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好一个霸道
    北麓皇城发生的事情,肖遥并不知道。

    现在的他,已经行走在踏天宗的山峰之上。

    说要来,就一定回来。

    他一直都是这么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踏天宗的人,不是要将他挫骨扬灰吗?

    他还真想要看看,踏天宗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之前肖遥也和踏天宗的人碰过面,当时还是因为青蝉的事情,所以那个时候他对踏天宗的人印象就不是很好,后来倒是稍微有了些改观,就是因为叶听潮。

    其实一开始肖遥对叶听潮的印象也不是很好,这家伙非得和洪飞升打一架,结果还打败过人家,但是后来,肖遥找到叶听潮希望能够得到历练的时候,对方立刻答应下来,算是帮了他一个非常大的忙,这个人情,肖遥还是记在心里的。

    一想到自己现在要去砸人家踏天宗的场子,他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在,叶听潮也不知道,而且他现在用的还是方海的身份,叶听潮应该也不会想到什么吧?

    只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还没走出一段距离,他就被人拦住了。

    叶听潮。

    即便只是看着背影,肖遥也能一眼看出对方的身份。

    更何况,他还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机。

    想到这,他又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可笑了。

    自己都能察觉到叶听潮身上的气机,难道叶听潮就察觉不到自己的身份吗?

    “非得上去吗?”叶听潮转过身看着肖遥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叶前辈,为何挡路呢?”

    “肖遥,其实,我已经在这等你半个月了。”叶听潮苦笑着说道。

    肖遥有些诧异。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叶听潮摇了摇头:“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只是觉得,对方既然敢来这里,就一定是个强者,只是没想到是你。”

    说到这里,叶听潮眼神又黯淡了许多。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一定会将其斩杀的。”

    肖遥笑着说道:“是我,就不会了?”

    “挺想的,但是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没这个实力了。”叶听潮说道。

    肖遥不置可否。

    叶听潮可以这么说,但是肖遥自己不能这么认为,怎么说叶听潮也是个前辈了,更何况,以前一直都是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人物。

    他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能够战胜这样的强者。

    虽然这一次,他突破了,可面对叶听潮,依然会有很大的压力。

    但是,胜算也算是不小了。

    当然了,这还得在叶听潮这段时间没有太大突破的前提上,否则的话,以叶听潮的实力,绝对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叶听潮活了多少年了,又和多少强者战斗过,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对方的战斗经验,以及对灵气的把控,绝对不是自己可以与其相提并论的。

    叶听潮朝着肖遥这边移动了一步。

    “非得阻我?”肖遥问道。

    “我是踏天宗的弟子。”叶听潮无奈说道,“虽然我也知道,自从我从踏天宗走出来之后,踏天宗的人越来越放肆,之前清风镖局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但是我到底还是踏天宗的弟子,总不能因为我亲爹不是个玩意,我就眼睁睁看着别人跑去把他揍一顿吧?”

    说到这,叶听潮停了一下,看着肖遥,继续说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肖遥笑了起来:“是这个道理。”

    “我们各攻击对方三招,若是你没有抗下来,便下山,回去,若是我没有抗住,我让开,你继续上山,如何?”叶听潮说,“放心,即便是我真的赢了,我也不会伤你性命。我觉得,我这个人说话,还是值得人相信的。”

    肖遥点了点头,伸手作揖:“那是当然,叶前辈之前还帮过我,虽然我肖遥也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铭记的。”

    叶听潮一双铁拳探出。

    下一秒,便朝着肖遥这边轰了过来。

    一阵拳风,惊起无数栖息在树林间的鸟儿,狂风卷着落叶,宛若一把把利刃,与之同行。

    秋风扫落叶!

    肖遥眉头一皱,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选择前扑过去。

    说要挡住,自然是原地不动的挡住了。

    当那一拳轰在肖遥面前的时候,空气中噼里啪啦作响。

    一层层灵气所凝聚出来的壁障,被这一拳轰碎。

    肖遥的身体,连连后退。

    一退数十丈。

    最后肖遥忽然伸出手,运起体内元婴,握住了叶听潮的拳头。

    他伸出去的那一条胳膊上衣服变成了一块块碎片,随风飘走,露出来的胳膊上青筋暴跳。

    即便是以肖遥现在的实力,还是被这一拳逼到了这个地步。

    好在,肖遥还是挡下了。

    他一脚踹出,将叶听潮逼退,同时手中玄铁剑握住。

    现在的玄铁剑,就是肖遥最拿得出手的武器了。

    面对叶听潮这样的对手,肖遥还先拿出符离剑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借助符离剑,逼退叶听潮。

    这个时候,整个踏天宗的人,都在快速往下赶着。

    “好强大的灵气,好可怕……”一个长老原本还在打坐运转心法,他猛地站起身,惊呼了出来。

    “快去请宗主,有强敌!”

    整个踏天宗,都陷入了戒备中。

    倒是之前去参加武道大会的那些年轻人,一个个脸色大变。

    他们忽然想起之前在武道大会上发生的事情。

    估算着时间的话,到了今天,恰好是一个月了吧?

    只是,那个家伙真的来了?

    “现在应该是叶听潮还在山下拦截对方,我们得迅速下山支援!”一个老长老说道。

    就在众人打算倾巢出动,围剿强敌的时候,踏天宗的宗主,终于走了出来。

    “都在踏天宗等着。”老掌门眼神漠然,开口说道。

    那些长老弟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宗主,叶听潮现在还在与强敌交手呢……”一个长老憋不住心里的郁闷,向前走了一步,弯腰说道。

    “我知道。”宗主点了点头,“但是,我们不能下去。”

    “为什么啊?”

    “是啊,宗主,这可是我们踏天宗的地盘,人家都已经打上门来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动手?”

    “宗主,叶师叔现在还在孤军奋战啊!”

    宗主摆了摆手,原本还嘈杂的那一群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无数道目光,落到了宗主身上。

    “这是我和叶听潮之间的承诺,他单人挡敌,若是挡下了,便都算了,若是没有挡下,叶听潮便会离开,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着,叶听潮,现在就是我们踏天宗的大门。”宗主说道。

    所有弟子恍然。

    “可是,宗主,只要咱们将那个家伙给斩杀了,别人也不会知道啊……”

    宗主听到这一番话,顿时勃然大怒。

    “怎么说,我们踏天宗也是名门正派,岂能做出这样恬不知耻的事情?”宗主怒视着那个提出意见的弟子说道。

    那弟子也被吓了一跳,顿时噤若寒蝉,可心里还是有些委屈。

    这样的事情,宗主以前似乎也没少做吧?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现在踏天宗宗主心里也很郁闷。

    他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

    只是,他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

    叶听潮半个月前见了他,将自己的意图说出来之后,末了,还补了一句。

    “若是你们出手,我与敌一起杀上来。”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

    能被叶听潮如此重视的对手,尚且不简单了。

    若是再加上一个叶听潮的话,他凭什么挡?

    他拿什么去阻拦?

    他可不想踏天宗这个名门大派,就这么毁在自己的手上。

    这个千古罪人,谁都可以做,但是,不能让自己来做啊!

    否则,自己有何颜面见踏天宗世代宗主呢?

    剑气,灵气,还在半山腰荡漾,狂涌。

    面对肖遥凌厉的剑式,叶听潮也是热血沸腾了。

    “好剑!”他扯着嗓子夸赞了一句,哈哈大笑起来,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战斗,真正的畅快淋漓。

    这两个字落到肖遥耳朵里,让他很是郁闷。

    他觉得,这十八般武器,练什么都比练剑好,否则别人说好剑的时候,你总是会分不清,这到底是在夸赞你,还是在骂你。

    立剑式,被叶听潮以强悍姿态直接拦下。

    他伸出手,直接接住了肖遥手中的玄铁剑,只是下一秒,又被玄铁剑中蕴含的剑气给直接震退了出去。

    以两人为中心,以鸟瞰的方式观战的话,就会发现,在半山腰上,已经吐了一块,绿草,巨树,已经被剑气灵气搅碎,劲风一吹,又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一眼都是黄土,这才是这座大山撕开绿色伪装后露出的狰狞面容。

    叶听潮的第三拳终于砸了下来。

    一道金光,从叶听潮的体内迸发而出。

    肖遥盯着叶听潮,脸色也有些凝重。

    这一刻散发着金光的叶听潮,仿佛身披金色铁甲,仿佛藏在苍穹里的神将。

    他以灵气作为媒介,导出一个巨大的拳头,从上而下,朝着肖遥轰了下来。

    铁拳无双,足以摧毁万物。

    肖遥轻笑了一声。

    “好一个霸道……”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