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杀你也不难
    对肖遥而言,在这个世界,大概也没什么能够用医术治病更简单的事情了。

    毕竟他一开始是靠着吃这一碗饭活下来的啊!

    看着躺在床的石牛,肖遥脸依旧带着笑容,看不出来有半点的紧迫,可并非是所有人都能有他这样淡定自若的心理素质,如石牛也做不到,毕竟此时他的伤口还在往外渗透着血液呢。

    他着急啊!

    “大哥,要不,你先看看我的伤口?”石牛忍不住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事的兄弟,不用着急。”

    石牛眼泪都要下来了,他觉得自己现在想要做到不着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肖遥走到跟前,简单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之前你那个对手还真是有些手段,这暗器,一时半会的不能取出来,幸亏我没有让武道大会的人将你带走。”肖遥正色说道。

    石牛愣了愣神,疑惑不解看着肖遥。

    肖遥笑了一声,简单解释道:“这暗器的纹路和制造的伤口,都有些古怪,而且原本炼制出这暗器的金属特性,也较特殊,若是真的冒失将这暗器取出来的话,恐怕,你将会失血过多而死,很难止血。”

    石牛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了,倒不是因为伤势,而是被肖遥给吓得。

    听肖遥这么一说的话,他现在还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你有办法吗?”石牛试探着问道。

    肖遥横了他一眼,说道:“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若是连这么点伤势都处理不了的话,还好意思自称自己是神医?”

    “神医?”石牛有些诧异。

    肖遥冷哼了一声,得意说道:“要说起来的话,整个灵武大陆,我真不相信有谁的医术能我好的。”

    说话的时候,他手腕翻动已经快速将几根烈火针扎入了石牛身的几个重要穴位。

    “嗯?”当这几根烈火针扎进去的时候,石牛便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不简单,他忽然发现自己身的灵气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不能自如运转了。

    看到石牛脸表情稍显慌乱,肖遥说道:“别怕,这只是暂时封住了你的气机而已,等会行了。”

    石牛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心里对肖遥也多了一些信心。

    肖遥之前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还能那么稳准的扎到穴位,这本身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肖遥只是个半吊子的郎,断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做到这一点。

    接着,肖遥又伸出手,将一股能量导入石牛体内。

    “嗯?这是灵气?!”石牛瞳孔骤然放大,很是吃惊。

    他看着肖遥的眼神非常陌生,仿佛这是他们第一次认识一样。

    肖遥看了他一眼,轻笑了一声,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体内,怎么会有灵气?!”他有些难以置信。

    “等以后你知道了,另外,在此之前,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肖遥说道。

    石牛轻轻点了点头,只是表情有些凝重。

    他觉得,现在的肖遥,又掀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他看到的,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自己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他绞尽脑汁想着。

    等过了一会,只听见“当”的一声,原本没入体内的暗器,被肖遥逼了出来,却并没有流出一丝鲜血。

    肖遥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一颗丹药,握住再摊开掌心的时候,原本的丹药已经变成了粉末。

    他将粉末拍在石牛身的伤口处,拿起刘玲之前准备的毛巾简单擦拭了一下,又在热水里清洗了一番,继续擦拭。

    “什么感觉?”肖遥问道。

    石牛感受了一下,说道:“感觉伤口热乎乎的,有一股暖意在体内荡漾,而且,还有点痒。”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还朝着自己的伤口探了过去。

    “别闹行不行?还想不想好了啊?痒是因为你的伤口处现在正在长新肉芽,若是被你抓破了,你还想好的话,得等一个星期以后了。”肖遥说道。

    “一个星期?”

    “是七天。”肖遥想起来,在灵武世界并没有星期这个定义词。

    石牛低下脑袋,朝着自己的伤口看去,不由倒吸了口气。

    他惊愕的发现,自己的伤口这个时候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肖遥笑了一声,继续说道:“现在好好休息,大概等到了明天,可以愈合了。”

    说话的时候,肖遥又取出了一颗丹药,递了过去。

    “将这颗丹药吃下去,能好的更快一些。”肖遥说道。

    石牛点了点头,伸出手将丹药抓了过去,直接塞进口。

    丹药入口便化成了水,顺着喉咙滚了下去。

    他这才问道:“这是什么丹药啊?”‘

    “三瓶灵丹。”肖遥说道。

    “灵丹?”石牛脸色大变,伸出手去抠自己的嘴巴。

    “你做什么?”肖遥目瞪口呆。

    “我想抠出来啊,这一刻灵丹这么给我吃了,实在是太浪费了,简直是暴遣天物。”

    肖遥:“……”

    他拍了拍石牛的后背,说道:“现在好好休息吧,放心吧,一颗灵丹对我而言也不算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又顿下脚步,转过脸看着石牛,正色说道:“记住了啊,咱们之前说好了的,不要说出去。”

    石牛下意识点了点头,他现在大脑都是晕晕乎乎的,回不过神来,他现在实在是有些看不透肖遥了,从认识到现在,肖遥身都没有过什么灵气,而且在和别人斗的时候使用的也都是剑气,但是现在偏偏在为他疗伤的时候使用了灵气,难不成,他的灵气只能够用于治病疗伤吗?但是这个可能性似乎并不是很大,因为肖遥原本不是那种多么愚钝的人,既然已经有了灵气,感悟到了,那一定可以融会贯通。

    现在,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等肖遥走出来的时候,徐前和刘玲也都赶紧凑了来。

    “海哥,石牛怎么样了啊?”

    肖遥瞪了他一眼,说道:“之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可以说我修为不行,甚至可以说我人长得丑,但是你绝对不能说,我的医术不可以,放心吧,等到了明天之后,他保证可以活蹦乱跳的。”

    听肖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如此有底气的样子,刘玲和徐前还真不好意思继续怀疑他了。

    “好了,现在也没事干了,我先出去了。”肖遥说道。

    “现在这么晚了,你还去哪里啊?”徐前问道。

    肖遥说道:“我还是想要去看一眼轩辕轻寒。”

    徐前忍不住笑着说道:“海哥啊海哥,你到底是有多惦记人家啊?”

    肖遥没好气道:“别胡说八道的,我找她是真的有正事。”

    说完也走出门了。

    此时天都已经黑了,肖遥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轩辕轻寒的院子前。

    有意思的是,他还看到了任浩。

    虽然之前任浩被他伤得有些重,但是他原本身份不一般,身肯定会有不少丹药,所以现在看着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可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以这样的速度,想要彻底痊愈的话,最多不过十天,可以彻底无大碍了,当然了这也是任浩,换做别人的话肯定不可能了,谁让他是踏天宗最有前途的一个弟子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任浩盯着肖遥,牙齿咯咯作响,估计这个时候都想要扑来,将肖遥给弄死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任浩问道。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能来,我不能来了?”

    “哼,轻寒不会见你的。”任浩冷笑了一声颇为自傲说道。

    “行了,你天天在这里杵着,也不觉得无聊?”肖遥问道,“我要是你,早回去睡觉了,人家要是想要见你的话,早出来见你了,何必还需要你等到现在呢?”

    “……”任浩很难受。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好不好?

    伤害到我幼小的心灵,你负责吗?

    在任浩打算和肖遥好好争执一番的时候,轩辕轻寒却忽然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肖遥看了眼铁青着脸的任浩,小声说道:“咱们稍微猜测一下呗,你觉得,他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你的呢?”

    任浩根本说不出话了。

    他在这里都不知道站了多久了,也没见到轩辕轻寒。

    现在肖遥刚来,轩辕轻寒已经走出来了。

    对方到底是冲着谁来的,还需要多说吗?

    轩辕轻寒一直走到了两人的面前,目光落到了肖遥的身。

    “你来找我?”轩辕轻寒问道。

    “是啊。”肖遥说道,“我想和你聊一聊。”

    “有什么话,现在说吧。”轩辕轻寒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别人面说的吗?”任浩非常不高兴说道。

    肖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和你有关系吗?”

    任浩僵着脖子说道:“轻寒是我以后的未婚妻,你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肖遥脸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任浩,如果你不想被我一脚踹飞出去的话,收回你之前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我想要杀了你,也不难。”轩辕轻寒冷着脸说道。

    杀气十足啊!

    https:/html/book/36/36796/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