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暂由我统领
    董异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身着金甲,马背上还挂着一把宽背大刀。

    董家并不习刀,董家拳,在大秦王朝,算是声名远扬,却从来都没有任何关于使用刀的功法。

    董异本人,对于用刀,更是一窍不通,不过还算是拳法了得,得到了董新的真传,不得不说,董新确实是大秦王朝年轻一辈一个出色的人才,虽然现在还只是个一重高手,可是能在三十岁的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也算是了得了,哪怕大秦王朝原本就人才济济,他也算是比较耀眼的一颗。

    毕竟,董异真正出色的地方并不是修为,而是对兵法的熟用和了解。

    之前,在清秋王朝的战线上,清秋王朝大将肖龙象屡出奇招,数次重创大秦王朝。

    大秦王朝自然要吸取教训,也开始慢慢研究肖龙象的兵法,在分析这一块,董异在天机阁的时候就出了不少力,而且分析起来也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哪怕还没有上过战场,却已经获得了“少帅”的美誉。

    董新还在世的时候,也将董异当成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要说起来,董异能够世袭东难军统领主将的位置,董新死之前也出了不少力。

    哪怕董新这一辈子为大秦王朝的辉煌鞠躬尽瘁,也不可能没有半点私心,将自己的儿子推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也算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自私的事情了。

    轩辕九重并不是真的那么放心董异,只是被董新逼宫,高高架了起来,若是那样都不答应董新的话,别的统领老臣,恐怕也都会对此颇有微词,觉得轩辕九重对待他们这些老人,太过于不近人情。

    所以,轩辕九重才答应了下来。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答应下来,轩辕九重自然也要做一个说话算数的人。

    这一次将董异派过来,也是希望,检验一下董异真正的实力,毕竟在这条战线上还有一个老将,王尧,哪怕董异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以王尧的应变能力,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到亡羊补牢,所以,他并不需要多么的担心。

    不懂得刀法,却挂上了一把刀,其实理由也很简单,董异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把刀挂在马背上,看着很是威风。

    “将军,我们快到长坪了。”一个副将骑马赶了上来说道。

    “嗯。”董异点了点头,目至远方,说道,“先休息片刻吧。”

    “是!”

    等席地而坐后,那副将又专门搬来了一个小马扎。

    “将军请坐。”

    董异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说道:“随身携带啊?”

    “应该的,一个小马扎而已,又没什么分量,您是我们东难军的统领,主将,休息好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又怎么能领导我们,走向辉煌,为大秦王朝的统一天下计划,添砖加瓦呢?”那副将微笑着说道。

    董异倒也没和对方客气,笑着坐了下来。

    从随身携带的竹筒里,倒了些水,洗了洗手,旁边的几个士卒,使劲咽了口吐沫,看得出来,他们此时都有些口干舌燥的。

    只是,董异之前提出,要轻装赶路,所以粮食和水源,带的并不是很多,他们也都很珍惜。

    “将军,末将听说,之前长坪发生了一场小战斗,王尧被砍掉了一条胳膊。”那副将说道。

    董异冷哼了一声,说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句话对,也不对,志在千里固然,可一匹老马,终究跑不了千里,很有可能就死在半路上。”

    说到这里,董异深深看了眼那个副将,问道:“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副将使劲点头,抓住整个机会,自然要使劲拍一拍马屁:“那是自然。”

    “不过,王将军还是有些能耐的,毕竟经验丰富,我等,还是要多加学习。”董异继续说道。

    副将笑着说道:“将军如此大才,却还敬重王将军,果真是德才两全啊!”

    董异摆了摆手,说道:“还有多久到长坪?”

    “不足十里。”那副将说道。

    “嗯,东难军后面的队伍,还有多久能赶到呢?”董异继续问道。

    “落下了大概五十里的路程,不过若是快马加鞭的话,天黑之前应该也能感到长坪。”副将继续说道。

    董异叹了口气,说道:“如今,大秦王朝四面树敌,处境确实艰难啊!”

    副将默不作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问题。

    “不过,我大秦王朝也不是泥捏的,正好绑在一起,让我们一顿解决了,倒也简单了些。”董异哈哈大笑道。

    笑着笑着,忽然,前方一阵疾风袭来。

    一根羽箭,直冲面门。

    董异忽然挥出一拳,将羽箭击落。

    “果不其然,之前我便察觉,前方道路险峻,适合设伏,我停下后,对方便等不及,自乱阵脚,下意识认为已经被我洞察,哼,迫不及待的出手,只是暴露自己而已。”董异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看着更是写满了自信和自傲。

    “东难军冲锋营听令,冲杀前方!”

    “将军,前方不是已经被设伏……”那副将小声说道。

    “从地图上看,这山口不深,最多藏下三千人,我们人数有七千,怕什么?!”董异说道。

    “在人数上,将军都判断如此精准?”副将目瞪口呆。

    “发号施令,冲杀前方攻线!”董异懒得和身边的副将废话。

    副将精神大震,立刻带领手下士卒,朝着前方发起了冲锋。

    前方的埋伏,占得先机,一开始确实给东难军造成了一定的麻烦,死伤不少,可很快,对方的攻线就被冲散,于是又变成东难军这只雄师占领上风。

    “将军,敌方已被击退!”那副将冲到跟前,禀告捷报。

    董异点了点头,冷笑着说道:“敌方估算多少人?”

    “不足三千!”副将说起这番话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激动,语气都有些颤抖。

    “哈哈,果不其然。”此时此刻,董异有一种浓浓的满足感。

    “将军,我们要追击吗?”副将问道。

    董异摆了摆手,眼神深邃,老气横秋道:“穷寇莫追,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再说了,我们初来此地,还未仔细勘察地形,即便我心里了然,却还不算熟悉,若是贸然追杀,很容易再次跌落陷阱,还是小心为上,既然已经取了便宜,便随他去吧,即便真杀了这三千人,又能如何?”

    副将轻轻点头,暗道董异果然高深莫测,每句话说的都这么有道理。

    对于他们东难军而言,取得了便宜,就足以提升士气的了,等到了长坪之后,他们说话,也算是能够硬气一些。

    至于那逃走的联军士卒,即便真的追上去全部杀光了,他们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三千人,并不能改变战场的局势,还存在再次被人设伏的危险性,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说,继续追杀都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他虽然有的时候喜欢拍马屁,可也不是个草包,否则也不可能在东难军担任副将,要知道,他这个副将可不是董异看他拍马屁将其提上来的,而是董新在的时候亲自任命的。

    董新带兵的能力不错,看人的能力自然也不错。

    “行了,咱们先去长坪吧!”董异说道。

    等入了长坪,董异手底下的士卒们,便立刻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北满军散播了一边。

    北满军的那些人,原本还因为之前肖遥发动的突袭,感到郁闷不已,这一捷报,倒是冲散了他们之前的郁闷。

    不单单是东难军,即便是北满军那些士卒士气也都提升了不少。

    王尧看在眼里,却总觉得有些怪异。

    不要说董异了,即便是他,也能想到那些事情。

    所以,这不能算是董异的才干,反而,可以算是对方露出的一个破绽。

    故意露出破绽,却又欲盖弥彰,只是为了,让董异占便宜吗?

    可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天晚上,东难军三万士卒全部赶到长坪。

    董异带着自己的副将,去见了王尧。

    “王将军,为何住在这破旧的老宅子里?”进了屋子,董异就皱起了眉头,空气中似乎都散发出了一股霉味,让他闻着非常不舒服。

    若不是有要紧事情要和王尧商讨,他还真想立刻转身离开。

    王尧给自己的断臂上着药,看了眼董异,说道:“住在哪,都一样,我们是来打仗的,是来杀敌的,又不是来享受的。”

    董异皮笑肉不笑,心里却已经压了一些火气。

    他觉得,王尧这一番话,就是在变着法的教训他,呵斥他。

    这些大道理,谁不会说呢?可若是吃不好喝不好,还怎么打仗?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讽刺自己,有什么意义?

    董异还是将自己心里的不满,强行压了下去,说道:“王将军说的不错,晚辈受教了。”

    “先说说吧,大晚上的到我这来,有什么事情?”王尧侧过脸看了眼董异说道。

    董异咳嗽了一声,边上的副将确实很会来事,立刻拉来一张椅子,还用袖子将上面的灰尘擦拭干净。

    董异满意点了点头,顺势坐了下来。

    “我希望,王将军能在此地安心养伤,北满军,暂由我统领。”董异说道。

    王尧眉头紧皱,沉思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