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鱼肠剑!
    肖遥看着脸色苍白的木通,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

    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斩杀木通,实在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

    其实之前他也给过对方机会,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毕竟,他和木通之前也不认识,这一上来就仗着自己修为强大想要弄死对方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可是,木通似乎并不稀罕他给的那个机会。

    之前肖遥向木通提出要比斗的时候,木通是完全可以拒绝的,而且他也是有台阶下的,毕竟轩辕轻寒和安阳王都已经到了,但是对方还是想都不想就立刻答应了下来,还摆出了一副生怕肖遥反悔的架势。

    这就是摆明了,想要将肖遥给留在武道大会上啊!

    对于想要杀了他的人,肖遥何曾手软过?

    只是现在,肖遥又重新停了下来。

    他转过脸,看着站在台下的石牛。

    接着,他就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一直走到石牛的面前。

    石牛满脸茫然,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之前我就和你说过,要帮你报仇,但是帮你报仇,并不意味着,要帮你杀了他,现在,他的实力大概还有二重高手,顶天了三重,身上还有伤势,若是这样你都没有办法将他斩杀了的话,就只能说你实力不济了。”肖遥看着石牛,说道,“让你杀他,你敢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石牛的身上。

    木通也不例外。

    他看着石牛,盯了许久,也没想出来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过对方。

    石牛忽然深吸了口气,往前走出了一步。

    “我有何不敢?”

    肖遥轻轻一笑,并未多言,看着石牛纵身一跃,跳到了擂台之上。

    石牛手中握着那把短剑,朝着木通一步步走去。

    木通也站直了身体,*视着眼前的年轻人。

    “你敢杀我?!”木通忽然怒吼了一句。

    石牛脸色顿时大变,身体都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身体微微颤抖着。

    这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笑意。

    “木会长即便受伤,也不是你能欺辱的,还是滚下去吧。”

    “就是,就凭你,也敢提剑?”

    “哈哈,木会长这么一喝,就不敢动了,就这样的实力还想着要杀人呢?杀j估计都不敢吧?”

    一声声嘲讽,传入石牛的耳朵里。

    徐前在肖遥身边说道:“海哥,这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肖遥转过脸看着他眼神茫然。

    “石牛啊,他现在不敢动手啊!”徐前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剑在他手上,他的仇人也就在他的面前,他不敢动手,你跟我说,我能知道怎么办?”

    徐前顿时无言以对了。

    其实仔细想想,也就是这样。

    能做的不能做的,肖遥现在都已经做了。

    剩下的,交给石牛,石牛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石牛握不住剑,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总不能找一块胶布将剑和他的手黏在一起吧?

    木通看着颤栗的石牛,冷笑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到底有什么仇,但是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敢杀我吗?”木通继续通过言语给石牛施加心理压力。

    不得不说,木通的做法也确实有了一定的效果。

    现在的石牛,满头大汗。

    身体,还是在不停的颤抖,脸色无比苍白,下意识咬着自己的嘴唇,已经咬出了血都没有察觉,握着剑的那只手上,青筋暴跳。

    “给我滚下去!”木通眼神中凶光暴涨忽然怒喝了一声。

    石牛又一次往后退了几步。

    肖遥依旧站在那里,脸上表情波澜不惊,仿佛熟视无睹一般。

    台下,又是一阵爆笑。

    似乎在他们看来,石牛是个非常可笑的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每天都想着要报仇,现在,仇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了,却连手刃的勇气都没有。

    既然是这样,别人又怎么可能还帮上忙呢?

    石牛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往前迈出了一步。

    木通脸色一变,有些诧异。

    “木通老狗,你还记得我吗?”

    石牛又往前走了一步。

    “我石家,三十二条人命,全部死在你的手上,你可还记得?”

    继续往前一步。

    “三石镇这个地方,你可还记得?为了一本心法,杀了那么多条人命,你可有过悔意?你可有过惧意?”

    石牛往前连续走了好几步,口中喋喋不休。

    “你给我住口!”木通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怒吼着,咆哮着,脸上满是汗珠,一张脸也是涨得通红。

    他怒目龇牙,恨不得要将石牛的那张嘴给撕破。

    “你敢血口喷人?!”木通骂道。

    石牛冷笑着说道:“我血口喷人?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忘记了?呵,木通啊木通,你当初,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不是杀我石家三十二条人命,而是,将我遗留了下来,我当初就躲在桌子下面,透过帘幕,看见你的那张脸,我做鬼都不会忘记,即便是我的师父,都被你斩杀了,我师父可是你的师兄啊!难道你都忘了吗?”

    “……”

    整个台下,都是一片寂静了。

    谁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如此说来的话,现在出现一个年轻人想要杀了木通,倒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了。

    即便是肖遥,听到石牛说出口的这一番话,也是一阵寒意。

    只是一本心法,就能招惹来这样的灭顶之外吗?

    只是为了一本心法,就要残杀这么多条人命吗?

    值得吗?

    他很茫然。

    他也很庆幸,庆幸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否则的话,就他身上那么多的好东西,这个时候的他,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

    即便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刘奕言,不都为了他身上的仙丹灵丹灵器,而选择铤而走险吗?

    难道刘奕言是个傻子,不知道杀了肖遥之后,他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其实,刘奕言心里比谁都要清楚。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非常合适。

    即便是在地球上也是如此。

    石牛,已经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短剑。

    他朝着木通,刺了过去。

    “今日,我定要你这老贼死在这里!”

    他怒吼着,剑气荡漾。

    “你也敢?”木通恢复了镇定,冷哼了一声,挡下了石牛的这一剑。

    石牛脸色骤变。

    “给我破!”木通怒喝了一声,忽然灵气暴涨,直接将石牛手中的短剑给搅碎。

    剑刃如飞刀,朝着石牛割了过来。

    石牛脚下连连轻点,身体已经往后退出数十步,又是一挥手,用体内灵气将那些碎片全部挥散开。

    只是,现在的他,手中已经没了武器。

    “早就说了,石牛那短剑,实在是太差劲了。”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啊?”徐前问道,“我倒是有一杆枪,但是给他也没用啊!”

    刘玲没好气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石牛练的是短剑,不要说长枪了,即便是给他一把长剑,他也用不顺手,还不如不用武器了。”

    石牛是个剑士,如果没有了剑,他的剑气便没有办法派上用场了。

    虽然之前,肖遥已经将木通打伤,可现在,木通的实力,依然还在石牛之上。

    原本石牛的实力,便不如现在的木通,若是还不能使用剑气的话,石牛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哼,就你这点实力,也想要为你的家人报仇?”木通冷笑着说道。

    就在石牛满头大汗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肖遥的声音。

    “石牛,我赠你一剑!”肖遥说道。

    石牛转过身,下意识伸出手,手中便多了一把短剑。

    看着那把短剑,一时间石牛竟然有些心旷神怡。

    “好剑……这也是上品灵器?”石牛有些诧异。

    肖遥笑了一声。

    肖遥之前扔给石牛的,正是鱼肠剑!

    其实原本的鱼肠剑根本就没有到上品灵器的等阶,不过也相差无几,只是这段时日,被肖遥在玉葫芦中蕴养了一段时日,正好到了上品灵器的境界。

    “这把剑,就当是送给你了,不过你若是打输了,可就得还回来了。”现在肖遥已经悟得剑道,鱼肠剑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仍在储物空间里,怕是马上都要积上一层灰,既然是这样,还不如让这把来自于地球的利刃,在这个世界大放异彩。

    石牛握住鱼肠剑,便是精神大震。

    他转过脸看着木通,木通便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木通惊愕的发现,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手中多了那一把短剑之后,身上的气势,都在这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石牛往前走了一步,木通便往后退了一步。

    忽然,石牛纵身而起。

    剑气如虹。

    鱼肠剑上,亮起一道金光,所爆发出来的气势,即便是肖遥,都感到颤动。

    “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将鱼肠剑的剑气,挥毫到如此程度吧?”他心里暗叹了一句。

    果然,短剑,还是在石牛的手上,最为合适。

    以前,罗以荣都说过,不愿让重器蒙尘。

    他又怎么愿意看到呢?

    (今天的第五更!一万五千字!感谢书友55016540,书友夜丶墨,书友冰寒刺骨,书友泪殇大魔王,书友43835001,书友alinlvren的打赏!也感谢书友桃花诺的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