其实,做个自私的人,也挺好的。”肖遥笑着说道,“百万条人命,都不及我家人一根头发丝。”

    赵铁牛看着肖遥的眼神满含深意:“你曾经跟我说过,等战争结束之后,你就会回到你之前的地方,对吧?”

    肖遥点头。

    “也幸好如此,否则,等战争结束之后恐怕我们也得站在对立面了。”赵铁牛说道,“你可当真,是个魔王啊!”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不忍,终究是不忍。

    可不忍,也得去做。

    人活着,不就是在无奈中苟且吗?

    (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