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唱反调
    魏国皇帝从一开始就觉得肖遥是个难对付的人,如果肖遥真的是那么容易掌控的角色,也不可能将偌大的灵武世界搅合的一团糟。

    现在看来,还真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这个家伙,不可谓不难对付。

    要知道,他怎么说也是魏国的皇帝,但是在与肖遥的交锋中,却丝毫便宜都占不到。

    所以这么一时半会的,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

    见过肖遥之后,魏国皇帝也没有多做停留。

    他是魏国的皇帝,在灵武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当个皇帝,要说一个仇家都没有,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明君,奸人想杀,当昏君,忠臣想弑。

    所以啊,这天底下最难做的差事,大概就是当皇上了。

    这话也不能让石牛听见,否则以那小子的尿性,估计又得来一句:那我来做这个皇帝?

    魏国皇帝要离开姜国,叶听潮自然要护送,否则这一路上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牛鬼蛇神。

    在回去的路上,魏国皇帝想了又想,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和叶听潮好好聊一聊。

    他对肖遥和叶听潮之间的谈话实在是太感兴趣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聊了些什么,但是魏国皇帝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商谈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不管魏国皇帝怎么发问,叶听潮都是一副茫然的表情,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似得。

    “我说你到底是我们魏国的人,还是肖遥的人啊!”魏国皇帝被叶听潮这样的态度也是气得够呛。

    叶听潮嘿嘿笑了笑,说道:“皇上,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跟你说,这个也是我之前答应了肖遥的,如果告诉你的话,我岂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了?”

    说到这,还没等魏国皇帝继续开口,叶听潮又接着自己刚才的话头,继续说道:“我相信,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希望我是那种小人,对吧?”

    被叶听潮这么一挤兑,魏国皇帝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总不能真的掐着对方的脖子,逼着对方告诉自己吧。

    “行吧,那你就跟我说,肖遥给了你什么许诺吧。”魏国皇帝说道。

    这也算是另辟蹊径了。

    叶听潮不是那种非常容易松口的人,既然他能那么爽快利索的答应了肖遥,一定是对方给了他什么难以拒绝的许诺。

    魏国皇帝觉得,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国之君,肖遥能给他的,难道自己就给不了吗?

    “一本天级心法,上品的,还有一颗一品灵丹,两颗二品灵丹,以及十颗仙丹,还有就是……一种玄妙拳法,名字叫升级版涅槃拳,这个名字听着确实有些奇怪。”

    “嗯?”听叶听潮这么一说,魏国皇帝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原本他还想着,能给出同样等值的东西。可现在看来,这条路已经完全被堵死了,他到哪弄什么心法和丹药去啊?虽然他不是一个修仙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修仙者而言,意味着什么。

    所以,他也只能选择放弃。

    “会将我们魏国,拖入深渊吗?”魏国皇帝试探着问道。

    叶听潮沉默了片刻,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锐利。

    他盯着魏国皇帝,问道:“皇上,臣有一事不明。”

    被叶听潮用这样的眼神盯着,魏国皇帝也觉得有一种发毛的感觉。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想要问的,但说无妨。”

    叶听潮点了点头,这才继续说道:“皇上这一次来找肖遥,其实,就已经带着肖遥陷入深渊中了,难道不是吗?”

    魏国皇帝无言以对。

    “所以,即便真的进入了深渊,也都是皇上您之前准备好了的。”叶听潮说道。

    魏国皇帝苦笑道:“肖遥那小子,还真是把你给成功收买了。”

    “大秦赵国不破,灵武世界难得安稳。”叶听潮深吸了口气,说道,“您之所以愿意和肖遥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不就是因为,肖遥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吗?你知道,只要肖遥获取了最后的胜利,那灵武世界还是以前的那个灵武世界,但是如果是大秦王朝和赵国获取了最后的胜利,在灵武世界的版图上就再也没有魏国的痕迹了,剩下的也只有一个大秦王朝。”

    魏国皇帝整个都要抑郁了。

    特么的,叶听潮这混蛋,什么时候嘴皮子变得这么利索了?

    他竟然被叶听潮说的有些无言以对了。

    “行吧,那你打算做什么,提前和我打声招呼还不行吗?”魏国皇帝无奈说道,“我现在就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不会非得将你拦住。”

    叶听潮笑了一声,还是不说话。

    过了一会,魏国皇帝忽然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放心肖遥吗?”

    叶听潮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确实,魏国皇帝,算不上是那种疑心很重的人,但是作为一个国君,绝对不可能轻易的相信别人,和别人坐在同一条船上。

    可是魏国皇帝,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将自己和肖遥绑在一起。

    若是从别人看来,这肯定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不是因为他没野心吗?”叶听潮想了想说道。

    这一点之前魏国皇帝就反复说了很多次。

    魏国皇帝哈哈大笑起来,又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敢说他没有野心吗?”

    叶听潮再次沉默不语。

    他实在是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了。

    “因为他没有帝王之气。”魏国皇帝笃定道。

    “帝王之气?”叶听潮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皇上,你说这些,我就听不太懂了,这玩意,玄之又玄的,真的存在吗?”

    “存在啊,有杀气,有灵气,有底气,有豪气,为什么没有帝王之气?”魏国皇帝问道。

    叶听潮笑了一声,说道:“在您身上我还真没感觉到过。”

    “那是一种胸怀……”魏国皇帝虚眯着眼睛,平静说道。

    叶听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忽然不想继续往下听了。

    这特么,不就是开启了吹牛.逼模式吗……

    回到军帐中,肖遥躺在了一张椅子上。

    没多久,王文阁等人也都过来串门了。

    “和魏国皇帝聊的怎么样了?”王文阁笑了一声开口问道。

    “还行吧。”肖遥笑着说道,“总算是有点收获。”

    王文阁继续说道:“但是我总觉得,和皇帝打交道,应该是最难的。”

    肖遥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柳乘风乐呵呵说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咱们占到便宜了吗?”

    “占到了。”肖遥哈哈笑道,“而且还是个大便宜呢!”

    听肖遥这么一说,众人也都乐呵起来了。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肖遥和魏国皇帝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共识,但是凭借着他们对肖遥的了解,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是开始谈判,肖遥似乎绝对都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这是一个生怕委屈了自己的人啊……

    “现在,魏国应该也算是我们的盟友了。”肖遥笑着说道。

    “如果这么说的话,大秦王朝和赵国,似乎就陷入了一场大危机了。”王文阁说道,“毕竟,他们已经站在了整个灵武世界的对立面。”

    “那可不是。”肖遥说道,“那些修仙者门派,可还没有表态呢。”

    “一场战争的局势走向,不是那些修仙者门派可以决定的。”王文阁正色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即便是柳乘风,都有些不赞成王文阁的说法了。

    “虽然,那些修仙者门派不可能影响整个战局的走势,但是,他们确实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毋庸置疑的。”柳乘风说道。

    王文阁惊讶看了眼柳乘风,继而又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欣慰。

    柳乘风被王文阁这一笑,笑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在想,自己刚才说出口的话,真的有那么可笑吗?

    王文阁笑着说道:“你小子还算不错啊,现在都知道和我唱反调了。”

    被王文阁这么一揶揄,柳乘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低下脑袋,小声说道:“不敢不敢,我真没那么大的胆子……”

    “行了吧,你小子又不是真的没能耐,只是一直不够自信而已。”王文阁看了眼肖遥,说道,“之前我还在想着,你为什么非得让乘风来姜国折腾,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早就看出来,乘风有将相之才,只是在北麓,一直受到太多压制,所以,来到姜国之后的他,如入无人之境,大可一展才华,并且得到成长与进步。”

    说到这,他又看了眼柳乘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等到你真的敢指着我鼻子骂,说我就是在胡说八道的时候,你才算是真的出事了,这不是什么坏事,你就得想着,凭什么别人说的都是对的,你说的就是错的?或许,整个灵武世界,所有人都是错的,只有你一个人是对的。”

    柳乘风轻轻点了点头,嘴上并没有多说什么,却将王文阁的这一番话,记在了心里。

    肖遥一脸茫然,看着王文阁,脸色复杂:“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是他哭着闹着要跟来的。”

    王文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