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我不知道啊
    王文阁觉得,不单单是肖遥赵铁牛两人疯了,长坪内的那些大秦王朝士卒也都疯了。

    特么的,竟然只留下三万人守城,那剩下的数万人,都去哪了?

    帮老百姓刨红薯去了?

    在明知道自己这边已经五万人攻城的情况下,还只留下三万人守城,这不是存心作死是什么?

    所以,不管怎么想,王文阁都想不出来一个能完美解释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除非是,对方守城的将领脑子不太好。

    可不管是王尧还是东难军的统领董异,应该都不是那种脑子少根弦的人吧?

    所以,现在,王文阁是真的有些头疼了。

    之前看肖遥的意图,完全就是一招昏棋,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肖遥还是比较敬重,在加上自己的面前还坐着武梧桐的话,之前他还真想跳起来直接大骂一句肖遥傻.逼。万万没想到的,肖遥展露出来的已经足够傻.逼了吧?可偏偏对方比他还要傻.逼!

    “这是怎么回事啊?”闷了半天,武梧桐忍不住说道。

    对此,王文阁也只能报以苦笑。

    他要是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倒也不会如此疑惑了。

    “还是先等等吧。”王文阁说道。

    武梧桐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我们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

    王文阁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是先不要了,既然肖遥之前专门将我们留下来,或许也有他的意图。”

    武梧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她和王文阁的想法倒是差不多,觉得肖遥不是那种熊欢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人。之前肖遥既然不愿意将他们都带着,那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

    事实也正如王文阁所料的那样,还没多久,他就得到了消息,肖遥让他立刻发兵,去长坪。

    “走!”王文阁站起身说道。

    武梧桐站起身,问道:“肖遥又想要做什么啊?”

    “之前,那长坪之所以只有三万人,剩下的人一定去严防别的地方了,现在,那些士卒肯定还要形成合围之势,朝着长坪包过去,我们要做的,也是围上去。”王文阁说道。

    武梧桐颇为担心,说道:“可我们还没有整顿好,如此一来的话,咱们岂不是要落后一步?”

    王文阁笑着说道:“我们原本就该落后一步。”

    “啊?”武梧桐听得有些迷糊了。

    虽然她在皇帝这个位置上,也没犯下什么错,但是在兵法上面,她懂得可就不多了。

    所以现在王文阁不将话说明白,她也没办法明白王文阁想要表达的意思。

    王文阁深吸了口气,拿来一张纸,用毛笔在上面画下了一个圆圈。

    “这个,暂且就是长坪。”王文阁说道。

    “长坪这么圆吗?”武梧桐问道。

    “……”王文阁差点没忍住一口血吐出来,憋屈了半天,说道,“只是暂且当做,不需要较真。”

    “哦哦!”

    王文阁又画了个圈,这一次画下的圆,恰好将之前画出来的圆给围了起来,说道:“等会,大秦王朝东难军北满军剩下的兵力,就会将长坪重新围起来,选择攻城,毕竟,长坪对他们而言意义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说什么也不能将长坪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武梧桐脸上一变,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肖遥他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王文阁笑着说道:“我们要是去的太快了,那些人一看,长坪已经彻底拿不下来了,他们就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了。”

    武梧桐说道:“这样的话,肖遥他们不是安全了吗?”

    王文阁耐着性子说道:“肖遥等人,想要将长坪暂时守住,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真的固若金汤了,对方不想攻城,反而失去了意义,当对方选择攻城,并且久攻不下的时候,城里城外筋疲力尽,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出手的机会了,等我们现在整顿好,到了长坪,时间上看应该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

    这个时候,王文阁又提起笔,再次画下了一个圆圈,将之前的圆又给围了起来:“这就是我们的作用了。”

    武梧桐恍然大悟。

    “可是,那些人,真的还会选择再度攻城吗?”武梧桐半信半疑道。

    这一点,其实稍微想一想,都能想到。

    既然王文阁能想到,那大秦王朝那边的士卒,也没理由想不到。

    “都能想到。”王文阁说道,“可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若是他们不这么做的话,就得丢掉长坪,再加上他们刚刚被攻下长坪,已经是军心打乱,第一反应都是要赶紧亡羊补牢,将长坪重新拿下来然后重整旗鼓。”

    说到这里,王文阁也深吸了口气,眼神深邃。

    他觉得,如果这些都是肖遥想出来的话,这个家伙的心思,简直有些可怕了。

    这不单单是分析现在的战争局势,也将人心全部给算了进去。

    都说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控的事情了,可肖遥不单单想要去掌控敌军的心思,还要去慢慢引导,逼着他们不得不去那么想,那么做。

    这才是最高明的兵法。

    “所谓的兵法,不就是猜人心吗?”王文阁忽然笑了起来,轻声说道。

    董异之前并不在长坪,而是选择去了西岭。

    毕竟之前在他看来,对方的意图肯定不是想要攻下长坪。

    所以,长坪也不可能是第一战场,相比较而言的话,对方借机攻下西岭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自己身为主帅,没理由躲在长坪内,还是应该去第一战场,这才立刻去了西岭,可还没多久,就传来了长坪被攻下的消息,顿时,董异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个叫肖遥的家伙,莫不会是个神经病吧?这还真带着五万人,就去攻城啊?

    这不是存心作死是什么?

    所以,董异也非常后悔,如果自己不想那么多,而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的话,结局就不一样了,他不但会打下第一场胜仗,而且还是一场能够重创对手的重创。可战争就是战争,永远都不可能后退一步,这又不是下象棋,还存在悔棋。

    虽然董异在第一时间内选择立刻前往长坪支援,可还没到,就传来了长坪被攻陷的消息。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副将赶紧问道。

    董异咬着牙,眼神中冒着怒火:“攻城,一定要将长坪给夺回来!”

    如果真的将长坪丢了,他不单单会被撤职,恐怕还会小命不保,毕竟,大秦王朝的军法还是非常严苛的。

    虽然大家都明白,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犯错,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了主帅,就不允许犯错,犯错的代价,就是付出生命。一个运筹帷幄的主帅,一旦走错了一步,就会牺牲掉数万士卒的命和城池。

    这样的错误可要不得。

    最坏的结果,降临到了董异的身上。

    他都要气急攻心了。

    “哎,要说起来,都怪王尧!”那个副将赶紧说道,“王尧明明还在城中,还有三万人,却连这么一会都坚守不了,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董异看了眼那个副将,也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个王尧,难成大事啊!”

    两人说这番话的时候,完全忘了,他们带出长坪的士卒,全部都是东难和北满军的精锐,留在城里的三万人,虽然实力也很强,只是比起他们那些精锐,就要差上不少了。

    哪怕王尧真的付出全力,也难以守下长坪。更何况这一次,肖遥和赵铁牛两个修仙高手都亲临战场,明显就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王尧想要守住长坪,更不可能了。

    之前,王尧也知道,这一次肖遥是和赵铁牛一起的。

    可这不但没有激起他的警惕,反而还让他越发的自信,觉得,对方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想要放一个虚招。

    当一个人的思想陷入了一个极端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变故,他只会将在极端里越走越远,反而还会用各种理由将出现的变故变成坚定自己想法的理由。

    董异,就是一个典型人物了。

    长坪内,肖遥和赵铁牛坐在城楼里,在他们的面前,坐着一个断臂男人。

    王尧。

    “之前没将你留下,还真是亏大发了。”即便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俘虏,可王尧的脸上依然看不到半点的恐惧,神色依旧淡定,能和肖遥赵铁牛两人谈笑风生,这并不是因为他的修为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他是北满军的统领,见多了那么多的生死,他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戎马一生,对他而言,多活一天,就是转了一天,不管死亡那一天降临,都是可以坦然接受的。

    现在同样如此。

    肖遥笑着说道:“还真别说,我上次显些就被你留下了。”

    说到这,肖遥好奇问道:“王将军,在我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可否请王将军帮我解惑?”

    王尧点了点头。

    “那一天,你是怎么猜到,我会折身而返的呢?”肖遥问道。

    王尧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

    肖遥显然是不相信王尧这一番话的。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