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再次见面
    赵巍峨很郁闷。

    他怎么想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叶听潮那个王八蛋。

    如果对方只是魏国一个普通的将士,那魏国皇帝或许会为了大局,将对方给交出来。

    但是叶听潮在魏国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虽然他和魏国皇帝没打过什么交道,对对方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对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听话的将叶听潮乖乖交出来的。

    即便魏国皇帝真的敢答应,那魏国的踏天宗能答应吗?

    哪怕魏国的踏天宗真的因为当初宗门气运被夺之事耿耿于怀,懒得搭理存心作死的叶听潮,那魏国的百姓们呢?要知道,叶听潮的身份,不单单是在青阳城,即便是在整个魏国,都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当然了,和肖龙象在清秋王朝的地位自然是比不上,可却差不了多远,不单单是叶听潮,即便是姜国的洪飞升,对姜国而言,也是那些修仙者们的信仰。

    赵巍峨也知道,即便自己不是赵国的皇帝,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以他现在的修为,依然能够在赵国的老百姓与修仙者心目中竖起一根旗杆。

    这一点,毋庸置疑。

    坐在椅子上,赵巍峨将手上的奏折随手扔到了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脸。

    “这个灵武世界,是真的乱了。”赵巍峨苦笑着说道。

    在赵巍峨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一身长袍。

    “皇上,以前的灵武世界,也挺乱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

    赵巍峨看了眼那个男人,摇了摇头。

    “以前的灵武世界虽然混乱,但是还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可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以前那只是我和轩辕九重之间的对垒,现在都是有些群雄争霸的味道了。”

    说到这里,赵巍峨停顿了一下,嘴角浮现一丝轻笑,所有所思,继续说:“说来有趣,就是那一个叫肖遥的家伙,能够将整个世界搅乱,你说,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妖孽啊?”

    中年男人笑了一声,拍了拍身上白色的长袍,说道:“哪怕他真的是个横空出世的妖孽,那又如何?是妖您就收了他,是鬼您就灭了他,是神您也能弑了他,不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也不可能逃脱您老人家的手掌心啊!”

    赵巍峨对此只是冷笑了一声。

    “其实之前我也想明白了,如果真的只是凭借肖遥一个人的力量确实不可能翻出太大的浪花,但是在他的身边还有很多高人啊,比如赵铁牛,洪飞升,再比如智将王文阁宋雨轩等人,我就没有他那么好的运气了,我的身边,除了你们这些一天天只会拍马屁的草包,就没什么可用的人了。”

    赵巍峨这一番话说完,站在他面前的白袍男人,只能讪笑不已。

    “其实我始终觉得,即便赵国真的和大秦王朝一起将清秋王朝打下,在凭借着一己之力,将大秦王朝驱逐,那又如何呢?赵国始终不是大秦王朝,更没有什么可用之人,我本身就不是那种有天大本事的人,即便我真的是个有大能耐的人,那又如何?哪怕是一张桌子都需要四条腿撑起来呢。”

    中年男人赶紧俯首:“皇上,赵国大国泱泱,定然人才济济,只要善于开发,绝对有很多金石。”

    “是吗?”赵巍峨哈哈笑道,“那你给我举荐几个?”

    “碧如,红阳郡守徐醇锋?”

    “那个只知道死读书,不懂变通的傻子吗?”赵巍峨问道。

    “……”中年男人想了想,又说道,“再比如,南辽张家的张思路?”

    “是个三等高手,在一心寻道的情况下,花了大半辈子,才修炼到这样的修为,有什么好说的?”

    “……”中年男人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赵巍峨站起身,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有能耐,就在给我说一个出来啊!”

    “皇上。”中年男人忽然停止了腰杆,看着赵巍峨,眼神锐利,问道,“臣不服。”

    “不服什么?”

    “不服您的谬论!”

    赵巍峨眉头一皱,死死盯着他,伸出手指着对方的鼻子说道:“齐园,你今天要是给我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我定然弄死你!”

    叫齐园的中年男人握拳,沉声说道:“您说,徐醇锋不懂变通,那臣斗胆问,当初徐醇锋父亲徐聊主张变法,为何被皇上处死?现在,不还是沿用了当初徐聊的主张?效果如何?在碧如,张家张思路,十八岁进入一重高手,算是天纵奇才,可我赵国可曾搭过一把手,皇上可曾为他解过一次惑?”

    齐园眼神骤然变冷,说道:“皇上,赵国从未缺过人才,只是赵国,真的需要那些人才吗?皇上说自己不是那种有大能耐的人,不可能一个人撑起偌大的赵国,可您何曾需要过别人过来搭把手?您心里当然没觉得,是您一个人撑起了赵国?”

    “……”赵巍峨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大概是没想到齐园竟然会在他的面前挺直了腰杆子,说出这样一番话。

    “皇上,臣说完了。”齐园深吸了口气,笑着说道,“若是想要将臣处死,臣便赴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话是谁说的臣忘了,也从未觉得有什么道理。只是——若是皇上能听进去一两句并且牢记于心,臣死而无憾!”

    赵巍峨摆了摆手。

    “我也没觉得你说错了什么,只是习惯了你在我面前溜须拍马唯唯诺诺的样子,忽然见你挺直了腰杆子,有些不适应罢了。”

    “……”齐园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先下去吧。”赵巍峨摆了摆手。

    看到齐园还是有些忐忑的表情,赵巍峨哈哈笑道:“我是赵国的皇帝,我若是真的想要弄死你,现在就可以,也没人敢在我面前多说一句话,既然说不会杀你,就肯定不会与你虚与委蛇的,没那么必要。”

    齐园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赵巍峨重新坐在椅子上,目光透过大殿的正门,眺望着远方。

    “真的,是我错了吗?”赵巍峨忽然想要反思这个问题,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配做这个皇帝……

    姜国,肖遥的压力很大。

    柳乘风王文阁等人的压力更大。

    他觉得,肖遥之前吩咐他们要将三军整合在一起,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这些人,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

    要说让他们一点隔阂都没有,实在是太难了,即便真的将他们编制在一起,也有很大可能貌合神离。

    所以,还不如让他们各司其职,姜国的士卒去一条线,北麓的士卒去另外一条线,这样一来,倒是能避免很多麻烦。

    其实,肖遥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也有自己的想法。

    王文阁等人考虑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考虑到了,但是他考虑的还要更多一些。

    将所有人混合在一起,才是真的让那些人全力以赴。

    比如一方受围,所有人都会冲上去营救,并且是付出全力的营救,毕竟那里面还有自己家的人呢。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姜国的士卒被围困,大楚的士卒,即便真的会出手营救,也不一定能做到全力以赴。

    大秦王朝的边境,已经开始严防起来了。

    其实现在对于大秦王朝而言,也是一种困境,他们一方面,要担心清秋王朝那边的动静,另一方面,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下面肖遥带领的三国联合军。

    姜国里,现在有多少大秦王朝的谍子,肖遥等人也不知道,他们也没有浪费时间去抓捕,因为根本抓不过来,只要残留下一个,消息都会传回去,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秦王朝里,不也有很多姜国大楚北麓的谍子吗?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能放一些烟雾.弹,假消息,战争的信息站上原本就是如此,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一片烟雾缭绕,真相虽然藏在其中,却还是要绞尽脑汁的去分辨,否则,也不可能专门存在一个情报分析这样的机构。

    目前,肖遥还没有主动出击,不要说王文阁等人好奇了,即便是大秦王朝那边的人,也在好奇。

    他们都想不明白,肖遥到底还在等待什么。

    如果说着急的话,现在所有人,大概都没有肖遥着急了,只是他明白,真的想要出兵,一方面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另一方面,也得收到大秦王朝内部的消息。

    轩辕天宁。

    肖遥和轩辕天宁现在可是盟友,在很多方面还是要通通气的,而且七天前,他就得到消息,说这几天大秦王朝里的人会来见他,虽然对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但是肖遥想也不想,便能猜到来的会是什么人。

    大秦王朝内部,他认识的人也不多,轩辕轻寒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前来找他的。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等到了第二天,他就见到了轩辕天宁,让他好奇的是,在轩辕天宁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老人。

    看架势,似乎站在轩辕天宁身边的老者,才是这一次的主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