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你为何不能?
    北麓,皇城。

    李斧等四人总算是归来了。

    刘玲身上还有官职,虽说是个从六品,但是在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官职,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她不该入京城,却架不住徐前李冉冉等人的相劝,只得答应在皇城停歇片日,之后便立刻离京。

    “哎,玲姐,你说说,你有多少年没有回过皇城了啊?”李冉冉挎着刘玲的胳膊说道。

    生怕自己只要一撒手,刘玲就会立刻离开似得。

    对于自己哥哥的小心思,李冉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次说是觉得自己在皇城无聊,让刘玲陪她多逛一圈,实际上,不还是希望能够让刘玲能够留在皇城,自己的哥哥能够抓住机会吗?

    刘玲只是笑着。

    李冉冉心里想的是什么,她大概也是能想到的,不过她的想法,也早就告诉肖遥了。

    这也算是一种顺水推舟吧。

    “玲姐,你晚上住哪啊?”徐前问道。

    “这个暂时还没想好,随便找一间客栈也可以。”刘玲说道。他们家以前也是皇城的,只是后来父亲去了流城做总督,一家也都迁了过去,原本的老宅子,自然也就卖了,现在接受的,是一个四品官。

    徐前顿时沉下脸,说道:“玲姐,你这么说,那不是骂人吗?你来了皇城,我们还能让你住客栈?”

    “就是,玲姐,我觉得你可以住在我们家啊!”李冉冉说道。

    听到这话,徐前顿时不乐意了,说道:“我家也可以啊。”

    “呸,你想得美,玲姐是要陪我玩的,为什么要住在你们家啊?”李冉冉气得不行。

    “……”徐前只能低下了脑袋。

    他只恨自己没有姐姐妹妹什么的,否则想要将刘玲留下来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要怪的话,就只能怪自己的老爹了。

    老子不给力,儿子得受气。这句话,在徐前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他很憋屈,憋屈的不要不要的。

    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刘玲跟着李冉冉和李斧的身后,朝着銮仪使府邸走去。

    路上,李冉冉还不忘说道:“玲姐,你可得小心提防着徐前那个坏家伙!哼,他一直都没什么好心眼。”

    李斧忍不住说道:“我说你,能不能成熟点啊,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徐前是什么样的人,刘玲能不知道吗?”

    李冉冉气坏了,冲着李斧挥了挥小拳头,气急道:“我说你可别好心当成驴肝肺啊!我什么意思你能不知道吗?”

    李斧笑了笑,也没和自己妹妹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什么争执,毕竟原本就是一件非常没意义的事情。

    刚到门口,却听见后面徐前喊了一嗓子。

    转过脸,就看到他大步流星朝着这边奔跑过来。

    等跑到跟前,徐前气喘吁吁。

    “我说你小子,还不回家,来我们家干什么啊?”李斧笑着说道。

    “哼,差点忘了正事,你还没告诉我,方海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徐前气得不行,“之前到北麓的时候,你又说到了皇城再说,现在都已经到皇城了,你总算可以告诉我了吧?”

    李斧笑了一声,说道:“你就那么想知道吗?”

    徐前气坏了:“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我能不想知道吗?现在赶紧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李斧刚想要开口,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个非常尖锐的声音。

    “哟,这不是李大少爷吗?武道大会结束了,这就回来了?只是,我听人说,李少爷这一次在武道大会上的成绩,也不是很好啊!”

    虽然只是听到声音,可即便不回头,李斧等人也知道说话的到底是什么人了。

    他转过脸,看着说话的男人,眼神冷了下来。

    “哼,李成,我说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啊?我哥他有什么成绩,和你有关系吗?”李冉冉冲着身后出现的那个男人嚷嚷道。

    叫李成的男人,看轮廓,和李斧倒是有些相像,只是身材要瘦小一些,毕竟李斧原本就算是魁梧的了,他的身材看着倒是和徐前差不多,皮肤白白净净的,只是为了老成一些还故意蓄了一些胡子。若是李斧这样的身材和长相蓄上一撮胡子,显得倒是很阳刚,可偏偏眼前这男人长相就略显阴柔,皮肤白的能让女人羡慕,所以在加上脸上的这胡子,不管怎么看,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叫李成的男人,身份则是有些特殊了。

    他是李斧的弟弟,李冉冉的哥哥,但是,在李家,他的身份显然要更高一些,理由倒也简单,他的母亲,才是正室,李斧李冉冉的生母,却是侧室。

    虽然李成的母亲才是正室,北麓銮仪使的第一个老婆,可李斧的年纪却要比李成大上一些,算是他们李家的长子。

    “大少爷”这三个字,李成用来称呼李斧,自然是充满了讥讽。

    “嗯?这不是刘玲吗?哈,听闻你做了土州同啊,哎,我觉得吧,一个女孩子,就好生在家里相夫教子,不是很好吗?”李成又看着刘玲说道。

    李斧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李成,你想要说什么?”李斧问道。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已经在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愤怒情绪了。

    其实,在李家,李成没少对他冷嘲热讽。

    在他的眼中,甚至将李斧当成了自己的头一号敌人。

    原因倒也很简单,从小到大,他的修为都不如李斧。

    李斧的优秀,自然激起了李成的警惕和嫉妒。

    如果这一次李斧真的成为了武道大会的头名,那么在李家的身份和地位也一定会得到一定的提升。

    幸好的是,不管是李斧还是李冉冉,都提前被淘汰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成简直欣喜若狂。

    这对他而言,就是劫后余生。

    李斧虽然并不是那种记仇的人,但是李成的胸怀没有那么大,他就会用自己的想法,去度量李斧的想法。

    如果他是李斧的话,在得到了武道大会的头名之后,一定会将自己往死路上逼。

    他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李斧也一定会这么做。

    “李成,你要是还在多说一句,信不信我今天就撕烂你的嘴?”李冉冉咬着牙说道。

    李斧不是那种喜欢和别人争夺什么的人。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性格比较淡然。

    但是李冉冉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

    每次李成想要过来挖苦李斧,或者是排挤,都会被李冉冉给骂走。

    “李斧,难道你准备,一辈子都躲在你妹妹的身后吗?”刘玲忽然开口说道。

    李斧微微一愣,侧过脸,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茫然。

    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刘玲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还记得方海吗?或许他身份不一般,他的实力也很强,但是,难道你就很弱吗?为什么你就不能有他身上的那股霸气?”刘玲问道。

    李斧深吸了口气,又呼出了一口浊气。

    他也想起了方海。

    准确的说,是肖遥。

    若是自己真的有肖遥那样的实力,大概也不需要处处小心翼翼了。

    可是,仔细想想,虽然自己没有肖遥那么强势,但是,自己需要面对的对手,也没有那么的可怕啊!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自己非得一退再退呢?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转过脸,重新看着李成,眼神倒是自信了许多。

    “让开,我们要回去休息了。”李斧说道。

    “呵,你让我让开,我就得让开了?”李成也被李斧的眼神吓了一跳,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绝对不能让步。

    必须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敲打一番李斧。

    他觉得,最理想的状态,就是让李斧在心里对他产生惧意。

    当然了,到底能不能做到,他现在也不愿意去想。

    不管能不能做到,总得先去那么做啊!

    李斧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不让?”

    “我不让。”

    李斧忽然伸出手,一拳头,就将李成给打飞了出去。

    李成摔在地上,其实伤势并没有多么严重,毕竟李斧也不是缺心眼,不可能真的将李成给弄死,那样的话,李家的天可能都要塌了。

    然而,李成半天都没有爬起来,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本来就比较孱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现在的大脑都是懵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李斧竟然敢对他出手。

    这个家伙是疯了不成?

    “让你让开你不让,找死。”李斧冷哼了一声,背着手,往前走着。

    李家的那些下人们,这个时候都已经看傻眼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个时候都有一种非常痛快的感觉,仔细想想他们也都想明白了,这么多年,李斧都在压抑着,那些下人们看在眼里,心里也在压抑着、

    只是,作为一个下人,就该明白,主子的事情,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搀和的。

    现在李斧忽然出手,倒是让他们出了一口气,毕竟,相对而言,李斧是在是比李成厚道太多了。

    好半天,李成才缓缓爬了起来,只是这时候,李斧等人都已经离开了。

    他看着那些围观的下人,骂了一句,将他们都骂走了之后,自己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神阴冷。

    李斧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坐了下来,顺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屋子。

    “这些,女人来就好。”刘玲上前帮忙。

    李冉冉对坐在身边记得徐前说道:“有点眼力劲没?看到了吧,玲姐喜欢的是我哥!”

    “切,这有什么?玲姐还帮我收拾过屋子呢……”徐前不服气道。

    (今天的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