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将军威武!
    王尧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评价董异了。

    按道理说,董异是他的晚辈。

    在董新还在的时候,王尧也和董异见过几面,当时还觉得这年轻人不错,有些才干,却没想到,对方上来就要夺权。

    一时间,心情竟然有些复杂。

    看王尧还没说话,董异立刻继续说道:“王将军,您毕竟身负重伤了,当下还是休息要紧,况且,您之前在敌军的手上吃了点亏,想必,对方已经掌握了你一些致命的缺点,所以当下还是先停下来,好好想一想自己到底是哪里表现出了不足之处的好。”

    王尧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他觉得,现在董异说的话,已经有些过分了。

    这不是看他有伤在身,而是直接将他之前吃了亏的事情拿出来说事啊!

    虽然董异现在说话的语气还算是客气的,但是意思已经非常简单扼要了。

    无非就是:你丫根本就干不过人家肖遥,还是交给我来吧,老了就赶紧让位嘛!非得占着茅坑不拉屎做什么呢?

    王尧笑着说道:“你就那么有信心,你是对方的对手吗?”

    董异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不乐意了,应该是觉得,董异现在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难道王将军还不知道,之前我已经受到了伏击,却还是将对方击退,并且获得优势的事情吗?”董异说话的时候简直算得上是眉飞色舞,显然,对这件事情他还是非常骄傲的。

    接着董异又继续说道:“北满军的有些校尉千夫长,也都对我颇为满意,觉得我能够带领他们,将敌军击退。”

    王尧摆了摆手。

    他都没有去问,到底是谁这么说的。

    反正问了也没什么意思,自己要是真追究起来,他手底下的那些人,肯定都不愿意承认,可他相信一定正如董异说的那样。虽然董异现在说话有些不中听,可说谎的事情还是干不出来的。

    “你既然想要,我给你便是,正好我也需要好好休息休息。”王尧说道。

    其实这么说,倒不是他要赌气,虽然他明白即便自己不将北满军交给董异暂时统领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显然会中伤了北满军的士气,让他们觉得自己这个老不死的明明吃了败仗却还要将兵权紧紧握在手中吃相有些难看。

    即便手底下的人不敢在自己面前说,可心里还是会这么想的,到时候人心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既然是这样,自己还不如在这样的处境下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董异听了王尧的话,顿时大喜,赶紧说道:“那就多谢王将军成全了,王将军尽管放心,我不辱使命!”

    王尧摆了摆手:“要是没别的事情,就先出去吧,我需要休息了。”

    董异已经达到了目的,所以当下也懒得和王尧计较逐客令,兴致勃勃的离开了。

    等出了屋子之后,董异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哼,这王尧,还真是有些不明智,一开始对我还有些意见呢。”

    副将立刻在边上帮腔道:“好在,他还算明智,懂得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那是自然。”董异伸长了脖子说道,“都已经吃了败仗,没有被赶回去就已经非常不错的了,算了,暂且不说这些,将命令传下去,让所有北满军听我调令,若是有不相信的,就让他们自己去找王尧求证。既然王尧已经答应了我,就不会反悔的。”

    “是,将军!”

    另一边,肖遥等人,还没有得到消息。

    不过,肖遥倒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从赵铁牛的口中,他已经算是初步掌握了董异的性格特征。

    若是肖遥愿意的话,和赵铁牛两人亲临战场,将董异直接弄死,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这样一来,即便取得了优势,也不是那么显眼。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肖遥自然要好好利用了。

    赵铁牛的想法,已经初具成型,就是希望让王尧取得一些优势,然后在长坪担任第一主帅。

    一山不容二虎,一城不容二主。

    董异一直都是那种喜欢独断的人,因为他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若是论其军事才华的话,没有人可以比他更加出色,唯一能够让他信服的,可能也就是轩辕九重了。毕竟轩辕九重是大秦王朝每个人的信仰。即便是清秋战神肖龙象,都从未被董异放在眼里过,之前在天机阁学习的时候,董异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大放厥词,那番话,即便是现在,赵铁牛都记忆犹新。

    “若是早生我董异,早已斩杀龙象军。”

    可见,在董异看来,若是自己早点出生,担任主帅的话,即便是清秋王朝的龙象军,也得是他的手下败将。

    别人听了,都热血澎湃,觉得董异有鸿鹄之志。

    只有赵铁牛听了,暗道好笑。

    真正了解肖龙象的人,才能意识到对方的可怕之处。

    就董异说出口的那一番话,即便是轩辕九重,恐怕也不敢说。

    更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说。

    董异知道的不少,可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足够的自知之明了。

    “若是董异真的担任主帅后,你想用什么样的法子对付他?”赵铁牛和肖遥秉烛夜谈道。

    “该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呗。”肖遥说道。

    赵铁牛笑着说道:“没有战术?”

    肖遥摸着下巴,说道:“你不觉得,所有的战术,对董异而言,都是能够倒背如流的吗?”

    赵铁牛轻轻点了点头。

    哪怕他有些看不惯董异,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董异对兵法的运用确实了如指掌。

    肖龙象的那些新颖战术,都能够被他看穿一二。

    虽然肖遥已经创造了不少奇迹,也让赵铁牛颇为满意,可在赵铁牛的心理,肖遥终究不能和肖龙象相提并论,倒不是说肖遥的脑子不如肖龙象好用,也不是肖遥的才干不如肖龙象,而是,肖遥打过的仗实在是太少了。

    肖龙象横空出世,在灵武世界待了不少年,他打了多少场仗,恐怕即便是肖龙象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这就是肖遥暂时没有办法和对方媲美的地方了。

    “赵先生,我问你个问题,可否?”肖遥问道。

    赵铁牛轻轻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便是了。”

    “若是有人剑法惊人,你当何想?”肖遥问道。

    “定然是个剑士。”赵铁牛说道。

    肖遥忽然随便找来一个火头营的士卒,那士卒才刚刚入伍,以前只是一个樵夫,并未习武,更没什么修为,只是身体素质不错。

    肖遥看着那个士卒,又将之前的问题问了一遍。

    那士卒原本被肖遥召见来,还有些惶恐,听完这个问题,还沉思了一会,大概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思考,万一回答错了,或许还会人头落地。等想了一会之后,他才谨慎说道:“那人,应该是从小习剑吧?”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挥了挥手,让他离开了。

    接着,肖遥又转过脸,看着赵铁牛,问道:“赵先生可知,为何你们答案不相同?”

    “可能那人都没有剑士这个概念吧。”赵铁牛说道。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若是正确答案,就是因为那人从小习剑呢?”肖遥问道。

    肖遥说的有些乱,谈不上复杂,一般人可能都没有办法理解肖遥话里的意思。

    可赵铁牛,还是立刻顿悟了。

    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越发的浓郁。

    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敲打了一会,说道:“我之所以说错了答案,是因为我知道剑士,我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便根据我的想法,下意识的说了出来,之前那士卒,并不知剑士,也没有想那么多,所以,我和他思维的方式,就不一样了。”

    “那您究竟为何猜错呢?”肖遥问道。

    赵铁牛含笑:“知道的太多。”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赵铁牛只能无奈摇头:“虽然办法是个好办法,但是未必就能真的见效啊,而且,如此一来,也太过于冒险了。”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他知道赵铁牛的顾虑。

    于是他说道:“其实,我和赵先生一样,也有一些顾虑,其实若不是赵先生在的话,我都不会说出来,直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了,可既然赵先生来了,还是带着任务来的,我自然要配合一些了,那现在,我就将这个问题摆在赵先生的面前,请先生定夺,做,还是不做?”

    赵铁牛苦笑连连。

    “你这是,将难题丢给了我啊!”

    肖遥含笑。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赵铁牛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做!”

    “真做?”肖遥问道。

    赵铁牛点头。

    “这若是失败了的话,赵先生的任务可也就失败了,别人会说,将您请来也没什么用,只知道一味的配合我。”肖遥说道。

    赵铁牛瞪了眼肖遥:“我都答应了,你还废话连篇的,小心我等下就反悔,选择稳中求胜!”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肖遥撤掉了前方阵营的一万士卒。

    下午,东难军副将就找到了董异。

    “将军,对方已经撤兵,我们需要立刻将阵地抢回来啊!”

    听到这,董异便冷冷瞪了他一眼,骂道:“你懂个屁!这叫请君入瓮!你见这地形,若是地方在侧翼埋下伏兵,或者藏身于西南深林,到时候形成合围之势,我们如何躲?!”

    那副将恍然大悟,且心有余悸,对董异竖起大拇指:“将军威武!”

    (今天的第四更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