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给一个交代!
    扑向肖遥的四个黑袍人,眨眼间,便被肖遥直接斩杀了。

    木通站在原地,眼神漠然。

    肖遥收起剑,看着木通,笑着说道:“木会长,您要是想着,就指望这些人,将我斩杀了的话,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木通冷笑着说道:“现在,你不单单杀了踏天宗的人,还敢斩杀我武道大会的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肖遥吃了一惊,有些没办法理解,问道:“木会长,您让这些人动手,就是为了再给我加一个这样的罪名吗?”

    木通不置可否。

    肖遥摇着脑袋,说道:“其实完全没这个必要啊,毕竟我之前就杀过武道大会的人了。”

    木通瞳孔一缩。

    “你什么意思?”他想到了些什么,只是现在还不敢确定。

    “我的意思就是,之前你们的副会长,都已经死在我的手上了,所以,之前那四个黑袍人死不死,也没什么意思。”肖遥说道。

    “……”木通倒吸了口凉气。

    其实之前刘奕言死的时候,他也往肖遥的身上联想过,只是觉得可能性不是特别大,毕竟不管怎么说刘奕言也是个四重高手,再加上,他的天机线,即便是在木通看来,也是非常玄妙。

    之前,他去找肖遥,也只是想要简单调查一下,并没有立刻妄加断论,可是现在肖遥都已经直接承认了,现在完全都不需要调查了。

    他深吸了口气,看着肖遥,说道:“真的是你杀了刘副会长?”

    肖遥眯着眼睛说道:“你们那个刘副会长,见财起歹心,想要杀我,我杀了他,又如何?”

    “……”木通越发的吃惊了。

    之前,他便听闻,这一次武道大会出现了一个剑道高手,实力不输三重高手,当时他也就是听听,并且产生了一些好奇。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横空出世的剑士,竟然能够如此强大。

    “好了,现在废话也说完了,想要给我定罪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想要杀我的话,就赶紧动手吧。”肖遥说道。

    “呵,那你便受死吧!”木通眼神一冷,手中出现一杆大刀。

    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从院子外面,传来了一声怒喝。

    “谁敢!”

    肖遥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诧异。

    而木通,则是有些疑惑。

    等他转过脸,看到两个男人一个小姑娘走进来后,越发的吃惊了。

    “王爷?”

    李向南冷哼了一声,穿过人群,走到了肖遥的身边,看着木通。

    “木会长,你想要做什么?”李向南盯着木通问道。

    木通脸上表情此时有些阴晴不定。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此时的变故。

    李向南来到了武道大会,原本就是一件稀奇的和私情,虽然李向南原本就是南楚的安阳王,武道大会的举办地点也在南楚,但是并不意味着,南楚那边的人就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现在李向南不但来了,来了之后,就立刻站在了肖遥的身边。

    这让他着实有些想不明白了。

    “肖……方海,我来晚了。”李向南忽然收住话头,笑着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李斧和李冉冉再次出现在这里,也让徐前等人有些吃惊。

    “王爷,这个叫方海的剑士,杀了我副会长,还斩杀了不少寻道宗的修仙者。”木通说道,“此人,乃是贼子,我应当让他在我玉山伏法,否则,作为武道大会的副会长,我没有办法向天下修仙者们解释。”

    李向南摆了摆手,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是很明白,我就知道,方海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恩人,你们想要杀他,先得过我这一关!”

    木通冷哼了一声。

    虽然李向南是南楚的安阳王,但是,武道大会却并不归南楚管辖。

    所以,面对李向南这个安阳王,木通作为武道大会的会长,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

    “王爷,这人在我武道大会胡闹,我作为武道大会的副会长,便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今日不管谁来了,我都要将此人斩杀!”木通说道。

    “就是,绝对不能让这小子活着离开武道大会!”

    “我踏天宗,与方海不死不休。”踏天宗弟子们齐声喝道。

    “是吗?”李向南冷笑着说道,“正好,山下我安阳王府一万士卒,已经快到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木通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甚至觉得,安阳王李向南已经要疯了,竟然带着一万士卒来玉山。

    难道他就不害怕,会因为这样得罪灵武世界所有的修仙者吗?

    毕竟武道大会原本就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啊!

    旁人,是断然不敢染指这里的。

    所以,他很难理解,安阳王李向南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为了一个剑士,竟然不惜与他们偌大的武道大会为敌。

    真的是失心疯了不成?

    此时,已经听到整齐步伐声,慢慢传来。

    虽然还相隔很远,却也听的真切,可见那士卒的一万这个士卒,不是吹出来的。

    安阳王,是真的这么做了!

    徐前石牛等人脸上的表情看着也都是有些古怪,他们都没明白,这安阳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忽然来武道大会,又为什么会坚定不移的和肖遥站在一起,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他们暂时没办法理解的。

    更让他们好奇的是,这个安阳王,是还是被李斧李冉冉两兄妹带过来的。

    他们几人,还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凭借着他们的了解,安阳王来到这里,断然不是为了他们两人,还是为了肖遥。

    只是,肖遥和安阳王到底是什么关系,又是他们想不明白的了。

    李冉冉和李斧,已经知晓了肖遥的身份,所以现在不管安阳王李向南做出什么事情,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他们只是在想一个问题,安阳王为了肖遥,得罪武道大会,是否真的值得呢?

    其实原本,即便李向南不来,肖遥想要杀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那样一来,他的身份肯定会得到败露,武道大会,也就不是他能够长留的地方了。

    否则,轩辕九重那个老不死的,一定会豁出一切,前来找他。

    继续留在玉山,对他而言,就如同是找死了。

    现在安阳王来了,倒是让肖遥免除了后顾之忧,也不需要亲自动手了。

    没多久,轩辕轻寒等人,也都赶了过来。

    看到任浩惨死,轩辕轻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难看。

    “你杀的?”轩辕轻寒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哎……这是何必呢。”轩辕轻寒苦笑着说道。

    肖遥道:“这个其实你应该问任浩,他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得找我拼命,我给过他机会,他不珍惜,我放他走,他也不走,整个人仿佛疯了一样,我只能杀了他。”

    轩辕轻寒点了点头。

    她看了眼木通,说道:“木会长,任浩的死,有一半责任是在我身上的。”

    木通一个脑袋两个大了。

    原本安阳王的出现,就足够让他伤神的,就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轩辕轻寒就来了。

    来了,倒也没什么,可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给他添堵的。

    原本有安阳王撑腰的肖遥,就让他没有办法处置了。

    现在,轩辕轻寒又站了出来。

    他敢将轩辕轻寒怎么样?

    这可是大秦王朝轩辕家族的人啊!

    即便他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也不敢去得罪这样的人物。

    除了在心里郁闷之外,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了。

    肖遥看了眼轩辕轻寒,眼神中也满是诧异。

    这是要站出来和自己一起扛起这个责任了?

    其实轩辕轻寒这么说,倒也不是为了帮肖遥,只是觉得,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她刺激了任浩,任浩也不会来找肖遥,肖遥更不会下杀手。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任浩受了刺激失心疯了,他除了将其斩杀之外,也没什么办法了。

    让人家站在那里被任浩杀?没这样的道理。

    轩辕轻寒又不是小孩子了,更不需要站在武道大会的角度看问题,所以这些简单的事情,她还是能够看的透彻的。

    安阳王凑在肖遥的耳边,小声说道:“这个就是大秦王朝的轩辕轻寒吧?”

    肖遥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拿下的?”安阳王坏笑着说道。

    肖遥:“……”

    这家伙的脑子里想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

    “安阳王,轩辕姑娘,这件事情,我觉得他还是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即便不给我一个交代,也得给踏天宗一个交代。”木通深吸了口气,无奈说道。

    轩辕轻寒和安阳王都走了出来,他就是真的想要将肖遥给杀了,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了。

    “我给踏天宗一个交代便是。”肖遥转过脸,看了眼踏天宗的弟子,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宗主,一个月后,我会前往踏天宗,到时候,你们若是能留下我,便算你们的本事,如何?”

    这句话说完,踏天宗的弟子们脸色又变了。

    这话,怎么不管怎么听着,都像是砸场子的呢?

    徐前等人也满脸的无语。

    他们知道肖遥不是那种喜欢吹牛的人,他这么说了,就意味着,他真的打算这么做了。

    可这样一来,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啊?

    真欺负人家踏天宗没有高手不成?

    (今天的第二更也来啦!)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