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你当如何?
    在天空之上,升腾起了一把巨剑。

    这是已经到了山脚下的叶听潮,都能清楚看到的。

    巨剑高有数十米,宽七八米,还在散发着耀眼的金光。

    足以与日月争辉一般。

    “到底还是要杀人了吗?”叶听潮苦涩一笑。

    不过他也没想着,这个时候还要飞奔上山,毕竟之前,他已经去阻拦肖遥了,只是没有拦住而已,对方上了山也都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且,他知道肖遥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在此之前,他是先看到了踏天宗的剑阵,才发现那把巨剑的。

    他是踏天宗的弟子,对于踏天宗的剑阵自然非常了解,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显然是踏天宗的人先动的手。

    之前他让肖遥别杀人,肖遥说了尽可能。

    如果肖遥真的在踏天宗上大开杀戒了,他相信,也是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

    所以,不管最后发生什么样的结果,对他而言,都不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了。

    “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也只能看踏天宗的造化了。”叶听潮在心里如此对自己说道。

    忽然,天空之上的那把巨剑,朝着踏天宗的剑阵冲了过去。

    剑气恢弘。

    即便是叶听潮,都有些心有余悸。

    当剑气在疯狂涌动的那么一瞬间,他猛然意识到,其实之前肖遥在和他比斗的时候,也是稍微留手了的。

    想到这,他不由苦笑了一声。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被甩了这么远了吗?

    他的心脏,都有些难受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这一生都在想着让自己如何变强,可是,这个世界上却又有天才的存在,以前是许狂歌,独领灵武世界风流数百年,许狂歌不见了,又出现了洪飞升,还没有等洪飞升真的去飞升,让他们这个世界里的笨鸟喘口气,却又出现了一个肖遥,不是说所谓的天才,数百年才会出现一次吗?这怎么都已经到了满地跑的地步了呢?

    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其实,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在灵武世界,也有龟兔赛跑的故事。

    可是,如果兔子没有太过于偷懒呢?

    哪怕只是付出百分之一的努力,就能让那些付出了百分之百的笨鸟们,望尘莫及。

    这个世界,对于笨鸟而言,当真要那么残忍吗?

    之前他第一次看到肖遥的时候,肖遥还只是一个必须得仰望他的修仙者。

    后来,他们第二次见面,肖遥的进步让他感到吃惊,好在,如果全力以赴的话,他依然有信心可以将肖遥给斩杀。

    但是这一次,肖遥展露出来的实力,却已经足够让他望尘莫及了。

    这让他一次又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回去,真的还需要好好修炼吗?”

    “即便我真的没日没夜的闭关,好好修炼,就能追赶上人家的修炼速度了吗?”

    “或许,我也需要时间,好好出去看一看,在灵武世界,到处走一走吧……”

    肖遥也没想到,因为他的存在,让叶听潮放弃了继续闭门造车的想法。

    一辈子没想过要离开魏国的叶听潮,总算是下定了决心,游遍大好山河……

    踏天宗上。

    肖遥的巨剑,直接将踏天宗数百剑士弟子的剑阵给冲散了。

    那些剑士们或许不知,在他们眼中无懈可击的剑阵,在肖遥的眼中,也只是一个笑话。

    剑,他才是最强大的存在!

    他不知道轩辕九重是不是一个剑士,如果是的话,即便是轩辕九重,在剑道上也不一定能够占到肖遥的便宜。

    要知道,在肖遥的体内,可是有剑仙的剑意。

    轩辕九重在强大,不也还没有飞升吗?

    这就是肖遥的自信!

    当剑阵被冲散的时候,数百道长剑,全部从空中掉落,仿佛下起了剑雨一般,那些站在下面的踏天宗弟子们避之不及,生怕被剑给刺中。此时,肖遥的身体忽然朝着面前的踏天宗宗主冲了过去。

    手中玄铁剑,紧紧握住。

    当看到玄铁剑的时候,踏天宗宗主脸色就是猛地一变。

    他以前没有见过肖遥,也不可能通过一把玄铁剑就认出肖遥。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玄铁剑的来历!

    在灵武世界活了几百年,他岂能不知许狂歌?

    而这把剑,不就是许狂歌那个剑仙留下的吗?

    “难怪,难怪……”他口中喃喃,大脑都已经一片空白了。

    玄铁剑到了肖遥的手中,这把剑也绝对不可能是对方随便捡到的。

    再加上对方身上强盛的气机,他下意识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许狂歌的亲传弟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能够如此强悍了。

    一代剑仙许狂歌的亲传弟子,即便是站在了灵武世界的剑道巅峰,似乎也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

    眨眼间,肖遥就已经到了踏天宗宗主的面前。

    手中玄铁剑,猛地一颤,一股剑气,便凝聚成形,朝着踏天宗宗主的面门砸了过来。

    踏天宗宗主手中拂尘抖动着,想要摆脱肖遥剑气的缠绕,却还是被这一股剑气直接撞飞了出去。

    在空中的时候,还吐出了几口鲜血。

    等到摔在地上后,脸上又一次露出了苦涩的神情。

    有这样的实力,杀了他踏天宗那些优秀弟子,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他觉得,对方在武道大会的时候,确实是留手了,否则,凭借着这么强势的剑气,即便是想要将他们踏天宗那些弟子全部留在玉山之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之前他还在想着,若是对方真的敢来踏天宗闯一番,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但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简单了,凭借着对方的实力,想要从踏天宗活着离开,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三个长老,也都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不过是三重高手罢了。

    三个三重高手,同时化虹飞来,只是还没到肖遥的面前,便全部被剑气给挡了回去,一个个都倒飞出去,正好落到踏天宗宗主的身前,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吐血不止。

    剩下的那数百弟子,全部呆若木鸡,动也不敢动。

    肖遥收起玄铁剑,头顶之上的剑气,化作了四道金芒,其中三道被肖遥用剑葫芦借助,剩下的白首被牢牢握在手中——也不能老是用符离,得换着用嘛!不然符离有意见怎么办?

    肖遥忽然震动起了胳膊,手中的白首,直接刺在了踏天宗宗主头顶一寸处。

    往下落一寸的话,这把剑,就能直接将踏天宗宗主的脑门给贯穿了。

    那可不是一般的刺激。

    即便踏天宗的宗主,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此时,却也颤栗了。

    他的两条腿,下意识颤抖着。

    他此时的表现,也被肖遥尽收眼底。

    “原来,你还挺怕死的啊。”肖遥笑着说道。

    踏天宗宗主这个时候因为气愤,已经说不出话了。

    又羞又怒。

    这说的简直就是废话,你给老子找一个不怕死的出来看看?

    肖遥走到跟前,蹲下身,看着踏天宗的宗主,说道:“要不要发号施令,让你的弟子们冲上来送死?”

    踏天宗宗主却没说话。

    他清楚的明白,这个时候即便让自己的弟子们奔上来,其实也还是送死。

    “咱们做个交易,如何?”肖遥说道。

    “什么?”宗主一愣。

    “将踏天宗的气运给我……”

    肖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踏天宗宗主非常果断的打断了:“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气运,对于一个门派而言,大概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就像是桃花岛,还有北峰,还有北楚天壑,丢了气运之后,真不知道得等几千年才能缓过神来。

    肖遥笑着说道:“你看你,就不能等我将话说完吗?”

    “哼,不管你想要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将踏天宗的气运转接于你的,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可能将气运给夺走。”踏天宗宗主说道。

    肖遥皱起了眉头。

    其实宗主说的也是实话,就像当初,小和尚要将桃花岛的气运,灌注给他,也是得经过柳折枝的允许。

    之前北楚天壑的情况,倒是有些特殊了,原本便不算有主之地,而且那条龙灵也帮了他很大的忙。

    在后面的北峰,肖龙象想要帮肖遥夺取北峰的气运,还得先将北峰之上的修仙门派全部赶走,让那里成为一个无主之地。

    切断了他们和北峰之间的关联,肖龙象才能动手。

    “既然你不答应的话,那我就只能将你们全部杀了。”肖遥冷笑着说道。

    宗主脸色大变。

    他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等人,现在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了。

    到现在叶听潮都没有出现,相比也不会出现了,否则他们还有一战之力。

    “你们不愿意将气运给我,我便将整个踏天宗灭掉,到时候,在慢慢汲取气运,如何?”肖遥问道。

    “你……你这是邪术!”

    肖遥哈哈笑道:“说的跟你们一个个都很光明正大似得,真当自己当成名门正派了?你也是个修仙者,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名门正派吗?即便是桃花岛的那些修仙者,不也被你们戏称为红粉骷髅吗?”肖遥冷哼了一声,拔出白首。

    “再问你一遍,你当如何?”肖遥冷眼问道。

    (第三更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