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他们当如何?
    <>满村荒凉,一片断壁残垣。

    小和尚坐在村门口的一块树桩上,面前站着虎子。

    村子里的人,该杀的,都杀了,该跑的,也都跑了。

    到最后,他终究还是收住了杀心,压制住了内心的暴戾。

    虎子也是双目无神,像是被吓傻了。

    确实,现在的村子里,那条主干街道上,躺满了尸体,鲜血汇成一条小溪,从上而下顺应地势潺潺流动。

    他也记不住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

    反正,村子里的年轻人,中年男人,大概都杀完了吧?

    否则,哪来这样的血流成河。

    李白旗的声音,又在小和尚的脑海中回荡着。

    “哈哈哈,小秃驴,你杀了这么多人,不打算成佛了吧?”

    小和尚笑了一声。

    笑容有些牵强,也满是讥讽。

    大概是对自己的自嘲。

    “成佛吗?”

    小和尚抬起脑袋,看着被树荫遮住的一缕缕阳光。

    “我一生寻禅,得禅不知禅,能悟不愿悟——谈什么成佛?”

    言罢,他哈哈大笑起来。

    如癫如狂。

    虎子痴痴看着他,还是没回过神。

    小和尚低下脑袋,看着虎子,说道:“你不走吗?”

    虎子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木讷。

    走?

    走到哪里去?

    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地方。

    现在真的让他离开,他只能满脸茫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至于为什么不害怕小和尚,理由倒也简单。

    他知道,小和尚不会将他怎么着。

    “留下来,也可以,好好活着,等以后长大了,就去外面多看看。”小和尚说道。

    “我还能活着吗?”虎子问道。

    小和尚想了想,说道:“那你想去什么地方呢?我可以把你送过去。”

    虎子摇了摇头。

    “走吧。”小和尚伸出手。

    虎子下意识抓住了小和尚的手。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虎子问道。

    “北楚。”

    “北楚是哪里?”

    “另外一个国家。”小和尚说道。

    虎子点了点头:“你和我一起吗?”

    “不是,我要去别的地方。”小和尚说道。

    “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

    带着虎子,一大一小,渐行渐远。

    十天后,金蝉寺又多了一个小和尚。.org雅文吧

    小和尚法号:重生。

    重字辈,不在七十字诗法裔中,整个灵武世界,只有一个。

    肖遥从北麓离开,抵达了姜国。

    他将在北麓说过的那一番言辞,又全部告知于柳乘风和李雄杉。

    对于李雄杉而言,他根本就没有了自己的想法,需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有柳乘风盯着。

    如果认真说起来的话,李雄杉大概是整个灵武世界最悲催的皇帝了。

    虽然武梧桐的登基,和肖遥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肖遥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操控她。

    所以,肖遥和武梧桐之间就是单纯的朋友关系,但是和李雄杉之间,却是大佬和小弟的关系。

    对此,李雄杉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不服气的。

    在肖遥不在姜国的时间内,也有不少大臣直言,希望李雄杉摆脱肖遥的控制,还姜国一个独立,不需要依附在一个人下面。

    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和李雄杉从生与死中走过来的兄弟。

    可是那些人,却都无一例外,全部被李雄杉处死。

    来一个,杀一个。

    来两个,杀一双。

    李雄杉是个精明的人,最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甚至认为,那些希望自己摆脱肖遥控制的人,都是想要将自己推入火坑的狠角色。

    他们真的了解肖遥吗?

    对于肖遥而言,姜国的皇帝,谁做都无所谓,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且,李雄杉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么多,他只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好,不需要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而且也替自己的祖先完成了夙愿,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到应该有什么不知足的了,做人嘛!还是得容易满足一些的好,眼光太高了,脑子里想的太多了,下一秒就有可能从高处摔死,这大概也是李雄杉可以成为姜国皇帝,他手底下那些人却不可以的原因了。

    肖遥的话说完之后,李雄杉也松了口气,甚至有些热血沸腾了。

    对他而言,他都已经做好了直接和大秦王朝开战的准备。

    哪怕是孤军奋战,他也会硬着头皮上。

    倒也不是一点都不怕,只是他觉得,在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肖遥。

    只要肖遥还在他的身后,那前方的敌人不管是谁,他都不会觉得多么的可怕。

    轩辕九重是个高手不错,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接触出,他接触的最多的高手就是肖遥。

    所以,轩辕九重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肖遥非常可怕,这就足够了。

    当肖遥提出只是让他联合南楚还有上面的北麓一起攻打北楚的时候,这让李雄杉长长舒了口气,原本都已经做好了要和大秦王朝开战的准备,现在要面对的只是一个北楚,其实不要说还有南楚北麓两大助力了,即便是他单单一个刚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姜国,都有信心将北楚给吞下。

    “那金蝉寺那边……”好在很快,李雄杉就想到了其中一个关键点。

    肖遥稍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不是你现在要考虑的事情,再说了,金蝉寺虽然也是灵武世界四大门派之一,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搀和这样的事情,不过……”

    说到这,肖遥顿了一下,又想起了徐素冠,说道:“不过,即便你们遇到了金蝉寺的僧人抵抗,也尽可能的绕开,实在绕不开的话,就退回来。”

    李雄杉有些吃惊,问道:“金蝉寺一个僧人都不能伤?”

    “是。”肖遥表情凝重,点了点头,“即便是北楚皇帝躲到了金蝉寺,你们也不能追进去。”

    李雄杉只能无奈点头。

    倒是柳乘风能想明白许多。

    肖遥当然不会害怕金蝉寺,只是,金蝉寺的小和尚徐素冠和肖遥的关系一直都非常不错。

    在桃花岛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小和尚出手,将桃花岛的气运转移到了肖遥的体内,现在肖遥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了。

    虽然肖遥一直都是那种杀戮果断的人,但是,对待自己的朋友,也是非常厚道的。

    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他也不会辜负那些真心对他好的人。

    “对了,现在,南楚那边怎么样了?”肖遥问道。

    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赶路,所以对于南楚北楚那边的局势反而不是很了解了。

    柳乘风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得到的情报,递给肖遥,并且自己在边上解读道:“武道大会的结束的三天后,很多门派特别是踏天宗,开始向南楚施压,希望他们找出那个叫方海的人,还他们踏天宗一个公道。”

    肖遥微微一愣,笑着说道:“感情我走了之后,还将南楚那边折腾得够呛?”

    柳乘风笑着说道:“毕竟武道大会对于灵武世界的修炼世界而言意义非凡,这一次,武道大会算是彻底崩塌了,该死不死的是,南楚就是举办地点,所以,南楚无疑成为了所有人愤怒的对象,踏天宗的人认为自己弟子的惨死和南楚逃脱不了关系其实也非常正常的。虽然踏天宗只是一个门派,没有资格和任何一个国家叫板,但是楚国一分为二,又是常年混乱,所以,对于踏天宗而言,南楚对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其实不单单是踏天宗,即便是魏国,姜国,以前没事也没少欺负这两个可怜虫。

    在南楚北楚很多百姓看来,他们都觉得自己家的皇帝脑子不好用,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不想着统一一下,回到以前的楚国。

    这么想的话,还真错了。

    不管是南楚的皇帝还是北楚的皇帝,他们都希望能够统一,这也是他们时常产生摩擦的原因,真正的关键点,不在于是不是要统一,而是统一之后,这个皇帝,该轮到谁来做。

    大家都是当惯了皇帝的人,谁也不愿意寄人篱下啊!

    “在安阳王的逼宫下,南楚原先的皇帝,已经将位置让给了安阳王李向南,至于这里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不得而已了,可能这对于南楚而言都是一个隐秘。”柳乘风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安阳王李向南,肖遥接触过,在他看来,那确实是个人才,而且有雄才伟略。

    他当皇帝,对南楚而言真不是什么坏事。

    最重要的是,李向南是个非常有魄力的人。

    从他让李斧带信过去,对方就敢立刻上玉山并且和肖遥一起站在武道大会的对立面,就可以很容易看出这一点了。

    肖遥还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如果不是因为刘向南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影响,他也不可能还想着让李斧去找李向南。

    这也算是一场赌博嘛!

    有柳乘风王文阁两人在,肖遥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姜国的局势,反正这两人都是自己人。

    简单交代完了之后,他便踏上了前往寻道宗的路。

    寻道宗的那些考家伙,不是还在折腾吗?

    不还发出了江湖通缉令,要追杀方海吗?

    自己以方海的身份,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