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四分五裂
    从五重高手境界,直接突破到六重高手后期巅峰,对于肖遥而言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了,最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内,他还顺便领悟到了起剑式,相比较于修为而言,体内剑气的暴涨,还有对起剑式的领悟,才是最大的收获了。

    只是现在肖遥依然不敢直接公开自己的身份,否则,万一赢来了赵巍峨和轩辕九重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逃走,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若只是赵巍峨一个人,肖遥有信心能够脱身,哪怕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逃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如果是轩辕九重来了,肖遥就会脑袋疼。

    那样的高手,依然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去挑战的。

    一想到轩辕九重,肖遥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收敛。

    此时,徐前将热水打开。

    他用毛巾蘸水,擦了把脸,呼出了一口浊气。

    不管什么时候,轩辕九重对他而言,都是一座横在面前的大山啊……

    徐前站在边上,看着肖遥,问道:“海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你现在得先走了。”肖遥说道。

    “啊?”徐前一愣,没明白过来。

    肖遥看了眼徐前,说道:“那些人,不能将我怎么着,但是,你和刘玲不能搀和进来了,万一我没有将那些人全部杀完,他们回过头,找不到我,去找你的麻烦,你怎么办?”

    “我不怕!”徐前涨红了脸说道。

    他甚至觉得,这是肖遥对他的侮辱。

    石牛看了眼徐前,说道:“其实方海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你可以不怕,但是你可以保证,你们徐家的人,都不怕吗?你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那些人若是杀了你还不解恨,想要将你灭门怎么办?”

    说到灭门这两个字的时候,石牛的声音骤然变冷,杀机弥漫。

    肖遥看了眼石牛,微微皱眉,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我……“听石牛这么一说,徐前表现出来的,也没有之前那么有底气了。

    其实,石牛说的这些,也是徐前现在所担心的。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慰,甚至可以不怕死。

    但是,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家人考虑。

    “若是这样,我们便从家族脱离出来好了。”说话的时候,今日穿着一身黄裙的刘玲已经迈开腿走了进来。

    “对对对,我们可以直接从家族脱离出来,断绝关系!”徐前像是从刘玲那里得到了极大的启发,赶紧说道。

    肖遥无奈轻笑,面对这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但是仔细想想,心里还是满满的感动。

    他和徐前刘玲等人认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他们却愿意为了自己做到这一步,这些,值得自己铭记在心了。

    这时候,徐前眼神又落到了石牛的身上。

    “你呢?你也要搀和进来吗?”

    石牛笑了一声,说道:“什么叫我搀和进来,这原本就是我的事情。”

    石牛这句话,惹来了刘玲和徐前两人不解的眼神。

    “算了,现在也不想和你们多说。”石牛摇了摇脑袋,也开始洗脸了。

    刘玲叹了口气,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肖遥,说道:“虽然事已至此,不该多说什么,可我还是觉得,这一次你是真的闯下了大祸。”

    肖遥无奈说道:“任浩一心想要找我麻烦,我不杀他,便不得安宁,我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想要珍惜,至于这些人,全部都是要为任浩报仇的,一心想要杀死我,我不杀他们,该如何是好?”

    刘玲抿了抿嘴唇,无言以对了。

    虽然他知道肖遥说的都是事实,但是,真做到了这一步,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继续说道:“人嘛!杀了也就杀了,真有人来找我的麻烦,就继续杀了便是。”

    刘玲道:“你真这么有自信?”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却并没做答。

    过了一会,他说道:“现在你们走,还来得及的。”

    “都说了不走,我自然不会走的。”徐前说道。

    刘玲点了点头:“我也不会走,真有什么事情,一起抗下便是,大不了你就和我们一起会北麓,我就还相信寻道宗和武道大会的人,真能一手遮天,到北麓去的话,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徐前也乐呵呵说道:“就是,北麓可是我们的地盘!”

    肖遥含笑看着他。

    北麓是他们的地盘?

    胡说八道,明明是我的地盘好不好!

    这时候,武道大会的人,已经冲进了院子里。

    走在最中间的,就是之前见过的那个中年男人,木通,罗以荣和另外一个老者,也都跟随在他的身后,想必都是武道大会的一些强者。

    踏天宗的人,同样也隐在其中。

    看到师兄弟的尸体,有一些还情绪失控直接哭了出来。

    “会长,你一定要为我们踏天宗主持公道啊!”

    木通脸色阴沉。

    看着这里到处都是尸体,他冷哼了一声。

    “方海,给我滚出来!”他怒喝道。

    肖遥看了眼石牛,说道:“看来,他们真的来找我们麻烦了。”

    石牛等人,做不到像肖遥这样淡定自若。

    一个个,都是眉头紧皱,如临大敌。

    肖遥大大方方走了出去,看到院子里的人,笑了一声:“一大早的,木会长就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打算凑什么热闹啊?”

    “凑热闹?”木通看着肖遥,心里有些古怪。

    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肖遥现在的态度。

    冷静,实在是太冷静了!

    换做任何一个人,看到他,意识到自己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没有落荒而逃,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想要做到像肖遥这样淡定自若,更是难上加难。

    这个小子,难道真不知道什么叫恐惧不成?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木通问道。

    肖遥往前走了几步,迈开腿,从其中一具尸体上跨了过去。

    “是啊,他们都想要杀了我,我也只能将他们给杀了,木会长,我这么做应该没什么错吧?总不能,是我将他们绑过来,弄死在这里的吧?有必要这么大费周折吗?”肖遥笑着说道。

    “……”木通皱了皱眉头。

    其实之前,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觉得踏天宗的这些人,一个个还真是活该。

    明知道这个叫方海的家伙,实力不简单,还非得过来找人家的麻烦。

    死在这里,难道不是情理之中的吗?

    罗以荣和季亚辉,都苦笑了一声。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肖遥非常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已经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更让他们感到惊讶的也是肖遥现在的态度。

    似乎,即便是到现在,都没觉得大祸临头了。

    虽然这有些扯淡,可又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从始至终,肖遥面对他们,都是这样一幅态度。

    一幅,天上地下,老子谁也不怕的架势。

    若是肖遥现在唯唯诺诺的,他们反而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杀人偿命,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木通问道。

    “木会长,难道只杀他一个人?”有踏天宗的弟子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

    木通皱起了眉头,看了说话那人一眼,接触到木通的眼神,那个踏天宗的弟子便缩了下脖子,后备冒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只是一个眼神,都能让他感觉到杀机。

    木通的可怕程度,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怎么说,这也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啊!

    “在我武道大会上,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杀人偿命,原本就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现在杀了这么多的人,你一条命,可不够偿的。”木通盯着肖遥,阴测测说道。

    “哦?那你觉得,还要杀几人?”肖遥问道。

    “你们这里,所有人,今天,都要死!”木通冷笑着说道。

    说的所有人,自然就是包括石牛,刘玲,徐前等人了。

    肖遥倒是没有觉得多么的诧异。

    若是对方不这么说,反而会让他觉得好奇了。

    可能对于木通而言,杀一个人,和杀五个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肖遥往前又走了两步,站在木通的对立面。

    他微微皱眉,指着脚下的尸体,问道:“木会长,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会死?”

    “嗯?”木通微微一愣。

    肖遥说道:“因为他们想要杀我。”

    “呵,即便是他们先动手的,也不可能成为你逃脱罪名的理由。”木通冷笑着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捂住额头,说道:“木会长,显然您的理解能力有些差啊,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告诉你,我之所以杀他们,是因为他们想要杀我,我的意思是,但凡是想要杀我的人,都被我杀了,你也不会例外。”

    这句话说完,木通的脸色变了。

    站在肖遥对立面的那些人,一个个也都是满脸无语。

    这个家伙,疯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在和谁说话吗?

    这是武道大会的会长啊!

    这可是五重高手啊!

    整个灵武世界,有几个五重高手?

    即便是现在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肖遥,现在不过也只是个五重高手吧?

    他凭什么敢如此放肆啊?

    “找死。”木通冷笑了一声,已经有四个黑袍人冲着肖遥扑了过来。

    肖遥手中剑光一闪,那四人的身体便停了下来。

    接着,四分五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