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一嘴狗粮
    多少年前,楚国大兴。

    后来,因为战乱,楚国分崩离析,从此之后,楚国竟然成为了灵武世界最为贫穷的两个国家,南楚,北楚。

    楚国合,百姓兴。楚国分,百姓苦。

    这就是安阳王李向南,准确的说,是现在的南楚皇帝李向南,打出来的旗帜。

    想要发动战争,最重要的,就是获取百姓的支持,在理由站不住脚的情况下,还想要或许战斗最后的胜利,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说,李向南也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可能想到这么多。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还是因为南楚现在有姜国和北麓两国的鼎力支持。

    如果在没有北麓姜国支持的情况下,即便最后南楚真的可以获取胜利,也得需要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所以,战斗理由固然重要,但是和战斗实力比起来不还是要差上不少的。

    现在,肖遥也来到了南楚。

    其实现在,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化了。

    整个北楚,都已经彻底沦陷,大概还需要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将北楚彻底攻下了。

    面对南楚姜国还有北麓的全面围攻,北楚的抵抗看着不但不值得敬畏,反而还有些可笑。

    此时,偌大的北楚已经是怨声载道。

    战斗继续下去,就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

    对于北楚南楚的百姓而言,他们比谁都希望,能够早点停止战火。

    而且,在北楚的百姓看来,即便最后真的是南楚获取了胜利,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反正原本南楚北楚就是一家,更何况现在南楚还这么强势,竟然能够拉来北麓和姜国这样的伙伴,所以,真被南楚收复了,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解脱,一件好事。

    北楚,命不久矣。

    在这样的情况下,肖遥什么都不需要做。

    他只是到处转悠着,看着这个战场。

    看到那些,死在战火中的人。

    很快,北楚便宣布了投降,他们原本就没有办法坚持了,而且李向南也给了对方一些好处,可以封侯。

    其实,这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不要说李向南和那个北楚的皇帝了,即便是肖遥等这些局外人,都能明白,即便那个北楚皇帝真的当上了侯爷,恐怕,也不会当多久,很快还是要尸首分家,成为一座孤坟,即便是封谥号,也是一个恶谥。在庙堂之上可以缺少修仙者,缺少文臣武臣,可以缺少金银珠宝,但是从来都不会缺少一个莫须有。

    不要是在灵武世界,即便是在之前的地球上,细数历史,那些死在莫须有中的功过名臣还少吗?

    等到占领了北楚之后,肖遥也见到了李斧等人。

    再次见面,那些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他们站在很远的地方,一直看着,却并不敢接近,反而和身边的石牛聊得很欢。

    等到肖遥朝着他们那边走过去的时候,李斧等人才停止了议论。

    “怎么了,这一个个的,都装不认识?”肖遥看着他们问道。

    徐前看了眼肖遥,没好气道:“哟,这不是肖将军吗?哈,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啊!”

    肖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别要死不死的啊,要真是初次见面,你觉得你能到这来?”

    徐前一听这话就来气:“你以为我想来啊?娘的,天天抛头颅洒热血的,不小心就得死在这了,我老老实实待在北麓做我的徐家大少多好啊?”

    肖遥转过脸对身边的柳乘风说:“马上派人把他送回去。”

    一听这话,徐前脸色就变了,赶紧凑到跟前,陪着笑说道:“海哥,哦不,肖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开玩笑呢!”

    柳乘风故意板着脸说道:“肖哥说要把你送回去,就得送回去,来人,无声营的人呢?”

    顿时,来了十几个士卒。

    “喂喂喂,我可是北麓的关口防御啊,你们要抓我?”徐前气坏了。

    那十几个士卒面无表情。

    其中一个,正色说道:“无声营,可不认北麓女帝,只认肖将军!”

    徐前:“……”

    如果是在别的国家,这样的话说出来,那简直就是给扣上一个叛乱大逆不道的罪名。

    但是在北麓,这简直就是一件正常到不能在正常的事情了。

    谁都知道肖遥和武梧桐到底是什么关系。

    曾几何时,武梧桐就说过,只要肖遥想要坐上那张龙椅,她愿意立刻退位。

    只要,能让她做个皇后就成。

    武梧桐听到这位士卒的话,恐怕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还眉开眼笑的。

    那个女孩的心里,固然有江山社稷,可终究比不过肖遥。

    肖遥摆了摆手,那些士卒也就退了回去。

    肖遥看着徐前,说道:“怎么着,你是北麓的什么?”

    “关口防御啊!”

    肖遥转过脸对身边的柳乘风问道:“这是几品啊?”

    柳乘风想了一下,便说道:“在北麓,关口防御是正五品。”

    肖遥一听这话,顿时气坏了,说道:“这个武梧桐到底在干什么啊?这一个正五品,就这么送出去了?徐前有多大能耐,她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我让她随随便便封个官,这上面就是一个正五品?简直就是败家子啊!”

    “……”徐前很难受。

    特么的,说出这样话的时候,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马上都要抽搐了。

    肖遥叹了口气之后,又继续说道:“现在话说回来,我还有件事情想不明白了,你一个关口防御,也到楚国来干什么啊?”

    徐前乐呵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武官,现在北麓开战,我不到这边来,到什么地方去?”

    “可是,我觉得这边有你没你也差不多啊。”肖遥说道。

    “……”徐前恶狠狠说道,“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非得和你动手!”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刘玲和李冉冉两个姑娘,也都凑了过来。

    “你们两个小姑娘家的,也上战场了?”肖遥看着她们问道。

    刘玲笑了一声,说道:“在别的地方待着也无聊,我们这些人,一直都是一起长大的,待在一起更好一些。”

    “那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们岂不是也要死在一起了?”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总得留个能上坟的人啊。”

    “……”

    徐前刘玲等人,都在用一种无比郁闷的眼神看着肖遥。

    他们心里,大概都在想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说话如此讨厌的人。

    特么的,这样真的还能交到朋友吗?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肯定是开玩笑的,但是也有一些认真的地方,毕竟打仗这东西真的不是打打闹闹的,更不是在武道大会上只要你认输,别人就会给你们留一条命。”

    “我知道。”徐前说道,“反正我就没怕死过。”

    “你爹不怕少个儿子?”肖遥问道。

    “……”徐前顿时无言以对了。

    肖遥说道:“所以呢,这一次让你们来,其实也就是想要让你们历练一下,之后,该干嘛去就干嘛去,之前我就已经和武梧桐打过招呼了,等你们回到皇城之后,就会有圣旨送到你们家,一个个都会成为文官。”

    “我不会去。”李斧摇着脑袋说道,“肖将军,之前的圣旨是你授意的,女帝也一定将我的情况和我在李家的处境和你说过了,真让我回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看了眼李斧,眼神有些复杂。

    沉吟了片刻,他又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留下来,当然了,如果你不怕死的话。”

    李斧笑着说道:“这一段时间,我已经爱上了无声营这个地方,能和梁大胆他们抛头颅洒热血,对我而言是一种享受。”

    徐前没好气道:“李斧,以前你不是没事就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安定吗?”

    “是啊。”李斧苦笑了一声,说道,“真正打仗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安定真的很好很好,为什么不喜欢安定呢?难道安定真的不好吗?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要死在战场上,其实,不就是为了国家的安定,灵武世界的安定吗?”

    徐前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斧,眨巴眨巴眼睛,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惊愕的发现,李斧这小子现在的语言能力已经越来越强了,竟然能将自己辩驳到无话可说。

    这特么简直就是奇迹啊!

    “所以啊,我觉得,有了一份信念,还是和一大群人一样有一个同样的信念,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征战沙场,即便真的死在了这里,也会觉得无憾了。”李斧动情说道。

    “哼,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考虑过刘玲的感受吗?”徐前说道。

    “我无所谓啊。”刘玲笑着说道。

    徐前转过脸看着刘玲,有些吃惊说道:“玲姐,什么意思啊,这小子都要死在战场上了,你都无所谓?”

    “他喜欢就好。”刘玲说道,“反正,他在哪,我就在哪。”

    徐前很痛苦。

    肖遥也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徐前。

    这特么,是被自己暗恋的女神塞了一嘴狗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