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尊重规则
    从轩辕天宁的言语和动作中,肖遥便能看出,他对那个老人,态度非常的谦卑。

    这让肖遥着实感到好奇了。

    要知道轩辕天宁在大秦王朝虽然没什么实权,可再怎么说那也是大清王朝的太子。

    在大秦王朝,能有几个人,让对方如此对待呢?

    这么一瞬间,肖遥甚至下意识想着,对方莫不是将轩辕九重那个老贼给带来了吧?

    可他从对方的身上也没感觉到什么杀气,这时候倒也放心了许多。

    毕竟肖遥以前是个杀手,对杀气还是非常敏感的。

    等坐下来之后,肖遥也没有立刻开口,坐在他面前的老人,只是眯着眼睛,脸上的皱纹都堆积在了一起,看他的眼神,却让他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过了许久,肖遥终于忍不了这种大眼瞪小眼的局面了,主动开口说道:“老先生,您是不是以前见过我?”

    “没有。”老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即是如此,为何您看着我,像是看到了老朋友似得。”肖遥忍不住说道。

    “哈哈,老朋友?”老人摆了摆手,说道,“这么说,倒是有些过了,应该是见到了老乡吧。”

    “老乡?”肖遥很难理解这个词汇。

    老人并没有立刻开头,反而转过脸,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轩辕天宁,说道:“你先出去吧。”

    轩辕天宁眉头一皱,越发好奇。

    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听的。

    但是老祖宗的话,他还是不敢忤逆的,当下,也只能点了点头,默不作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顺便掩上了房门。

    可能是因为不放心,轩辕驰骋又随手布下了一个结界,肖遥原本对结界便有些熟悉,再加上此时的灵气感应,他不由有些吃惊,他忽然察觉到,对方布下的这个结界,极其深奥,即便是七八重高手也破解不了,这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手法,而是绝对的实力。

    若是以肖遥的手法,或许也能做到,但是两人的路子却完全不一样。

    看到肖遥眼神中诧异的神色,轩辕驰骋随意说道:“都活几百年了,这么点小手段还是该有的。”

    “……”肖遥沉思不语。

    “对了,你对我,就没什么好奇的吗?”轩辕驰骋问道。

    显然他有些难以接受肖遥如此淡定的表情。

    肖遥想了想,问道:“那您今年多大了?”

    “……”这次轮到轩辕驰骋无语了。

    这特么说了半天,好奇的就是这个啊?

    这个也不是重点好不好?

    “过了五百岁之后,我就没计算过了。”轩辕驰骋说道,“不过大概也撑不了几年了,没有办法飞升,便有了一个大限,你说这人,为什么就一定要有生老病死吗?”

    肖遥笑着说道:“若是每个人都没有生老病死的话,这灵武大陆还装得下这么多人吗?”他还觉得,对方之前说的撑不了几年,少说也是几十年,甚至是数百年。

    当初许狂歌没飞升,不都活了七百多岁?

    “哈哈,灵武世界放不下,算什么 ?”老人说道。

    肖遥猛地一怔,随即瞳孔也是骤然收缩,仿佛是听到了什么足以震惊整个世界的话一般。

    他原本是擅长抓住对方话语中的重点。

    刚才的重点就是,自己之前说的是灵武大陆,但是老人说的确实灵武世界。

    灵武世界和灵武大陆,虽然只是有两个字的区别,但是在意思上确实天差地别。

    所以说,肖遥的震惊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看着肖遥脸上吃惊的表情,轩辕驰骋丝毫不足为奇,说道:“之前我都已经和你说了,咱们是老乡,你还不明白吗?”

    “……”肖遥觉得自己真的想不明白。

    其实这个时候,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他觉得,他所认为的那样,应该是最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李白的诗,你用的如何?”轩辕驰骋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说道。

    “……”肖遥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这个时候的他,有一种浑身上下都被人看穿了的感觉。

    看着他瞪大了眼睛,脑门上都布满密密麻麻汗珠的样子,对此,轩辕驰骋还是非常满意的。

    在他看来,肖遥感到不可思议,露出这样的表情,其实是最正常的。

    要是肖遥还是满脸茫然的样子,他反而觉得有些好奇了。

    “白乐天,杜子美的诗,都没用吗?”轩辕驰骋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

    乐天,是白居易的字,子美则是杜甫的字。

    对方能够直接将这些说出来,其实已经足够表达很多东西了。

    这还真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反而发生了。

    “你也是从我之前那个世界来的?”肖遥问道。

    “是,不过我要比你早生很多年了,我死的那一年,大概是在万历七年。”轩辕驰骋说道。

    肖遥算了一下,万历是明朝那时候,时间上的话,还真差不多。

    “你是死了之后过来的?”肖遥忽然问道。

    “是。”轩辕驰骋苦笑了一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我知道,你们都是通过传送阵,我不是。”

    肖遥有些吃惊,说道:“如此一来的话,那岂不是每个人死了,都不是真的死了,而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我觉得,即便人死之后,真的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恐怕也会被抹除记忆,而且,我并不是投胎重生,更没有去过地府见过阎王,当我死了之后,再次睁开眼睛,便出现在了灵武世界,我原本的名字,并不叫轩辕驰骋,而是叫李宏,字任萧。”

    说到这里,轩辕驰骋沉默了片刻,又继续说道:“原本的轩辕驰骋其实早就已经死了,是大病死的,所以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三十岁。”

    肖遥已经目瞪口呆了。

    现在轩辕驰骋和他说的这些话,让他有些难以相信。

    不过,他觉得,对方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否则,对方也没必要编织出来一个这么大的谎言来欺骗他,完全没有意义。

    他觉得,以对方的实力,若是真的想要弄死自己的话,可能,易如反掌。

    既然对方没有直接弄死他,还唧唧歪歪说了那么多,就没有说谎的可能了,而且,有那么多的铺垫和基础,其实现在不管轩辕驰骋说的有多么的玄乎,他觉得都不是没办法接受的,在肖遥很小的时候,他从来不觉得,能有什么人,可以长生不老,更不会有什么仙人,可随着自己的实力逐渐变强,站得越高看的越远,他才发现,其实有很多东西,并不是真的愚昧,而是愚昧的人看不到,所以才会下了“愚昧”这么个定义。

    他相信,在以前的地球上肯定出现过很多的仙人,所以才会留下那么多的传奇,只是后来灵气逐渐稀薄,再加上工业时代的到来,修炼环境更是日况俞下,从而导致,不要说修仙者了,普通人即便是想要修炼都难如登天。

    在历史的浪潮中,依然有些修仙者可以寻觅,比如骑青牛一去不复返的老子,再比如王诩,再比如张三丰,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带着不愿意相信的目光去看待这些人,自然也就变得不可信了。

    肖遥原本根深蒂固的世界观,都已经被推翻了,现在听轩辕驰骋说这些,自然没什么不愿相信的了。

    “真没想到,除了我和我父亲之外,竟然还有别的……穿越者?”肖遥试探着说出了这个词。

    “你和肖龙象或许是穿越者,我只能算是一个重生者。”轩辕驰骋摆了摆手,说道,“我已经和你说了这么多,现在也该到我问问你了吧?”

    肖遥赶紧点头,笑着说道:“您想问什么,问便是。”

    “你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明朝可还在?”

    “明朝是四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我来这里是公园2017年,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叫崇祯,吊死在歪脖子树上了,等以后你要是想要去看看,我带你去京都,歪脖子树现在还在呢,都变成旅游景点了。”

    “……”轩辕驰骋长舒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看开了,天下分分合合,没有一个能永远矗立不到的王朝。”

    肖遥不置可否。

    “你准备回去吗?”轩辕驰骋问道。

    肖遥使劲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挺希望你回到你之前的那个世界的。”轩辕驰骋说道。

    “为什么?”肖遥好奇问道。

    “因为我怕你们打破了这个规则。”轩辕驰骋说道。

    “规则?”肖遥一阵好奇。

    “在这个世界,还有之前的世界,一直都存在着很多的规则,你没想过吗?”轩辕驰骋问道,“比如,死亡,就是最大的规则,很少有人能够逃脱出去。”

    说到这里,轩辕驰骋站起身,说道:“灵武世界,现在挺好的,你们若是真的留下,你们心里的秘密,不可能一辈子都不与人说,到时候整个灵武世界的人都有可能会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们不再重视规则,灵武世界或许还会变成另外一个地球,那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还在消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