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我要见肖遥
    大秦王朝,皇城内,依旧平静。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仿佛,依旧听不到外面的号角声。

    文人们依旧吟诗作对,武人们时而摆擂切磋。

    在天机阁内,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所有谍探都已经忙碌起来,然后全部交往上头开始收集,统计。

    大战虽然还没有拉开帷幕,可是情报网却已经开始往中心收拢。

    任何一个国家,其实都是如此,只是大秦王朝的情报网相对而言更加完善一些,其次便是北麓,这还是在肖遥的授意下,才开始进行的。

    轩辕驰骋依旧每天去钓鱼,这已经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一种生活习惯。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修为,也不知道他活了多少年,但是既然是轩辕九重的老祖宗,想必,修为也是深不可测。

    实际上,他从来都没有出过手,在十大高手排行榜上也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

    在灵武世界,在大秦王朝,知道这位存在的人,都没有多少。

    除了轩辕家族里和天机阁内的这些人。

    在轩辕驰骋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

    正是如今大秦王朝的太子,轩辕天宁。

    在大秦王朝,轩辕天宁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在大部分人看来,轩辕天宁压根就活不过轩辕九重。

    所以,这也是一辈子的太子,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大秦王朝真正的统治者。

    甚至于说,这就是一个隐形人的存在。

    在大秦王朝能知道当今太子叫什么名字的人,恐怕都寥寥无几。

    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了。

    “老祖宗,您找我?”轩辕天宁面对轩辕驰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会感觉非常有压力,这是他在面对轩辕九重时候都感觉不到的。

    以前他还想过,老祖宗的实力,是不是已经在轩辕九重之上了,但是这个可能,似乎又不是很大,毕竟,轩辕九重已经是灵武世界第一人的存在,还是站在九重高手巅峰的修仙者,若是老祖宗的实力,真的比起轩辕九重还要强大的话,那就是仙人级别的了,早就已经飞升了,又怎么可能,还在大秦王朝呢?

    轩辕驰骋看上去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白眉飘然,嘴角微微上扬,似乎面带微笑。

    按道理说,这是一个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给别人压迫感的人。

    可是轩辕天宁站在老祖宗的面前,却完全做不到内心平静如止水。

    特别是在接触到老祖宗目光的时候,他总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即便是轩辕九重,以前不也说过,在天底下,没有老祖宗不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人,可以和老祖宗玩什么瞒山过海吗?

    虽然他一点都不喜欢轩辕九重,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轩辕九重的目光就是要比他更长远一些,知道的也要比他多很多。

    “那边还有一根鱼竿,一起钓鱼。”轩辕驰骋说道。

    轩辕天宁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老祖宗火急火燎把自己给叫过来,就是为了,钓鱼?

    这不是闲的没事干吗?

    即便老祖宗真的闲的没事干,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别人都和老祖宗一样显得没事干啊!

    但是,轩辕天宁肯定不敢忤逆老祖宗的意思,而且,在他看来,自己能够得到和老祖宗单独聊天的机会,还是很少的。这么些年来,轩辕家族,唯一一个能够和老祖宗走得很近的人,就是几十年前的轩辕九重,还有现在的轩辕轻寒。

    之所以说几十年前,是因为自从轩辕九重主张争霸天下的时候,老祖宗就自然而然的和他疏远了。

    轩辕九重自然也察觉到了,但是他明白,这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所以,轩辕天宁能够得到和老祖宗一起垂钓的机会,到也实属难得了。

    等坐下来之后,轩辕天宁拿起鱼竿,穿上鱼饵,便也坐在了小马扎上,开始垂钓。

    老祖宗没有主动开口,轩辕天宁也不会立刻去问。

    然而,让轩辕天宁感到诧异的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老祖宗竟然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这也让他不得不好奇,老祖宗把他叫过来,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垂钓。

    在这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里,老祖宗那边倒是钓上来不少条鱼,然后全部被扔进了桶里,等到差不多了,又全部将其倒回去。

    可轩辕天宁发现,自己这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和老祖宗做的并不是很远。

    其中,他不下于十几次,提起自己的鱼竿看一看,发现上面的鱼饵依旧完好,只能再次将其放入水中,中间也换过几次鱼饵,却依旧不见鱼凫下沉。

    他忍不住想着,是不是自己钓鱼的方式不对。

    难不成,这水里的鱼儿,都成了精,懂得辨认,只吃老祖宗抛下去的钩子?

    完全没搭理可言啊!

    “钓鱼,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耐心,不管做什么事情,若是没了耐心,都很难圆满。”老祖宗忽然开口说道。

    轩辕天宁微微一愣,神经瞬间紧绷,脑门上竟布满汗珠。

    他总觉得,老祖宗的这一番话,像是若有所指。

    老祖宗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鱼儿只上我的钩,不吃你的鱼饵吗?”

    轩辕天宁摇了摇头,又开口说道:“请老祖宗赐教。”

    “因为你是你,我是我,我能做到的事情,你不一定能做到,你能做到的事情,我也不一定能做到,各尽其力,各司其职,大概就是如此了。”老祖宗继续说道。

    轩辕天宁苦笑了一声,又有些若有所思。

    等老祖宗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从鱼钩上取了下来,放入水中后,才继续说道:“你如何评价肖遥?”

    “啊?”轩辕天宁脸色一变,又摇了摇头,“没什么评价,毕竟没有深入接触过。”

    “那倒是,毕竟只是见过一面。”轩辕驰骋轻描淡写道。

    轩辕天宁脸色大变。

    他立刻放下手中鱼竿,对着老祖宗跪了下来,并且脑袋磕了下去,不敢抬起来。

    “虽然恭敬,可我依然感觉到了你身上的杀气。”老祖宗哈哈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在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人,还真没几个,即便是轩辕九重也没那个能耐,我不想死,谁也杀不了我。”

    “……”轩辕天宁赶紧使劲磕头,“天宁不敢。”

    轩辕驰骋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怜生在帝王家,这句话用在你身上,其实一点都不过分,我知道,你有才能,也有自己的雄心壮志,只是,轩辕九重挡了你的路,你能给大秦王朝一片安稳,这是你能做到的,也是轩辕九重做不到的,但是轩辕九重能做到的,你同样也有很多做不到。”

    说到这,他转过脸,看着轩辕天宁,笑眯眯的样子让人看着却有些毛骨悚然:“你觉得,有道理吗?”

    轩辕天宁长跪不起,依旧不敢说话。

    轩辕驰骋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有你的想法,倒也没错,思想这个东西,永远是不可能出现什么错误的,只有相同或者不相同,比如有些地方,杀人就得死,哪怕是报杀父之仇,都得被处死。”

    轩辕天宁抬起脑袋,有些诧异:“还有这种怪事?”

    “是啊,从我们现在这个角度看,自然是非常难以理解的。”轩辕驰骋微笑着说道,“所以,即便是主张不一样,也没什么对错,只要能让百姓好好活着就是对的了。”

    轩辕天宁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轩辕驰骋看了他一眼,说道:“先起来吧。”

    轩辕天宁站起了身体。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轩辕驰骋,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老祖宗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若是想要告诉轩辕九重的话,你现在可能就已经身首异处了。”轩辕驰骋笑着说道,“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对了,轩辕九重以前不就说过,没什么事情是瞒得住我的吗?哈哈,所以啊,你也别想着我是怎么知道的了,不过你也可以放心,这件事情不会传出去的。”

    轩辕天宁点了点头,满头雾水。

    他越发的迷糊了。

    难道,老祖宗还支持自己的想法?

    “你知道我今天把你叫过来,是要做什么吗?”轩辕驰骋问道。

    轩辕天宁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可没老祖宗的神通。”

    “呵,神通?”轩辕驰骋似笑非笑,“我可没什么神通,只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这件事情暂且不说,你和轩辕九重谁做大秦王朝的皇帝都和我没太大关系,反正,我们都不知道差了多少辈了,我儿子死了,孙子死了,重孙子也死了,轩辕九重还是我重孙子的儿子,你觉得,我在意你们的生死吗?其实别说你们了,就是我亲儿子的生死,我都不在意……嗯,其实,那也未必是我亲儿子。”

    轩辕天宁越听越迷糊。

    亲儿子,不是亲儿子?

    这特么都哪到哪啊!

    “我要见肖遥,你帮我安排一下,就在姜国好了。”轩辕驰骋最后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