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困兽之斗
    轩辕天宁看着轩辕驰骋,眼神中除了惊讶之外就是浓浓的疑惑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轩辕家族的老祖宗,要去见肖遥。

    而且,还要去姜国。

    “老祖宗,您是要去杀了肖遥吗?”这就是轩辕天宁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看着轩辕驰骋,他也下意识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轩辕驰骋瞪大了眼睛看着轩辕天宁,问道:“我为什么想要杀他?”

    “……”轩辕天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甚至觉得老祖宗问自己的这个问题,简直毫无道理可言。

    老祖宗为什么想要杀肖遥?

    这理由简直一抓一大把好不好!

    就凭肖遥现在是大秦王朝的敌人,够不够?

    就凭肖遥是轩辕九重的眼中钉,是轩辕家族的肉中刺,够不够?

    就凭肖遥已经成为了一座巨山,挡在了大秦王朝的面前,甚至给大秦王朝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够不够?

    这不都是老祖宗应该杀了肖遥的理由吗?

    老祖宗看轩辕天宁满脸懵逼的表情,哈哈笑道:“其实我们考虑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对我而言,大秦王朝如何,轩辕家族如何,和我都没太大的关系,算了,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帮我。“

    轩辕天宁面露犹豫之色,当下也不知道该答应好,还是拒绝好。

    轩辕驰骋深深看了眼轩辕天宁,大概是猜到了对方心里的顾虑,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在想,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拒绝我?”

    轩辕天宁赶紧摇头:“天宁不敢。”

    “哈哈,你不愿意帮我,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和肖遥产生太多关联和联系的话,很容易暴露出去,而且,还会让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下,其实到也简单,我给你一个许诺,如何?”

    轩辕天宁好奇看着对方,等着自己家的老祖宗继续说下去。

    轩辕驰骋继续笑着说道:“我许诺,如果轩辕九重真的要杀你的话,我可以救你一命。”

    轩辕天宁瞪大了眼睛,有些震惊,但是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觉得,若是轩辕九重想要杀谁,天底下,便没人能拦得住他了?”轩辕驰骋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虽然我不一定能杀了轩辕九重,但是,想要挡住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以为,轩辕家族,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办法飞升吗?”

    “……”轩辕天宁精神一震,像是明白轩辕驰骋的意思了。

    他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惊恐了。

    “怎么了,反正你又不是什么强大的修仙者,你这一生,也没想过非得飞升,只是想要成为大秦王朝的皇帝而已,既然是这样,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轩辕驰骋问道。

    轩辕天宁这么一想也松了口气,确实,反正自己这一生追逐的目标也不是这个。

    “什么时候能安排好?”轩辕驰骋问道。

    轩辕天宁小心翼翼问道:“真的不会暴露出去吗?”

    “这个就看你了。”轩辕驰骋笑着说道,“反正,这都是我交代你去做的事情,若是我还能帮你考虑的面面俱到……”

    说到这里,轩辕驰骋忽然眼神一冷,沉声问道:“那还需要你做什么?”

    轩辕天宁脸色发白,点了点头,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面对轩辕驰骋,他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在轩辕驰骋的身上,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长辈的和蔼,好像,他们身体里流的血都是不一样的一般。

    要知道,他们都是轩辕驰骋的后人啊!

    可看轩辕驰骋的样子,若是他和轩辕九重犯了什么忌讳,只要轩辕驰骋有足够的实力,就能将他们立刻斩杀了一般。

    “老祖宗,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轩辕天宁忽然开口问道。

    轩辕驰骋稍微皱了皱眉头,犹豫了片刻,问道:“什么?”

    “您为什么比较喜欢轩辕轻寒呢?”轩辕天宁笑着说道。

    “不喜欢轩辕轻寒难道喜欢你和轩辕九重这两个老家伙吗?”轩辕驰骋好奇问道。

    “……”轩辕天宁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即便是我小时候,您也不是特别喜欢我啊。”

    “因为,轩辕轻寒和你们都不一样。”轩辕驰骋笑着说道。

    “嗯?”轩辕天宁越发好奇了。

    他没想明白轩辕驰骋说的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

    要说不一样,他和轩辕轻寒之间的不一样可就太多了,比如轩辕轻寒是个女孩子,他和轩辕九重都是个男人,而且身高年龄长相也都不一样啊!

    像这种话说的简直毫无意义啊!

    他也明白,既然轩辕驰骋这么说了,那想要表达的,肯定不会是自己理解的这个意思。

    “她的想法没有你们那么复杂。”轩辕驰骋说道,“有的时候,做人就是这样,想要得到的越多,偏偏事与愿违,反而什么都不想要,会得到的更多。”

    轩辕天宁低头皱眉,却并没有说话。

    轩辕驰骋摆了摆手,示意让轩辕天宁离开。

    轩辕天宁倒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北麓,终于开始爆发了第一场战斗。

    这是在边境上,与赵国的第一次交手。

    只是一小撮兵力,进入了北麓境内,北麓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将对方给打回去了。

    其实,傻子都知道,这只是赵国的一种试探。

    他们想要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北麓的防御,是不是变得非常薄弱了。

    可结果,显然不是他们所想象中的那样。

    且不说现在北麓边境还驻扎数万兵马,即便只是无声营的一部分,还有一个赵铁牛,就足够赵国喝一壶的。

    这一场战斗,赵国自然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还损失掉了三千多人。

    不过这三千多人的牺牲也不是毫无价值的,最起码,让赵国明白,想要一口吞掉北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其实以赵国的实力,若是真的想要将北麓给吞下来,还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现在,赵国做不到全力以赴,否则,在北面的防线,就会非常薄弱。

    赵巍峨即便是个傻子,也不愿意丢帅保卒,这样的糊涂事情,赵巍峨肯定做不出来。

    相比较于北麓,还是清秋王朝,更可怕一些。

    赵巍峨麾下,能用的人,实在不多,赵巍峨不可能离开与清秋王朝撕开的那个战场,北麓又有赵铁牛坐镇,所以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去攻打北麓,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且,在北面,清秋王朝也逐渐开始给赵国施加压力了。

    肖战与苏长留两人,伺机而动,随时都有可能对赵国发起一场大的冲击。

    赵巍峨知道,他们这么做,其实也是想要保北麓安危。

    或许从开始到现在,武梧桐都没有见过肖龙象,但是清秋王朝和北麓大楚姜国已经达成了共识。

    成功做到这一点的人,自然就是肖遥了。

    让赵巍峨感到头疼的是,他觉得,肖遥和肖龙象之间简直就有一种微妙的心灵感应。哪怕他们不见面,肖龙象似乎都能猜到肖遥的意图,肖遥也是如此。

    最重要的,其实也是因为肖遥和肖龙象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

    所以当肖遥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肖龙象就能立刻猜到这个小子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了。

    肖遥的话,他的反应比起肖龙象还要更快一些。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姜国境内,誓师大会结束之后,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总算是暂且稳住了军心。

    只要能让手底下的人,敢于面对大秦王朝拔出手中的刀,这对于肖遥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魏国,却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青阳城城主叶听潮,带着两个随从,进入了赵国境界,并且,斩杀了两个膏粱子弟。

    这两个膏粱子弟的父辈,都是赵国的二品官员。

    这无疑是捅了马蜂窝,让赵巍峨百思不得其解。

    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将叶听潮留下,并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又得离开清秋王朝的战场,这就是牵一发而动之全身,在他不出手的情况下,想要将叶听潮留住,就很难很难了,更何况叶听潮手底下的那两个随从还都是三重高手,似乎都是踏天宗的人。

    其实,叶听潮的做法,也等于是向赵国宣战。

    让赵巍峨想不明白的是,他很好奇,这到底是叶听潮向他赵国宣战,还是魏国向赵国宣战。

    当魏国皇帝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叶听潮在赵国杀人的事情,早就已经传了回来。

    他苦笑了一声,总算是明白肖遥到底交代了叶听潮什么事情。

    当赵国的五千士卒追着叶听潮,一直进入魏国边境的时候,魏国皇帝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立刻发兵,将那五千人全部赶了回去。

    赵巍峨彻底明白了。

    这就是魏国的宣战!

    对于赵国而言,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不单单是大秦王朝,即便是赵国,也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中。

    北麓清秋魏国,形成包夹之势。

    这对于赵国而言,就是一场困兽之斗!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