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我不敢吗
    李斧不愿意离开,徐前等人其实也都不会离开。

    这些,肖遥在此之前也都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连半点惊讶都没有。

    之前那么说,也完全就是随口一说而已,肖遥甚至都没有将自己的话当回事,如果真的能因为自己一句话,这些人就可以调转马头回到北麓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官职来到这里,除了李斧之外,剩下的三个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亲临战场。

    而且,李斧之前说出口的话,也让肖遥有一种非常吃惊的感觉,他忽然意识到,其实李斧这小子骨子里就是一个战斗狂人,战场的血腥味和杀戮气氛不但没有让他感到多么的惶恐和不安,反而让他有了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这倒是和石牛有些相像。

    原本肖遥也担心过,当石牛真的来到这个地方之后,会不会有太多的不适应,然而当他见到石牛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太多了,石牛压根就不会对这里感到任何的不适应,不要说不适应了,这里对于石牛而言简直就是他的家,在这里,石牛仿佛才能找到那种意境消失很久的归属感。

    所以,凭借着石牛本身的实力,再加上他是肖遥介绍来的,李向南也不得不重视,很快,石牛便在南楚的军队中担当重要职位。对此,之前李向南还小小郁闷了一下,他并不知道石牛的身份,也不知道这小子和肖遥之间到底是什么交情。

    当石牛找到他的时候,李向南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肖遥派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的。

    即便是这样,李向南也不会感到多么的生气。

    相反的,在他的心里,还将肖遥好好夸赞了一番。

    他忽然觉得,肖遥能做成那么多的大事,真的是因为这是一个有能耐的人,有想法的人,并且心思非常细腻,绝对不是那种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的人。

    如果让肖遥知道李向南心里的想法,也一定会感到哭笑不得。

    这完全就是他无意为之的。

    之所以将石牛弄到李向南的身边,肯定不是真的为了监视李向南,而是单纯的觉得,石牛原本就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既然让他四处游荡,还不如将他直接弄到南楚北楚的战场上来,毕竟石牛原本就是一个浑身充斥着杀气的人,在这里,才能将他的利用发挥到巨大化,让他有足够的用武之地。

    对于石牛而言,当木通死了之后,他忽然有些茫然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该去什么地方,下一步,该怎么迈出去了。

    所以,当石牛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总算是有了一些方向,他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在他看来,或许,自己都不可能货到明天呢。既然是这样又何必还担心着什么未来呢?

    一想到这些,他整个人都轻松愉快了很多。

    其实不单单是他,每个战场上活下来的战士,都该觉得庆幸,庆幸自己还可以看到今天的太阳。

    这就是战争。

    虽然石牛来到战场上还没有太长的时间,但是现在,他对杀戮和战场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感悟。

    他也不在想着,非得在军营中找知己,找朋友,那是一件非常没有意义的事情。

    你永远都不知道,等到了明天,原本还和你推心置腹一见如故的朋友,是否还能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亦或者你能做的,只是将他的尸体埋在黄土里,等着他也变成一抹黄土,所以,只要穿上了这身铠甲,身后的那些一起上战场的人,就都是兄弟,都是朋友了。

    南楚北楚,终于合并在了一起。

    李向南觉得,自己接下来完全可以大展拳脚了。

    毕竟他原本就是一个有抱负的人。

    以前他没有想着非得去做南楚的皇帝,因为他觉得,即便自己真的成为了南楚的皇帝,也是一件非常没有意义的事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不是南楚的皇帝了,他是楚国的皇帝。

    这里,是大楚!

    最让肖遥感到无语的是,南楚的那些士卒们,只要开始开战,一个个都要提前一会唱歌。

    “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去战斗……”

    这一刻,肖遥真想捂住自己的耳朵。

    最让他感到无语的是,无声营里的那些士卒还有徐前等人,竟然一个个还满脸羡慕。

    “南楚的这首战歌,可真不错啊!”

    “是的,实在是太提升士气了。”

    不管他们说出这番话时候本意如何,但是这样的话,不管怎么听着,似乎都像是在嘲笑自己啊。

    这感觉,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了。

    等徐前李雄杉等人知道南楚的战歌是出自肖遥之手的时候,还一个个成群结队的过来希望肖遥也帮他们写一首,肖遥被他们弄得臊得慌,只能来一句托词,说等到以后有时间的,至于他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暂时就说不好了。

    这也算是一种婉拒嘛!

    等到了晚上,李向南便兴致勃勃的找到了肖遥。

    “肖先生,你说我接下来,将南北楚的朝野全部汇聚在一起如何?”李向南说道,“毕竟北楚也是有很多人才的,如果都弃之不用的话,实在是太过于浪费了,更何况现在大楚刚刚整合完毕,正是缺人的时候。”

    “可以。”肖遥点了点头,反正这件事情原本就和他没什么关系。

    李向南又继续说道:“除此之外的话,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要将北楚以前的战士也都留下,毕竟这一场战斗打下来,也给我们南楚的兵力造成了很大的消耗,虽然在外界看来这就是一场碾压性的胜利,但是只要是发动战争,就不可能做到不死人,我们南楚这一次大概也损失了一万多人。”

    肖遥还是继续点头:“可以。”

    “嗯……另外,我就是想要让佛教定为楚国的国教,而金蝉寺,则直接定义成我们楚国的国寺,如何?”李向南继续说道。

    肖遥笑着说道:“你现在是大楚的皇帝了,做什么,自然都是你说了算的,再说了,在大楚,你完全可以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难不成,还有人阻拦你不成?若真是这样,杀了便是。”

    李向南笑着说道:“那可不行,我还是得集思广益的,再说了,想要成为一个明君,不单单要做到这些,还得继续广纳贤士,只有这样,才能让大楚真正兴盛起来。”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李向南,似笑非笑,眼神玩味。

    李向南被肖遥用这样的眼神盯得有些别扭,强笑着说道:“肖先生,你对我之前的想法,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肖遥冷笑。

    看到肖遥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不好看,李向南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没有之前那么淡定了。

    “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发兵,进入大秦王朝了。”肖遥说道。

    李向南故意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说道:“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会借道让北麓进入战场。”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李向南也陪着笑。

    忽然,肖遥伸出手,掐住了李向南的脖子。

    然后,胳膊微微用力,李向南的身体,便悬空了起来。

    他的两只手,先是在空中乱抓,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可以让自己借力的东西。

    接着,又开始慢慢抓住肖遥的手腕,似乎是想要将肖遥卡住他脖子的那只手给扳开。

    肖遥冷笑着,看着李向南的脸色正在慢慢变红,接着,又开始翻白眼。

    等到差不多了,肖遥才一把将李向南的身体给扔在了地上。

    “你这个人啊,其实还算是聪明,只是有的时候,不喜欢将聪明放在正道上。”肖遥说道。

    李向南的身体摔在地上,重重咳嗽了起来。

    然后咳的眼泪都冒出来了。

    简直就像是要垂死了一般。

    肖遥坐在椅子上,继续说道:“看来,我是真的有些太好说话了,李向南,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李向南终于停止了咳嗽。

    他看着肖遥,笑着说道:“如果我真的死了,南楚北楚,又会大乱。”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我真不这么觉得。”

    李向南不语。

    肖遥抠着手指头,说道:“其实,经历了这一场战斗之后,不管是对南楚还是北楚,都是巨大的消耗,哦,不对,准确的说,是现在的大楚,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喘息过来,其实,这些也不重要,即便你的大楚,真的已经恢复了元气,调整了过来,那又如何呢?”

    肖遥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版图,说道:“以北麓的实力,想要将之前的北楚给打下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姜国将南楚给打下来,也不难,如果你觉得,真的很困难,那我无声营现在直接就将你的皇城给摧毁了,然后再里应外合,将你这所谓的大楚给吞并了,那又如何?你大楚不是不想要搅合进来吗?可以啊,那就变成北麓和姜国的领土,在搀和进来,也行。”

    说到这,肖遥抬起脑袋,盯着脸色发白的李向南,眯缝着眼睛,问道:“你以为,我不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