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李向南的郁闷
    肖遥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有的时候出于一些原因,他还真得做一些自己明知道不该去做的事情。

    而且在肖遥看来,其实每次都让自己出点子拿主意,是一件非常容易疲劳的事情。

    肖龙象是清秋王朝的大将军,不是皇帝,如果他真的是清秋王朝的皇帝,真不见得,清秋王朝能够撑到现在。

    如果非得轮本事,所有人都认为,肖龙象的本事比那个清秋王朝的皇帝强上不知道多少。

    可是,肖遥不认同。

    他相信,自己的老爹肯定也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也有他们不擅长的事情,比如,不管是肖龙象还是肖遥,都不擅长当皇帝,这可是个技术活,像轩辕九重赵巍峨他们那样的人,生下来就是接受各种帝王式的教育,所以在很多问题上,他们都能看的更加透彻,在该拿主意的时候也可以想出解决问题最正确的方式,在这一点上不管是肖遥还是肖龙象,都是比之不过的。

    做人,还是得有点自知之明的。

    如果不是因为手底下有不少人帮忙,土匪出身的李雄杉想要当好一个皇帝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好在,之前姜国也没有什么强敌,算是太平,李雄杉即便真的有很多不如别人的地方,也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去学习,肖遥不可以,他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现在,他已经站在了大秦王朝的对立面。

    以前王文阁就给武梧桐一个评价,在很多方面,他不如武梧桐。

    至于是什么方面,王文阁自己也说不上来,现在王文阁大概能想明白了,他虽然是北麓的丞相,也足够聪明,但是却缺少武梧桐那样的格局,那样的胸怀。

    很快,武梧桐和赵铁牛两人就到了前线。

    北麓那边,暂时交给赵丹玄主导。

    对于赵丹玄,武梧桐还是百分百信任的,若是赵丹玄真的想要她的皇位,早就有机会了。而且,赵丹玄无儿无女,唯一看重的就是武梧桐,在他的心里也是一直将武梧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也没那个必要争那个皇位,说的跟他还能活很多年似得,皇位即便真的到了他的手上,他也折腾不了多久,现在赵丹玄的生活还算清闲,是一种理想状态,没必要非得自寻烦恼。

    武梧桐早就想到肖遥身边了,这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机会。

    以前,她不敢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因为她是北麓的皇帝,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来到大秦王朝的战场上。

    现在,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没有理由不抓住。

    至于赵铁牛,也是同样如此。

    一方面是他挺欣赏肖遥的,如果不是因为肖遥,他都不会去帮北麓,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也明白,现在大局上确实需要他来制衡肖遥,否则的话,这小子折腾起来,谁都抓不住,确实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你身上的伤势都好了吗?”武梧桐看到肖遥之后,就是一个健步冲到跟前,冲着肖遥的身体就是上下一顿捏,看看哪里疼哪里不疼,也不管在场还有不少人。

    肖遥满脸尴尬,小声说道:“现在可不是吃豆腐的时间啊。”

    武梧桐脸一红,白了眼肖遥,伸出手在他身上锤了一下:“谁想吃你豆腐了?”

    之前和肖遥在一起待了那么久,她早就知道“吃豆腐”是什么意思了。

    然后,武梧桐又是一脸的担心,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啊?非得去冒险吗?王尧虽然是北满军的统领,但是他的一条胳膊,可真没有那么值钱。”

    肖遥笑了一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说道:“我知道啊,但是你不觉得现在咱们的士气提升了很多吗?”

    说到这里,肖遥稍微顿了顿,目至远方,轻声说道:“对于手底下的那几十万士卒而言,他们需要一个开门红,否则,还怎么鉴定他们和大秦王朝的那些士卒们扳手腕的信心呢?”

    武梧桐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肖遥说的这些道理,她都懂,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北麓的女帝,不可能什么都想不明白。

    只是有的时候想明白是一回事,不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而言之,你以后别那么冒险了。”武梧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末了,李向南将李雄杉拉到自己的行帐里喝酒。

    先是根据一个姓氏,然后套近乎,非得说自己和李雄杉是本家。

    对此李雄杉也只是乐呵呵笑着,倒是不置可否。

    他挺好奇,李向南到底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虽然李雄杉在肖遥的面前,表现出来的状态一直都是一种唯唯诺诺迷迷糊糊的,但是并不说明李雄杉真的是个没脑子的人。

    一起的他,即便不是个皇帝,最起码也是个土匪头子。

    这年头,做土匪,做个土匪头子,也是需要智慧的好不好?

    当然了,要是非得论城府的话,他比起李向南还是要差之千里的,即便当了一段时间的皇帝,在这方面,他还是非常看得清自己的。

    所以,他就等着李向南先开口。

    喝的差不多了,李向南总算是点出了今天的主题。

    “你说,你是姜国的皇帝,我是大楚的皇帝,武梧桐是北麓的皇帝,是吧?”李向南手指头沾了点水,在桌子上画着玩,嘴里说道。

    面对李向南的提问,李雄杉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那你不觉得,现在武梧桐一来,有一种想要凌驾在我们之上的意思吗?”李向南皱着眉头说道。

    李雄杉乐了。

    他总算是明白,李向南今天一天脸色都不好看的原因是什么了。

    其实这个问题,再次之前,他还真没想过,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在意的。

    既然现在,李向南说了,他也不介意说几句。

    “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李雄杉说道。

    在李雄杉的心里,对李向南,终究还是地方一些的。

    他明白,他和李向南其实根本不算是一路人。

    他是向着肖遥的,肖遥让他往东,他就绝对不会往西。

    可是李向南不一样,这还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之前在大楚的时候,这家伙就表露出来了自己的野心,可还是被肖遥治的服服帖帖的,可相比较于李雄杉,李向南显然还是不够明智,现在竟然还在这样的事情上发牢骚,老实说,李雄杉是真的有些不大能理解对方的想法。

    其实,李向南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在此之前,肖遥都是凌驾在他们这两个皇帝之上,可是现在武梧桐来了,局势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武梧桐的到来,显然就是要领导肖遥的,这也算是间接性的领导了他们。

    李向南心里郁闷,可以理解。

    李雄杉无所谓的原因也很简单。从始至终,其实他都没有将自己当成姜国的皇帝,在他看来,自己只不过是肖遥在姜国的一个代言人,因为肖遥需要一个姜国皇帝的存在所以才成就了他,而且,姜国的大改变,和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肖遥的帮衬下,想要登上姜国的龙椅,都不是什么难事。

    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非常明白的。

    “你觉得,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吗?”李向南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雄杉,似乎是对对方的态度感到非常难以理解。

    李雄杉深吸了口气,喝了口酒,放下了酒杯,说道:“我觉得,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

    “那你可曾想过,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哦不,都不用传出去,咱们国家的士卒,都在这个战场上,他们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李向南咬着牙问道。

    “爱怎么想怎么想,对肖哥,我服服帖帖的,但是别人若是有意见的话,我觉得,我还是收拾的了的。”李雄杉说到这里,忽然站起身。

    他拿出随手携带的手巾,擦了擦手,眯着眼睛看着李向南,说道:“怎么说你也是大楚的皇帝,难道这么点底气都没有吗?若是这样的话,你这个皇帝还是被当了,肖哥,你不是对手,这一点,我倒是不会嘲笑你,但是,若是你手底下的人,都治不好的话,你还是乖乖退位让贤吧。”

    “……”李向南很难受。

    他没想到,自己一直都瞧不上眼的姜国皇帝李雄杉,竟然能指着他的鼻子嘲讽。

    这算怎么回事?

    他也愤怒起身,看着李雄杉,只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仔细想想其实李雄杉刚才的那一番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而且,他和李雄杉两人之间的出发点根本不一样,在李雄杉的心里,从来都没想过要和肖遥作对,他不一样,他时时刻刻都想着摆脱肖遥对他的控制。

    当然,不是现在。

    他觉得自己的小命还是比较重要的,毕竟自己现在还在被肖遥的毒药拿捏着,如果不是担心对方的解药给的不及时,他才不会跟着手底下的士卒亲自来到姜国和大秦王朝的边境上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