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同样也是
    李向南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受到了肖遥的侮辱,他总觉得,对方这么说,就是在调戏自己,更是不将自己的脑子当回事。

    他承认肖遥确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别人都是没脑子的啊!

    其实,他也明白,肖遥这就是摆明了在骗他,更让他感到无可奈何的是,他非常明白,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手,从肖遥的手中将那枚丹药接过来吃下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看到李向南将那颗丹药吃了进去,肖遥才笑了起来。

    “放心吧,我每个月都会按时给你解药的。”肖遥是这么安慰的。

    “……”虽然说之前李向南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肖遥的这一番话,还是觉得憋屈,“那如果你忘记给我解药了呢?”

    “那你就死翘翘了呀!”肖遥用一种非常萌萌哒的语气说道。

    当然了,李向南现在绝对不会觉得肖遥有任何萌萌哒的地方。

    他看着肖遥的眼神,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哇,你现在气鼓鼓的样子好可爱哦!”肖遥继续说道。

    李向南真的很想掐死肖遥。

    如果他有这个实力的话。就是因为他打不过肖遥,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让,继续忍让。

    “其实,这真的怪不到我。”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真的足够明智的话,压根不需要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人。”

    李向南冷哼了一声,看样子似乎是对肖遥刚才说出口的那一番话嗤之以鼻。

    “很容易相处的人?这样的人你真的需要吗?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容易掌控的人吧!”李向南冷笑着说道。

    肖遥觉得李向南对自己显然还是不够了解。

    如果他真的足够了解的话,就不会产生这样的疑惑了,他会立刻意识到,其实自己原本就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而且也是那种与人为善的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非要去控制别人,就比如武梧桐,哪怕武梧桐现在真的不愿意帮他了,在他看来也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帮忙是情分,不帮忙是本分。

    然而,李雄杉和李向南,和武梧桐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了。

    如果没有肖遥的话,不管是李雄杉还是李向南,都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没有肖遥,李雄杉凭什么能够成为姜国皇帝?

    如果没有肖遥,李向南凭什么能够得到姜国和北麓的支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北楚给吞并?他真以为自己是传奇人物吗?

    既然是这样,他们又有什么资格不帮着肖遥?

    这原本就是一种利益互换的事情而已。

    这两人现在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就想要过河拆桥,凭什么?这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了,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是他们有那个能耐吗?他们能够摆脱肖遥吗?既然当初已经选择和恶魔做交易,就必须得付出代价,这个道理不管是放在哪,都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当没有这个实力的时候,还不想着老老实实,这不是存心作死是什么呢?

    肖遥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是也不是二傻子,更不喜欢被别人当成二傻子欺负,若是对方真的足够聪明,他自然愿意和对方推心置腹,和一旦对方露出了任何不好的苗头,他就会立刻出手将那个苗头掐灭。

    这就是肖遥待人处物的方式。

    他也不需要别人接受或者不接受。

    “好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毕竟时间也不早了。”肖遥说道。

    李向南看着肖遥的眼神写满了怨念,却也不敢多说什么,还是朝着帐篷口走去。

    刚走到帐篷口,他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你别忘了给我解药。”

    “那是自然。”

    “这样的状态,得持续到什么时候?”李向南问道。

    肖遥哈哈笑道:“等我走的时候,自然就没问题了。”

    李向南不再多言什么,走了出去。

    帐篷里剩下的,也就都是自己人了。

    “肖哥,你真给那个李向南下了毒啊?”柳乘风好奇问道。

    石牛冷哼了一声,说道:“想要言而无信,给他下毒又如何?”

    显然,石牛还是非常能够理解肖遥这样处理问题的方式的,而且他觉得这样处理李向南的方式,简直堪称完美。

    虽然从他认识李向南到到现在,对方都没有亏待他,反而将他敬为上宾,但是,石牛非常清楚,自己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还是因为肖遥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肖遥的话,即便他实力还算不错,也不可能在楚国担当什么大任,这一份恩情他原本就不该记在李向南的身上,而是应该记在肖遥的身上。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说道:“我那纯属就是吓唬他的。”

    在说这句话之前他也下了一道结界,为了防止帐篷外有人偷听。

    等到李向南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之后,才转身离开。

    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估肖遥了。

    “吓唬?”徐前有些吃惊,“也就是说,那颗丹药,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药?”

    肖遥看着徐前的眼神有些古怪,说道:“别人都说我是什么神医,但是从来都没有人说过我是什么毒王啊,那种毒药,我虽然会炼制,但是我没事炼制出来一些放在自己的身上做什么?难道我猜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被肖遥这么一说,徐前等人都有些无言以对了,他们觉得肖遥说的话似乎还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既然不是毒药,他为什么还要害怕啊?”李冉冉问道。

    肖遥说道:“因为他知道我的医术,也知道,我有那个能耐炼制出来那样的毒药啊!”

    “那你到时候准备送什么解药?”李冉冉问道。

    “随随便便给他一颗丹药呗,他还能知道?”肖遥说道。

    李冉冉点了点头,又问道:“可是,如果他要是故意不吃解药呢?”

    肖遥没有回答李冉冉的这个问题,只是脸上表情有些古怪了。

    李冉冉没有从肖遥那里得到答案,眼神又看着别人,发现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写满了疑惑。

    好像她刚才问出那个问题,是一件非常缺心眼的事情似得。

    顿时,李冉冉就有些忍不了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李冉冉问道。

    “说错了很多。”刘玲说道,“现在李向南已经是大楚的皇帝了,他比谁都知道自己这一切得到的有多么的不容易,也知道,该好好珍惜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李向南固然是个聪明人,但是也是个非常谨小慎微的人,你觉得,他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去赌肖遥是不是真的给他下了毒吗?万一他赌错了,那岂不是死定了?”

    李冉冉恍然大悟。

    现在再回过头想想,她也觉得自己刚才问出口的问题,有些傻了。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想将他往死路上逼迫,只要他做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肯定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了,再说了,如果我真的想要杀他的话,还需要什么毒药吗?即便他躲在大楚的皇城之内那又如何?我想要杀他,依旧不难。”

    这一番话,也透露出了肖遥对自己实力的足够自信。

    摆了摆手,肖遥没有继续和众人讨论这个话题。

    “石牛,接下来你就盯着李向南吧。”肖遥说道。

    石牛点了点头,肖遥吩咐什么,他都会去做。

    徐前好奇问道:“为什么还要石牛去盯着李向南啊?之前不是说,那个家伙不会去冒险吗?”

    “那就不需要盯着了啊?”肖遥无语道,“李向南是个聪明人,而且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原本就非常危险,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后面有一段话,肖遥倒是没有说出来。

    他很想告诉徐前等人,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万劫不复,倒也不算什么,可是如果,让自己牵连到了所有人,让他们和自己一样陷入了万劫不复的状态,那就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了。

    在他看来,想要攻陷大秦王朝,一直都是自己的事情。

    和武梧桐李雄杉徐前李斧等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他和肖龙象,都没有什么大理想,大抱负,他们只是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的亲人们。

    仅此而已。

    只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又不能说出来,是担心影响众人的士气。

    “接下来,就要看清秋王朝那边了。”王文阁说道,“我们攻打大秦王朝,清秋王朝也要迅速出兵,否则如果让大秦王朝和赵国腾出手来对付我们,我们就会难以招架了。”

    “肖龙象能明白的。”肖遥笑着说道。

    都说知子莫如父,其实,倒过来也一样,知父莫如子。

    原本肖遥还想着自己要不要再跑一趟清秋王朝,后来想了想,肖遥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只要他开始发兵的话,肖龙象一定能迅速回过神来,给肖遥侧面的支援。

    肖遥想赶紧回家。

    肖龙象同样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