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蓝莓味的
    肖遥看着李向南,居高临下。

    他的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锐利。

    李向南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肖遥一脚踹翻。

    “谁让你爬起来了?”肖遥盯着李向南问道。

    “你知道这帐篷外面有多少我大楚士卒吗?”李向南咬着牙,恶狠狠说道。

    “嘿嘿,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有多少又能如何?我杀不完吗?”肖遥眯着眼睛说道,“再说了,你确定等你死了之后,他们还会为了你,和我拼命吗?”

    被肖遥这么一挤兑,李向南顿时说不出话了。

    如果现在李向南真的死了的话,老实说,大楚的那些士卒们还这不一定会为了他,和肖遥拼命。

    毕竟,李向南成为南楚的皇帝都没有多长时间,虽然他的身份是皇帝,但是在那些普通士卒的心中,还真没有什么太深的认可度,很多人依然将李向南当成安阳王。

    并不是说李向南做不到这些,即便真的可以做到,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时间越长,在老百姓和那些大楚士卒的心中,他的认可度,才能越高。

    现在的李向南显然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这也是为什么肖遥说完那番话的时候,他脸上表情看着有些尴尬的原因了。

    肖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李向南,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李雄杉的姜国比你的大楚还要强盛许多,他却依然不敢翻脸不认人呢?”

    “……”这个问题,李向南还真是没有想过。

    他也懒得去想,那是姜国的事情,和他大楚也没什么关系啊。

    而且,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很瞧不起李雄杉的。

    毕竟,李雄杉和他的身份原本就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李雄杉以前只是一个土匪,但是李向南一开始,就是南楚的安阳王,二者身份,完全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所以对于李雄杉都能成为姜国的皇帝,对此他只能表示好笑。

    “既然你以前没有想过,现在完全可以想一想了。”肖遥坐在椅子上说道。

    李向南还躺在地上。

    这时候,碰巧,柳乘风李雄杉等人,都走了进来。

    看到李向南倒在地上,肖遥坐在椅子上,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古怪。

    石牛也在众人当中。

    他冷笑了一声,转过脸对身后两个南楚士卒说道:“看出军帐,不要让别人靠近。”

    那两个南楚士卒,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也都赶紧走了出去。

    这显然不是他们可以搀和的事情了。

    李向南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石牛可是他南楚的将领啊!

    石牛刚才吩咐的那两个士卒,也都是他大楚的士卒啊!难道那两个家伙都是瞎子吗?看不出来这军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吗?

    “肖哥,这是怎么回事啊?”柳乘风凑到跟前好奇问道。

    肖遥不动神色。

    李雄杉倒是冷笑了一声。

    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其实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在此之前,他的内心深处也有过一些矛盾,他也想过,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只是后来他做出了选择,而且,在他看来还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最起码到现在为止,他都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当初做过的选择而后悔过。

    再看李向南现在狼狈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李向南是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

    在肖遥的面前玩心思,李雄杉想了很久,也想不到能比这还要愚蠢的事情了。

    简直就是在作死嘛!

    还是在花式作死。

    “石牛,扶朕起来。”李向南说道。

    石牛冷哼了一声,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石牛,你听不到朕的话吗?”李向南黑着脸说道。

    石牛乐呵说道:“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当初过来帮你,也是因为肖哥,要不是肖哥想让我来的话,我还真懒得来,你别以为你给我的官有多高,我还挺想去北麓当个士卒的,最起码能和我那些熟悉的人混在一起。”

    “……”李向南脸上的表情越发严峻了。

    徐前哈哈笑道:“这个好这个好,不然,石牛,你今天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石牛刚想要点头,肖遥却开口了。

    “石牛可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肖遥笑着说道。

    “嗯?”众人都是一愣。

    即便是李向南和石牛,都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石牛还需要在大楚,当他的皇帝呢。”

    “在大楚当皇帝?”众人脸色越发奇怪了。

    而且,他们都下意识看向了大楚现在的皇帝,也就是躺在地上的李向南。

    李向南哈哈大笑起来。

    “肖先生,我承认你确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你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我大楚了?真以为我大楚,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皇帝的吗?他们能接受我,是因为我原本就是安阳王,你们让他们接受一个不是楚国的人,凭什么?”

    肖遥哈哈笑道:“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那,如果是你这个大楚皇帝,决定退位让贤的话,大楚的那些人,即便是难以接受,是不是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李向南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似得,“你觉得我会做出那么缺心眼的事情吗?”

    “嗯,我觉得你会,要不,我们打个赌?”肖遥问道。

    “好啊。”李向南哈哈大笑,不过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他看着肖遥身边的徐前李斧等人,忽然笑了不出来了。

    他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在玉山之上,看到肖遥的时候,肖遥似乎还顶着一张别人的脸。

    想到了这些,他自然也猛然间意识到,肖遥刚才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之前他是想不到,所以还可以那么淡定,但是现在他已经想到了,又怎么可能还能做到多么的淡定呢?

    所以,现在的李向南很头疼,非常难受。

    “你想要易容?”李向南问道。

    肖遥又哈哈笑了起来。

    他之前就说,李向南是个聪明人,现在一看,自己刚才还真是没说错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穿了自己的意图。

    “是啊,肖哥完全可以用易容术,易容成李向南的模样,然后再用李向南的身份,将大楚皇帝的位置让给石牛,这样一来,即便大楚的百姓和士卒们觉得有些难以理解,难以接受,但是并不会影响我们之前的计划了。”徐前说道。

    肖遥看了眼徐前,笑着说道:“你这智商,倒也上涨了许多啊。”

    徐前一听这话,顿时气坏了,感情在肖遥的心目中,自己是多么缺心眼的一个人啊!

    肖遥在转过脸看着李向南,问道:“大楚皇帝,你现在还要不要和我打赌了啊?”

    李向南的一张脸,很快就变得煞白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肖遥,低估了这个心思缜密的家伙。

    下一秒,李向南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当你让我去玉山的时候,这个计划,就已经在你脑海中形成了吧?”李向南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还真不是,其实在我看来,比起石牛的话,你还是很适合做大楚的皇帝的,毕竟你有很多石牛都没有的东西,比如你的大局观,比如你的聪明,比如你的身份,虽然石牛的实力也很不错,也颇有心思,但是和你比较而言的话,差的实在是太多了,只是,你太聪明了,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你也太自信了……”

    “那我现在收回我之前的话,还来得及吗?”李向南问道。

    原本他还是有些底气的,但是经过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可笑。

    边上的李雄杉倒是满脸平静的模样,当初他和李向南面临的岔路是一样一样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比李向南更聪明一些,准确的说,其实是自己比李向南更加了解肖遥,对于肖遥而言,其实姜国的皇帝是谁都无所谓,在大楚,也是一样的,大楚的皇帝,是李向南又如何,是石牛又如何?

    对肖遥而言,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他们这些人,不过只是执行者而已。

    真正的大脑,还是肖遥。

    即便是北麓的女帝,武梧桐,当肖遥需要她做什么的时候,不也得站出来吗?

    说到底,北麓,姜国,之所以能够连成一条线,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肖遥,肖遥就是那根线,将他们串联在了一起,现在,还得加上一个大楚。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李向南在开玩笑的时候,肖遥却嬉笑着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的。”肖遥走到了李向南的跟前,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并且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说道,“我们还是好兄弟的嘛!”

    徐前等人:“……”

    李向南整个人都懵逼了。

    其实刚才那一番话,他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是看肖遥的意思,似乎非常当真啊?

    不是说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吗?

    这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肖遥又掏出来一瓶丹药,从里面倒出了一颗:“来,吃了,很好吃的哦!蓝莓味的!”他现在的模样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诱骗小朋友的怪蜀黍。

    李向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