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人家来了
    有些人跪久了,就真的站不起来了。

    有可能是腿麻了。

    也有可能,是觉得只要自己站起来,就要挨打了。

    姜国,大楚,北麓,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状态。

    他们总觉得,大秦王朝天下无敌,谁敢站出来和大秦王朝过不去,就会被马踏家园,所有人,都要死在战火中。

    大秦王朝,是不可战胜的,不管己方有多少兵力,有多少强者,又有多少能够在千里之外运筹帷幄的军事神将,都不可能改变这样的结果。

    面对这样的言论,肖遥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承认,现在的大秦王朝即便是在白鹭飞陨落了的情况下,依然强大的有些不像话,在他心里,也是非常难对付的,但是如果说,大秦王朝不可战胜,那纯碎就是扯淡。

    “昔日的大仲王朝,难道比不上现在的大秦王朝吗?大仲王朝足以一统灵武世界,是现在的大秦王朝能比的吗?”肖遥在誓师大会上,看着台下诸多来自北麓大楚姜国三国的诸位士卒将士,开口问道。

    “大仲王朝,说没了,也就没了,更何况是大秦王朝吗?”肖遥继续问道。

    没有人能够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

    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肖遥说的有道理,也有可能是因为大仲王朝的那个时代距离他们已经很远很远了,而且分崩离析的因素也是很多很多的,他们想不明白,也不了解,所以没有办法在这个话题上和肖遥展开太多的辩驳。

    肖遥因为经历过李白旗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一段历史还是略微有些了解的。

    最起码,比起在座的每一位,他都更有发言权一些。

    李向南听到这里,也有些说不出话了。

    其实在他的心里,倒是和很多人一样,都觉得,大秦王朝是没有办法战胜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之前也不会想着退出这一场战斗。

    更不会被肖遥下毒。

    他只是想要隔岸观火,可是肖遥却并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还是非常不客气的伸出手将他拉近了泥潭里。

    不管李向南有多么的憋屈,现在都没个什么用了,肖遥是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在这个话题上,断然不会给他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肖遥继续说道:“既然大仲王朝,都能够覆灭,那大秦王朝即便真的覆灭了,又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现在,三国联合,兵力不比大秦王朝差多少,更何况,现在的大秦王朝还要应付清秋王朝的反扑,这对我们而言,才是一个机会。”

    肖遥深吸了口气,声音越来越大。

    “大秦王朝,野心勃勃,如果他们真的吞并了清秋王朝,下一步要去什么地方?姜国,等吞并了姜国,那便是大楚,大楚只有,又是北麓,魏国,这些道理,哪怕是个三岁的孩子,在纸上写写画画,也能想到,你们当真想不到吗?还是准备,等大秦王朝的铁骑真的踏碎城门的时候,你们哇哇哭两嗓子,让自己家的皇帝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签下丧权辱国的条文,承认自己是大秦王朝的一部分?”

    肖遥说到这,冷笑不止:“你们愿意吗?即便你们愿意,恐怕你们自己家的皇帝也不愿意,到时候你们依然得拔剑起刀,去抛头颅洒热血,只是那个时候,你们完全处于被动的局势,还得时时刻刻担心自己后院起火,更没有什么所谓的盟友援兵,那个时候你们就不怕了?那个时候你们的优势就有了?”

    “这不是放屁是什么?!”

    肖遥越说,越亢奋。

    仿佛他天生就有做领袖的气质。

    在听完了肖遥的这一番话之后,那些士卒们,一个个也都热血澎湃了。

    人群里的刘玲,小声对身边的李斧说道:“肖遥煽动的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李斧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很有道理。”

    “就是因为有道理,所以才具有煽动里,大家都不是傻子,能够明辨是非,能够明白什么人说的话有道理,什么人说的话,完全就是忽悠。”刘玲笑着说道。

    徐前和李冉冉两人听得都有些郁闷了。

    他们两人在想,李斧和刘玲这一唱一和的,到底是在夸赞肖遥,还是在讽刺肖遥呢?

    想不明白,他们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反正这也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他们只知道,肖遥断然不可能坑他们。

    如果真的有太大的危险,或许,肖遥就不会让他们参与其中了。

    想到这些,他们脸上的表情看着倒是平静了许多。

    但是一想到,在此之前,肖遥就说过让他们回到北麓,去驻扎一些没有危险的地方后,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凝重了。

    “怎么了,怕了?”李斧转过脸看了眼徐前笑着说道。

    徐前摇了摇头:“如果说不怕,那是有些扯淡的,但是我怕的可不是死,我怕的,是杀的人没你杀的多。”

    说到这,他瞥了眼坐在李斧身边的刘玲,没好气道:“在情场上,我都已经输给你了,在战场上,我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

    李冉冉掐着腰说道:“徐前,我可警告你啊,玲姐现在都已经是我嫂子了,你就别有什么想法了。”

    徐前没好气道:“只要还没成亲,我就有机会。”

    李冉冉冷笑道:“可是,玲姐和我哥,现在就睡在一个帐篷里。”

    徐前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刘玲满脸通红。

    李斧气得够呛,瞪了眼李冉冉,训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呢?”

    李冉冉耸了耸肩膀,说道:“反正我没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我亲眼看到的啊,再说了,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徐前这个家伙,这小子原本就是个死心眼,你要是不将这些事情说清楚,说不定他还真的贼心不死呢。”

    徐前立刻堵住了耳朵,扯着嗓子咆哮道:“我不听我不听!”

    这声音大的有些过分了,再加上肖遥的听力原本就很不错。

    等到徐前转过脑袋的时候,就看到满脸微笑的肖遥。

    “徐前,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没道理,也很没意思,所以听都懒得听啊?”肖遥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徐前看着肖遥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背后传来了一阵寒意。

    “咳咳,肖哥,不是,不是,我是说别的事情。”

    “那是什么事情?”肖遥好奇问道。

    之前他们之间的谈话,肖遥也没听见。

    若是他想要去听,当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可之前他还在热血激昂的演讲,哪里注意过他们这边的情况。

    肖遥的这个问题,让徐前瞬间哑火了,他还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自己该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刚才知道,刘玲和李斧两人都已经开始同床共枕了?这件事情他们这个小队伍里念叨念叨说一说倒也无伤大雅,反正大家原本就很熟悉了,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徐前断然不可能说出来啊,怎么说刘玲也是个女孩子,这话说出来,对刘玲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徐前一张脸涨得通红,肖遥在瞥了眼脸上表情非常尴尬的李斧和刘玲,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什么,瞪了眼徐前,说:“别胡闹了。”说完也就转身走了,他不可能逼着徐前将之前的谈话给说出来啊,而且他还知道,徐前这小子原本就有些缺心眼,想要让他在短时间内想到一个托词,将自己给糊弄过去,还真是有些为难对方的智商了。

    所以,他在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还是不要再问了……

    被徐前这么一折腾,肖遥也没打算继续往下说了。

    实际上该说的,自己都已经说完了。

    接下来,就是要用实际行动来稳定军心,所谓的实际行动到也简单,无非就是先打一场胜仗。

    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之前不看好他们的所有人,其实大秦王朝真的没有那么可怕。

    当觉得一个敌人无可战胜的时候,还有什么法子,能够比直接将对方踩在脚底下更为直接的呢?

    肖遥想不到,也没打算去想。

    到了晚上,叶听潮来了。

    他风尘仆仆,修为倒是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看上去,精气神也好了很多。

    “魏国的那个皇帝,想要见你。”看到肖遥之后,叶听潮便笑着说道。

    “嗯?”肖遥有些吃惊。

    叶听潮这种非常直接的聊天方式,让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但是一想到叶听潮原本就是个武痴的性格,并不懂得什么人情世故,到也释怀了。

    “魏国的皇帝,这个时候想要见我,做什么?”肖遥想不明白了。

    从开始到现在,他和魏国的那个皇帝都没打过什么照片,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叶听潮说道,“人家没和我说。”

    肖遥为难道:“现在大战在即,我没有时间去魏国。”

    “无妨,人家已经来了,就在三十里外。”叶听潮说道。

    肖遥:“……”

    这魏国的皇帝,当真是雷厉风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