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达成协议
    任浩听到轩辕轻寒的话之后下意识打了个寒噤,他能感觉得出来,这个时候的轩辕轻寒说出口的话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手机端

    只是他很委屈啊,他觉得自己之前也没说出什么多么过分的话,至于这么强硬态度嘛!

    其实,不要说任浩了,即便是轩辕轻寒,都觉得自己刚才怒气冲冲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而且在任浩污蔑完那么一番话之后,她还下意识观察了一下肖遥脸的表情,也不知道在瞎担心什么……

    “算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轩辕轻寒深吸了口气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之前轩辕轻寒便和他说过,除非是他取得了武道大会第一名的成绩,否则的话,对方是断然不可能与自己单独聊天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现在所发展的,已经超出了轩辕轻寒之前所预料的。

    大概是轩辕轻寒之前也没想到这个看去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带给自己这么多的惊讶。

    更让她感到惊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能从这个年轻人的身发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但是,只要见到眼前这个家伙,她会想起另外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关注对方。

    等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轩辕轻寒忽然转过脸,对跟在他们身后的任浩说道:“你不要跟着了。”

    任浩赶紧说:“轻寒,这个家伙非常怪的,万一他伤害到你怎么办?”

    轩辕轻寒不耐烦说道:“这是在武道大会,他能将我怎么着?再说了,即便他真的想要伤害我,你觉得,现在你还能发挥几成的实力啊?”

    “……”任浩被轩辕轻寒这么一吐槽,顿时无言以对了。

    想了一会,他又说道:“不然,你带王霄他们?”

    “不用!不要逼我!”轩辕轻寒冷声说道。

    任浩只能停下脚步,看着肖遥和轩辕轻寒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他都想蹲在地哭出来了。

    特么的,那个年轻人长得有自己好看吗?凭什么啊!

    他很委屈,但是他不说……

    走在幽静的小路,轩辕轻寒和肖遥倒是都没先开口说话。

    等走到快没人烟的地方,肖遥才说道:“之前你不是说,等到我拿到了武道大会的第一后,你才愿意给我个和你单独聊天的机会吗?”

    “现在和你拿到了第一有区别吗?”轩辕轻寒说道,“我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甚至,我连任浩都打不过。”

    肖遥有些诧异了。

    在他的心里,轩辕轻寒一直都是那种,非常高傲的人。

    怎么会变得这么有自知之明呢?

    他一直觉得,想要让轩辕轻寒服输,是一件登天还要难的事情。

    可现在轩辕轻寒的态度,却让他对这个姑娘的印象产生了极大的转变。

    “以你的实力,想要在灵武世界崭露头角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呢?”轩辕轻寒好问道,“还有你的剑招,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

    肖遥笑着说道:“大概是因为我这个人较低调吧。”

    “……”对于这样一番话,轩辕轻寒是说什么都不相信的。

    在此之前,这可是个敢和刘奕言针锋相对的人物了。

    这还叫低调?

    简直张扬的不行了好吗?

    “刘奕言,是你杀的吗?”轩辕轻寒忽然开口问道。

    其实之所以愿意和肖遥单独聊天,也是因为在她的心里,有很多个问题想要得到答案。

    现在问出来的,是第一个。

    肖遥想了一想,并没有立刻回答。

    “其实你可以不回答。”轩辕轻寒说道。她觉得,即便刘奕言真的是死在了肖遥的手,对方也不一定敢说出来,免得自己去告发。

    她并不觉得,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关系有多好。

    “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肖遥说道。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既然我需要你的帮忙,那么不管你问我什么问题,我都会坦诚回答,你之前问我,刘奕言是不是我杀的,是,但是我并不是刻意想要去杀他,而是他主动来找我的,他盯了我的灵丹仙丹还有我的灵器,想要抢走,但是他却没那个能耐。”

    “我只是需要验证一下我之前的猜测而已,至于原因,并不是那么在意。”轩辕轻寒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那你的剑招呢?”轩辕轻寒问道,“如果我想要学会的话,需要付出什么?”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想要学习我的剑招?”

    “是。”轩辕轻寒重重点了点头。

    她觉得肖遥的剑招实在是太玄妙了,只要自己能够学到手的话,肯定也能起到非常不错的效果。

    毕竟,这个姑娘可是连做梦的时候都想着要变强的。

    “我可以教你。”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瞪大了眼睛,说道:“你现在可以答应?难道你不是应该先去争取你师门的同意吗?”

    “师门?”肖遥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如果非得去争夺师门的同意,他得去问问玄剑宗,可现在他是玄剑宗的宗主,如果连这件事情都不可以做主的话,这个玄剑宗的宗主当着未免也太憋屈了。

    “放心吧,在这个问题,我完全可以答应下来。”肖遥说道。

    见肖遥的态度如此坚定,轩辕轻寒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现在,你也需要帮我一个忙了。”肖遥说道。

    “什么事情?”轩辕轻寒提高了警惕。

    她觉得,对方竟然这么有诚意,还愿意将那么复杂的剑招交给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图谋的。

    对方付出了这么多,那意味着,对方想要让自己帮的忙难度越大。

    肖遥说道:“我需要你,让我见到大秦王朝的太子。”

    “你要见太子殿下?”轩辕轻寒吃了一惊,问道,“做什么?”

    “这件事情暂时不可告知与你。”肖遥说道。

    他知道,轩辕轻寒和轩辕九重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毕竟轩辕九重一直有所图谋,在所有同族当,最看重的是轩辕轻寒了,若是自己将目的说出来,并且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与对方的话,恐怕很快轩辕九重会杀过来。

    他依然不会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可以与轩辕九重争锋了。

    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事情不可以说,他心里还是清楚得很。

    “可以,你随我一起去大秦王朝,我将你引荐给太子。”轩辕轻寒沉默了一番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轩辕轻寒柳眉轻蹙,问道:“你还不满意?”

    肖遥深吸了口气,找了一块石台,坐了下来。

    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轩辕轻寒,说道:“我不能去大秦王朝。”

    轩辕轻寒被肖遥给气笑了。

    “你不能去大秦王朝?难不成,你是我们大秦王朝的敌人?”轩辕轻寒问道,“你还指望我们大秦王朝的太子长途跋涉亲自来见你不成?”

    肖遥不置可否。

    “这个不可能,我做不到。”轩辕轻寒说道。

    “那这样,我给你一封书信,但是你不许看,只能交给太子,等太子看完之后,让他做决定,如何?”肖遥问道。

    “……”轩辕轻寒越发的看不明白眼前这个家伙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轩辕轻寒问道。

    “我告诉你的其实已经足够多的了,剩下的,我不能透露了。”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深吸了口气,说道,“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肖遥说道,“其的关键点在于,你不能偷看。”

    “好。”轩辕轻寒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了。”

    肖遥有些吃惊。

    他也没想到,轩辕轻寒竟然能答应的这么干净利索。

    其实,这对于轩辕轻寒而言原本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传送一封书信而已。

    到时候,到底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都是太子的事情了,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确实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忧。

    “你也要将那剑招交给我。”轩辕轻寒说道。

    “好。”肖遥点了点头,“你要是想学,我现在可以交给你。”

    轩辕轻寒脸表情有些古怪,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我将剑招学走了,却不愿意帮你忙了吗?”

    “会。”肖遥说道,“但是现在,我只能选择相信你了,如果你真的是言而无信的人,那我也不敢放心将书信交给你。”

    轩辕轻寒点了点头。

    实际,她没想过要言而无信,可是肖遥这么干净利索的选择相信她,让她有一种难以理解的感觉。

    这才认识多长时间啊,而且,两人之间还没什么交集……

    肖遥没有说话,只是找了一根树杈,简单演示了一下立剑式。

    轩辕轻寒在一旁,看的很是仔细,一眼不眨,生怕漏掉一个关键的地方。

    等到肖遥演示了一番后,他转过脸看着轩辕轻寒,问道:“你领悟了多少?”

    “三成。”轩辕轻寒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心里却发现,轩辕轻寒的悟性和自己起来,要差不少了……

    https:/html/book/36/36796/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