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吞噬精魂
    这一剑,让木通脸色骤变。

    他之前就知道肖遥的实力不简单,但是却没想到,这剑气竟然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

    站在台下的徐前石牛等人,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凝重了。

    “我怎么觉得,海哥的剑气,比起之前又强了不少呢?”徐前不是个剑士,对剑气也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和感受,他只是将自己现在看到的,和感觉到的说了出来。

    “不单单是剑气吧。”徐前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还有他体内的气机,否则单凭剑气的话,这一剑绝对不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徐前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安阳王李斧等知道肖遥身份的人,脸上表情此时非常古怪。

    听到徐前和石牛之间的讨论,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就叫强大了?

    这就叫可怕了?

    难道不是应该,原本就是如此吗?

    如果站在擂台上的肖遥这个时候真的要火力全开的话,以木通的实力能够挡下几剑呢?

    一剑?还是两剑?

    木通的成名比较早,大概是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在武道大会崭露头角了,可即便是这样又怎么样呢?这么多年了,他何曾登上十大高手排行榜那个及其具有传奇色彩的名单?

    肖遥横空出世,就已经能够将自己的名字刻在那块石碑上,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与肖遥争锋,他凭什么?

    一剑破山。

    木通不是山,更不敢挡下这一剑。

    在肖遥的攻势下,他发现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狼狈逃窜。

    好不容易躲开了这一件,身上引以为傲的象征着武道大会会长的黑衫却被割开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其中似乎还在往外溢出了红色显眼的鲜血。

    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然而肖遥的那把剑上,剑刃依旧干净铮亮,看不到一丝血液,大概是觉得,木通的血液,不配浸染他手中的长剑。

    肖遥看着还在大口喘气的木通,脸上的笑容看着依旧灿烂如故,一点都没有获取优势后的喜悦和骄傲。

    其实,这也非常容易理解。

    一只老虎,怎么可能因为猎杀了一只兔子,就感到多么的骄傲呢?

    这对于兔子而言,是一种荣耀,对老虎而言却是一种耻辱。

    肖遥眯缝着眼睛,看着狼狈不堪的木通,笑着说道:“木会长,如果你只有这么点实力的话,想要杀了我,可能有些困难啊!”

    木通目光颓然。

    他看着肖遥,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办法看出些什么。

    他总觉得,在那张脸皮下,还藏着另外一张人的脸。

    可能,是一个老叟。

    否则,对方怎么可能在这个年纪,就拥有这样的实力呢?哪怕他真的是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到现在,也不可能修炼到这个地步啊!

    忽然,木通发疯了一般,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他觉得,即便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也一定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这不单单是为了证明自己,其实也是为了告诉天下人,他们武道大会没有那么不堪,若是一个年轻人都能在他们武道大会肆意妄为,那以后的武道大会还有什么举办的意义?这简直就是一种讽刺了,哪个年轻人,还敢来武道大会参加比试呢?

    如果武道大会,真的在灵武世界彻底消失了,他这个武道大会的会长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所以,即便是死,他也要让肖遥付出代价!

    看着木通发疯一般的模样,肖遥只是摇了摇脑袋。

    “若是我灵气还没压制,以你的实力,想要杀我倒是不难。”

    “但是现在,你凭什么杀我呢?”

    肖遥眼神骤然变冷。

    当他斩杀刘奕言时候,斩杀任浩时候,斩杀踏天宗那些不知死活的弟子时候,流露出来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虽然他并不了解木通,和对方之间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深仇大恨。但是任何一个想要杀他的人,都得变成一具尸体,被他踩在脚下。

    很多人都说,肖遥现在所达到的高度,已经很多人只能望其项背的了,甚至,他们都羡慕肖遥,能够看到高处的风景,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在肖遥的脚下,踩着多少具枯骨呢?

    符离剑,再次闪耀起了一道金光。

    金光荡漾后,肖遥的身形便随之往前冲出。像是水面上的一片落叶,随着波光荡漾,随波而去,看上去那么的自然。

    台下的轩辕轻寒,看到这一幕,忽然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这就是以前老祖宗常说的,融于剑道吗?”她嘴唇轻轻蠕动,艰难说道。

    她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所谓的剑道,还是逃脱不了一个“道”字。

    融于天地间,融于大道里,将自己化成一股风,一片树叶,一曲蜿蜒河流,一座叠嶂山峰。

    这就是所谓的融于道。

    我踏风而来。

    我随波而去。

    我看山高水远。

    我望海纳百川。

    轩辕轻寒苦笑着。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肖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灵武世界,到底有多少剑士?有多少剑气浑厚的剑士,其中又有多少,将毕生的时间,都放在了研究剑道之上,但是他们可有一个能够站在剑道巅峰领略这样的风景?

    如果非得说肖遥为什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肖遥是个半道子出家的剑士。

    以前,他虽然也用过剑,但是对此了解很少很少,所以脑子里存放着的关于别人对剑道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的领悟,都是他在探寻中自己领悟出来的。

    可是灵武世界的绝大多数剑士都没有他这样的运气了。

    就比如说轩辕轻寒,她的脑子里大概存在着一百本剑道秘籍和心法,在大秦王朝,在天机阁,又有无数剑道大师,向他们孜孜不倦传授着自己的见解。

    脑子里想的多了,对于剑道的理解,就容易陷入误区。

    不相信的话,你现在边去问问站在台下的轩辕轻寒。

    那些撰写剑道书籍的人,可否有一个成为了剑仙?

    可否有一个,遁入了仙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剑入道,成就不朽剑仙的人,不就是许狂歌吗?

    那些人能做到吗?

    他们一辈子都只能望其项背。

    他们自己都成不了剑仙,看他们的书,就能成为剑仙了?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木通面对肖遥的这一剑,脸色再次变得有些苍白。

    他下意识想要躲闪,却被肖遥用剑气封住了退路。

    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叫所谓的剑道了。

    人无法抵达的地方,风,水,气,都可以到。

    肖遥借助着他领悟出来的剑道,已经将木通逼到了死处。

    无路可退!

    忽然,木通的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那鲜血被吐出来之后就开始燃烧,变成了一簇小火苗,朝着肖遥飞了过去。

    虽然只是那么一小簇,可轩辕轻寒等人,竟然都感觉到了燥热。

    仿佛,再靠近一点,自己整个人都会被那一小簇火苗所融化了一般。

    在那一小簇火苗中,还有一缕精魂,正在随风随火摇曳。

    那一缕精魂若是细细查看的话,便会发现,那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木通。

    “这已经开始燃烧精血了?”轩辕轻寒倒吸了口凉气。

    “燃烧精血?五重修仙者,燃烧精血?”王霄苦笑了一声,说道,“即便最后他真的获取了胜利,也会修为大跌,阳寿锐减吧?”

    轩辕轻寒轻轻点了点头。

    可能到了这个时候,木通根本无暇顾及太多了。

    他的脑子里,只存在着一个想法。

    那就是,杀了肖遥。

    一定要杀了肖遥!

    肖遥看着那一小簇朝着自己跳来的小火苗,脸上笑容更盛。

    下一秒,从他的掌心处,忽然迸发出了一道白色火焰。

    紧接着,那道白色火焰,便直接将那一小簇火苗给吞噬掉了。

    当那簇小火苗被吞噬掉的时候,站在肖遥对面的木通,脸色再次大变,口中又一次开始吐血。

    他拼命的咳嗽,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

    这边是精魂受损了。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受损,而是他的精魂,都已经彻底被肖遥给吞噬掉了。

    “知道我刚突破,修为不稳,所以还特意送来这样的补药吗?”肖遥眯着眼睛看着木通,似笑非笑,“木会长当真是有心了。”

    木通原本就因为精魂受损,难受不已,听到肖遥的这一番话,心里更是怒火攻心。

    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上去已经是浅红色的了。

    “咳咳,木会长,你这血液粘稠度不行啊!没事多吃点红枣补补血吧。”肖遥劝道。

    木通:“……”

    “精魂被吞噬,又受了重伤,现在即便我不杀你,你也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好活的了。”肖遥叹了口气,“现在的你,修为大概只有二重三重高手的实力了吧?嗯……以你现在的实力,你以前有仇家吗?若是有仇家的话,就赶紧跑路吧,否则的话,被人家抓到了,少不了要被五马分尸的。”

    轩辕轻寒等人,嘴角都在抽搐了。

    他们一致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贱了。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今天的第四更!并且,看今天兄弟们在纵横的打赏,老步真的感谢各位,再加上羊儿刚才的打赏,老步再继续码字,为羊儿和之前感谢过打赏的书友们再加一更!今天一万五千多字的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