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你比我危险!
    踏天宗宗主这个时候内心都不是一般的www..la

    委屈的都想要哭了。

    他觉得,叶听潮刚才说的简直就是废话,让自己对那个年轻人说反悔了?

    他怎么可能敢啊!

    如果叶听潮现在表明了态度,是和踏天宗站在一起的话,或许他还真有这样的底气,可现在叶听潮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似乎……这个混蛋,现在站在了踏天宗的对立面啊!

    这让他着实想不明白。

    怎么说叶听潮也是踏天宗一手栽培出来的修仙者。

    为什么,说倒戈就倒戈了呢?

    他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他总觉得,自己还算是了解叶听潮的,或许叶听潮有些死脑筋,有些缺心眼,但是这么混账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现在要帮着别人,夺走踏天宗的气运,这简直就是给踏天宗一拳重击,要不了多少年,踏天宗就会从四大门派中除名,成为一个二流甚至是三流小门派,即便是踏天宗里一个普通的弟子都能想到这一点,难道叶听潮就想不到吗?

    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他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叶听潮,否则的话,对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来报复他们呢?

    这简直狠得不能再狠了啊!

    有了之前获得气运的经验,肖遥其实已经变得轻车熟路了很多。

    他发现,其实叶听潮帮自己夺取踏天宗气运的方式,和之前肖龙象施展出来的手段有些相像,都是那么的霸道。

    不过肖遥也忽然想到,之前肖龙象帮踏天宗的气运,转接到自己身上之后,肖龙象自己却受到了很大的反噬,修为倒退。

    所以,如果叶听潮真的帮了自己这个忙,他的修为岂不是也要倒退?

    想到这一点,肖遥忽然有些头疼了。

    他也不知道叶听潮到底是怎么想的。

    原本他还想着,若是让叶听潮自己想要将踏天宗的气运给夺走的话,对方一定会站出来反对。

    毕竟他也算是踏天宗的弟子。

    可是现在事实恰恰相反。

    叶听潮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还站在了他这边。

    这在出手帮他剥脱气运了。

    过程持续的时间倒不是很长,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踏天宗的气运,就已经到了肖遥的体内。

    体内的元婴,越发的精致了。

    只是稍微小一些而已。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剑气灵气,都越发浑厚了。

    气运给他的加成,这不是一星半点。

    他在想,若是自己能够将偌大的灵武世界所有气运汲取过来的话,自己到底能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

    当然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哪有那么好的机会。

    叶听潮脸色苍白,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此时的他,走起路来,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被踏天宗那么多双愤怒的眼神瞪着,他却熟视无睹,只是走到了肖遥的跟前。

    “一起下山吧。”叶听潮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即便叶听潮不这么说,他也会这么做的。

    叶听潮将他夺去了踏天宗的气运,踏天宗里的这些人,此时已经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了。

    虽然叶听潮以前也没少帮他们踏天宗,可是现在,以前的功劳完全抵不消他这一次犯下的过错。

    搀扶着叶听潮,肖遥顺便往他的体内渡入了一丝灵气。

    在所有踏天宗弟子宗主目光的注视下,两人走了出去。那一个个,脸色苍白如纸,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原本汇聚在宗门内的灵气正在快速流失,恐怕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一个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地方了,就和以前的别处天壑一样,现在不过只是一处风景名胜,供那些喜欢附庸风雅的人前去吟诗作对。

    没有人赶去阻拦他们。

    虽然叶听潮现在已经非常虚弱了,但是加上一个刚刚接受踏天宗气运的肖遥,想要将他们给灭门了,依然不是什么难事。

    走在下山的路上,肖遥终于忍不住提出了之前的疑惑。

    “你为什么要帮我啊?”肖遥问道。

    叶听潮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也不能说我这是在帮你吧,我这也算是帮踏天宗。”

    肖遥听到这句话,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句话要是被踏天宗的人听到,他们肯定能用口水淹死你。”肖遥打趣道。

    叶听潮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肖遥相信,叶听潮这么做,也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所以,倒也没有继续多问了。

    直到下了山,肖遥才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青阳城?”

    “做什么?”叶听潮说道,“我已经打算离开魏国了。”

    “离开魏国?”肖遥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了,你这是担心被踏天宗的人追杀啊?他们应该没有那个实力啊,而且,即便真的有那个实力,他们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啊,怎么说你现在也是魏国青阳城城主,他们若是真的杀了你,恐怕,魏国就要马踏踏天宗了。”

    叶听潮站直了身体,摇了摇头。

    肖遥递给了他一颗仙丹,吃下仙丹之后,叶听潮的灵气又恢复了一些,站稳了身体。

    “我离开魏国,和谁都没有关系。”叶听潮说道。

    “就是自己想要出去转悠转悠了?”肖遥像是看出了叶听潮的想法说道。

    叶听潮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当一个修仙者,真的不能一直闭门造车,否则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觉得,机会都在外面,只要我愿意出去闯荡一番,或许也会有非常不错的收获。”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叶听潮这样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毕竟,他就是通过很多机会,才能有现在这样的实力。

    若是真的按部就班老老实实修炼的话,现在能有个三重高手的修为都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只有不停地冒险,不停的去赌,才能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只是,他觉得叶听潮还是忽略了一点。

    机会和危险,都是并存的。

    肖遥有多少次死里逃生,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

    他觉得,如果自己的人生是一本小说的话,自己一定是个主角,依靠着主角光环,才能一次次活下来,否则,实在是有些天理不容了。

    现在回头好好想一想,都会有些心有余悸。

    还是得多亏自己的好运气啊……

    “别的,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只能祝你好运。”肖遥说话的时候,又丢给了叶听潮一个小瓶子。

    “这里面还有几颗灵丹,我想以后还是可以帮到你的。”肖遥说道。

    叶听潮接过瓶子,笑着说道:“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反正你也不缺这些。”

    “相比较于你帮我夺取气运,这些灵丹,倒是真的算不上什么了。”肖遥说道。

    叶听潮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其实我刚才说,我这么做是为了踏天宗,真不是开玩笑。”

    他往前走了几步,说道:“踏天宗已经让魏国感觉受到了威胁,以前是因为我还在,所以魏国会觉得,踏天宗即便会折腾,可还在掌控范围内,但是一旦我离开了魏国,魏国的皇帝,还会容忍踏天宗继续发展下去吗?被抽走了气运,现在看来,对踏天宗而言确实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可如果目光稍微放的长远一些的话,就会发现,这对于踏天宗而言真的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能够保他们平安。”

    肖遥点了点头。

    他原本就不是笨蛋,现在,叶听潮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可能还听不明白的。

    “行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肖遥说道,“只是以后还得小心一点,这一次,你可算是将踏天宗的人给得罪死了,不过,你为什么不将这样的理由告知于他们呢?”

    叶听潮苦涩一笑,问道:“你觉得,他们若是真的明白,还会让魏国的皇帝感到头疼吗?还会那么无法无天吗?”

    肖遥顿时明悟过来。

    叶听潮往前走了几步,口中继续说道:“至于他们会不会来找我的麻烦,我觉得,即便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即便我修为倒退了,可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了,就我掉下去的那一点修为,稍微给我一点时间,就能够恢复过来了,毕竟我就是踏天宗的弟子,没受到多大的反噬。”

    肖遥点了点头。

    他觉得,叶听潮这么说,自己就这么相信吧。

    原本肖遥就是也要离开魏国的,想要和叶听潮同行,却被叶听潮给拒绝了。

    “我知道你想要保护我,但是真的没那个必要。”叶听潮微笑着说道。

    肖遥继续和他商量,然后叶听潮就火冒三丈了。

    “娘的,我说你小子心里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啊?虽然现在有人想要找我麻烦,但是你比我危险多了好不好?想要找你麻烦的人,要么就是赵国的赵巍峨,要么就是轩辕九重,你还保护我?别到时候我给你陪葬了。”叶听潮气得不行。

    肖遥:“……”

    听叶听潮都这么说了,肖遥也懒得搭理他,于是一个人离开了魏国。

    他盘算了一下,时间大概差不多了……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