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东难军
    其实对于肖遥而言,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没什么,比柳三月又找到了他,更让他感到头疼的。

    他很好奇,柳三月在清秋王朝待得好好的,为什么又忽然来了姜国。

    看着那一双布灵布灵的大眼睛,肖遥很郁闷。

    不过,当他看到随后而来的柳折枝之后,就恍然大悟了。

    “我去了清秋王朝。”柳折枝说道,“我让你带着柳三月,你就把她一个人丢在那?”

    这一开口,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肖遥讪笑着说道:“这不是我要打仗了,这边太危险了吗?”

    柳折枝眯着眼睛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嘲讽。

    “听你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清秋王朝那边很安全呗?”

    “……”肖遥赶紧喝了口水。

    “对了,柳岛主,你怎么也会来这边啊!”赵铁牛看出了肖遥的窘迫,笑着帮他转移了话题。

    柳折枝看了眼赵铁牛,说道:“我只是去了清秋王朝,放心不下我男人而已。”

    说完,她又看了眼肖遥,说道:“现在,我将三月重新给你送过来,如果你还敢把她一个人丢下的话,信不信我弄死你?”

    “信信信……但是,我担心我保护不好柳三月啊!”肖遥非常严肃说道。

    “呵呵。”

    肖遥赶紧使劲点头,并且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柳折枝又轻飘飘的走了。

    “你师姐,这是又去什么地方啊?”肖遥托着下巴看着雷厉风行的柳折枝,小声说道。

    柳三月站在他身边,说道:“去找洪飞升了呗!”

    肖遥笑着说道:“照这么说的话,你师姐也要搀和进来了呗?”

    柳三月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师姐对你们这些事情才没什么兴趣呢,而且,我师姐也说了,打仗都是你们男人的事情,女人不可以搀和的。”

    “我不认同。”武梧桐立刻说道。

    当柳三月出现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看柳折枝的这个师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原本,她还一直将柳折枝当成自己的偶像。

    可现在,看到柳折枝将柳三月往肖遥这边堆。

    她忽然觉得,其实自己压根就没有偶像。

    女人,其实就是这么善变……

    柳三月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武梧桐,眼神似乎有些玩味。

    “还有,这里是战场,你现在也不是什么修仙者了,不应该来这里的。”武梧桐认真说道。

    “我又不去打仗。”柳三月说道,“我只是觉得这里好玩而已。”

    “这里,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玩。”武梧桐说道,“每天都要死很多人,真的好玩吗?”

    柳三月默不作声了。

    她开始扣着自己的手指头,那模样看着就像是一个窘迫的小学生一般。

    肖遥咳嗽了一声,看了眼徐前,说道:“接下来,你就带着她玩吧,危险的地方不要去。”

    徐前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

    特么的,老子来前线是打仗的好不好?

    “肖哥,你让我带这个小妹妹玩?”徐前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柳三月瞥了眼徐前,冷笑了一声:“我比你姥姥都大。”

    徐前气坏了:“你怎么骂人啊?”

    肖遥按住徐前的肩膀,说道:“别激动,她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不要对她发脾气,她师姐柳折枝也能弄死你。”

    徐前脸上原本的愤懑立刻挥散,取而代之的是贱笑:“其实我就是开玩笑的,姥姥,您想去哪玩呀?”

    “我不想和你玩。”柳三月说道。

    徐前好奇了,虽然他原本就不喜欢肖遥交代给他的这个差事,可还是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呀?”

    “因为你丑呀。”柳三月说道。

    “……”徐前很难理解,现在的年轻人说话都这么直白的吗?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吗?

    等憋屈了一会后,徐前对着肖遥无奈耸了耸肩膀,那意思是告诉肖遥:肖哥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愿意完成这个任务,是人家压根不给这个机会。

    肖遥也很无奈,挥了挥手,暂且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又开始和赵铁牛探讨接下来的军事部署。

    有了赵铁牛之后,王文阁等人肩膀上的担子也轻松了很多。

    如果认真说起来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赵铁牛更了解大秦王朝。

    都说知彼知己,方百战百胜。

    所以,有了赵铁牛之后,他们和大秦王朝扳手腕的这个任务,难度也减轻了很多。

    “虽然现在王尧缺了一条胳膊,可他即便不亲自动手,北满军也依旧非常难缠,相比较之下,其实还是东难军比较容易对付了。”赵铁牛说道。

    肖遥好奇看着赵铁牛。

    众人脸上的表情和肖遥也是如出一辙。

    根据他们手上掌握的情报,简单分析一下,其实东难军,才是最难对付的。

    “以前的东难军,确实是大秦王朝最为出色的一支队伍,而且,从无败绩。”赵铁牛说道。

    肖遥头疼道:“既然是这样,你还说他们最薄弱?”

    “东难军以前的统领,叫董新,只是现在董新已经去世了,牺牲……死在了清秋王朝的战场上。”原本,赵铁牛是下意识想要用“牺牲”这个词语,但是一想现在大秦王朝要是站在自己对立面的,用这样的词语,似乎有些扯淡,于是又赶紧换成了“死”。

    “董新死了,难不成,东难军就崩了?”肖遥说道。

    “那倒也不至于。”赵铁牛笑着说道,“虽然董新死了,但是,原本的东难军也不可能是董新一个人撑起来的。”

    肖遥点了点头,他之前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啊,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疑惑。

    “但是,现在东难军的统领是董新的儿子。”赵铁牛说道。

    肖遥好奇问道:“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和我们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对东难军而言,却是一场灾难。”赵铁牛似笑非笑说道。

    肖遥听出这其中有古怪,于是也没有继续打岔,面露好奇。

    “董新的儿子,叫董异,原本董新是希望自己这个儿子异于常人,其实他的期望还真是被落实了。”赵铁牛说道。

    徐前好奇问道:“那个叫董异的家伙,确实很异于常人?”

    “是,异常的蠢。”赵铁牛说道。

    “……”

    赵铁牛继续说道:“其实,董异确实是有些能耐的,若是谈论军事部署的话,头头是道,而且每一步都说的很完善,并且时不时还能精益求精的为之前的言论添砖加瓦,他是我的学生,我非常了解。”

    董异是董新的儿子,董新又是东难军以前的统领,能够将自己的亲生儿子送到赵铁牛那里去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赵铁牛继续说道:“然而,这小子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什么?”肖遥问道。

    “太过于高傲了,总觉得,自己的军事能力已经天下无敌,可他缺少太多战斗经验。”赵铁牛说道。

    肖遥顿时明悟过来,说道:“这不就是纸上谈兵吗?”

    “纸上谈兵?”赵铁牛眼前一亮,哈哈笑道,“用这四个字概括,倒是非常合适啊!”

    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出现过赵括这个人物,所以自然也没有纸上谈兵这个成语,这还是赵铁牛第一次听到,所以顿时觉得,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董异倒是非常的贴切。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下下巴,说道:“继续说说。”

    赵铁牛也点了点头,接着自己之前的话头,说道:“其实,董异这个人还是非常容易被拿捏住的,太过于自满,骄傲,总是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不足,以前我在大秦王朝就察觉到了,但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挂帅的机会,所以,也难以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一点,轩辕九重一方面是真的看重董异的才华,另一方面,则是觉得董新一声戎马,为大秦王朝付出了汗马功劳,若是不给董异一个表现的机会,显得有些太不近人情,而且,他也担心自己若是亏待了董异,会寒了别人的心,所以还是给了董异这个机会。”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突破点,不过,东难军现在也在我们这条战线上吗?”

    “才来。”赵铁牛说道,“因为我到了,轩辕九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又将东难军调了过来,现在距离我们,还有五十里。”

    肖遥眼神凛然。

    “那我们还等什么,立刻对他下手啊!”徐前兴致高昂起来了。

    赵铁牛倒是并没有立刻开口,脸上的笑容看着有些高深莫测。

    肖遥见赵铁牛没有回应徐前,立刻意识到对方有别的想法。

    他暂时还没想到,于是也没有立刻说话。

    其实之前,他的想法倒是和徐前差不多。

    “还请赵先生指点迷津。”肖遥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赵铁牛手按在桌子上,说道:“你之前砍掉了王尧的一条胳膊,对吧?”

    肖遥点了点头。

    “虽然原本,这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也不可能让北满军伤筋动骨,可这依然是个可利用的一点。”赵铁牛正色说道。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

    “你明白了?”赵铁牛惊讶问道。

    他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说到重点啊!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没听明白,不过我觉得,请赵先生来,还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赵铁牛瞪了眼肖遥。

    特么的,没明白还哈哈大笑,搞得跟什么都猜到了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