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是非观
    在此之前,魏国皇帝就说过,肖遥是个没有野心的人。

    即便他真的有野心,也成就不了。

    其实,说的简单点,在魏国皇帝看来,肖遥缺少的不单单是帝王之气,缺少的还有格局。

    当柳乘风将消息带回去之后,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愤怒。

    “柳乘风,我说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肖遥想要回去你就不知道劝阻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王文阁第一个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等到王文阁骂的差不多了,柳乘风才无奈说道:“我拦得住吗?”

    “……”王文阁顿时就默不作声了。

    其实仔细想想,这件事情还真拐不上柳乘风。

    大家都知道肖遥这么做很危险,不但希望渺茫,还容易将自己折在这里面,完全不划算。

    肖遥也知道,他偏偏还是这么做了,一意孤行。

    “他要是皇帝,肯定是个昏君!”王文阁气得不行。

    李雄杉脸上的表情看着倒是有些古怪。

    这句话之前,柳乘风也说过。

    以前,李雄杉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肖遥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只要是肖遥想要做的事情,一般都能做到,现在更是可以将这么多国家毫无隔阂的串在一起,和大秦王朝扳手腕,放眼整个灵武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更准确的说,是仅此一人了。

    “我去接他。”李斧作势就要出去。

    “行了,你现在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他若是安全,自然可以回来,若是已经出了事情,你去了又能如何?”王文阁说道。

    “那咱们现在赶紧调兵遣将啊!”徐前激动说道。

    他可是肖遥的头号粉丝。

    王文阁瞥了他一眼,说道:“等准备的差不多了,时间也过去大半了。”

    确实,想要调动数万人,去和长坪里的北满军扳手腕硬碰硬,这得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哪怕打个群架摇几个人,不也得一会吗?

    更何况是数万人呢!

    没过多久,肖遥也就回来了,身上血迹斑斑,怀里抱着一根胳膊。

    “这是王尧的?”王文阁快步走到跟前。

    在场的人,谁都能看出,肖遥此时脸色发白,脚步虚浮。

    身上的鲜血,大部分都是敌人的,但是在肖遥的身上也有一些伤口。

    是箭伤。

    “嘿,之前想要将王尧的脑袋夺下来祭旗,结果那孙子的反应太快了,只有在极短的时间内剁下来一条胳膊。”肖遥将怀里带着血迹的胳膊扔个了王文阁,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王文阁沉吟片刻,先将肖遥扶着坐下。

    过了一会,他才问道:“划算吗?”

    肖遥想了想,说道:“我毫发无损,就划算,最起码,在别人看来是这样。”

    “那,你自己看来呢?”王文阁问道。

    “体内灵气干的差不多了,想要恢复过来最起码也需要四五天的时间,而且,还得耗费一些灵丹,养伤的话,大概也需要十天的时间。”肖遥抠着手指头计算道。

    “在这十天里,已经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王文阁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这显然,是个亏本的买卖啊!”王文阁说道。

    肖遥哈哈笑道:“不碍事,我先回去休息了,其实仔细想想,还是划算的,至于为什么,你也明白。”

    王文阁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众人目送着肖遥离开。

    看肖遥的身子骨,现在的他好像一阵风都能将其吹倒一般。

    “让军营中所有修仙者都保护好他。”王文阁眼神一冷说道。

    “是。”徐前点头,领命下去。

    确实,现在的肖遥非常虚弱,随便来个高手,都可能将肖遥的脑袋给摘了。

    “李斧,交给你个任务。”王文阁说道。

    李斧一愣,问道:“什么事情?”

    “去北麓,将赵铁牛带过来。”王文阁说道,“最好也能将女帝给带过来,到时候,你和刘玲两人都留在北麓的战场上,多带一万人过去。”

    “从这里,抽调?”李斧一愣,问道。

    “是。”王文阁说道,“咱们现在不缺一万人,但是,却一个能制得住肖遥的家伙。”

    王文阁说到这里,也有些无奈:“咱们这些人说的话,他可不会听……”

    “那北麓没了女帝和赵铁牛,岂不是没了主心骨?”

    “清秋王朝那边会抽调人过去的。”王文阁说道,“一旦赵铁牛和女帝离开,清秋王朝那边定然还会有个杀手杀过来,不需要我们多说,而且,在北麓还有一个赵丹玄,他也能稳住局势。”

    想了想,王文阁又说道:“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魏国皇帝的话,也可以听,反正现在北麓和魏国是联军,一起攻打赵国。”

    “……”李斧哭笑不得,“我们北麓的士卒,听魏国皇帝的话?”

    “叶听潮的话也可以听。”王文阁说道,“放心吧,在这样的局势下,即便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将北麓士卒往沟里带。”

    李斧想了想,小声说道:“这件事情当真不需要和肖哥说?”

    “和他商量个屁!”王文阁怒道,“他现在倒下了,我就是说一不二的人,给我去!”

    李斧还想继续辩驳,却被一旁的刘玲拉了拉胳膊,只要作罢。

    其实李斧有意见,也在王文阁的意料之中。

    即便肖遥做事情偶尔有些糊涂,可在李斧徐前等人的心里显然还是更倾向于听肖遥的话。

    哪怕肖遥要把他们往沟里带,这些年轻人,都会二话不说的往里面跳。

    说到底,肖遥才是他们的魂,他们的信仰。

    等走出了帐篷之后,李斧看了眼刘玲,问道:“需不需要我偷偷去和肖哥说一声?打个招呼也是好的。”

    “不用了。”刘玲说道,“肖哥不会答应的。”

    “那……”李斧很是犹豫。

    “其实,你也觉得王文阁说的很有道理,不是吗?”刘玲笑着说道。

    李斧不置可否。

    “为了大局,应当如此。”刘玲说道,“肖哥说,只要发生战斗,他就会冲在最前面,这样的话听着确实很能提升士气,但是未必理智,不是吗?”

    “那是。”李斧笑着说道,“肖哥才是主心骨,若是他真的有了什么闪失,这几十万兵马,也不过是一盘散沙。”

    刘玲点了点头,看着李斧,继续问道:“你也明白,王文阁柳乘风李雄杉他们也都明白,但是他们说什么了吗?他们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们也都明白即便自己说了,也没什么作用,肖哥不会听他们的话,肖哥是个非常有自己想法的人,在他看来,自己这么做是大义,也确实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战争不需要义气,否则就是意气用事。”

    李斧深吸了口气,抬起脑袋仰望星辰。

    过了一会,他看着刘玲,说道:“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刘玲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其实,学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对于李斧而言,也是一种成长。

    作为李斧的女人,她最希望的自然就是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慢慢成长起来并且比之前要更强大。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整顿好,并且带着一万人,往北麓赶着。

    等到肖遥恢复过来的时候,也知晓了这件事情,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倒也没生气。

    王文阁原本还想要负荆请罪,然而,肖遥还是非常大度的。

    其实有些问题,他也意识到了。

    自己又不是圣人,不可能什么错都不犯。

    只是这是战争,不是小打小闹,别的事情做错了,还可以弥补,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错,就得多死很多人,这显然不是肖遥愿意看到的,他又不是小孩子了,没理由,是自己犯下的错,却还要别人用性命来为自己买单。

    这样对自己手底下的那些士卒而言很不公平,自己是人,他们也是人,都是爹生娘养的,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且他觉得,那些动不动就要将旁人当成蝼蚁的家伙,都是混蛋。

    这就是肖遥的想法。

    他也觉得,现在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虽然王文阁这么做没有和自己说,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都是可以理解的,这段时间躺在床上,肖遥也思考了很多,觉得自己之前做事情的方式确实有些欠妥,虽然是想要用王尧的人头,为自己这边的人提升士气,可当真是九死一生,显然自己就回不来了,最后也只是带回来了一条胳膊。

    现在的他,身边确实需要一个能够制衡他的人。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身上的有点挺多的,并且在这场战争中,自己的位置也很重要,但是,在很多方面,自己还是缺少一些大局面,时不时的确实喜欢意气用事,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挺好的,之前还去赵国逛游了一圈,不信你问问柳乘风他们那些人,是不是觉得肖遥的冒险已经是一种常态了,要是哪天肖遥畏首畏尾不管做什么都要三思后行的话,估计那些人才会觉得肖遥不再是肖遥了。

    若是肖遥真的责怪王文阁,显得就有些不懂得分辨是非了,他的是非观还是挺正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