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谁敢动?
    /p>

    屋子里,徐前又一次提出了之前的那个问题。/p>

    “李斧,李冉冉,你们两兄妹能不能不要继续卖关子了啊,方海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还不可以说吗?”徐前站起身顺便将房门关上,坐下来之后,托着下巴看着李斧,着急问道。/p>

    李斧看着徐前,有些无语说道:“我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改一改你这毛躁的性格?”/p>

    徐前伸长了脖子笑嘻嘻说道:“我要是真将这些毛病给改了,是不是也有些太无趣了?徐前之所以是徐前,不就是现在这样吗?”/p>

    李斧懒得和徐前辩驳。/p>

    这小子最擅长的就是歪理邪说,他担心自己真的开始和徐前在这个问题上争辩,自己的人生观都会被对方推翻,反而听信了他的谗言……/p>

    不能和徐前在任何问题上争辩,实在不行就不说话,这就是李斧和徐前认识这么久之后琢磨出来的道理。/p>

    “嘿嘿,徐前,我要是真告诉你的话,或许,你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李冉冉忽然笑着说道。/p>

    徐前转过脸看着李冉冉,眼神中略显好奇。/p>

    “什么意思啊?”/p>

    李冉冉咳嗽了一声,看了眼李斧,得到了李斧眼神的允许后,她才继续说道:“我问你,你之前说你最崇敬的修仙者,是谁来着?”/p>

    说到这个话题,徐前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振奋,眼睛亮,下意识站起身说道:“那自然是肖遥了,这个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的。”/p>

    说到这,徐前忽然明白了些什么。/p>

    他看着李冉冉,疑惑道:“难道,方海和肖遥还存在什么关系?”/p>

    “存在什么关系?”李冉冉听到徐前这样的话,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的前俯后仰,“哈哈哈,你说的不错,他们有关系,而且,关系还非常大呢!”/p>

    “到底什么意思啊?”徐前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李冉冉和李斧的话,这时候一定要站起身,将他们两人都给揍一顿。/p>

    坐在边上的刘玲,脸上表情变得也有些古怪,像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只是还不敢确定。/p>

    “冉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直接说吧,别卖关子了。”即便是最沉得住气的刘玲,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p>

    原本李冉冉还想着继续逗弄徐前一会,听刘玲也着急了,赶紧收起了想要继续卖关子的心思,这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自己的未来大嫂嘛!/p>

    “其实,肖遥和方海,就是一个人。”/p>

    李冉冉说完这句话,在看刘玲和徐前脸上有些无语的表情,内心非常郁闷。/p>

    “你们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我又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李冉冉抓狂道。/p>

    虽然刘玲和徐前两人这时候还没说什么,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就是表达强烈的不相信。/p>

    李冉冉转过脸看着李斧,说道:“哥,他们不相信我,你说!”/p>

    李斧咳嗽了一声,徐前和刘玲两人的目光也落到了他的身上。/p>

    李斧苦笑了一声,说道:“其实,冉冉说的都是事实,肖遥真的就是方海,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人。”/p>

    这样的话,从李冉冉的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几乎为零,毕竟李冉冉的性格他们还是知道的。/p>

    所以,不要说震惊了,他们压根就不会相信。/p>

    但是现在,说出这番话的人李斧。/p>

    李斧说出口的话,便由不得他们不重视了。/p>

    “李斧,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徐前探着脑袋问道。/p>

    李斧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p>

    确实,一直以来,李斧都是那种比较稳重的。/p>

    即便是刘玲,闲着的时候,也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何曾见过李斧开玩笑呢?/p>

    李斧说话的公信力还是够够的。/p>

    “这怎么可能啊……”徐前还是有些没办法接受。/p>

    即便李斧告诉他,肖遥是轩辕九重家的孩子,他都相信。/p>

    但是,肖遥?/p>

    这未免也太天方夜谭了吧?/p>

    李斧看着徐前脸上震惊的神色,他苦笑着说道:“其实,即便是我,一开始知道这个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的。”/p>

    “其实,这样的结果,也不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刘玲微笑着说道。/p>

    徐前看着刘玲,越的惊讶了。/p>

    “玲姐,什么意思啊?你觉得,这样的答案,你还能接受?”/p>

    刘玲笑了一声,说道:“为什么不能呢?在此之前,我们谁都没有听说过方海这个名字,可是他的实力又这么强大,性格这么张狂,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呢?或许这几年,年轻豪杰很多,可是,又有几个能够达到肖遥那样的高度呢?又有几个能有那么多的仙丹灵丹灵器?”/p>

    徐前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p>

    虽然他还是觉得这样的答案,显得让人有些难以接受。/p>

    但是不得不承认,事实也正如刘玲说的那么回事。/p>

    虽然现在优秀的年轻人很多,但是不是每一个,都能走到肖遥那样的高度的。/p>

    如果方海和肖遥是同一个人的话,一切都变得容易解释了。/p>

    也只有肖遥,恐怕才有那种彻底无视武道大会的底气吧?/p>

    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得好好思量。/p>

    那样的底气,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p>

    “也难怪,他从来都不将武道大会放在眼里,还说要去踏天宗了。”徐前喃喃自语,目光有些呆滞。/p>

    过了一会,他忽然一跃而起,吓了李斧等人一大跳。/p>

    “娘的,也就是说,我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在和肖遥称兄道弟?”他眼神中都写满了震惊。/p>

    李斧忍住笑,点了点头:“是的,而且,你还觉得自己的身份非常牛,害怕说出来,会产生什么隔阂呢。”/p>

    徐前一张脸都涨得通红了。/p>

    他的身份,确实拿得出手。/p>

    但是和肖遥这么一比较的话,他这个什么官的儿子,显得就是一个笑话了。/p>

    北麓到底是谁的地盘,别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知道吗?再说了,武梧桐能够得势,成为北麓的皇帝,固然有她自己的努力和实力,但是更多的也离不开肖遥的帮助,这在偌大的北麓,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了。/p>

    所以,徐前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的想法,只能觉得尴尬和郁闷。/p>

    如果早些知道的话,他大概也不会那么缺心眼了。/p>

    “哎,可惜了,没抓住机会……”徐前现在只能懊恼。/p>

    “哈哈,懊恼什么啊,反正等以后,你见到了肖遥,冲上去和人家聊天,人家肯定不会不搭理你的。”李冉冉说道。/p>

    徐前使劲点头,又嘿嘿笑了起来:“这说的倒也是啊!”/p>

    “不过,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他了。”李冉冉又继续说道。/p>

    “……”徐前感觉自己的心情被李冉冉折腾的简直就像是过山车一样。/p>

    之前觉得李冉冉说的很有道理,现在还是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啊!/p>

    “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跟你们一起回来,得跟着他啊!”徐前抓着头说道。/p>

    李冉冉瞥了眼徐前,嘲讽道:“行了吧,你就是真想跟着人家,人家也不乐意带着你啊。”/p>

    徐前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抓狂道:“这样的话,在心里就想想了,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p>

    就在这时候,李斧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p>

    李成带着剩下几个子弟,全部冲了进来。/p>

    李斧等人,都下意识站起身。/p>

    “怎么着,想要找麻烦了?”徐前冷笑着说道,“我身手虽然不敌李斧,但是对付你们这些小鱼小虾,还是没什么问题的。”/p>

    李成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銮仪使府,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真当自己老爹是个什么光禄寺卿,就可以放肆了?”/p>

    徐前脸色有些难看了。/p>

    虽然李成说出口的话,听着非常不舒服,可是人家说的也是事实,他老爹虽然是光禄寺卿,可也只是个从三品而已。/p>

    如果真的要拼爹的话,他还真拼不过李成。/p>

    “现在,你可以滚出去了。”李成说道。/p>

    徐前怒不可遏。/p>

    “这是你家不错,但是这里也是我家,徐前是我的兄弟,他的去留,我说了算。”李斧看着李成说道。/p>

    李成深吸了口气,说道:“还真将自己当成大公子了?”/p>

    “我哥本来就是大公子,你有什么问题吗?”李冉冉问道。/p>

    “哼,侧室生的孩子,也有资格大放厥词?”李成嘲讽道。/p>

    跟着他来的那几个年轻人,都是他的那些朋友,不过其中有一些,也是修仙者,只是实力,不如李斧罢了。/p>

    可那些年轻人老爹身上挂的官职,还是不容小视了,想要混进李成的这个圈子,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即便是徐前,也没这个资格。/p>

    李斧忽然出手,将面前的桌子给掀翻。/p>

    “李成,我是不是给你脸了?”李斧阴沉着脸,盯着李成,眼神无比冰冷,一直以来,他的脾气都非常好,对待李成,也都是忍之让之。/p>

    可是李成刚才的那一番话,又触碰到了他内心的柔软点,他的逆鳞。不等李成回过神,李斧已经往前迈出一步,一脚踹在李成的胸口,将他踢飞了出去。/p>

    “谁敢动!”他怒目圆瞪,盯着被李成带来的那些年轻人。/p>

    (第三更也来了)/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