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你敢吗
    踏天宗宗主很委屈。

    肖遥之前的那一番话,看似给了他选择,实际上,哪里还有第二条路啊?

    其实他觉得,以对方的实力,想要将整个踏天宗给灭掉,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斩杀一部分,再扬长而去的话,他觉得自己会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开始,他没觉得对方有多么的强大,可回来,对方用实际行动给了他响亮的一个耳光。

    所以,他现在又怎么还敢有之前的想法吗?

    那不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吗?

    作为一个明智的人,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做出相对的选择。

    “即便我真的愿意将气运给你,你拿得走吗?”踏天宗宗主看着肖遥问道。

    这个对肖遥而言还真是个问题。

    他不知道,有没有那种可以自己动手将气运转移到自己身上的办法,即便有,他也不会用,即便是作为第三人,转移气运的方式,他也没学过啊!

    “你不会吗?”肖遥冷笑着说道。

    “哦,那算了,既然是这样,我还是把你们都杀了吧。”肖遥叹着气说道。

    看上去似乎还是非常无奈的样子。

    踏天宗宗主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等一下!”他扯着嗓子说道。

    肖遥手里握着白首剑,眯着眼睛看着踏天宗宗主,没好气道:“我说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只是想要弄死你而已,你就不能老实一点,乖乖伸长了脖子让我宰?”

    “……”这是踏天宗宗主长这么大以来,听到的最为难人的要求了。

    特么的,你想要杀我,还必须得我伸长了脖子让你杀?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吗?

    不讲理,也得有个限吧?

    他气的都要发抖了,内心将肖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可嘴上却不敢表露出来,这就是典型的敢怒不敢言,没办法,现在不单单是他的性命被肖遥握在手中,而是整个踏天宗的身家性命,都被对方握在了手中。

    他能怎么办?

    “转移气运的事情,我确实会,但是少侠,咱们讲一讲道理如何?”踏天宗宗主说道。

    “你说。”其实肖遥本来就没有多着急。

    “即便我真的愿意将踏天宗的气运转借给你,你敢接下吗?”踏天宗宗主冷笑着说道,“想必你也不会放心吧?”

    肖遥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有些不乐意,但是,之前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其实原先他也只是想要到踏天宗走一趟,算是圆了之前自己吹过的牛.逼,也没想过非得将踏天宗的气运给弄到手,这也是突发奇想,所以,每一个步骤都没有想明白,现在面对这样的问题,他着实有些头疼。

    正如踏天宗宗主说的那样,且不说他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耐,即便真的有,那又如何呢?

    自己能放心让他来吗?

    说不定,他就能趁着自己在吸收气运的时候,悍然出手,将自己给弄死了。

    将希望寄托在对方的人品上?

    别闹了,这么缺心眼的事情,肖遥真做不出来。

    看到肖遥郁闷的表情,踏天宗宗主脸上笑的跟一朵盛开的菊花似得。

    “咳咳,少侠,既然是这样,你没觉得,即便我真的将气运给你,也没什么意义吗?所以……不如就打消之前的想法如何?”踏天宗宗主小声说道。

    肖遥心里开始推敲了。

    反正自己在来之前,也没想着非得将踏天宗的气运弄到手,所以即便自己现在真的转身走了其实倒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虽然可以放弃了气运,但是,自己也不能空手而归啊,否则这一趟不是白来了吗?

    即便是小偷,都有贼不走空的原则,自己也得做一个有原则的人嘛!

    想到这些,他的眼神终于清澈了许多,深吸了口气,刚打算开口提出自己之前想要说的条件,却听见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消息。

    “你信得过我吗?”

    肖遥转过身,看到叶听潮正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这家伙之前不说要走了的吗?

    不过很快,肖遥也就想明白了,肯定是因为之前出现的巨剑,放心不下踏天宗这边的情况,于是又折身而返了。

    想想叶听潮刚才说出口的话,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叶前辈,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踏天宗的宗主长老包括那些弟子,看到叶听潮之后,一个个激动地眼泪都要下来了,他们觉得,终于轮到自己扬眉吐气了,之前一直被人欺负着,那感觉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以前只有他们踏天宗的人去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欺负啊?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也非常的强大,但是他们这么多修仙者原本就是有一战之力的,再加上叶听潮的助阵,想要将对方给留下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原本还躺在地上装死的那几个长老们这个时候赶紧爬了起来,并且眉飞色舞,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被他们掌控了一般。

    踏天宗宗主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于是狠狠瞪了那三个老家伙一眼,那三个长老赶紧侧开自己的目光,免得被宗主惦记上。

    “听潮,你可算是来了。”踏天宗宗主笑着说道。

    看上去还真是镇定十足。仿佛已经忘记了之前被肖遥吓得都快要尿裤子时候的窘迫模样。

    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当自己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叶听潮的眼神还是没看向他。

    这就是典型的无视啊!

    踏天宗宗主脸上的表情稍微僵了僵,也冷下了脸。

    “叶听潮,我在和你说话呢。”

    他现在的模样看着简直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这就有些意思了,肖遥能够弄死他,其实,叶听潮也可以,可是,他对于叶听潮却并没有什么恐惧。

    其实要仔细说起来的话,理由倒也很简单,因为他知道,肖遥真的敢杀了他,但是叶听潮绝对不会。

    这就是踏天宗宗主可以对叶听潮动怒的理由了,其实仔细想着,似乎还有些可笑。

    肖遥看着叶听潮,心里也是有些疑惑,问道:“叶前辈,您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这里的气运,转移到你的身上。”叶听潮说道。

    “叶听潮你敢!”踏天宗宗主脸色大变。

    踏天宗的那些弟子长老们,这个时候也都有些懵逼了,一个个都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他们都在想,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否则,怎么还会幻听呢?

    要知道,叶听潮可是从他们踏天宗走出去的人啊,现在怎么可能还要帮着别人剥夺他们踏天宗的气运呢?

    即便是肖遥,这么一时半会的,都有些回不过神了。

    但是看叶听潮脸上的表情,又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

    他在想,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叶听潮疯了。

    这听着……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啊!

    “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叶听潮说道。

    其实,叶听潮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觉得,现在的踏天宗,已经逐渐成为了魏国的心腹大患。

    以前,魏国的皇帝也没少在这个话题上和他唠嗑。

    虽然叶听潮现在是青阳城城主,但是一旦自己决心想要辞掉这个职位之后,对于朝廷而言,踏天宗的存在就是一个超出掌控范围的势力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魏国朝廷都不会继续放任踏天宗这个修仙者门派继续在魏国做大。

    只是这个道理,自己和踏天宗说,他们肯定不会明白,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剥脱了踏天宗的气运,如此一来,最起码能够护踏天宗安全。

    说到底,他的心里还是始终和踏天宗站在一起的。

    只是这些道理,他不想解释,因为即便自己解释了,在踏天宗宗主看来也是一派胡言。

    心里明白就好。

    他对自己这么说的。

    肖遥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沉默之后,他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叶前辈了。”

    对于肖遥而言,这也是一场冒险。

    踏天宗里,有人会想着,这是不是叶听潮的计策。

    肖遥也会这么想。

    可最后,他的感性还是战胜了自己的理性。

    他总觉得,若是自己连叶听潮都信不过的话,似乎就有些过分了。

    所以,他还是点了点头,这对他而言依然还是一场冒险,但是他觉得,人生何处不冒险呢?

    反正,他冒险的次数也不少了。

    而且,自己的运气,似乎一直都不是很差……

    看到肖遥答应下来,叶听潮也笑了一声。

    “谢谢。”

    原本,应该是肖遥对叶听潮说谢谢,现在却变成了叶听潮对肖遥说出这两个字。

    似乎,有些别扭了。

    踏天宗宗主的脸部肌肉都开始抽搐了。

    到现在,他还是被叶听潮无视着。

    这种感觉,真的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那就开始吧。”叶听潮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在叶听潮的指引下,他走到了踏天宗广场的正中心。

    叶听潮的身体,也浮了起来。

    “叶听潮,你当真要如此!”踏天宗宗主怒吼着,咆哮着。

    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兽。

    “你可以对人家说,你反悔了。”叶听潮低下脑袋,看着踏天宗宗主,轻声说,“你敢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